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SNSD___Love_In_Tokyo_by_thucnhien  

 

 

  藍天、白雲,燦爛的陽光照耀在金黃色的沙灘上,耳邊傳來陣陣浪濤聲,襯得頂天立地的三大總攻更加霸氣。
  「果然,夏天就是要來海邊啊!」穿著短袖和海灘褲的金太妍中氣十足的大笑三聲,指著那蔚藍的海灣宣告出聲「今天,我就要當征服大海的女人!」
  然而回應她的,也只有源源不絕的浪潮,還有海鷗的鳴叫聲。
  「呀!妳根本連底都站不到,還講什麼征服啊……」身後是穿著連身泳衣的權俞利,合身的剪裁凸顯出她健美的身材。對著太妍吐嘈完一句,彎下腰抱起腳邊的Hani和DooE,在牠們耳邊輕聲說道「我們小傲嬌和小黑黑是第一次來海邊吧?但就算這樣,也不會輸給那個短身大媽的!」
  「嗷!」
  「靠,妳說誰短身啦?而且我才不是大媽,是姊姊!」
  「喂喂喂妳們不要吵啦~」崔秀英穿著無袖上衣配七分褲,一手拿著三支霜淇淋,豪邁的舔過去,尖端立刻被削平「喔!發現目標,十點鐘方向。」
  朝她所說之處看去,一片都是青春洋溢的姣好女體,各種款式的泳裝比比皆是,看得三隻小攻血脈噴張,不約而同地露出不屬於她們這個年紀的猥褻笑容。

  從另一台車下了允兒和徐玄,兩人帶了大支的遮陽傘和野餐墊,當然還有裝著各種天然食品的野餐籃。在沙灘上找了地勢較高的地方後,便開始著手部署她們的小天地。
  「小玄,這邊我來用就可以了,妳去帶豆腐牠們出來吧!」允兒一邊說著,一邊努力的和打不開的大陽傘奮鬥。
  數分鐘後,三隻狗跟在徐玄的身後踏上了野餐墊。
  先是Ginger在照不到太陽的地方找了個位置趴下,Prince立刻跑來依偎在牠身邊,最後豆腐再爬到大牠一倍的Ginger身上趴著,形成一副溫馨而且和諧至極的樣子。
  林允兒不禁咋舌,真不愧是太妍姊姊的寵物…成家立業的速度都是總攻級的!
  徐玄看到後也只是寵溺的笑笑,隨即便尋找起其他姊姊們的身影「孝淵姊姊在租沙灘車、太妍姊姊她們在那邊…嗯……咦?帕妮姊姊她們呢?」
  「應該是去換衣服了吧!」允兒蠻不在乎的說著,拉起徐玄的手躺到她的大腿上,故意用幼童般的聲音撒嬌說「妳看那些姊姊們都在做亂七八糟的事,只有我在這裡陪妳欸!這樣的我是不是很乖?」
  「嗯……」
  「那妳主動親一個好不好~」
  「可是…這裡在外面……」
  「拜託啦~一次就好嘛……」

  此時在沙灘的另一頭,女孩子們彼起彼落的尖叫驚呼聲將某三個人團團包圍。
  「啊──太妍姊姊好帥>////<」
  「俞利姊姊的腹肌是怎麼練的啊?我可以摸摸看嗎?」
  「秀英姊姊真的好高喔~」
  「而且Hani和DooE也好可愛……」
  「嗷!」
  三大總攻擺出自認為最帥氣的Pose,用充滿自信的笑容回答她們幾乎是尖叫出來的問題。
  「保養啊?好像不用欸…我天生就是童顏啊!」
  「要練腹肌嗎?那麼為了方便連絡,我們不如互留個電話……」
  「想那樣的話只要吃得和我一樣多就好了喔~」
  除了接受採訪外,她們也很大方的開放粉絲合照,於是就出現了左擁年輕妹妹、右抱漂亮姊姊的風流畫面。Hani和DooE更是因其可愛的模樣被眾多姊姊們抱來抱去,流連在各個雄偉壯麗的絕對領域間,興奮得身上的毛又更加炸開。

  露出專業笑容注視著鏡頭,在後面卻伸出一隻手偷摸人家P股的太妍,眼角餘光瞄到在鏡頭之後,靠近海邊的排球場圍著一群又一群的男人。
  是哪個團體或單人歌手還是演員也來了嗎?要不要去打個招呼呢……喔!喔不喔不喔不喔不喔不!
  同一時間,三人幾乎同時瞪大了眼,視線穿越重重的阻礙,到達人群中心正在打排球的三個女人身上。
  秀英手上的冰淇淋掉了、俞利手上的Hani和DooE也嗷一聲的掉到沙灘上、太妍則是直接倒地無法再次站起。一秒兩秒三秒過後,各自的鼻子下方都湧出大量的鮮紅液體……
  
  和女人不同的是,這群男人並沒有發出瘋狂的怒吼咆嘯,只是用他們野獸般的雙瞳靜靜地凝視,虔誠似的望著那三位可以被稱作『女神』般的人物,然後默默的捏住鼻翼,另隻手順便扯緊褲子不讓自己太激動。
  沙灘上的比基尼美女何其多?為何同樣的裝扮穿在這三人身上,偏偏就有著如同原子般爆發的效果?
  Jessica穿著白色蕾絲邊的小可愛,帶著大大的墨鏡遮去半張精緻的臉孔,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啜飲著沁涼的氣泡飲料觀賞自己好友的對決。
  Sunny則是穿著無肩帶的款式,加了件亮黃色的小外套遮蓋住肩膀和後背。手上拿著一顆粉紅色的排球,瞇細了眼思考著該從哪裡發球。
  至於Tiffany可能是最有爆點的一個,穿著綁帶式的比基尼就算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上衣穿的size似乎比她原先的還要小上幾號,和好友相較之下較為平坦的胸部也硬是擠出一條深深的溝壑來。不曉得此刻正被多少雙眼睛盯著,她只是緊張的望著眼前的好友,怯弱的請求著。
  「妳…不可以打太大力喔……」
  「唉好啦我知道啦~我要打嘍!」手一放開,一個低手發球就讓那抹粉紅的影子飛越球網,到達另一方的場地。
  「唔…哇啊!」沒想到黃帕妮一個措手不及,球就這麼飛至她的眼前然後砸到她的臉上,痛得她立刻蹲下身來捂著自己的臉,小聲的啜泣著「嗚嗚好痛喔……」
  如此的舉動激起了所有男人與生俱來的保護慾,同一時間全都拔腿開始狂奔,因為誰先到誰就可以得到安慰她的福利,哪個白癡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
  只可惜他們都想得太簡單了。在跨出第一步的時候,他們都聽見後方傳來狼嚎般的怒吼聲;等到第二步,一陣俐落的風吹過,有一道矮小的身影瞬間就突破眾人衝到他們的前面;接著第三步都還沒落地,所有的男人都華麗麗的被轟飛了出去。

  無視身後響起的慘叫聲,那個人影急促的腳步倏然停下,不可置信的望著眼前的女人,竟然已經在一名女孩的扶持下慢慢站起。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女人竟然對她以外的人露出了月牙笑眼!
  「謝謝妳Top~」她聽見自己的女人對那個女孩說,帶著點撒嬌。
  「不客氣,姊姊要小心一點。」女孩綁著低馬尾,戴著一頂鴨舌帽遮住了大半張臉,身上穿著最普通的T-shirt短褲,雖然長得比她高,霸氣卻明顯少了她一大截。
  這種毛都還沒長齊的小夥子,竟敢膽大包天到動她的女人?!
  金太妍簡直氣瘋了,一個箭步衝到她倆身後,往那個女孩的後腦一拳揮下,卻被她迅速的閃過。
  「姊姊,妳怎麼可以亂打人呢?」女孩轉過身,眼鏡後方的雙眼炯炯有神,帶著些許疑惑,警覺地側身擋住一旁的帕妮,卻又更加惹怒眼前的太妍。
  「媽的那你就可以碰我的女人了?」太妍的拳頭握得霹啪作響,隨時都準備要再補上一拳。
  「妳的?帕妮姊姊認識她嗎?」女孩轉頭向她尋求答案,帕妮卻只是咬著下唇,盯著地上的沙子不願開口。
  看見帕妮的反應,她露出震驚的表情「美英妳怎麼了?我、我是妳的DaeDae啊!」她緩緩地伸出自己白皙的小短手,準備要去牽帕妮的手時卻被快速抽離。
  「妳…為什麼……」太妍一臉受傷的望著她,只見她掙扎著轉過身,握住那名女孩的手掌便快速跑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太妍挫敗的一拳搥向椰子樹,過猛的力道震得樹頂搖晃不已。
  一顆椰子掉了下來正好砸在尖銳的石頭上,被刺出一個洞冒出源源不絕的椰子水。秀英將它拿了起來,從那個洞把椰子一把撕成兩半,遞到嘴邊開始狂灌。
  俞利則是失落的攤在地上,雙眼根本無法聚焦,口中不停的念著「秀妍不要我了……」連Hani和DooE也打不起精神,雙雙趴在俞利的大腿上嗚咽著。
  三人用著各自的方式發洩她們無限的怨氣,知道她們此刻是被老婆給拋棄,卻又不知道是做了什麼才惹到她們。
  秀英被Sunny用排球打趴在地上,眼睜睜的看著她被一名身高和她差不多的偽正太摟著腰走了;俞利則是被西卡潑了一杯冰水,又聽到她留下一句冷冷的『我不要妳了』,然後挽著面無表情的高瘦女孩,對她撒嬌說想吃冰,兩人親密的往海邊的咖啡廳走去。
  目睹一切的徐玄為三個姊姊們感到心疼,特地叫允兒去安慰希望她們能快點好起來。允兒雖然不情願,但看著這幾個平常不顧一切放閃的姊姊們遭受這種打擊,心裡也是暗爽到不行。但為了避免自己變成她們的出氣筒,她覺得還是表現得同情一點比較好。
  「姊姊們~」允兒蹲在椰子樹旁撐著小傘,除了防曬之外也是防止被太妍姊姊打落的椰子攻擊「妳們自己想想看,看到那三個姊姊被其他男人拐走的心情是怎樣?」
  「憤怒!」
  「苦逼。」
  「絕望QAQ」
  允兒看著這三人唱作俱佳的演出自己的心聲,點了點頭又繼續說道「所以,要是那三個姊姊看到妳們被一群女人包圍,心裡會是怎麼想的?」
  三人互看了一眼,擺出自家老婆犯花癡時的各種表情「我老公真是有魅力啊!」還附帶一個啾咪。
  允兒的臉孔抽搐了幾下,忍不住用頭去撞樹「這麼不懂女人心,還虧妳們自己也是女人……」


  後來允兒什麼也不想講了,告訴她們不如直接去找那幾個來亂的人決鬥比較快,贏了也能風風光光的把老婆搶回來。

  「喂!那個面癱!我就是在說你沒錯,快給我轉過來!」人潮眾多的咖啡廳裡,女子的怒吼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
  戴著墨鏡、正在幫某女王搧風的高瘦女孩回頭,儘管成為莫名其妙就被吼的人,一張俊俏的臉仍是波瀾不驚,淡定的回應「請問,有什麼事嗎?」
  「老子要和你比賽!我贏了的話秀妍就歸我!」她指向正坐在她身邊吃著芒果冰的女人,一臉憤慨,這讓她的臉看起來又更黑了。
  「呃,我不……」
  「等等,小羿,先看看她要比什麼。」那雙如冰塊般凜冽的眼睛,此時是顯得多麼凌厲又高傲,不帶任何一點感情。
  彷彿能夠接受到那樣冷酷的視線,權俞利吞了口口水,指著一望無際的大海喊道「游泳!」

  規則是這樣的,只要先游到約一百公尺處的那座大岩石,繞過它再從另一邊游回來就算贏,其餘的,要怎麼動手動腳都沒有關係。
  「秀妍姊姊,我一定要和俞利姊姊比賽嗎……」小羿苦著臉,蹲在西卡腳邊幫她的一雙美腿擦防曬乳,在內心感嘆著那雪白肌膚的滑嫩順手。
  西卡眉一挑,啜著飲料的小嘴放開吸管,優雅的吐了句「我有沒有跟妳說過,我的本名只有那呆子可以叫?」啪的一聲,在她手中的玻璃杯應聲碎裂,碎片卻無法在她的手上留下傷痕。
  「有啦……」小羿縮了縮,平時文寫習慣就改不過來了,她也沒辦法啊……
  又要來一杯飲料給她,西卡接過,慢條斯理的對著她說「總之,你只要盡你的能力游回來就好。」
  另一邊的權俞利倒是信心滿滿,畢竟她可是有能力成為國手的人,絕對不可能輸給那個疑似顏面神經都被凍結的面癱。
  做著體操、拉拉筋,確定已經充分暖身之後便走進水裡適應溫度。突然聽到後方傳來「嗷」的一聲,回過頭才發現Hani竟然已經穿好狗狗的救生衣跳進水裡。
  「我們Hani也要跟把拔一起奮戰嗎?」俞利不禁熱淚盈眶,用力的抱了抱牠「就知道妳是把拔的乖女兒!讓我們一起把馬麻要回來吧!」
  走來和她會合的小羿看見這畫面揪了揪心,嗚嗚,高讚不是說要讓她來這裡欣賞侑西閃光放送嗎?為什麼她變成拆散侑西的人啊QAQ

  待兩人都各就各位,海灘上已經聚集了不少過來看熱鬧的姊姊妹妹。俞利回過頭掃視,眼神卻始終鎖在西卡身上,一直到裁判的聲音響起才又專注在比賽上。
  「就位!預備……開始!」
  『砰』一陣白色的煙霧在俞利的眼前炸開,帶有刺激性氣味的氣體跑進她的鼻子,嗆的她噴嚏不已「哈啾!」
  「嗷嗚!」Hani也在這個時候,被一隻白皙的手給抓走了。
  「唉西…搞什麼鬼啊……」等她恢復過來,那抹身影早已遠去「卑鄙小人……」連忙擺起蝶式的姿勢游去。
  雖然小羿出發得早,但一般的自由式還是比不上俞利訓練有素的蝶式速度,兩人間約莫三十公尺的距離,在到達大岩石處就已經幾乎變成零。
  泳鏡後那雙犀利的雙眼眨了眨,尋找著過彎時最短的路程,又瞇起眼,在水中仍是忍不住給對方一個代表勝利的微笑,能追過她!
  只是這樣的笑還持續不到三秒,就僵持在嘴角無法動彈。
  「咦?欸?」眼角瞥見小羿的影子從自己身邊竄過,自己的速度卻已經慢下來近乎停止,連手腳也無法自由活動了,低頭一看……
  「什、什麼……靠!為什麼這裡會有漁網啊?!咳咳……」

  *

  「順圭姊姊,我應該……沒辦法吃那麼多吧?」吧台上一盤又一盤…不,該說是一疊又一疊的熱狗,看得該名正穿著海綿寶寶四角泳褲的偽正太汗顏不已,沒注意到自己不小心犯了某人的大忌。
  「二單,妳剛叫我什麼?」Sunny臉上掛著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在她的腰間狠狠捏了一把。
  「噢!我、我是說,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亭亭玉立傾國傾城如花似玉冰雪聰明才貌雙全,同時站著最高躺著也最高的Sunny姊姊!」二單發揮她耍嘴皮子的功夫,各種阿諛奉承以討好對方,否則可能會被她的鞋墊加大胸壓死……欸?好像還不錯。
  「嗯很乖,妳啊,只要慢慢吃就可以了,一定會讓妳贏的。」Sunny把她按到椅子上,故意走到她面前,伸出兩隻玉手不輕不重的幫她按摩著肩膀,語氣間流露出小鳥依人的撒嬌。
  「好的,我知道了。」正對著她的波濤洶湧的雪白大胸,二單的眼睛都直了,直盯著雙峰之間那道深深的溝壑,唾液開始大量分泌,從嘴角流下,然後……
  『啪!』

  完全不知道是Sunny刻意在讓她嫉妒,在遠處看著的崔秀英露出一個慘無人道的笑容,手上排球大的椰子瞬間被擠爆。
  敢這樣侵犯她的小順圭……那死矮子到底是哪根蔥啊?!

  當食物都擺滿了整個吧台,充當裁判的Sunny一聲令下,秀英便像瘋了一樣把熱狗拼命的往嘴裡塞。只要她能比那個矮子先一步把她的份都吃完,就可以把老婆搶回來了!
  早就知道秀英身為少時一代食神可以以一擋十的吃貨實力,二單也不訝異,聳聳肩,拿了最頂端的那個用她自己的速度慢慢吃著。
  過了大約三分鐘,對比二單才吃了一份,秀英就已經吃光了一半不止…只是當她要準備往第四盤進攻的時候,腹部突然傳來陣陣奇痛。
  「唔…這是…怎麼回事……」異樣的感覺來得太快,她還來不及思考這是怎麼回事,淺意識地那雙長腿便帶動她的身體開始狂奔,衝到廁所。
  「……」眾人呀然驚恐,完全不曉得原來食神也有吃壞肚子的一天。此時,林允兒便從吧台之下爬了出來,對她們笑笑「姊姊,我幹得不錯吧?喔?這個和太妍姊姊一樣矮……唔!」
  在允兒說她矮之前,二單眼明手快的拿了秀英盤中剩下的熱狗塞進她口中,然後看她露出和秀英一樣的表情跑向廁所。
  Sunny不免驚嘆,竟然有人比林允兒還腹黑!
  二單拍了拍手上的麵包屑屑,回頭問她「我可以把剩下的都包回去嗎?女神應該餓了。」
  「可以啊,反正這邊花的是崔秀英的錢。欸等一下,那邊是吃了會拉肚子的啊!」見她連秀英的那盤都要扛走,Sunny連忙阻止道。
  「我知道啊,這盤是要拿去孝敬女神她媽的。」二單對她燦笑,留下她一臉錯愕。
  有這種……孝敬…嗎?

  *

  金太妍拿著畫筆在畫布上動作輕巧的補上一筆,總算是完成了這幅畫最後的點綴。
  她用隨身攜帶的水筆和顏料,畫了一幅靠山臨海的風景圖,圖中有塊大石頭,上頭側臥著身材姣好、美麗動人的人魚,畫工為之精細以致於任何人一看就知道她是在畫她老婆黃帕妮。
  更特別的是,整幅畫都是用粉色系的顏料構成的,保證美英一定會愛死。
  她和那個帶著帽子的小鬼比賽畫畫,因為距離有點遠,看不清楚她畫的是什麼,只知道帕妮一直在她身邊指使她用顏料在畫布上塗來塗去,那手勢看來亂無章法,肯定是沒什麼成就的亂撇。
  可恨的是,帕妮和她在一起時看起來好像很開心,興奮的在她身邊跳來跳去,兩人的身體不時碰撞,手臂微微的摩擦到……幹!美英竟然還抱了她!去妳妹的啊啊啊啊啊!!!
  在心裡狂暴的低吼著,她憤怒的摔了手上的筆。等著吧,小兔崽子,只要再三分鐘,美英就會再回到自己身邊了!
  突然,太妍聽見身後傳來劇烈的引擎聲以及眾人的驚嚇慘叫聲,回頭一看,是孝淵正驅車朝這裡橫衝直撞而來。
  「啊啊啊太妍妳快跑啊我控制不住哇!」
  「媽啦難道妳叫我跑我就跑得掉嗎!」太妍一手拿起還沒乾的畫就跑,但不管再怎麼轉彎再怎麼躲,她的沙灘車就像是一顆鎖定目標的飛彈一樣拚命的追著她跑。
  好吧,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看來她只好壯烈犧牲了!咬著牙,金太妍用力的把手中的畫往旁邊丟出去,然後轉身,對那台失控爆衝的沙灘車怒吼「有膽你就來啊!為了美英,我就拼給你看!」
  「啊啊太妍妳妳妳不要做傻事啊!」孝淵被太妍的舉動給嚇傻了,連忙從車上跳下來在沙灘上滾了幾圈,若是真的出事,還可以製造不在場證明混過去「碾到妳真的不是我的錯啊不能怪我……」
  金太妍啐了一口,單薄瘦弱的身子看起來卻凶惡無比,伸出她二頭肌發達的兩隻手臂準備把車擋下……
  『叮』的一聲響起,似是金屬碰撞發出的聲音,沙灘車在和她相撞前兩公尺處猛地轉了方向,讓她逃過了被車撞的命運。但不幸地,代替她被輾到的就是……
  「呃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畫啊!!!!」


  海浪拍打在高聳的懸崖上,蕭瑟的風聲聽來就像一首悲歌,為她們的失敗默哀著。
  「天公伯啊!你為什麼要這樣…美英啊!」
  「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是會愛妳的,順圭……」
  「秀妍真的不要我了QAQ」
  上空盤旋著無限怨氣,看起來就像陰天一樣晦暗不已,而且明明就沒下雨還一直打雷,使得沙灘上的遊客們心生畏懼,完全不敢靠近這裡。
  三隻小攻像失勢的敗犬一樣,跪的跪趴的趴全癱在地上,除了重複喊著愛人的名字之外,只能默默無語問蒼天。而且因為失敗的衝擊太過強大,竟然讓她們完全忽略外在的一切,活在自己的世界內不斷的哭夭著。

  先是傳來高跟涼鞋踏上岩面的腳步聲,接著SunSica獨特的聲音接連響起。
  「搞什麼啊!天氣這麼好幹嘛把太陽擋著……」
  「而且沙灘上怎麼會有懸崖啊?爬這麼高是要讓人累死是不是……」
  當然除了正在抱怨的兩個人外,後頭還跟著一個行動有些笨拙,卻是最為焦急的女人。想當然爾,也是她最先發現了那群正處在絕望之中的攻君們。
  「啊!DaeDae她們在那裡!DaeDae~~~」
  帕妮一看到朝思暮想的自家老公立刻飛奔過去,好像剛剛的笨拙都是裝出來的一樣……
  「欸妳等等!」Sunny眼明手快的抓住她的手向後拉「不能這麼快就原諒她們……」
  「咦?不然妳們還要做什麼?」
  面對帕妮的問題,Sunny和西卡露出了陰冷的笑容,接著兩人同時動作,走過去從俞利和秀英的P股一腳踹下。
  『啊──』兩個長身瞬間就被踢飛出去,發出慘絕人寰的尖叫聲。
  看到這個畫面帕妮都被嚇哭了「嗚…我可以不要踢DaeDae嗎Q_Q」
  「妳不踢,那我們就幫妳踢!」
  於是金太妍在兩名短身的合力之下飛了兩倍遠,根本來不及聽到她的慘叫聲就先飛走了……
  帕妮則是在一邊捂著臉不敢看,直到確定她已經落海才被另外兩人拉著走下懸崖去找人。

  海邊,一艘漁船緩緩靠岸,帶著草帽咬著麥桿的漁夫放下了錨,看到走上前來的三個比基尼辣妹不禁露出了笑容。
  「各位妹妹們來看看,我今天收到不少好東西喔!」
  「呀!林允兒妳閉嘴!沙岸哪裡有漁船啊妳從哪弄來的?」
  「誰准妳不用敬語的?沒大沒小……」
  「允兒妳穿這樣好俗好像大叔喔……」
  「……」一連被開了三槍,允兒哭哭啼啼的摘掉草帽吐掉那根草,心不甘情不願的把甲板上的漁網扔上沙灘「嚶嚶我答應幫忙妳們的計畫還這樣砲我…嗚嗚我要去找小玄訴苦啦~」
  不理會跑掉的允兒,三個人圍在那坨佈滿著海草、海星、螃蟹、章魚還有各種魚類,蠕動的人類身體旁,就目前只能看到秀英掙扎著要脫困,俞利和太妍可能因為太黑和太小隻被淹沒完全不見蹤影……
  「妳們到底懂我們為什麼要找別人了沒?」Sunny嘖一聲的開口,踩住秀英的背不讓她亂動「上次偷看美女照片的事我們都原諒妳們了,這次還學不乖嗎?就知道妳們要來海邊絕對是有鬼!」
  「下次,再被我們抓到妳們爬牆,絕對不會讓妳們有挽回的機會。」西卡冷冷的說著,皺著眉把一隻掉到她腳上的小魚踢回海裡,用女王式的語氣命令道「還不快道歉!」
  『秀妍/順圭!我錯了原諒我嘛……』結果異口同聲響起的聲音,卻只有兩人……
  「嗯?DaeDae呢?」帕妮原本滿心期待終於可以抓回她心愛的老公,不過這包被允兒打撈上來的東西,似乎怎麼找都沒找到小短身的蹤影。
  西卡和Sunny一聽臉色也沉了下來,連忙和帕妮一起把漁網解開。但在拖出裡面的俞利和秀英後,真的只剩下一堆海洋生物而不是那個妄想成為美男魚(?)的太妍。
  「DaeDae…DaeDae……」帕妮在把所有的東西一一丟回海裡之後,才理解到太妍不在這裡的事實,頓時崩潰大哭起來「哇啊~DaeDae妳在哪裡啊──」
  在場的四人傻眼的看著帕妮哭奔著跑走,一時之間竟然也忘了要追,而是經由聽見帕妮哭聲後趕來的允賢和孝淵提醒,才從石化的狀態中解除追上去。

  或許是因為黃帕妮邊哭邊找的樣子激萌感動上帝,又或許是因為她跑步跌倒太多次讓上帝看得於心不忍,總算讓她在淺灘邊一座珊瑚礁的旁邊找到載浮載沉的太妍。
  「DaeDae!」立馬衝過去把她拖上岸,但無論帕妮在怎麼搖她、再怎麼用翼龍吼喊她就是不醒,溼答答的身體軟軟的攤在沙子上,一張童顏面無表情像是熟睡一般。
  帕妮顫抖著的手靠近她的臉,感受不到呼吸;又迅速的來到胸前心窩處,也感受不到任何律動……
  「DaeDae妳醒醒啊!我沒有不要妳!拜託妳醒來好不好……」帕妮哭倒在她身上一整個就驚心動魄,沒想到只是計畫要讓她們好好聽話,最後卻變成天人永隔……
  附近沒什麼人,聽到她的哭聲跑來的也只有少時的其他成員們。俞利和秀英再次石化、Sunny和西卡埋進前兩人的懷裡開始啜泣、允兒張大嘴抱住徐玄、徐玄則把臉別過一邊、孝淵更是往後一躺就這麼暈倒在沙灘上。

  不知道是誰先注意到的,金太妍的手指微弱的動了動。
  「咦?妳們看那裡……」七隻裡面有人先出了聲,接著不包括暈倒的孝淵,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太妍的手握了握拳,微微地抬了起來比個了手勢──不要出聲。
  意思就是,不要讓帕妮知道她還活著的意思嗎?
  Sunny和西卡趕緊擦擦眼淚,徐玄幫允兒闔上嘴巴,全都恢復過來等著太妍的下一個動作。
  然後她又比了比──全部離開,留我跟美英在這裡就好。

  「…所以她根本就沒死是嗎?」→侑
  「死了還有辦法跟我們比暗號嗎?呆子= =」→卡皇
  「不過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啊?」→崔
  「大概是想報復我們吧!畢竟這麼做,確實也苦到妳們三個人了。」→Sun
  「太妍姊姊真厲害……」→允
  「咦?孝淵姊姊妳什麼時後醒的?」→賢
  「我有預感等等太妍會爆發,我們要閃遠一點……」→孝
  七隻除了徐玄之外全起了雞皮疙瘩,連忙奔回人多的地方吃烤肉去。


  「美英……」太妍微弱的喊了聲,身上人兒才終於停止哭泣,抬起頭來看著她「Dae…妳還活著!可是…妳不是已經……」美英咬住下唇,緊張的在太妍身上摸來摸去,確定她沒有變成半透明的飄飄幽靈狀,才又重新撲上去抱住她「妳真的沒死!」
  「嗯…不過差點就死了……」太妍嘆了口氣,揉揉美英的頭髮親暱的說「我就知道妳不會不要我的,怎麼可能放棄我,選那種看起來什麼都不會的小朋友。」
  「可是DaeDae妳自己也是小朋友!」美英微嘟著嘴撒嬌「而且Top很厲害的!妳知道嗎,妳在網路上看的小說啊,有很多都是她寫的耶。」
  「靠,真的假的。」太妍回想著,印象中好像有個寫手叫什麼拓的……不過,一見到美英臉上露出害羞的神情,太妍的臉又暗了下來「我寫比她更好還可以實做給妳看!不要再講到那個討人厭的小鬼了……」
  「吶~DaeDae是吃醋了嗎?」
  「我才沒有…只是不高興而已。」
  「DaeDae…妳現在知道了嗎?妳要是跑去看其他女生,我也是這種感覺,很生氣很生氣……」美英把頭埋在太妍的肩窩,帶著委屈又不滿的抱怨著。
  「嗯,對不起,我不會再讓妳生氣了。」太妍拍拍她的背安慰她,不小心勾到她比基尼的綁帶,心裡有點癢癢的。
  像是想到什麼,美英突然坐起來,一臉嚴肅的看著太妍說「那妳答應我,回去之後…妳那些不是我的寫真集都要丟掉喔…還有手機裡的圖也要刪掉!」
  「好~妳說的我都照做。」太妍一手撐起自己的身體,另一手撫上美英的臉頰,眼中的慾望顏色漸漸濃郁起來「現在…是我該懲罰妳的時間了。」
  「咦?」美英只覺得太妍的視線越來越可怕,看著她的角度也慢慢往下,停在被小件比基尼束縛的胸部上。臉頰一熱,她趕緊伸手擋住一片光裸的地方。
  「和其他男人勾搭是一回事。但穿得這麼緊…妳都不會不舒服嗎?」想起那群禽獸竟然用眼神對著自家老婆上下其手,這才是真正讓她感到不爽的地方啊!
  趁著美英不注意,偷偷的把手伸到她背後拉開比基尼的綁帶,兩團軟綿的雪白就像遭到釋放一樣,被那層少之又少的布料蓋住更有著若隱若現的美感。
  「啊!妳、妳在做什麼……」美英把手壓在胸前不讓自己春光外洩,瞋怒的看了太妍一眼,立刻被她用新娘抱整個人撈起,什麼都沒說,只是朝著車子停放的地方走去……


  經過這次的事件過後,主演鬧劇的六位主角都得到了寶貴的教訓。
  總攻們立志要學習古人坐懷不亂的好品德,以戒掉爬牆的壞習慣。
  總受們在看到帕妮一個禮拜都下不了床的悲慘命運後,鄭重地決定以後不再請那三個二貨來客串演出了。
  而置身事外的允兒暗自腹誹:難道改請正常人有比較好嗎?
  小玄則表示姊姊們吃太多烤肉是會死的……

 

 

 

 

※   ※   ※

車震感覺挺不錯的你們說是吧XDDDDDDDD

 

(此文更過so和原版的有些不同)

客串二人組

二單是煉乳腹黑的逗比

羿兄是麵攤傲嬌的女王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am大叔
  • 為什麼忙內到最後還是一樣這麼"關心"姐姐們的健康阿wwwww
    這三隻總攻真的是-3-

    升高三了阿TAT
    覺得想哭
    剩200多天了ㄏㄏˊ_>ˋ
  • 不這樣就不是忙內啦wwwwwww
    忙內就算只打醬油還是很有爆點XD
    好嘛她們這麼帥氣其實壓力也很大的((遭桑西卡重毆

    往好處想考完就爽了嘛
    當大學生也比較自由啊wwwww可以自由自在的騎車車多棒ˊ口ˋ

    高讚Top☆ 於 2014/07/15 19:52 回覆

  • lynn小玟
  • 那三個被拋棄的總攻好可憐啊
    那種哀怨氣息肯定很恐怖
    但她們都是活該被整 自做自受!
    不過我那善良可愛的美英的結局怎麼這麼悲劇
    而且腹黑的那位這次竟然沒出事~
  • 多少也給點同情吧ˊˋ
    被拋棄就算了重點總受們還都穿得那麼性感-/////////-
    這種看的到吃不到就已經是很可怕的處罰了((抖
    也難怪金爺會爆炸啦我不意外wwwwww
    委屈一下美英啦不好意思(跪)但感覺她不怎麼抗拒啊A______A
    林允兒腹黑歸腹黑,好就好在她夠聰明知道不能亂爬牆啊((菸

    高讚Top☆ 於 2014/07/15 20:12 回覆

  • Sam大叔
  • 說的也是ㄏㄏ~
    再三個多月就可以考駕照了~
    高二要加油喔~
    社團也要盡量參與~
    還是說你有當幹部啊?
    頗好奇你參加啥社團ㄏㄏ~
    我是熱音社的幹部
    之前才光榮退休(?)
  • 我一年級是文創,但因為不想繼續待下去所以也沒當幹部XD
    二年級打算要加羽球 (Y)

    高讚Top☆ 於 2014/07/17 15: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