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b46f21fbe096b6340f9e0e40c338744eaf81a4c500f8c9e  

 

 

好久不見~我終於又肥來啦((灑花

說好的小太陽賀文出爐嘍!!昨天剛打完XD

雖然晚了一個多月...但還算有始有終吧啊哈哈哈((遭毆

 

 

 

 

 

以下放文

 

 

 

 

 

 

 

 

 

李Sunny看著眼前雄偉古老的神秘城堡,外加增強視覺震撼的閃電狂風又天降紅雨...心裡,卻只有無限感慨。
但是感慨之餘,她又好想大笑出聲啊!
雖然不排除是因為平常都和少時一群瘋子在一起發神經,所以隨時都能毫無形像的仰天長嘯。
現在她碰到的情況如果說出去,任何人都不相信吧?因為──她、竟、然、跑、進、了、電、玩、世、界!!

 

情況又是像上次秀英生日時一樣,在她生日前天乖乖睡下了,隔天起來就發現自己在一個中古世紀的小鎮廣場,頭上還頂著血條魔力值,手上有經驗值計量表,周遭的人名字都直接掛在頭上,是NPC還是怪獸都看的一清二楚...
不過竟然都已經進來了,又不知道該怎麼出去,道不如就按劇本編的繼續走下去,說不定完成了所有的遊戲劇情,她又能回去和她們家長身吃蛋糕了!
遙想當年(呃...不知道現實世界的時間還有沒有繼續走動,但在遊戲裡已經過了好幾個月了),她從等級Lv1的小小初學者開始練功打怪,好不容易熟透了各種戰鬥技巧和武器運用,頭上掛著的頭銜也越來越大咖,到現在已經是最囂張的”光榮聖劍士”,終於,她抵達了傳說中最惡名昭彰的大魔王城堡。
在這期間,種種過程是千言萬語道不盡的艱辛困苦又驚險無比,甚至有好幾次都差點要了她的命;但也可以說十分刺激,保證會讓她永生難忘。事實上,這也算是讓她實現成為電玩主角的夢想了吧!

 

除了上述這些,她還想感嘆一下別的。譬如說...
「DaeDae啊~~為什麼這邊下的雨是紅色的?」
「嗯...應該是因為大魔王不想被蚊子咬,下紅色的雨來混淆蚊子的視覺吧!」
連在電玩中的思想都這麼奇葩,金太妍妳果然不是普通抽啊!
不過這個太妍並不是現實中和她一起進來的人,因為當她遇見這個抽神和她老婆黃帕妮時,這兩隻完全不認識自己,而且頭上也顯示的很清楚了她們是NPC。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是她自己腦補把這兩隻的形象自行帶入的...

 

「兩...兩位...我們可以走了沒?」要不是她知道NPC殺不死,絕對會把金太妍的腳砍下來跟她的交換!眞的,她不貪心,只要贏過金太妍她就爽了!
「吼等一下嘛~大魔王又不會跑掉!」太妍蹲在地上朝她擺擺手,專心的盯著地上的...螞蟻「美英妳看!連螞蟻都被混淆、凌亂了耶~」
「眞的耶~~DaeDae好厲害~~連這個都能發現~~~~~」此時在黃帕妮的眼中只有螞蟻、比螞蟻大一點的金太妍,還有對金太妍滿滿的花痴泛濫...沒有李Sunny!
「......」Sunny緊緊的握著拳頭,她告訴自己要忍耐...否則黃帕妮就得養她半死不活的老公一輩子。
抓住金太妍的後衣領直接拖走,之前在現實世界太妍直接在節目上把她當成拖把...現在要換她拖回去!

 


「DaeDae──」於是現在,就可以黃帕妮在後頭辛苦的追趕著,在前頭的Sunny卻一點也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啊啊啊─李Sunny妳快給我停啊!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直到太妍感覺背都快著火了,Suuny好不容易才停了下來。不過那也是因為她來到了道路的盡頭,恰好也是陸地的邊緣,一個有著驚悚高度的斷崖。然後在那下面,便是暗潮洶湧、驚濤駭浪的急流。
「唔...這種河裡,通常不是都會有鱷魚、水怪還是什麼生物在守著嗎?」太妍趴在懸崖邊看著,結果只看到一個女孩在水中自由自在的游著(?!),她不滿的癟癟嘴「這樣看起來一點挑戰性都沒有嘛...」
「但理論上來說,她的確是鱷魚沒錯...」Sunny傻眼的看著水中的女孩,那人長的清清秀秀卻一臉腹黑的笑,很明顯就是林允兒那張欠揍的臉...

 

等帕妮好不容易追上來抱住太妍蹭了一陣後,三隻便開始討論起她們的過河大計。
帕妮拿起手上的弓,在箭上綁了一條繩子射過去,正好射中對岸的樹幹中心,將它固定住形成了溜索;太妍則是舉起了手上的魔杖,下方的河水全都以違反自然法則的方式向上流動,在達到和地平線平行時倏然凝固,就這樣結成冰柱,還把允兒直接給凍在裡面...
雖然這一隻傻萌一隻抽風,但不得不承認她們頭銜的”傳說XXX”都不是叫假的,實力不是一般高超,不過智商和神經跟正常人差了一截就是。
兩人閃閃發亮的眼睛看著Sunny,要她做出選擇。
「呃...」她被這兩隻盯得渾身不自在,寧願她們看著對方眉目傳情可能還比較好一點...「其實...我們可以走那邊的橋...」
她指著離不遠處一座古老的木橋,雖然外表陳舊結構卻十分堅硬,只是要從上面走過去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太妮兩隻都傻了,要怪就怪自己剛剛沒注意到還白白浪費體力,而且又超級丟臉...
「咳...那種通常都是有陷阱的...」太妍紅著臉輕咳了咳,帕妮也跟著她猛點頭ING。
「那我們各自過去吧~」她還是相信自己的直覺,畢竟在玩遊戲時也有許多的成分是要靠運氣,如果真的有意外發生,大不了突破逆境就是。
反正她相信在這個遊戲中,無論是什麼困境都已經被她克服了,否則,她也到不了現在這個地方。

 

帶著強大的自信心,也代表著超級正向的能量,她勇敢踏上了那座橋。
才踩了第一步,橋面上就出現一陣莫名的能量波動向外擴散開來,嚇了她一跳。接著,從她的腳底下浮現了白色的魔法陣,古老神秘的線條綻放出耀眼的白光,溫柔而且和煦。
要說這是陷阱?見鬼了!哪有陷阱這麼善良的?
只見在橋中央突然炸裂出一團強烈的白光,當光芒散去後,一名如同天使一般女孩站在那裡,親切的對著她微笑,而那副乖巧的氣質,分明就是少時的忙內徐玄。
是徐玄的話她就放心了,如果忙內在這裡面是反派角色的話,那她自己大概也不是什麼好人......
「姊姊辛苦了,姊姊能到這裡來眞的很厲害呢!」
「呵呵~也還好啦~」
「既然姊姊願意選擇相信我,走了這條路,就表示姊姊是有勇氣的人,是世界上真正的勇者!那麼,我將給予真正的勇者打敗怪物的特殊武器。」手上的白光一閃即逝,徐玄的手上出現了一個牛皮紙袋,並將她遞給了Sunny。
「謝謝...」用紙袋裝?還真是環保啊...
「姊姊應該知道,有些東西可以是幫助自己打敗敵人的利器,卻也可以是毀滅自己的武器。身為真正的勇者,除了要有勇氣之外,也要有能夠判對是非的智慧,如此一來,才能打敗最後的大魔王,完成任務...」只見徐玄條理分明、頭頭是道的說著,Sunny卻完全當做耳邊風,這個道理她玩過那麼多遊戲早就熟到都爛了...叫她倒著背都背得出來!
她比較好奇的是,究竟是這個紙袋還是裡面裝著的東西是武器?
「欸欸欸!請姊姊稍等...」一看到Sunny迫不及待的想把紙袋拆開,徐玄慌張的阻止了她「等姊姊眞的需要使用特殊武器時再拆開吧!否則那是無效的。」
「喔...好吧。」此時,她真的就像個拿到禮物卻不能拆的小朋友一樣,委屈卻又無奈的嘟著嘴。可惜她忘了,面前的是早就對撒嬌免疫的少時成員,尤其還是最正直的忙內,而不是那個唯一會被她萌住的人。

 

另一旁的兩隻選擇用自己的方式過河,帕妮很意外的沒了平常的那股傻氣,用弓緣一勾迅速的就滑到對岸去;而太妍則是在冰橋上慢慢走...
「啊!DaeDae小心!」就在太妍快走到對岸的時候,冰橋從凍住允兒的地方開始碎開,『轟』的一聲全部炸成了碎片,掉進水裡。而允兒竟然就直接朝太妍的方向衝了過來!
「DaeDae在妳後面!」帕妮害怕的尖叫著,彷彿滿臉腹黑笑的允兒眞的是隻長滿利牙的鱷魚一樣。
但就在允兒的手差一奈米抓到太妍之際,太妍一個華麗的迴旋,手握著的魔杖不偏不倚的直接巴在允兒身為少時門面的臉上,完全沒有一丁點憐惜之意。
「哼!想偷襲我...」她伸出食指搖了搖,順手將允兒甩下懸崖「妳還太嫩了!」
「哇─DaeDae眞的好帥~~~~~~~~」帕妮衝上去緊緊的抱住她,在她臉上親了好幾下。

 

這精采的畫面,當然沒被Sunny和徐玄錯過。
「呃...我想妳應該要去處裡一下。」Sunny對徐玄比了比,指著河中浮浮沉沉的允兒。
「嗯?為什麼?」
「唔,沒什麼...」她想了想,這裡的徐玄應該是不認識允兒的「如果妳不想就算了。」
如果說現實中的允兒整了其他七個姊姊,徐玄絕對會把允兒拉到一旁,幫她上一堂比”危險少年”還更嚴謹的輔導課。只不過看不出什麼效果就是,因為最後總會被允兒的甜言蜜語外加令人害羞的親親帶過...

 


三人一起向前走了沒多久,馬上就來到城堡的大門面前。
Sunny帥氣的一腳把大門踢開,領著身後的兩人走進去,裡面一片烏漆嘛黑的什麼都看不到。於是太妍施法向上發射一束光芒,如煙火一般在半空中炸裂開來,點點星光照亮了周圍,卻是萬分驚恐的景象...
「嘶啊啊啊啊──」周圍一大群有大有小的怪物為數超級眾多!全都疵牙咧嘴的擺著不能看的嘴臉,朝中間的三人撲來。
「啊─」光芒瞬間熄滅,戰鬥由黃帕妮悽慘無比的尖叫聲揭開序幕。
一片黑暗中,只聽得到乒乒碰碰鏗鏗鏘鏘蕭蕭刷刷淅淅瀝瀝嗯嗯啊啊(喂這是什麼!),還有時不時的低吼聲慘叫聲尖叫聲。當然,尖叫聲有一半以上都是帕妮的。
片刻之後,戰鬥才平息了下來。幽暗的空間中,瀰漫著怪異的血腥味,迴盪著疲憊的喘息聲。
太妍這次又施了另一個法術,直接召喚出一顆火球當作照明工具,這一照才發現周圍躺了多少屍體,地上流著各種顏色的不明液體,踩起來還都黏黏的。
「啊─好噁心~」
「美英...我能不能拜託妳小聲點...」太妍面有難色的揉著耳朵,從頭到尾她都站在帕妮旁邊,如果要比耳朵受損的程度第一名一定是她。
「對不起嘛DaeDae...」帕妮委屈的皺著八字眉,眼看眼淚就要滴下來,太妍馬上抱住她好聲安慰「好好好~不哭不哭...」
「帕妮,我可不可以問一下... 妳到底為什麼要一直尖叫啊?」Sunny也同樣揉著耳朵,另隻手擋住眼前射來的閃光。
「因為我剛看到DaeDae後面有一隻好大隻的蟑螂Q_Q」
「......」「......」

 


在城堡中徘徊了好一會,她們才發現原來還有樓梯可以上去二樓...
結果在樓梯間就發現竟然有燈!這貧富差距真大,低階的怪物活在暗無天日的環境中,上位者就前途一片光明,還真是現實啊...Sunny在心裡諷刺的想。

 

踹開了二樓的門,裡面是個高級的複式古歐洲公主房,果然...
而這麼漂亮的房間中當然不可能有什麼兇狠的怪物,太煞風景了連作者都於心不忍。所以只能看到柔軟的床鋪上依稀躺著一位美女...在睡覺。
Sunny眨了眨眼剛反應過來,如果她沒看錯的話...那應該是鄭西卡...
非常難得的,西卡竟然被破門而入的這三個入侵者吵醒了,她一臉不耐煩的睨了她們一眼,Sunny就感到背脊一陣發寒。
「如果妳們想打架,麻煩請到那邊去直接上樓。」她伸手指了指一旁的門,意思要她們自己上去。不送了,老娘還要繼續睡...
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的太妮明顯都傻了,這就是大魔王嗎?有這麼體力不支的大魔王嗎?
Sunny一看就知道不可能是她了,拉著兩隻很快的往那裡走去,臨走前還留下一句「不好意思打擾了...」
如果每一個遊戲中的大魔王都那麼好過的話,那勇者都不是勇者,只是路人罷了...

 


三樓打開門,裡面終於出現了像樣一點的畫面。
灰樸樸的房間,其實原本看起來像是沒人的,因為那人站在角落完全融入了牆腳的陰影,不仔細看的話還看不太到。會發現她,完全是因為被她率先開口說話嚇到了。
「妳們終於來了...」她的嘴角泛起一抹邪惡的笑「我等妳們很久了。」
「唔,妳們有看到人嗎?」
「沒有哪DaeDae...」
「......」那人突然大吼一聲衝了出來「我在這裡啊!」
在那個當下Sunny就看清楚了,不就是女王家的呆子嗎...難怪啊...

 

俞利眼神炙熱的掃過三個人,將手上的劍扛在肩上,一副自以為總攻樣「Yo,三個都是美女嘛!只不過,前兩個短了點。」視線直接越過站在前面的兩短身,她看著帕妮彷彿鎖定目標,接著露出腐笑「嘿,小秘書,想不想和歐霸出去玩啊?」
「喂!妳要是敢動她,我就燒光妳全家!」帕妮都還沒反應過來,太妍就先站出來了。她將帕妮給護在身後,像個守護著公主的騎士。
「DaeDae...」帕妮感動的看著她,只屬於她的Taeng歐霸。
「哼!自不量力。」這麼短,她一腳就搞定了。
太妍咬著牙不肯服輸「有種妳就來啊!」

 

『咻』一眨眼,瞬間俞利就來到太妍面前,連給她施展法術的時間都不肯給,果斷一腳就把她踹開「啊!」
「DaeDae!」帕妮慌張的叫了聲,俞利的手卻已來到面前,伸手就要把她抓走。
突然,牆壁上被轟出一個大洞,頓時塵土灰飛茫茫一片,隱隱約約能看出有個人影。待煙霧散去之後,便是怒火沖天、七竅生煙的女王大人「權俞利!!」
「啊啊啊─老婆...」俞利嚇得立刻把手縮了回去,無奈已經被看到了...
下一秒,就被連球都丟不好的女王大人從窗戶丟了出去「啊~~~~~~~~~~」

 

「DaeDae~~」帕妮急急忙忙的朝太妍奔了過去。太妍因為剛剛那一腳被踹倒了牆邊,正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
「美英...」太妍無力的睜開眼,伸出手溫柔的撫摸著帕妮的臉龐,為她拭去眼淚。
「DaeDae...」
「對不起,我沒有...沒有好好的保護妳...」她咬著牙悔恨的說著。
「不!」帕妮的淚水仍不停的落下,她眞的好心疼...「都是因為我...都是因為我害妳受傷了!」
「傻瓜...正因為是妳我才心甘情願啊!」
「...為什麼?明明該說抱歉的人是我...對不...」話還沒說完,就被堵在喉間說不出來了。

 


快崩潰的Sunny不想再繼續等她們,所以自己偷偷跑了...
那兩隻完全無顧旁人的接吻著,根本就是在危害大眾!
這是在演哪齣啊?NPC有那麼容易受傷的嗎?為什麼在現實閃她就算了在遊戲裡還繼續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氣到炸毛的小太陽看起來又更像一顆太陽了,一腳踹向四樓的門沒踹開,倒是直接把門給踹破了...
「姊姊,不可以這樣踢門門,腳腳會痛痛。」童稚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配合著眼前的景象,完全把Sunny嚇傻。
明亮的環境、鋪著軟墊的地板、各式各樣的玩具,還有眼前這個只有五、六歲的小P孩...這根本就是幼稚園!
「姊姊妳是從哪裡來的?妳叫什麼名字?姊姊我告訴妳喔~我叫作孝淵!孝淵的孝,孝淵的淵。嘻嘻嘻~~~」
令人無法置信的畫面show在眼前,她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恢復。等她恢復的時候,竟然就已經被帶到小朋友吃飯的餐桌前坐好,而且她坐在幼稚園size的位置上竟然還不大不小剛剛好!(?)
「姊姊想要吃點什麼嗎?今天是第一天營業,全部的東西都免費唷!」孝淵一臉天真無邪的問著Sunny,她很快就明白了,這是幼稚園小朋友最喜歡玩的遊戲──辦家家酒。
原本還有些掙扎想拒絕的,但眼前這個小朋友如果是孝淵的話...呃,她可不敢領教她哭鬧的功力,何況這絕對是加強版的!
「唔...那我要一杯紅酒,可以嗎?」陪她玩一下總行了吧?
「好的,那請姊姊稍等一下。」說完她就跑了。但是沒多久,她又跑回來了「給妳!」
孝淵果然不知道從哪裡弄出了一杯紅紅的東西,雖然用啤酒杯裝感覺有點蹩腳...但好像是眞的能喝的樣子。
一不小心入戲太深,被『酒圭』這個特殊的人格給上身了。Sunny拿著酒杯透著光輕晃了晃,觀察著液體的顏色,接著再拿到鼻子前聞一聞。
「噁...這、這是?」聞起來的味道超級怪異,好像有點像剛剛在一樓的時候聞到的味道...難不成...
「姊姊有什麼問題嗎?」孝淵小朋友還是維持著笑咪咪的表情。
「請問...這是從哪裡來的啊?」Sunny有些顫抖的聲音問著她,越想心裡越是感到害怕。
「這個嘛...嘻嘻~~」嘻笑聲頓時變得有點不真實,危機意識讓Sunny感到一陣暈眩。一陣可怕的風壓突然當著她的面襲來,下意識還是立刻讓她閃過了。
向後跳了幾步,搖了搖頭讓腦袋清醒一點,這才有辦法好好觀察現在的情況。
眼前的孝淵已經變成了現實中的年紀,變回和她一樣大的女人,只不過臉上傻氣泛濫的笑容依舊沒變,手上卻多了一把沾滿鮮血的鋒利斧頭,兩者對比下來顯得格外刺眼。

 

「現在妳知道了嗎?還是需要我用更『直接』的方式告訴妳呢?」
「......」此時,她正慶幸著自己沒有一時衝動喝下去,否則血條很有可能就直接歸零了。
「看來妳已經知道了呢~那...我剛剛請姊姊吃東西,姊姊是不是也該回報我一下呢?」
「妳剛不是說免費的嗎!」Sunny被她撒嬌的語氣激得毛骨悚然,忍不住爆發了「還有,都已經變成同輩的就不要再叫姊姊了啦!想噁心死誰啊?」
「嗚嗚姊姊不要生氣嘛~」結果孝淵還是不聽...「我沒有說要姊姊用什麼東西來回報我啊!只要姊姊妳留下來陪我玩就可以~」說完,銳利的斧刃就已經來到她的眼前。
Sunny迅速的拔劍一擋,硬生生的擋下那一擊,雙手卻也被震的發酸,可見那力道之大。
「安培右手!」Sunny突然大喊一聲,從掌心竄出一道強力的電流,順著劍身來到與斧頭交接的邊緣,以此作為媒介毫無阻礙的向孝淵攻去!
原本以為這高明的一招會成功的,沒想到孝淵突然放手往後一跳,斧頭不要了,她才能躲過這一擊。
切,哪有這麼聰明的小學生啊?Sunny在心裡發著牢騷。
「姊姊真的很厲害呢!不愧是傳說中的勇者。」
「都說了不要叫我姊姊,妳已經不小了!」不過她的稱讚可是理所當然的收下了,哼哼。
等等...傳說中的勇者?她好像想到了什麼...
開始往背包裡翻找著,孝淵竟然也就站著看她找,沒有想要阻止她或趁機動手殺她的意思。這點...不知道該說是她傻還是太有把握。
「哈哈~找到了!」就是徐玄給她的那個紙袋嘛,說是可以打敗怪物的特殊武器,她連忙打開向裡頭一看...
「是什麼是什麼?」連孝淵也好奇。
沒注意到袋子上某個小小的標籤,直到看到裡頭的物體她才了解──是漢堡!這就是能打敗怪物的秘密武器?
難不成徐玄知道她肚子餓?補充體力再戰會比較有勝算嗎?還是說...這是能大補血的特殊食物嗎?
孝淵敏感的動了動鼻子,在Sunny還沒拿出來之前她就已經聞到了「是漢堡!我我我我我我我要!!」
漢堡這種食物對童心未眠的少時成員來說,無疑是一種非常大的誘惑,幾乎所有的成員都喜歡吃漢堡,只不過因為她們家有一個超級注重健康的忙內在...所以...
Sunny皺著眉思考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的笑了。
「好吧,如果妳要,就給妳吃吧!」
「真的嗎?謝謝~~~~~~」孝淵開心的飛奔過來,Sunny立刻把紙袋整個扔給她。
孝淵接到後,二話不說就把紙袋整個撕碎,拆開包裝紙咬了一口,然後...迅速的倒地不起。

 


Sunny就知道她猜對了。唉~果然像是小玄的作風啊!做出這種吃了真的會死人的漢堡...
很快的又到了階梯的盡頭,這已經是第五樓了。
眼前的門上掛著一個大大的牌子”大魔王在此”,還真不是一般囂張啊...
不過這也就表示,打敗他就能回去了吧?
平時機靈的Sunny並沒有想到,在這一路上她所遇到的人們之中,似乎就少了那麼一個...最特別的人。

 

最後一層看起來就像電玩中最終對決的場景了,不同於其他層樓感覺有細心裝飾過,這裡很忠實的呈現出古老神秘又邪惡的感覺,而且又剛好在──頂樓。
「傳說中的勇者啊,妳有資格挑戰我嗎?」輕蔑的笑聲不知從哪裡傳出來,迴盪在空氣中。這聲音聽起來...好像有些似曾相識...
但她並沒有想太多,一心想趕快破關趕快回去「哼!試試看不就知道了?還不快滾出來!」
『轟隆隆』震懾人心的雷聲出現,一道閃電打在她的身前五米處,嚇得她不知該捂耳還是遮眼。聲逝光去,眼前出現的面孔熟悉到她想罵髒話。
對吼!少時其他的八個成員已經出現了七個,剩下的當然只剩下...
「秀英...」這給她的打擊太大了,腦袋就像是被一塊厚厚的鞋墊打到那樣,痛到令人發暈。

 

大魔王形態的秀英全身散發著一種邪惡的氣質,雖然整個帥到不像話卻也是令人害怕的。她一臉跋扈的挑撥著Sunny「來啊!不是想要打敗我嗎?怎麼不敢了呢小短身?」
Sunny無助的低下頭,咬著嘴唇掙扎了許久,緩緩開口「我不跟妳比了。」語氣雖然平淡,卻透出無限的失落與絕望感。
「什麼?」秀英顯然也傻了,揚起的嘴角立刻往下掉。
「我願意認輸,我不挑戰妳了。」這遊戲真是有夠機歪的,明知道她最大的弱點就是崔秀英,不管再怎麼樣,她永遠都不可能下手攻擊她,偏偏就讓崔秀英當大魔王。
這下可好了,她永遠都不用回去現實世界了。
「妳妳妳...」秀英也慌了,她沒遇過這種情況。一般來說到的了這裡的人不都是為了要打敗她嗎?哪有這種不戰而降的啊?「那那那...要怎麼辦啊?」
「我怎麼知道!」Sunny恨恨的瞪著她,眼光裡充滿不甘的淚水「反正妳要對我做什麼都可以,乾脆殺了我好了!」
「欸可是...不能隨便就殺妳啊...」秀英無奈的抓抓頭。就算是當大魔王也是要有原則的,必須要在正當防衛的情況下才能理所當然的殺掉前來挑戰她的人,否則無故殺人那也是犯法的...
看著眼前Sunny一臉倔強還吸著鼻子的模樣,她才發現這個小短身勇者真的長得好可愛啊!
短短的腿圓圓的臉,一頭金色短髮就像小正太一樣,還有隱藏在衣服裡那性感的身材,傲人的上圍...
大魔王不自覺的吞了口口水「那麼...妳跟我來好了。」

 

領著她來到自己的房間,讓她先在床上坐著,秀英溫吞的對著她說「先在這裡等一下吧。我...我去找找看有沒有妳能穿的衣服...」說完就一溜煙的離開房間了。
抬手擦了擦眼淚,她向後一撲撲在秀英的床上,聞著她的氣味。
這裡的秀英也是很善良的嘛!一樣那麼的高大可靠、那麼的細心體貼。既然如此,待在這裡好像也不錯。
更進一步的向棉被堆裡鑽去,用她的味道包住自己,感覺就和昨晚在睡前沒什麼不同,加上身體一放鬆,很自然的又想睡了。
「嗯...好累啊~」偷偷在沒人的房間撒起嬌,這樣就不會被打了呵呵~
雙手雙腳打直準備伸個懶腰,手卻在枕頭下碰到了一物,那觸感好熟悉啊...
手一抓將它拿到自己面前,Sunny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真是的...學人家打什麼電動啊?」而且還是拿跟自己同樣型號的NDS,難道這裡的秀英不是吃貨反而變得跟自己一樣了嗎?
將畫面點開來一看,她忍不住又笑得更大聲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畫面中的竟然是戀愛RPG遊戲,她還扮演女方的角色。原來這傢伙是發情了啊?而且又因為還沒遇到自己,所以玩的是女生的部分嗎?
如果回去告訴太妍俞利和允兒,說不定她們會把她趕出總攻隊,這樣我就能反攻了!啊哈哈哈哈哈~
笑完後擦擦眼角的淚,她才發現其實秀英只差一點點就破關了,男女主角已經在最後告白的部分,只要再選一個對話選項就能Game Over了。
前面的部分都沒有玩過,當然不知道故事的發展情節是什麼,但身為少時的電玩擔當,加上人家又是日文擔當崔秀英的老婆,無論玩什麼類型的遊戲基本上都是沒在怕的。
看吧!這還不是輕輕鬆鬆就直接選中正答了!看著動畫中的男女主角幸福的抱在一起,心中有種說不出的快樂,那就是玩遊戲的成就感吶!

 

不知道什麼時候秀英回到了房間來,看到小短身裹在棉被裡,趴在床上不知道在幹什麼壞事。靠近一看才發現她在玩自己的NDS,而且她已經把遊戲給結束掉了!
秀英的臉上出現了驚慌的神色「啊!不行!」立刻伸手要去觸碰,卻來不及了!
遊戲的畫面逐漸模糊、搖晃,接著變成了一個漩渦,那個漩渦越來越大,最後...

 

 

 

「秀...秀英...秀英!」順圭抓著棉被喃喃自語著,突然大叫了出來,嚇得在廚房吃早餐的秀英趕緊衝進房間「順圭!怎麼了?」
躺在床上的順圭瑟瑟發抖著,像作惡夢一般不斷夢囈著秀英的名字。秀英才發現到情況不對,鑽進被子裡緊緊抱著她「沒事了沒事了,我在這裡啊!」
良久,順圭才慢慢的睜開眼睛「秀英...妳還在?」
「小短身,我一直都在啊!」
「可是妳剛剛...」剛剛我不是被遊戲吸進去了嗎?怎麼現在反而...
秀英以為順圭是因為自己沒有抱著她才害怕,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呃...剛剛肚子餓了,所以出去找吃的就不叫妳了...」
順圭很反常的沒有生氣,沉默了一下,抬起頭來吻住她,感受著最真實的感覺,她最熟悉的崔秀英,回憶著她最熟悉的少女時代。

 

「咦?這是什麼?」走出房門,餐桌上擺著一台不同於她的NDS,想到了剛剛發生的事,順圭憋著笑好奇的走過去看。
「欸欸欸欸!等等!」秀英發現順圭的舉動,連忙衝上去阻止。雖然動作不夠敏捷,但其實手長腳長也是有用的,手一撈就搶了過來。
「喂~妳很小氣欸!讓我看一下是會怎樣?」嘟起嘴抱怨似的撒嬌,很快的又換上調侃似的笑容「難不成,妳怕被別人知道...少時總攻隊的崔帥玩遊戲竟然扮演女方的角色啊?」
秀英頓時被嚇的愣在原地「妳...妳怎麼知道我...」
「誰叫妳最近被大家稱讚越來越女人,我就在想妳是不是想轉成受了嘛~」
「才不是這樣!」秀英紅著臉大吼,窘迫的模樣讓順圭差點又憋不住笑「那是因為最近要演戲,所以才想用遊戲模擬一下嘛...不然要我們這些攻去演女人,除了林允兒那個不三不四的之外都要先實習一下才有感覺啊!」
「唉不用這樣啦!想要的話...說一聲就好啦~」順圭的聲音中充滿魅惑,拿走秀英的NDS放在一邊,把她拉到椅子上坐著,自己在坐在她的大腿上,勾住她的脖子。
「妳...妳要幹嘛?」秀英又再次不爭氣的臉紅了,不過這次不是因為羞怒或尷尬,而是因為...
順圭湊到她的耳邊,舔著她的耳朵輕輕地說「我的崔演員,不管怎麼演都是最棒的,就不要在意那麼多了嘛~好不好?」
「順圭...」秀英聽著她引人犯罪的氣音在耳邊響起,心中的情意一陣泛濫,伸手緊緊環住了她。
「不過妳聽好喔!要是有吻戲的話,妳就祈禱金太妍不要在我面前repeat吧~」偷偷咬了一下耳垂,離開時順圭的臉頰也泛上兩片紅雲。
「呵呵~那妳乾脆先幫我上護唇膏好了!」這次換秀英湊上去,用唇點著她性感的嘴唇,濃情密意的說著「生日快樂,我的小短身。」

 

 

 

 

祝我們永遠的小太陽生日粗卡嘿~~~

那天的太陽果然大!!熱死人了都= =

看來被西卡摸到要凍傷的話,被小太陽摸到要灼傷XDDDDDD

這樣家具、電動還有成員們(?!)不就要常常換嘞@@喂喂不行啊!!!!!!!!

 

 

 

(↑這段是上次打的)

 

 

少時第一短身xi,要努力超越第二短身((遭金爺重毆

不要電動打整晚切拜QAQ

然後...如果有吻戲不要太生氣噢噢噢噢噢~~

DaeDae一定是因為上次被帕妮吻戲刺激到所以才這樣說XDDDDDDD

就好好消毒消毒吧((按讚

 

 

 

 

 

 

昨天基測的成績單出來了...

跟理化老師預測的差距有點大= =

老實說,沒有什麼好訝異的

因為那天我實在太太太囂張了嘛XDDDDDDDDD

或許就像某某同學所說,我是因為少時才墮落到這種地步

可是呀~我可是一點都不後悔喲~~~~~~~~~

因為有了歐膩們,我的生活變得很快樂=*)

甚至還有同學說我變得更開朗是因為她們...

而且我還比其他同學多玩了三年,完全不吃虧啊XDDDDDDDDDD

 

歐膩們~我愛妳們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양예산
  • YA!終於有文了~等好久哦,每天進來都沒文;^;
    今天我等到了!YA!
  • 呵呵~讓親久等了
    這篇實在打得很久啊...
    不過下一篇應該也是((遭毆
    不用每天來啦那樣太勞民傷財了QAQ

    高讚Top☆ 於 2013/06/22 06:29 回覆

  • seawolf
  • 我叫做孝淵,孝淵的孝,孝淵的淵~~
    這句我XDDD笑得說不出話XDD
    我媽還跑出來問你怎麼了XDDD
    終於正式回歸了QAQ我好想你QAQ
  • 不要太激動啊親XD
    不好意思久等了啊QAQ
    下一篇還要稍等...為表示抱歉啾咪一個^_<*

    高讚Top☆ 於 2013/06/26 19:33 回覆

  • 超級秀桑控
  • 秀英有吻戲了。。。
    我這名秀桑飯傷心死了
  • 呵呵呵~百度上說只是借位喔XDDDDDD
    比起來我太妮飯比較悲哀吧QAQ
    黃美英可是真親啊################

    高讚Top☆ 於 2013/07/01 19:17 回覆

  • 超級秀桑控
  • 但最少太妮有粉紅啊
    秀桑神馬也沒有
    現在我悲劇到只要她們站在一起也開心了
  • ...能站在一起當然要開心啊XD
    不要這麼想嘛~秀桑一直都是低調的啊
    就像允賢也是= =
    說不定她們出去約會的次數更多...比太妮還多...
    只是都沒被拍到而已嘛=*)

    高讚Top☆ 於 2013/07/01 21: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