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出遊的允賢  

 

〈第六章〉想拐學霸當女友,妳絕對不能是學渣


  「學姊怎麼知道要那樣抓魚?好厲害!」回到步道上,仍抱著豆腐的徐玄偏著頭看她,語氣帶著疑惑卻隱藏不了絲絲的崇拜。
  「哈哈~因為小時候我爸常常帶我來釣魚啊!」允兒摸了摸下巴,擺出一副正陷入回憶中的模樣,不過當然也只是做個樣子給徐玄看的「不是釣來吃的,釣起來後會先放在一個桶子裡,等到要回家的時候再把魚通通倒回湖裡。有時候那些魚嫌無聊就會自己跳出來,我爸就教我怎麼把牠抓回去。」
  「原來是這樣。不過…既然釣完要再放回去,那為什麼要釣?」
  「嗯…這個嘛……」允兒抓了抓頭,停頓了會「其實我也不是很了解。那時候年紀太小,只覺得魚在桶子裡游來游去很好玩,根本沒思考過他為什麼要這樣。現在長大想弄懂,打電話問我爸時他又因為工作太忙無法回答,可能要等下次見面時才能問吧!」
  聽到這裡,徐玄想起第一次見面,允兒自我介紹時有說到她正和兩個學姊一起租房子住在外面。因為小時候媽媽離家出走,姊姊在外地工作,學校又離家遠沒辦法常常回去,就只剩爸爸一個人還住在原來的家中。
  好像不該問這個問題的……頓時覺得允兒纖細的身形更添了點孤單的感覺,體貼的徐玄原本想轉移話題,允兒卻突然轉過頭來對著她笑的一臉燦爛。
  「不如下次,我們一起去釣魚吧!」
  「咦?」
  「實際去做,這樣我們就能知道為什麼啦!而且有妳在的話,總覺得要弄清楚會變得比較簡單耶!」這樣的笑容像個太陽般驅走了那些寂寞,令徐玄的思緒斷線了兩秒鐘。
  這樣的學姊,真的好漂亮……
  如果有人能多陪陪她,或許就能讓她常常露出這樣的笑容了吧?
  抱持著這樣『單純』的想法,她答應了「好。」

  彎過湖邊停船的木製船塢,幾棵楊柳柔軟的枝條低垂著隨風擺動,黃褐色的葉子也些被吹落到湖面上,起了陣陣漣漪,滑出完美的弧度順著湖水的波動蔓延。
  允兒在徐玄看不見的地方勾起一抹微笑,這麼快就約到第二次出去玩的機會,或許一切真的都該感謝那隻魚?OK,不能表現的太Happy,這樣的好氣氛要讓它延續下去才行,讓我想想接下來要講些什麼……
  「小玄,妳和Tiffany學姊是不是認識很久了啊?」
  「嗯,是啊!」提到那個有可愛笑眼的漂亮姊姊,她的聲音也跟著明朗了幾分「我爸爸和帕妮姊姊的爸爸是大學同學,所以我們在很小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只是因為姊姊的爸爸工作需要在韓美間奔波,我們能見面的機會並沒有很多,後來她們全家便搬到美國去了,直到今年才回來。我們已經好幾年沒見了,所以能在學校看見她我真的很開心。」
  解釋完事情的始末,徐玄突然發現允兒看她的眼神好像有一點不一樣「怎麼了嗎?」
  「沒、沒事。」允兒訝異的眨眨眼。她沒看錯吧?小玄剛剛講話的語氣就像個小女孩一樣,瞬間從女神變成小女神……
  允兒在心裡下定決心,總有一天,我也要讓小玄可以對我自由自在的撒嬌!

  繞過船塢,迎面而來的是一道長長的圍牆擋住了去路,連人行道延伸而去的方向也越來越遠離原來的湖畔。徐玄疑惑的唔了聲,欲開口詢問之際,允兒只回頭看著船塢說了句「今天租船的大叔沒來,不然就可以帶妳去划船了……」移回視線,正好碰上徐玄望著圍牆不解的眼神,笑了笑說「在這裡出現牆,很奇怪吧?」
  「嗯…這是學校?還是廟?還是其他地方?」牆面有些斑駁,頂端褪色的瓦片使其帶著濃濃的中國風味,總之無論是什麼,建築本身確實透著一段悠久的歷史。
  允兒並不打算回答她,拉著她的袖子一同往人行道的方向走去「走吧!我們從那邊進去。」


  過了幾個轉角,雄偉的紅色大門接在圍牆邊出現,上緣和左右貼著老舊的春聯,依稀寫了些漢字但早已模糊不清無法辨識。跨過久蝕陳腐的門檻,內部便是只有在書上和電視中才能看見的,傳統的中國北方宮殿式建築。
  「至、聖、先、師……」字正腔圓的中文從耳邊傳來,允兒一臉傻眼的看著徐玄指著正殿的對聯並逐字念出「泗水文章昭日月,杏壇禮樂冠華夷……這是孔廟對吧?」
  「對……妳、妳會講中文?」允兒簡直被嚇壞了,學校的中文老師還不一定會念,她竟然還能講得這麼標準!
  「小時候跟鄰居姊姊學過一點,後來為了瞭解中國文化所以自學過一段時間……」看見允兒張大嘴的表情,徐玄有些尷尬的擺擺手「呃…不過我沒有很專業啦!只是當興趣而已。」
  「就算這樣還是超強的啊!」韓國人天生就對漢字有一種莫名奇妙的迷戀,但卻不是人人都可以學得起來,所以對於會講中文的人,林允兒都覺得他們根本強得跟神一樣!
  徐玄被允兒閃亮亮的眼神看得有點不自在,伸回手抱著豆腐的力道也因緊張而加大了些,讓豆腐不適的嗚咽一聲「嗚……」
  「學姊,我們還是快點繼續逛吧……」

  參觀完正殿,兩人走在富有詩意的書院外廊,徐玄又再次被古建築之美深深吸引,沉浸在滿滿的書香氣息之中。反觀允兒雖然不在意自己被忽略,卻又開始為自己剛才表現出來的形象苦惱著。
  一開始被她當成幼稚小P孩的糟糕印象雖然有補回來,但剛剛那樣像崇拜偶像的樣子好像又讓她弱掉了……不是這樣不好,只是她從小就立志要當帥氣體貼的小攻欸!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受啦QAQ
  為了努力挽回自己的面子,允兒開始回想中國文化教材的內容……

  「小玄妳知道嗎,我最喜歡的一句話,就是曾子說的『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能夠負起一切責任的人,才是真正了不起的人啊!」允兒把星期三老師教過的內容用自己的話翻譯出來,雖然漏了很多沒翻,後面那段要接什麼她也忘了……至少重點的部分她應該有講出來吧?
  「嗯……」沒想到徐玄也沒露出什麼訝異的表情然後說學姊妳好強好厲害之類的,而是沉思了幾秒,然後問了允兒一句「那學姊覺得,所謂的責任是指哪些事呢?」
  「唔…責任啊……」允兒皺起眉頭想了想,完蛋,她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小說中那種不小心把別人吃掉,醒來後帶著點無奈卻又霸氣十足的向懷中的小女人表示『OK的,我會負責』,但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根本無法搬上檯面當成大道理在講啊!
  「應該…就是要孝順父母、友愛手足、珍愛伴侶,還有答應別人不可以反悔、做事要堅持到底,大概是這樣吧?」努力的想了又想,她能講出來的也只有這些了。
  「呵呵~學姊說的都對啊!」幸好徐玄似乎很滿意她的答案,輕輕的笑了笑,那樣子煞是好看「『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對孔子、曾子和其他孔門弟子來說,他們最大的責任就是『仁』,『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便是最經典的一句。但我們畢竟不是活在那個世代,對現在的我們來說,除了剛剛學姊提到的五輪常理和『言必信,行必果。』以外,我想最重要的責任便是我們自己了吧!『行己有恥,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矣。』,從這裡可以看出孔子對羞恥心的重視。不過當生命和風骨節操放在天秤的兩端時,我認為還是前者重要一點,因為我們要是為了成全仁義而喪失性命,那麼其他的責任就無法負起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其實這樣的想法是比較偏激的……」
  說完這一長串,徐玄深吸了一口氣,抬頭看著允兒道「請問學姊也同意我的說法嗎?」
  沒想到對上的又是允兒張大嘴說不出話來的驚恐表情。像Q版漫畫一樣,徐玄的右額上方出現斗大的藍色水滴外加三條黑線,只好尷尬了笑了幾聲又低下頭。
  這次允兒已經不想去探討自己的面子問題了……倒是認真的覺得,自己該回去好好研讀中國文化教材的課本了……


  大致走過一遍後,兩人來到後庭的廣場,再次和那座美麗的湖會面。從這裡可以看見她們剛剛走過的地方,此時徐玄才驚訝的發現,她們已經繞著這座湖的邊緣走完二分之一了。
  「那邊的姊姊!」隨著一聲呼喊,一個飛盤突然滑過她們的腳邊,允兒眼明手快用腳擋住再撿起來,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一對小兄弟站在不遠處揮著手「姊姊可以幫我們丟過來嗎?」
  「好,等我一下。」允兒拿著把上面的灰塵撥了撥,瞄準方向後直直的射了出去,不偏不倚地飛往男孩們的方向「哇~姊姊好厲害!」他們為允兒高超的技巧讚嘆著。同時,豆腐竟然掙開徐玄的環抱往飛盤和那對小兄弟的方向跑去「欸?豆腐啊……」
  「是小狗狗耶!」在哥哥接到飛盤後,藉由弟弟的一聲驚呼才發現眼前的白色毛球。豆腐在他面前停了下來,盯著他手上的飛盤可愛的搖著尾巴。
  「小狗狗也想和我們一起玩嗎?」讀懂了牠熱切的眼神,哥哥倒猶豫了會。而弟弟卻開心的跑了過來,新奇的蹲在狗狗旁邊輕輕的摸著牠「牠好乖喔~讓牠跟我們一起玩,不可以嗎?」
  「不是不可以,可是我們已經組好隊了,這樣子會多一個隊員不知道要分給誰欸……」哥哥無奈的扁扁嘴,他也想和小狗狗一起玩啊!
  「蛤~要不然……」弟弟轉頭看了看四周,瞥見站在後方的兩位大姊姊,立刻起身向允兒奔去,露出天真爛漫的笑容對著她說「厲害的姊姊可以來和我們一起玩嗎?」
  「啊?」允兒錯愕的叫了聲,她是要和漂亮學妹出來約會的,才不要和小P孩們一起玩呢「可是…我們……」回頭看看徐玄的反應,她微笑著應道「沒關係的,我先四處走走,等等我們再繼續逛吧!」
  「喔…好吧!謝謝妳。」還沒想到要怎麼道謝,她就已經被弟弟急急忙忙的拉走了。
  小玄是不是把她當作和他們一樣的小P孩了啊?允兒悲慘的想著。但在接下來的半個小時中,她還是和那群P孩玩得不亦樂乎,完全無法思考徐玄會答應讓她去玩的意義。

  徐玄拿著允兒的背包走到樹下,將兩人的包袱放在椅子上後也跟著坐在那裡休息。其實和允兒學姊散步聊天一點也不會累,她只是喜歡靜靜的坐著,看看四周的風景與人們。
  成群結隊打鬧的學生、到處取景拍照的攝影師、慢跑的年輕女孩、熱戀中的情侶、推著嬰兒車的夫婦,每個人似乎都帶著輕鬆無慮的心情來到這裡。這樣平凡的幸福與和平,在別的時候和在某些國家似乎是完全不可能的,忍不住輕嘆一聲,為這樣的喜悅感到知足。
  瀏覽過所有的景物,最終還是回到在中央玩耍的三人一狗上,看著他們將飛盤互相丟來丟去,然後用奇怪的理由來確定誰得分失分。
  允兒在丟接飛盤上都很厲害,所以和根本不會接飛盤只能偶爾用腳踢個幾下的徐豆腐組成奇葩的一隊,但既使如此,似乎還是能和那對小兄弟不相上下。而且她在這樣的玩樂之中,完全就把骨子裡如小男孩般幼稚的性格展露無遺,贏了分就露出欠揍的得瑟表情兼挑釁,輸了分就拼命耍賴直到把分數要回來為止!
  不知不覺中,徐玄的視線漸漸的只願意停留在允兒身上,眼神柔和了起來,從外人的眼神看似乎有點像是媽媽在望著自己的小孩,只是多了點不一樣的,在親情裡頭看不見的東西。


  後來小兄弟的媽媽來帶他們回家,允兒和他們道別後,帶著豆腐向徐玄走來。
  褐色的頭髮隨意紮成馬尾,凌亂的髮絲因為汗水貼在頰上和脖子上,徐玄趕緊拿出紙巾為允兒擦乾,貼心的動作讓允兒本來就快的心跳又多了一個加速度。
  窩喔喔喔小玄竟然對我主動了耶~允兒的眼睛睜的大大的,把小玄賢慧的模樣盡收眼底,享受這得來不易的福利。
  「學姊休息一下吧!」徐玄拿出自己的水壺遞給允兒,她知道允兒帶的水為了救那條魚已經全都倒光了…所以有點愧疚的問著她。
  允兒搖了搖頭,拉著她的手往前面走去「我們來拍照吧!」
  像是算準時機似的,一大片的雲飄了過來,擋住因接近中午而開始毒辣的陽光。允兒帶著徐玄走到湖邊,背對著湖拿出手機,調到自拍模式。
  「學姊要連我一起拍嗎?」她還以為允兒是要自己去幫她拍的,沒想到她會這麼做。
  「嗯,我們一起。」允兒抱起豆腐交給徐玄後,便開始調整角度和亮度,保持著能她們都入鏡的最佳視角。
  在允兒按下快門的前一秒,徐玄連忙阻止了她「等、等等,學姊拍完…會放到網路上嗎?」她緊張到臉都有點紅了,小聲的對允兒說「我、我對自己的外表沒什麼自信,學姊這麼漂亮和我一起拍的話,好像不太好……」
  「怎麼會!妳很漂亮啊!」允兒忍不住大叫,這樣子如果較不好看的話,學校那群常犯花痴的恐龍們不就該全去死了?「我不會放到網路上的啦!我不像其他姊姊們辦什麼IG還是微博,只是想拍起來做個紀念而已。妳放輕鬆笑一下就好,唉不要站那麼遠啦……」伸手輕輕放在徐玄的腰上將她拉了過來,兩人的頭很自然的便靠在一起。
  「要拍嘍,一、二、三!」
  喀擦!青澀的笑容一瞬間浮現在臉上,迅速的被捕捉並轉化成JPGE檔儲存在記憶卡中。
  總是以近乎完美的專業笑容面對鏡頭的林允兒,頭一次也露出了和徐玄相似的、靦腆害羞的微笑。

 

※   ※   ※

 

 

 

好不容易趕完...我會說我其實拖稿了嗎XDD但這篇有比較長啦

因為最近要做一些有的沒的報告="=

 

正在努力讓自己的成績配的上成為三類的學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曾曾
  • 兩個互相崇拜的女神>\\\\<
    讚讚你的國文詔詣太厲害了(拍拍手
  • 最基礎的喜歡應該都是從仰慕之情開始的吧ˊˋ
    所以不要太崇拜我XD某隻頑皮豹可能會爆炸咳咳
    寫完深深的覺得我在挖洞自己跳@@
    超怕會用錯句子還一直去查XDDDDDD

    高讚Top☆ 於 2014/05/27 22:43 回覆

  • Sam大叔
  • 兩隻是在謙虛什麼啦www
    原來妳想讀三類阿ˊ_>ˋ
    我是一類的ㄏㄏ~
    悲劇的是
    我要高三了阿TAT
  • 為了給對方最好的印象啊wwwww
    我原本也想讀一類但讀三類會比較容易考學測QAQ
    看情況可能三年級再轉去一類吧
    高三黨加油啊考完就等著去大學翹課了XDDDDDD

    高讚Top☆ 於 2014/06/02 22:10 回覆

  • lynn小玟
  • 整個因"魚"得福啊 已經約了下一次的約會!
    在孔廟小玄講的那番話太強大了
    我想不只是允兒 只要是一般人聽到都會傻眼的吧
    作者您實在是太強大了!!

    果然還是人做真誠的一面能夠吸引人
    原來小玄喜歡這種小朋友(?)型的啊
  • 我想了很久啊小玄三十秒就講完了T^T
    一直都覺得小玄成熟的形象和允兒的幼稚可以互補啊
    既然允兒喜歡品學兼優的模範生
    小玄應該就會喜歡這種P孩型的不良校花吧XDDDDD

    高讚Top☆ 於 2014/06/01 23:33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