這篇想了好久好久了啊~

只不過現在是冬天...標題和文中的季節不太應現在的景就是了XDDDDDD

食物嘛~當然就是秀桑王道不解釋啊哈哈哈哈

(唉呦...電視在播甄嬛生小孩還真是= =)

 

 

 

以下放文

 

 

 

 

想起吃著冰淇淋的時候,冰冰涼涼的融化在嘴裡,沖走了心情上的煩躁和不適。隨即而來甜滋滋的感覺便讓人笑開了眼、喜上眉梢,可以說是心情低落時最好的良藥。
生氣時吃薄荷冰淇淋降火氣;難過時吃巧克力冰淇淋情緒Up;無力時吃咖啡冰淇淋恢復精神;煩惱時吃焦糖冰淇淋、鬱悶時吃抹茶冰淇淋、嫉妒時不管甚麼口味都好,因為作者真的想不出來了...
那絕望的時候呢?作者只能說...冰淇淋吃太多會胖,那就不如靠愛情滋潤吧!

 


悶熱的夏天,氣溫高達攝氏35度。教室裡沉重、一絲不苟的氣氛使這樣的煩躁感更上了一層樓。
所幸很快就打了鐘,在接到成績之前的各張臉都從嚴肅凝重變成一副如釋負重的模樣。但還是有人一下課便急著到處問答案,結果又結著一張米田共的親戚臉回家。
所以我們明朗的崔秀英就絕對不做這種自虐的事,是不是要被虐待等著拿成績單回家再躲棍子就好。
「哇~終於考完了!」一跳從座位上彈起再伸個大大的懶腰,拍了拍坐在隔壁收書包的小短身的肩膀,她露出自信的微笑「喂!順圭啊,放學了欸妳有空嗎?」
「就跟妳說叫我Sunny...妳是聽不懂啊?」李順圭用力的一揮甩開那隻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嘴上卻還是問了她「妳要幹嘛?」
「哎呦~妳就陪我去一個地方嘛~」秀英乾脆直接掛到順圭身上,過度的身高差形成了一種不太和諧的畫面。
順圭無奈的瞥了眼書包中剛修好的NDS。唉!但要是不陪她去的話就又讓她多一個瓜分午餐的理由了。

 

秀英帶著順圭來到了公園,樹下一個冰淇淋攤前。
「老闆晚安~」秀英笑得一臉燦爛,太有活力的招呼聲嚇到了默默走過的路人。
「晚妳個頭啊現在才幾點!」冰淇淋攤的老闆是一個童顏的女人,作勢要巴她的頭但比她矮巴不到...
秀英嘻皮笑臉的攬過順圭的肩膀「嘻嘻~我要兩份,要好吃的!」
「好啦好啦...」瞥了眼那位新來的同學,她便低下頭來開始忙碌著「妳們今天剛考完試對不對?」
「對啊!」秀英乖巧的點著頭,不只嘴巴連眼睛都快流口水了...
「那...我請妳們吃新口味。」老闆遞了兩個紙杯給她「喏,一臉燦爛的口味,就跟妳一樣。」
秀英接過來看了裡面,期待瞬間落空「欸~原味的...這個外面都有在賣啊!哪是什麼新口味?」
「妳沒吃過的就叫新口味啊!」老闆攤了攤手,一臉事不關己的說著。
秀英的臉都揪在一起了,連帶發出來的聲音也變得可憐兮兮的「吼~我什麼時候才能吃到神秘的口味啊?」
老闆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看著她的眼睛說出了這麼一句話「Do you wanna be my lover?」
「什麼?」秀英用不解的眼神強迫她換。
「沒什麼。如果妳不想吃的話妳可以還我。」
「不不不!我要我要...」

 

「好吃嗎?」秀英充滿期待的看著順圭手上的冰淇淋。她自己的早就因為貪嘴還來不及慢慢享受就全部下肚了。
「嗯!」順圭滿足的再吃一口「真的好好吃~」
冰涼又滑順的在嘴裡化開,甜而不膩的滋味十分清爽。天啊!這種感覺簡直就像連舌頭都要融掉了!
秀英看得猛吞口水,試探性的問了問「最後一口給我好不好?」
「不好。」順圭不客氣的一口氣乾完。
「吼~妳很小氣欸!虧我還好心帶妳來還請妳吃的...」
「那是妳硬要拖我來這裡的,下次妳自己來買兩份吃就好啦!」順圭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可是那個老闆規定一個人每天只能買一份啊!超小氣的...」秀英不甘心的說著,用力的踢了下地上的石頭。
「喂!所以妳帶我來只是想要多吃啊?」
「呃...也不盡然啦...不是不是!我是真的想帶妳出來放鬆一下嘛!」知道說錯話的秀英連忙解釋,卻來不及阻止生氣的順圭加快腳步走掉「哼!反正妳自己想吃的成分一定比較多!」
「好啦順圭~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原因的...」秀英也加速追了上去,跟在順圭身後一付討好的模樣「...好幾次我來的時候,都看到有一個漂亮姊姊站在攤子前面和她聊得很開心,之後老闆請她吃冰淇淋,還跟她炫耀說那是神祕的口味。漂亮姊姊走了之後我問神秘的口味是什麼,她都不告訴我;冰淇淋攤的名字不就叫Eyes Queen嗎?那個姊姊有很漂亮很漂亮的笑眼,我想說不定是這樣才會請她吃神秘的口味,然後妳也有...」
「所以妳才想帶我來試試看?」順圭突然有種想扁人的衝動,聲音明顯提高了不少「妳的出發點在根本上還是為了吃嘛!!」
「我沒辦法...忍不住嘛!」秀英弱弱的咕噥著「妳一點都不好奇那是什麼口味嗎?」
「全部的口味都買來吃一次不就得了?」
「但她不讓人挑口味啊!她說吃冰淇淋得視當時的心情而定,所以都是她在幫客人選口味的。一開始我說要吃什麼她給我的都是另一種口味,最後我就都沒在選了,看她給什麼就吃什麼。」秀英無奈的說著,讓聽著的順圭有點無言以對「照這樣看來口味應該很多種喔...」
「吼喲我真的就很好奇嘛~」發出令人感到煩悶的幼童聲,這傢伙已經準備好要開始撒嬌了。
「停!我跟妳說,我猜她們兩個是在一起的。」
「什...什麼?妳怎麼知道?」
「她剛說的那一句英文就已經表示的很明顯,神秘的口味是她的情人專屬的。妳想吃的話最好就是變成她的情人。」雖然她本人並沒有看到她們相處時的模樣,不過...她就是有這種感覺。
「蛤~這表示我已經吃不到了喔?」秀英失望的縮了縮肩膀,一副世界末日提早到來會讓她再也沒辦法吃東西的模樣。
「妳去跟她說說看我的推論啊!如果是對的說不定她會請妳吃當作獎勵。」順圭開玩笑的說著。如果秀英真的信以為真,說不定明天還會再帶她來吃一次。
因為這個老闆的冰淇淋好像真的不太一樣,不只比其他的冰淇淋好吃,考試後那種成績不明的未定感,似乎真的被冰淇淋淡淡的清香給化開了呢!

 

 

 

隔天,冰淇淋攤卻沒人,只剩下一個空空的攤子在那裡。
雖然很失望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都已經答應人家要請吃冰淇淋還是要做到。秀英只好帶著順圭轉戰最近的一家便利商店,到達後馬上衝到冰櫃前,把身子整個探進去開始搜購...
順圭則站在雜誌區前翻閱著最新一集的電玩雜誌。身旁經過一個戴著帽子遮住臉的女人,手上拿著結帳完的蚯蚓軟糖走到報紙區翻閱了一下。
翻了幾頁,眼前大大的標題卻讓她一愣,手上的報紙和軟糖都硬生生的摔落地面。
順圭驚訝的轉過頭,只見她急急忙忙的往門外衝去。下一秒,卻被闖過紅燈的轎車直接撞上,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飛了老遠。
巨大的撞擊聲讓她呆愣了許久,爾後回過神來馬上也衝到外面查看情況。

 

在車子撞飛她的瞬間順圭就清楚的看到了,就是冰淇淋攤的老闆!
順圭焦急的蹲下身來看著她,不知該如何是好。正想著該如何向路人求救便已經有人主動拿起手機撥了119。
「再撐一下,等等救護車就會來了...」順圭看著她全身浴血的模樣既害怕又心疼,堅強的咬著下唇不讓眼淚滑落。
「...美...美英...美英...唔...」她意識不清的喃喃自語著,劇烈的疼痛讓她全身不斷抽搐著。
順圭想聽清楚她在說什麼,此時救護車卻到了,急忙將傷者送上車。

 


「順圭...剛剛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她會...」警方的筆錄結束後,秀英安撫著正抱著她痛哭的順圭,畢竟那副場景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太大的刺激。但就算這樣,她還是想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順圭抽了抽鼻子,聲音已經哭到都啞了「剛剛...她在看報紙...不知道看到什麼東西...很害怕的樣子,然後...她就跑出去了...」
秀英一臉狐疑的撿起地上的報紙,翻了幾頁停在剛剛的地方,同樣也愣在那裡。
『黃氏企業二千金將嫁  黃董事長親自作媒?』下面還放了張黃千金笑得十分美麗的大圖,她的眼睛笑起來有如月牙一般,顯然不是傾國傾城而是已經能伐國殺城。旁邊附著一張小圖說是她的未婚夫,那個男人雖然長的俊俏但那種等級還是配不上黃千金的。
「...秀英?」順圭擔心秀英等等會不會也跑出去被撞,緊張的抓住她的衣服。
「她...」秀英指著報紙上的照片「就是被請吃神秘口味的那個姊姊!」
「什麼?」再看了看標題,順圭也就明瞭了「難怪她會那麼緊張...可是她不是老闆的女朋友嗎?」
秀英氣憤的摔了手上的報紙,拉著順圭往外面走去。

 


兩人來到黃氏總部,靠著秀英長身外加一臉兇狠,連警衛都躲過並順利來到頂樓的董事長辦公室,而且在外頭就聽見從裡頭傳來激烈的爭吵聲。
「Dad你不要擅自為我做主!」
「難不成要放妳在外面胡來嗎?黃美英!這件事就這麼決定了!」
「不要!我根本就不愛他為什麼要嫁給他!我愛的是金太妍,只嫁她一個人!」
「住口!妳想讓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女兒是同性戀嗎?成何體統!」
在外面的秀英聽不下去,一時火大踹開了辦公室的門。
「同性戀又怎樣?愛一個人有必要在乎這麼多嗎?」毫不介意對方是堂堂董事長的身分,秀英直接爆出口的話讓爭吵中的兩人都愣在原地。

 

黃董事長生氣的罵道「妳是誰?這裡是董事長辦公室不知道嗎?警衛呢?」
「吵死了!身為董事長就這麼不尊重女兒,公司的人還要怎麼活啊?死光了啦!」
「妳...」氣結的黃董事長拿起電話就要打,卻被秀英一手拍掉。
「怎麼?不是董事長嗎?有本事就不要想撂人啊!」
董事長氣的咬牙切齒,雖然很沒面子卻也無法對她說什麼「...妳到底想怎樣?」
「讓她走。」秀英指著站在一旁為此景象呆愣的黃美英「她的人生是她要過的,你無權干涉!就算她是你女兒也一樣。你已經差點毀掉一個人了,還想再親手毀掉她的幸福嗎?」
聽見這句話,黃董事長明顯也僵了一下「什麼?誰...」
沉默中的順圭突然開口,向著黃美英「冰淇淋攤的老闆看到姊姊要嫁的新聞後,跑出便利商店結果被車子撞到了...」
「什麼!」美英不可置信的睜大眼,慌亂的問著「是太妍嗎?」
「嗯,她在被撞之後一直叫著姊姊妳的名字...」
「她在哪裡?!」美英幾乎快要尖叫了,淚水開始不停的從眼眶溢出。
「在S大醫院,剛剛已經送去開刀現在應該快開完了。」
美英聽見這句話更是著急的跑了出去,就算董事長想叫住她也來不及了。

 

「怎麼樣?她對姊姊這麼重要,妳真的捨的拆散她們兩個?」秀英說完轉過身就要走,卻被身後冷漠的口氣叫住。
「慢著!」董事長深深吸了一口氣「是金太妍叫妳們來的嗎?」
「她都在醫院昏迷了要怎麼叫?我們只是...為她打抱不平而已!」
「那妳又怎麼知道美英和她在一起會幸福?」
「你是瞎了啊?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好嗎?」秀英不怕死的嗆回去,讓順圭忍不住為她捏了一把冷汗,對董事長說這種話真的好嗎...

 

「難道姊姊她從來沒提過有關於太妍姊姊的事嗎?」
「有...」一次次的回想著,美英的表情似乎都是很開心、很幸福的模樣「那妳又知道幸福是什麼了?」
「幸福就是...能和自己所喜歡的人在一起。而幸福並不是單靠一個人給予就算數的,更不是只有物質上的富貴奢侈!必須要另一個人也樂於接受,才能真的感到幸福。」
「譬如說?」
「我的幸福...」說著秀英緊緊牽起了順圭的手「就是她!」
順圭被秀英突如其來的舉動嚇的一顫,兩頰不自覺的紅成一片「我...」
「跟她在一起,我會覺得世界是屬於我們兩個的,不必在意旁人的眼光。我很享受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刻、享受她跟我分享的那個最真實的她,霸占著她對我的關懷體貼;同時也可以為了她做任何事,保護好她不讓她受傷。你自己想想看,這樣強迫美英姊姊和隨便一個男人結婚,她真的會幸福嗎?」
聽完這些話,董事長沉默了。就這麼任由秀英帶著順圭大剌剌的又從被踹開的門走出去,再搭著電梯下樓。這次沒有人敢攔她們,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以焦灼的視線目送她們離開。

 

 

 

 

秀英毆膩好兇兇QAQ我們家Taeny被嚇到喵喵不斷((喵QAQ

 

啊~真心不爽明天啊!!!竟然要開始上課了...

嗚嗚以後就不能每天打完電腦去睡回籠覺了QAQ

而且還要考基測了QAQAQAQAQAQAQAQ不讀書不行啊~

所以說...以後每個星期只能有一天發文了    實在是非常抱歉((跪

 

下篇就等到下星期吧((遭毆

    

創作者介紹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Uncial
  • 帥啦秀英!!
    還在罵人的時後趁機跟順圭告白勒XD
    太妍還好吧?!!
  • 告白只是剛剛好的事而已XD
    至於金軟嘛~有老婆照顧當然沒事啊XDDDDDD

    高讚Top☆ 於 2013/02/24 08:55 回覆

  • 小熤
  • 哇!!!崔秀英好帥啊???
    徹底平反了她一開始只為了吃冰淇淋的形象XD
  • 你確定有嗎A_______A
    崔歐霸表示,身為長身,就算是吃貨我也很霸氣XDDDDDD

    高讚Top☆ 於 2013/09/11 09: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