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f2edda3cc7cd969da95733801213fb90e91a1    

 

呵呵~剛認識少時的時候大家都說允侑賢是三胞胎,只有我覺得不像...

結果看到這張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不是小玄嗎OAO

但後來看衣服才知道是允允啊= =

不過之前有個SONE說過,其實九隻都會有相像的時候

一定是因為常常在一起發瘋的關係吧XDDDDDDDDDDD

 

 

 

 

 

 

以下放文

 

 

 

 

 

 

  兩個穿著國中制服的女孩手牽著手,向築於山坡上的某棟別墅走去。
  「哇~小玄,這就是妳家啊?」
  「嗯。」
  「超級大的耶~」原本就大的鱷魚嘴因為看到眼前的美侖美奐的別墅又張得更大了,吃驚的問著身旁的人「妳們家的姊姊是在做什麼的啊?」
  雖然說認識小玄很久了,也知道她們家很特別──沒有爸媽,只有兩個姊姊,可是她卻從來沒有問過小玄,她們家的姊姊從事什麼行業。
  「唔……帕妮姊姊沒有工作,太妍姊姊是…給有需要的人請去解決某些人或事的。」
  正確來說,這個職業非正式的名字就叫做殺手。
  但她擔心直接這麼說會嚇到單純善良(?)的平民百姓,於是當別人問起這個敏感的問題時,就會像這樣的含糊帶過。
  「我們快進去吧!姊姊們一定等我們很久了。」
  雖然今天自己會帶客人回家已經事先通知過她們,但她還是有點不放心。因為這兩個姊姊在一起時總會忘記旁邊還有別人在,老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過度親密的行為,往往會在太忘情時原形畢露……
  她不希望讓別人起疑心,因為她知道,她們特殊的身分將會惹禍上身。

  開了門進去,走過設計感十足的玄關和走廊,明亮但規格超大的客廳出現在眼前。
  沙發上斜坐著一個女人正在看著電視,烏黑亮麗的長髮襯托飄然欲仙的白色洋裝,裙襬底下是一雙潔白有致的美腿,怎麼看都像是一幅美麗的畫作。只是這幅畫會動,畫中的女人會笑,而且還起身向她們走了過來。
  「她就是帕妮姊姊。」徐玄向允兒介紹道。
  「妳好,妳就是允兒吧?我們家小玄受妳照顧了。」這話聽起來像是媽媽的語氣,但那副笑容可不像一般的媽媽那樣和藹親切,而是風情萬種、性感嫵媚、沉魚落雁、傾國傾城……(以下省去N個形容詞),輕輕一笑便足以迷倒眾生。如果不信,可以試著和她的月牙笑眼對視,不消十秒就能讓人了解到被Electric Shock到的感覺。
  允兒被電了很久才回過神來,結結巴巴道「沒、沒有啦!我、我才是…比、比較常受到照顧的那個……」
  徐玄看著自家姊姊,又瞥了眼呆滯的允兒,突然察覺到樓上爆出的一股怒氣,眉頭微微一皺在心裡暗叫了聲不好。
  果不其然,一道摻著金色的黑影從樓梯上快速竄了下來,衝進客廳裡,一把摟住眼前黑髮女人的腰,將她壓在牆上強吻。
  「嗯…DaeDae!唔……」而她當然反應不過來,只被動地任她索求。
  允兒完全被眼前的光景嚇傻,片刻後才逐漸恢復思考能力。
  剛衝過來有著金髮還穿著黑衣的女人,應該就是小玄的第二個姊姊,太妍姊姊了。唔,不過一開始就看到這麼兒童不宜的畫面,還真是刺激啊……

  徐玄紅著臉將剛從石化狀態恢復的允兒拉到樓上房間,那種令人害羞的場面不管看了幾年還是沒辦法裝作視而不見……
  「不好意思,讓妳見笑了……」她在心中嘆了口氣,就算事先告訴她們要節制點,那對姊姊還是怎麼說都說不聽。
  幸好她們還不會有事沒事就跑到大街上亂放閃,否則一定會被路人投訴到環保局……
  「沒關係啦!妳們家姊姊真的很恩愛欸~」其實允兒被閃得蠻開心的,甚至還有點興奮,想再看有沒有進一步的……
  徐玄不是不知道允兒平常愛看一些亂七八糟的小說,只是怕她會一時承受不住,看來是沒有「姊姊先坐下吧!想喝什麼?紅茶可以嗎?」
  「嗯嗯都可以,隨便就好~」


  在小玄下樓之後,允兒才真正的將情緒放鬆,舒了一口氣「呼──」
  雖然不是第一次到別人家來玩,不會因為這點而有所矜持,但她還是會緊張,因為這可是她的女神家,女神家欸!
  不愧是她從幼稚園就看上、跟了整整十年的女神,房子不是一般豪華,跑車不是一般高級,房間不是一般有氣質,連姊姊也不是一般帥一般漂亮,通通都是超級!!
  看看她的桌子,乾淨得像是在發亮,不知道是用什麼牌子的抹布擦的,連灰塵也沾不上似的,說不定拿來做實驗還不會產生摩擦力。
  睜大眼睛環顧著周圍,她想趕快把眼前所看到的景象給刻進腦海裡,所有關於女神的一切她都要好好的收藏起來。
  雖然知道她在女神心中的位置不只是普通朋友,應該要就此知足而心存感恩,但她卻貪心的想知道更多,更多關於女神的一切。或許有一天,她能打破這層『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在她心中占有更大的空間。
  而且如此一來,也能常常跟女神一起回家,常常看女神家的漂亮姊姊養養眼就更好了~科科科科科……

  「臭小子!不准妳想我的女人!」突然一聲怒吼打破了她的幻想,一隻室內拖鞋直直飛了過來,『啪』的一聲貼在她臉上。
  「啊!」被拖鞋擊殺的允兒向後一倒,後腦還撞到了地板發出不小的聲響『扣!』
  「痛痛痛痛痛!」前面痛後面也痛,她只好抱著頭在地上打滾。
  「哼!老子還沒承認妳就被小玄帶回家已經算優待了,竟然還敢在太歲爺上動土?不想活了嗎妳!」太妍從窗台翻了進來,一把抓住允兒的領子將她舉了起來,咬牙切齒的對她說道,一字一句都說得清清楚楚,狠勁側露。
  見是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霸氣的太妍,允兒嚇得皮都繃緊了,趕緊答道「沒沒沒沒沒!我沒那個意思!我還想活……」
  「那妳給我說清楚,妳到底想對小玄做什麼?聽說妳從幼稚園到現在一直跟著她?是怎樣?沒看過像妳這麼喪心病狂的小鬼!」
  「沒、沒怎樣啊……」
  「沒怎樣嗎?那妳可以滾了!」說完太妍作勢就要把允兒從窗戶丟出去。
  「哇啊啊啊!好啦好啦!我喜歡小玄嘛!」允兒情急之下不小心將真心話脫口而出,才讓太妍停下了動作。
  太妍將允兒再次移到自己面前,看著她的眼睛嚴肅的說「妳喜歡她?妳確定?」
  「是、是的。」允兒緊張的吞了口口水,雖然太妍那種像要殺人的眼神讓她死了千遍萬遍,但喜歡小玄的感情卻是無比堅定的。
  看到了這點,太妍的表情卻沒有任何變化,冷冷的語調直讓人發顫「可是我覺得,妳,配不上她。」
  「我……」允兒依舊慌張,面對眼前氣場強大的人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我知道我不是男生,可是我……」
  「這和性別無關!」太妍翻了個白眼,她自己也是女的好嗎?她老婆還不是一樣被她牢牢的壓著,咳咳…是好好的守護著「而是妳必須要有保護她的能力,否則她要是受了傷,我絕對會把妳碎屍萬段!」
  「……」聽了太妍的話,允兒有些失落的低下頭。也是,如果連心愛的人都不能好好保護,那她活在世上還有什麼用?
  「妳最好先想清楚,做不到的話就離開她吧!」太妍加大了抓緊允兒領子的力道,此時,卻聽見樓下傳來小玄和美英不約而同的尖叫聲「啊!」「啊──」
  「美英!」太妍立刻反應過來,將允兒丟在地上,衝往窗邊一躍而下。
  「剛那是……小玄?」後知後覺的允兒遲鈍了好幾秒,這才感到危機逼近,她的女神有危險!
  她衝到窗邊打算學太妍跳下去,看到了真正的情況卻差點沒暈倒……
  她知道一樓因為挑高變成四五公尺,可是怎麼都沒人告訴她房子後面地層下陷,住屋的頂樓都變成地下三樓了,這跳下去不死也癱瘓終生了吧?哪裡還能去救女神啊!
  所以太妍姊姊到底是怎麼爬上來又跳下去的?允兒想著想著都起了雞皮疙瘩。

  「美英!小玄!」太妍焦躁急切的在一樓衝來衝去,那兩個人卻已不見蹤影,只看到毀壞的家具、龜裂的地板、被打穿的牆壁……其實有很多是她自己撞壞的。
  這疑似戰鬥後留下的斷垣殘壁,看得她心一陣一陣的揪痛,她悲憤的蹲下身子,撿起地上的……豆豆。
  「嗚嗚我的豆豆……都被弄髒了QAQ」
  她竟然只顧著幹譙樓上那個臭小鬼,沒注意到樓下正發生慘案,而且……
  今天是五月三十號,因為過去發生的一件意外在小玄身上留下後遺症,每年的今天,她會失去所有能力變成一個普通人,所以在過程中會掙扎反抗並且保護小玄的人絕對是美英。
  一想到她有可能會因為這樣而受傷,這才是比豆豆被弄髒更讓她難受的。

  來到廚房,這才發現綁走她們的犯人沒有關上通道,那是個通往一空間的入口,目的地很剛好地,就是太妍的老家──魔域當中的惡魔城。
  這一看就知道是同族的人幹的,而且還要她進去找人,百分之百的釣魚手法。
  媽的!啊是不會正面對決跟她打一架逆?搞什麼綁架啦?!!!
  心不甘情不願地踏了進去,場景似乎又回到幾百年前,那時美英剛懷孕,卻被自己帶著進入這座陰森的城堡。只是這次,她來這裡是為了找美英。
  四處看了看發現都沒人,但她卻能很清楚地感覺到美英和小玄的氣息,一個在右方一個在左方,靠!那她應該要先去救哪邊啊?

  允兒偷偷的從入口鑽了進來,卻立刻被太妍發現「喂!妳來這裡做什麼?」
  「啊…我……」允兒被太妍給嚇了一跳,太妍竟然沒有回頭就知道是她……
  猶豫了一下,她還是開口了「我、我也想幫忙,我也要救小玄!」
  「妳?」只見太妍背對著她冷嗤一聲,被她的不自量力惹的發笑,轉過頭來瞪著她「別傻了!這裡根本不是妳可以來的地方,妳還沒搞清楚嗎?小玄的身分沒有妳想的那麼簡單,妳沒辦法為她做任何事,更不要說和她在一起了。」
  太妍說的話殘酷,允兒卻也明白這就是事實,畢竟一般人是不會隨隨便便就被抓到這麼奇怪的地方來的。何況這裡所散發出來的黑暗氣息,連她這種『一般人』都能清楚的感受到。
  「我明白。」允兒已經想清楚,她不再畏懼太妍的眼神了「就算是如此,我也希望妳能帶著我一起去救她。」
  「為什麼?難道妳不怕失去她?看著愛人在自己面前死去是一件很悲慘的事,妳們老師沒教嗎?」
  「沒有……」允兒誠實的回答,她們老師又不是愛情小說作家……「只是我想…如果可以用我的生命來換小玄的,我願意這麼做,所以小玄不會死的。」
  「……妳敢?」
  「嗯。」堅定的點點頭。終於,太妍也在心裡給了她一個讚。
  她要的就是這樣!有了這種決心,就算能力不足還是有機會逆轉乾坤的。
  「好吧!我讓妳去救小玄,但妳得帶上這個。」隨手一扔,一塊六角形的黑曜石掉在允兒攤開的手心上。握住它,一個角的前端突然往外延伸,最後變成了一把長劍。
  「如果可以,盡量讓自己也活下來,否則妳也沒辦法和她在一起,懂嗎?」第一次,太妍對允兒露出笑容,那是對她的信任及託付,小玄就交給她了!
  「是,謝謝姊姊!」允兒感激的一吼,隨後立刻朝太妍指著的方向前進。


  不知道跑了多久,她終於看見前方出現光芒,接著便是一片闊然開朗,周遭的空間瞬間變得像是沒有盡頭般,完全的空白無物。然而這片光明卻沒有持續太久,很快就又暗了下來。
  一陣陰風吹過讓她打了個寒顫,空中莫名出現的藍紫色火焰將周圍照亮,出現的是和方才決然不同的景象。
  徐玄被鐵鍊綑綁懸吊在半空中,而在她的下方,站著一個看起來像是國中生的女孩,年紀比她還小,卻散發出一股可怕的力量,而且那張臉……竟然和太妍姊姊相當神似!
  「人類,妳到這裡來做什麼?」女孩面無表情的說著,聲音卻透出不同於稚氣外表的成熟內斂,甚至還帶著高高在上的威嚴。
  「當然是來救她的!」允兒炙熱的眼神和她對視著,不時分神瞄向旁邊的小玄。
  她看起來像是睡著了一般,沒有任何動靜,但能看出身體微微的起伏,證明她還活著。
  那女孩的聲音中明顯帶著告誡,還有一半幾乎是威脅「這不是妳能管的事,快離開這裡!」
  「我不要!除非妳先告訴我妳抓她做什麼!」
  一直叫她人類人類的…她已經受夠被當作『一般人』歧視了!允兒緊緊的握著手中的劍,不甘示弱地回瞪她,不管怎麼樣,如果沒帶走小玄她絕對不離開這裡!
  女孩扯了扯嘴角,語氣仍保持著冰涼涼的沒有溫度「她是我族『叛逃者』的女兒,雖然她的血統尚未被承認,但她強大的力量會讓我族的戰力大為增加。我們將在朔日之時進行儀式,喚醒她體內真正的血脈。」
  「妳的意思是說…妳們要把她當成戰鬥的武器嗎?」允兒憤怒的說著,急躁的心已經按捺不住,準備衝上去就是一砍。
  「只要她不那麼覺得就好了,很快的,她就會忘了原本的一切,正式成為我族的族人。而妳,就算出現在這裡也改變不了什麼。」女孩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徹底惹火了被看扁的允兒。
  「我不准妳這麼做!」允兒朝她衝了上去,提劍一揮,卻只砍到了空氣,女孩早已消失不見。
  「妳阻止不了我的,勸妳還是乖乖的回家,不要再多管閒事了。」女孩的聲音像是從四面八方傳來,讓人像迷途的小羊般不知去向。
  但允兒卻準卻的判斷出聲音傳出的正確方向,向後迅速一斬,劍尖劃出平滑的曲線,飛出一道劍氣。
  轉身一看,只見女孩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她,腳尖前三公分的地上出現了一道裂痕,只要再精準一點說不定真的可以砍到她。
  驚訝轉為憤怒,女孩身上突然爆發出強烈的殺氣「我已經警告過妳了,既然妳這麼想死在這裡,那我就成全妳!」
  光影一閃,女孩瞬間出現在允兒面前,一拳揮出,人已經向後飛了十幾公尺遠「嗚!」
  『碰』允兒的身體陷入牆壁裡,在牆上撞出一個巨大的凹洞,這力量的凶狠強勁可見一斑。

  巨大的撞擊聲讓昏迷中的小玄不自覺的皺了皺眉頭,心臟傳來一絲如針扎般的痛楚,接著眼皮顫了顫,她緩緩的甦醒了過來。
  一看到眼前陌生的景象,原先她是感到疑惑的,之後發現站在下方的那名女孩,她身上充斥著和太妍姊姊幾乎一樣的氣息,不解的又皺了皺眉。
  當她要開口詢問這是哪裡時,牆上那巨大凹洞中有個物體動了動,像是有人掙扎著想要爬出來,凌亂的瀏海下那雙怒極卻堅定的眼神讓她感到異常熟悉……

  允兒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雖然這一擊使她的身體多了幾處擦傷,但幸好沒有損及筋骨,在還能動的情況下,她會一次又一次攻擊眼前的人,直到找到機會把小玄救出來為止。
  舉起手中的利劍,她又再一次朝前方殺去。但這次,她聽見上方傳來某人慌張的大喊「姊姊不要!」
  猛地停下腳步,抬頭,她對上小玄那雙泛著淚光的雙眼,對她溫柔的笑道「別怕,我很快就會救妳出去的,再等我一下。」
  「不!不要!姊姊妳快走,她會殺了妳的!」她知道眼前的女孩有著比太妍姊姊還強的力量,允兒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女孩的視線在這兩人身上來回,在內心感嘆著,自己還真像個拆散有情人的壞人啊……
  不過這是嚴肅的事,可不許她們再胡鬧下去了。
  默念著咒語,黑光從她身上湧現並覆滿全身,又在傾刻間散去,巨大的黑色羽翼在她背後雄偉的展開,雙眼染上了點點金芒。
  小手微抬,在她手中出現了一支純金色的長劍,長度還比允兒手中的長了一點,鋒芒顯現,殺機畢露。
  她不過往前站了一步,巨大的壓迫感立刻就讓允兒喘不過氣來。

  為眼前的情勢所迫,她不得不採取最後的一個辦法。
  「小玄。」她輕喚著,眼神越過女孩直接和小玄赤裸裸的接觸「過了這麼多年,我是不是都沒有好好保護過妳?」
  「什麼?」顯然徐玄也被問傻了,一臉茫然。
  「因為妳都沒被欺負過,所以我沒有機會可以保護妳。所以當妳真的遇到危險時,我才沒有應對的能力。」說到這裡允兒有些無奈,因為女神果然就是女神,沒有人會討厭她,更沒有人敢對她有非分之想。
  「不…不是這樣的…這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應付得來的危險啊!妳為什麼要這樣?」徐玄悲傷地說著,聲音裡的恐懼越甚,她不願意允兒為了她受傷,她不要!
  「那是因為我喜歡妳!」此話一出便讓她愣住,允兒滿意的勾起嘴角繼續說「傳說中,有一種鳥為了追尋最崇高的愛能夠奮不顧身,用自己的生命綻放出最燦爛的花朵。而對我來說,妳就是我生命中最高的存在,我的女神。」
  眼中閃過一絲腹黑的光芒,看到小玄被她的告白弄得滿臉通紅,心情超好。頓了頓,她稍微思考了下,又深吸一口氣,爾後便是毫無保留地、盡全力向前衝去。
  女孩波瀾不驚的臉上出現了訝異的神色,似乎有點不可置信她會這麼爽快地就跑來送死,杵在原地不動,她不過擺好戰鬥姿勢將劍尖對準允兒,待她的距離與自己最為接近時,一次解決。

  但就在女孩面前,允兒卻突然跳了起來。
  在半空中,她凝視著幾乎和她等高的徐玄的雙眼,在她悲痛的喊著自己名字之時,奮力一吼「能夠為了妳獻出性命,是我的光榮!」
  這樣,就算死了她也不會有任何的遺憾!
  手臂聚集了所有力氣,她將手上的長劍向前扔,身體卻被重力牽引而往下掉落。
  射出的劍如子彈般,劃過懸掛的鐵鍊,銀光一閃將其斬斷。在此同時,允兒的身體也遭到利刃貫穿。

  時間彷彿靜止了。


  「唔……」允兒沉痛的悶哼一聲,肚子像是被尖尖的東西刺到,可是卻完全不痛,只是熱熱麻麻的。
  悄悄睜開了眼,她以為會被再補一刀送入地獄,結果眼前的女孩卻對她嘻嘻的傻笑著,讓她覺得更毛骨悚然了……
  「呃…妳不殺我嗎?」她小心翼翼的問著,就怕下一秒她真的來陰的。
  「嗯!」女孩放開她並將劍收了回去,允兒這才發現她的身體根本沒被刺穿,所以到底是怎樣?
  「還沒猜到嗎?」太妍突然出現在女孩身邊,拍了拍她的頭,這下兩人站在一起,那張神似的臉又顯得更相像了「她是我妹啊!」
  「……」允兒被徹底搞混,完全摸不著頭緒「既然她是妳妹,那為什麼還要抓小玄?」
  下意識的,她往後退了一步,怕的就是連太妍也砍她。
  此時的太妍真的也很想砍,白了她一眼「這是我設計好的,只是想測試妳對小玄是不是真的喜歡。雖然妳有勇氣犧牲自己去救她,可是妳好像完全沒腦袋一樣……」
  「是喔…原來這是先設計好的,那妳們到底是不是正常人啊?」
  『叮』腦中的弦一齊斷裂,姊妹倆同時張開了翅膀,一隻拿劍一隻伸手掐她『這樣妳還覺得是演的嗎?』
  「哇─好啦好啦我信了嘛!」允兒嚇得哇哇大叫,在太妍的手下不斷掙扎。
  「妳這傢伙真是有夠智障……」太妍啐了一口,這才放下她。

  事發三天前……
  「老公,小玄說她有同學要到家裡來耶~」早晨,太陽公公剛睡醒,就看到某人趴在某人身上,沒穿衣服還一臉受樣的勾引著某人。
  「嗯?誰啊?」金某人當然不會放過這大好機會,不過得先壓抑著避免狼變,否則黃某人的話會說不完全。
  「小玄認識了很久的那個,允兒呀!」
  「小玄開口閉口都是允兒,我哪知道是哪個?」
  「DaeDae…小玄所說的允兒只有一個,就是從幼稚園到現在都和她同班的,林允兒。」
  「喔……欸等等!妳說和小玄同班的那個?不就是喜歡小玄的那個嗎?她為什麼要來?」
  「小玄說,因為星期四是她生日,她的生日願望有其中一個是要到我們家來玩,所以小玄就答應她了。」
  「開玩笑,明明就是想趁機來提親的……」想了想,她翻身將黃某人壓在身下「老婆,妳覺得把小玄交給她好嗎?」
  「還不錯吧!她對小玄很好,一直都很照顧她呀~而且也和妳一樣,帥帥的又很可愛。」
  金某人已經快忍不住了!誰叫黃某人一直在蹭她在蹭她在蹭她在蹭她在蹭她在蹭她……
  「咳!可是我覺得應該要先測試她一下,否則要是她傷了女兒,我們可是再生也生不出第二個小玄了。」金某人痞痞的笑了笑,吻上她。
  以下畫面含兒童不宜的內容已遭剪接。


  「所以…我通過測試了嗎?」
  「勉強算,只是妳的智商需要再提高一點,而且妳還得去問她願不願意和妳在一起。」太妍伸手拉開了一個通道,直接連接到小玄的房間,因為剛剛允兒突然衝過去時小玄一下子就被嚇暈了,只好先把她搬回房間。
  然而,看見的卻不只是熟睡中的小玄,同時,也有急切搖晃著她的帕妮。
  太妍臉上的表情瞬間變了,迅速的穿過通道,站到帕妮身邊「美英,小玄怎麼了?」
  「DaeDae……」帕妮回過頭來,一看是太妍立刻撲上去抱住她「我叫不醒小玄…怎麼辦?」
  「叫不醒?怎麼會……」太妍的臉瞬間白了一片「但她明明還有氣息的啊……」
  伸手要去搖晃她,卻有一雙手速度比她更快「小玄!」接著撲上去的是允兒。
  太妍呆愣在原地,看著允兒不管怎麼叫都叫不醒她……

  轉身看了看走近的妹妹夏妍,她不安的開口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只見夏妍稚氣的臉又嚴肅了起來,透澈的雙眼在她身上看見了奇異的景象「她正在強迫自己釋放能量……」
  「怎麼可能?她今天…她今天身上不是沒有能量嗎?」
  「沒錯,所以她將自己的意識壓進更深層的地方,試圖在那裡找到能量的源頭,強迫自己開啟能量的流動。」夏妍低著頭,不捨地說出這句話「我猜…她會這麼做,是受到了允兒被『殺害』的刺激。」
  因為這一切都是太妍的主意,這樣一來,太妍就等於是間接害到小玄的兇手。
  「意思就是說…她為了保護允兒,陷入了長眠之中……」

 

 

 

 

 

 

 

這篇的重點感覺完全不在生日上,因為生日只是一個理由XDDDDD

不過呢...還是要祝我們的腹黑林允少生日粗卡黑啦~~~~~~~

新的一歲不要只顧著整姊姊們或調戲漂亮歐姊姊們

身為允賢飯也跟小少爺跪一下,去音中和小玄主持一次吧XD

然後下次再換太妮去((完全私心

雖然太妮賢已經下車了,可是還是能去友情贊助的嘛對不對~~

不然我看音中收視率又要跌了((遭MBC重毆

 

 

 

有眼睛的人應該都看得出來,這篇是有下文的...

當然下文就在小玄的生賀裡啦XDDDDDDDDDDDDDDDD

雖然說小玄的生日已經過了,我也已經拖了...

想看的人就再等個幾天吧((遭各位看官重毆

 

夠了,被毆這兩次我差不多要去送醫了。

改天再見嘍~安扭~~~~~~~~~

 

 

 

創作者介紹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羊羊
  • 哈哈哈親啊~妳形容美英的也很好啊XDD
    然後我看到Electric Shock就笑翻了XDD
    我也喜歡叫允兒~比較帥嘛>\\\\\<
    潤兒感覺弱弱的kkkk....
  • 唉唉就把四個字的成語都搬出來嘛XD
    原本我想說台灣不是都翻潤娥嗎
    而且我周遭的同學也都不知道允兒是誰...
    所以就...入境隨俗了嘛XDDDDDDDD
    而且這樣念起來才有允賢的感覺XDDDD

    高讚Top☆ 於 2013/07/01 08:47 回覆

  • 超級秀桑控
  • 很好看TT
    我又想起我的文了。。。
    我會努力記起的。。。
    我在等你的文的(揮手
  • 加油加油~
    努力再把它生出來吧!!!!!!
    我的文...你應該是在等秀桑的吧XDDDDD

    高讚Top☆ 於 2013/07/01 19:18 回覆

  • tamitw
  • 為了保護允兒onni
    把自己隱藏起來
    太研不就弄巧成拙了
  • 嗯哼~不過既然事情都發生了...
    也可以拿來當作計畫中的一部分啦~
    因為顯賢也是因為充充才醒來的啊(啦啦啦~
    然後...在一起了((灑花

    高讚Top☆ 於 2013/07/13 09:06 回覆

  • 悄悄話
  • 烯欸
  • 那個笑眼看不到一秒就會被電得不要不要的了…


    然後我看得那麼揪心結果你他媽的居然是演戲…幹~
  • 所謂笑眼之下無活口(欸#
    劇情真的這樣走太虐了啦XDDDDDDDD

    高讚Top☆ 於 2017/03/22 08: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