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mr-live1798571_812759732072414_1996298410_n  

 

 

  夕陽西下、陰風颯爽的傍晚,古老的雲石洞口出現一個龐大而緩慢的影子,隨著牠步出洞外脫離陰影,逐漸能夠看見牠的全貌。
  那是一隻長五米高二米,全身佈滿金色焰形花紋的巨大野獸,毛皮短而如黑夜般暗沉,頭上長了一對尖耳一對銳角,犀利的金色雙眸碌碌地轉動,視察著周圍可能會出現的危機。
  牠知道有敵人在附近,雖然不知道是什麼物種,已經在洞口外守了許久卻遲遲不攻進來,若有似無的敵意使牠感到不耐,終是出巢想將那惱人的氣息給殲滅。
  充滿野性的獸瞳掃視,鎖定了草叢中顯露的一小撮金毛,細長的尾巴一甩,尾端裂出一張長滿利牙的大嘴,吐出一團火焰往那飛去。
  霎時,一個黑影從叢中躍起,枝葉隨即炸開一片,金毛的主人已經消失,但牠也於那瞬間捕捉到她的氣息,她在自己上方!
  猛地仰起頭,一個穿著黑衣的金髮小女孩朝牠撲來,眼神冷冽而嗜血,指尖閃著尖銳無比的光芒,襲向牠的頸脖。
  牠不甘示弱地低吼,壓下身子護住自己的脖子及腹部,尾巴昂起準備吐出火焰,卻早一步被女孩的黑色翅膀拍下,接著便被嬌小白皙的手掌一把抓住,尖銳的指甲插進尾部那張駭人的大嘴下方,劃開它的咽喉。巨獸吃疼的嚎叫出聲,扭動著軀體將女孩甩至一旁,隨即憤怒地撲上,利爪出鞘妄想將其撕碎。
  女孩在地上翻滾了一圈便穩住身子,見即將襲來的巨獸也毫不畏懼,冷靜地在心中默數,並在爪子落下的前一秒壓下身子向前一衝,變成一道黑影從下方鑽出。
  瞬間,大量傾出的鮮血染紅了大地,巨獸痛苦不已的嘶吼,顫抖的四肢支撐不住龐大的軀體而癱軟在地,不住地抽搐著。
  牠的腹部被劃開一道狹長的口子,腹腔內的臟器顯露在外,淌流出的鮮紅液體匯集成一窪淺泊,形成一幅壯闊慘烈的master piece。
  金髮黑衣的女孩緩步走近,注視著牠因喘氣而不停起伏的身軀,沾滿溫熱血液的右手食指中指倏然刺入巨獸的後頸,手腕順時針轉動半圈,輕鬆地扭斷牠的頸骨『喀。』
  一隻約莫四個成年人大的野獸,就這麼葬送在一個年約五、六歲的小女孩身上。
  她面無表情地抽出手,將覆滿一片血紅的手指放進口中舔舐,帶著淡淡硫磺味的血液刺激著她的嗅覺與味覺,皺了皺眉,她不滿地低聲咒罵幾句,思慮過後仍是決定將她好不容易到手的獵物帶回去。


  在人界邊緣,魔域是惡魔族憑藉魔王殘留下來的少許力量額外創造的異空間,位於中央的惡魔城是他們的大本營。城堡屬於本家,其餘分家和家臣雖無權居住於此,平時也都在這處理業務以及家族大事,讓這幢原是宅邸的建築幾乎成了辦公場所。
  每天都有成群的陌生人在家裡進進出出,她不反感甚至也不在意,但就是會有幾個分家的後輩愛耍智障,以為自己已經成年就可以目空一切,有事沒事就跑來對她冷嘲熱諷,就因為她--已經出世近三千年還沒爆發初能量。
  「喲,這不是我們可愛的王子殿下嗎?」走進城堡的大門,有著一頭淺灰色頭髮的年輕男子便飛來她身後,見她嬌小的身板辛苦地搬運已經切掉大半卻仍是比她大上三倍的獵物,絲毫沒有同情心的取笑著「王子殿下看起來很費力呢,我來幫妳一把吧。」
  『碰!』語音落下的瞬間,她也被他瘦長的腳給絆倒在地,龐大的野獸軀體密密實實地壓在她身上,完全將她蓋過。
  「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副狼狽的模樣惹得他沒良心地大笑出聲,此時另一名黑髮男子也落在他倆旁,在灰髮男子肩上拍了一下,語重心長道「雷格涅,怎麼可以對我們尊貴的王子殿下如此無禮呢?至少也該這樣吧!」
  臉上浮現惡意的笑容,他伸出一隻腳踩住小女孩背上的獸軀,使正努力掙扎想從下面爬出來的她更加無法移動,她憤怒地大吼「幹!你們他媽的鬧夠了沒?!」
  「喔~王子殿下生氣了耶!」
  「才這樣就生氣?身為本家的繼承人脾氣這麼糟糕啊……」
  「看來王子殿下還沒長大呢……不,是本來就長不大啊!」
  「哈哈哈哈哈!」
  兩名男子繼續幸災樂禍,踩著她的黑髮男子甚至加大了力道,還刻意拈了幾下。女孩因壓力不斷增加痛苦得差點呻吟,但基於王族不可抹滅的自尊,她咬著下唇強忍住所有聲音,指尖在地上刮出十道不屈的痕跡,白皙的小手握成拳頭,黑色的氣息漸漸湧現,就要在她的背上成形……
  「住手!」突然一個充滿威嚴的女性聲線傳入空氣,人還沒出現,先飛來的兩道黑光便擊中兩名男子的胸口,將他們打飛。
  落地後又滑行了幾米遠,身上的加速度被摩擦力抵消完終於停下,兩人抬頭一看,一名身著黑色歐風貴族洋裝的成熟女子已佇立在跟前,手上拿著數支泛著金色光芒的黑羽,嚴肅且透出少許幾不可察的殺機睨著他們。
  「區區兩個分家的後輩竟敢欺侮王儲太子,活得不耐煩了是吧?」
  「不,我們只是……」灰髮男子還想辯解,卻被黑髮男子制止,向眼前散發出王族霸氣的女人敬了個禮便快速離開,仍不明所以的灰髮男子只得跟著走。

  望著那兩抹離去的身影,名為夜雪的女人憑著殘存在羽毛上的氣息,判斷出他們的家世與身份。
  一個是Gray Moon的第七代長子,雷格涅;另一個則是Bloody Light第二十三代獨子,魯修斯。
  這兩人的祖父都是現任長老會的重量級人物,同輩的惡魔都要讓他們三分,或許是因為這樣養成了囂張拔扈的個性,到處惹是生非常,甚至連本家的繼承人都不放在眼裡。
  而且這孩子仍未成年,即無法使用咒術只能近身搏鬥,縱使已足以獵殺野獸,與成年的惡魔相較之下也顯得軟弱好欺負,更不要說應有的尊重了。

  聽見衣料摩擦地板的聲音,她回頭一望,原被壓在獵物下的小女孩已經爬了出來,灰頭土臉的坐在一旁。
  「妳沒事吧?」她憂心忡忡地走上前,早沒了方才那種凌厲懾人的氣勢,在她臉上表露出的,是滿臉的關懷與慈愛。
  「我、我沒事……」話語尚未平復,她試圖撐起身子,卻因足踝傳來的一陣刺痛又跌坐回地上。
  那般可憐無助的模樣令夜雪心揪疼了一下,蹲下身去將她抱起「別逞強了,來吧!」
  「不,不要!」她掙扎著想要逃離她的懷抱,短短的雙臂抗拒地推著她,童稚的聲音聽來十分惱怒「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要連妳都這樣對我!」
  不予理會,夜雪將她抱得緊實,張開背後折疊的雙翅向上飛去。

  位於城堡頂端的其中一棟塔房內,被金色火焰照得燈火通明、充滿濃濃歌德風的華麗房間便是現任惡魔之王及其愛妻的居所。
  一身漆黑如影的女人從窗口飛了進去,落在厚實且昂貴的手工針織地毯上,走向寬大柔軟的床鋪,將女孩置於上頭並悉心地為她脫去靴子,溫暖的手掌透出一層淡淡的黑色光暈,輕撫著女孩的腳踝。
  「太妍,就算妳以後成年了,對我來說妳依舊是個孩子,不是嗎?」夜雪柔聲道,她明白,會說出那種話並不是不想認她這個媽媽,而是她真的被當成孩子太久了。
  實際上,她卻連一點當孩子該有的樂趣都沒享受到。惡魔族的王位繼承是按年齡排序,原本要接任的是她哥哥金志勇,但他卻選擇走了判官這條路,就必須放棄王位並交由第二個孩子繼承,於是,太妍便被封為太子,出生不過三天便得學習如何戰鬥,自幼皆是自行狩獵為食,強迫她養成獨立、必須一肩扛起所有責任的個性。
  對長輩來說,她的心智必須是成熟的大人,但後輩們卻因她尚未成年而藐視她。處在這樣的矛盾之中,她實在很擔心太妍的人格會被扭曲甚至分裂,卻又莫可奈何,只能在她被欺負時出面制止,為她治療所傷。
  見母親如此溫柔地對待自己,太妍的鼻子一酸,眼淚從頰邊接二連三掉下來。
  「怎麼了?還是很痛嗎?」換來的是夜雪微蹙起眉,愁容滿面地為她拭去淚水。
  太妍搖搖頭,卻仍是止不住眼淚,哽咽的聲音聽起來破碎而脆弱「我…覺得自己…好沒用,為什麼我一直長不大?只能像這樣…任人宰割……」
  「才不是這樣呢,我們小Dae一點都不弱啊。」她將太妍瘦小的身軀擁入懷中,輕拍著她的背安撫著「總有一天妳會長大,會繼承王位成為統領魔域的惡魔之王,那些人就不可能再欺負妳了。要成為歷代最強的王,妳不是答應我了嗎?」
  「嗯……」想起在冊封那天和母親的約定,太妍毅然決然擦掉眼淚。
  沒錯,她要變強,要讓那群人再也不敢看不起她!
  太妍臉上猶豫不安的神情已被堅定取代,夜雪寬慰地笑了笑,拿出一塊晶瑩剔透的黑色水晶遞到她面前,令她眼睛一亮。
  「我可以拿它嗎?」她請求道,得到母親的准許,雪白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拿起握在掌中,水晶的一端徒然增長,瞬間便成了一把漆黑烏亮的長劍。
  太妍的臉上終於出現符合她外表的表情,像個得到玩具的孩子般,欣喜而雀躍的把玩著,忍不住為它的美麗驚嘆「好漂亮喔……」
  「小Dae果然很喜歡呢,那麼以後,它就是妳的了。」
  太妍猛地抬頭,彷彿聽見什麼難以置信的事「但……這不是要給哥的嗎?」
  「他不是要當判官嗎?應該對劍沒什麼興趣吧。」眼中閃過一絲狡黠,這把本是她父親,也就是太妍外祖父的配劍,他在臨終前交代要傳給她所生的第一個兒子,但她卻比較想給女兒太妍。反正哥哥志勇早就表態對判官的三叉戟比較感興趣,這把劍,也要讓它適得其所啊。
  「它叫作『燁剎』,傳說,它是創世之初人間與地獄的通道被破壞時遺留下來的最後一塊碎片,是一把能夠斬殺靈魂的滅卻之劍。雖然我們惡魔不是天使,不管回收靈魂還是投胎那類的事情,只用來砍殺活體生物也綽綽有餘了。」
  她拿出一條金色的細鍊,頂端接在黑水晶的其中一角,將它變成一條項鍊掛在太妍脖子上,繼續說「五千年前的混沌世紀戰,先父用它斬殺了上萬隻窮兇惡極的不死血族,才守禦我們惡魔一族世代居住的魔域。妳呢,也要用它為我族而戰,敵人流下的鮮血就是我族的榮耀,知道嗎?」
  「嗯,謝謝妳。」太妍將長劍收回水晶狀,對著她溫婉和藹的面容沉默了幾秒,突然鑽進她懷中用力抱了她一下,小聲地喃道「媽……」之後立刻放開她,像沒事一樣走出房門。
  夜雪不由得搖了搖頭,輕笑出聲,果然父女兩都一個樣,在成熟獨立的面具之下,還是會有依賴人的時候啊。
  望向從窗口飛進來的金延君,她對他釋出一個曖昧不已的笑容,側臥在床上對他勾了勾手指……

  從得到燁剎的那天起,太妍每天都加倍努力地訓練體能與劍技,幾乎不回城堡,餓了就吃獵捕到的野獸,累了就找樹頂或山洞隨便睡。
  大石頭上被她鑿出的文字與圖像越來越精細,她為自己戰力上的提升而竊喜著。如此一來,待她成年之際可以使用能量與咒術,實力絕不會和早她成年的人相差太遠。
  只是,她一直沒有力量在體內湧動的感覺,不曉得還要用這個小孩子的外殼多久……
  她看著自己迷你的拳頭,握了握,一擊將被刻了半塊的石頭打碎。

  「欸?失蹤已久的王子殿下出現了啊!」不回去還好,一回去又和那些自以為是的廢物狹路相逢。
  而且她不在的時候,竟然連雷格涅的弟弟司特拉都成年了……
  一年前還是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P孩,現在卻成了個身材精實的男人,她怎麼看都覺得既怪異又不是滋味。
  將他們視若無睹直接繞過,那對同樣有著灰色短髮的兄弟卻像是無所事事般跟在她身後,看著她的頭頂揶揄道「王子殿下還是沒長大啊。」
  「就是說啊!不過就算長大了,應該還是比我們矮吧~」
  聽到這句太妍卻突然來氣了,媽的,上次我看到你的時候你還比我矮,現在是在囂張個P啊!
  憤恨地吐了一口氣,她突然蹲下身子單腳向後一掃,使兩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她絆倒在地,痛摔了一跤「啊!」
  嘴角以旁人無法察覺的弧度微微上揚,她從容不迫地起身,拍了拍外套下擺沾到的灰塵,側過頭冷冷地睨了他們一眼「不用長大,我也可以比你們高。」
  「幹!小不點妳給我回來!」雷格涅狼狽不已的從地上爬起,見她又要無視他們走掉,惱羞成怒的追上去送出一拳。
  但太妍卻像背後也長了眼睛似的,歪過頭躲掉了攻擊,還順勢抓住他的手向前一拉,做出一個完美的過肩摔。
  『碰』那名擁有灰色短髮的高壯男子呈現大字型仰躺在地上,而重摔他的小女孩銳利的左手指尖正抵著他的咽喉,不許他再輕舉妄動。
  同時,她拿起胸前垂掛的黑水晶墜飾,握在掌中瞬間便成了一把黑色的長劍,指向在她身後、準備要用爪子從她頭上抓下的司特拉,劍尖距離頸脖上的大動脈不過兩公分。
  畫面彷彿被人定格,整體看起來極具動態感與暴力美,對峙的三人間有著一股明顯的壓力,由中間那名看似弱不禁風的小女孩威脅著兩名男子。

  「金太妍!」一個苦惱煩悶的男聲響起,跟著太妍被一隻略壯碩卻白皙的手一把拎起,把她嚇了一大跳。
  「啊!」當下她將劍鋒一轉就要往後砍去,卻在瞄到那人的臉時倏然停下,劍尖差點就劃到他的臉頰。
  「靠!金志勇!你想嚇死誰啦?」太妍暴躁的踢了一腳,被他寬大的手一掌接住,他更是不悅地開口「都什麼時候了妳還有心情在這邊和他們打架?媽出事了啊!」
  「什麼?!」聽聞此事,她反而冷靜了下來「媽怎麼了?」

  她們用最快的速度飛回父母親房間,看見幾名家臣圍繞在床邊,一臉沉鬱凝重。一旁則坐著愁容滿面的父親,握著母親的手微微發顫,凝視著她蒼白無力的面容,口中低喃著他最愛的名「雪……」
  眼前的畫面令太妍驚慌的倒退兩步,完全無法接受,她不懂,為何媽會變成這個樣子?!
  金志勇看見她的反應心裡也不好受,嘆了口氣,無可奈何地道「媽在生妹妹時突然血崩,體內能量又被吸走太多來不及修復,所以才會……」
  惡魔在生產時很容易難產,胎兒為了快速成長會大量吸取母體的能量,在產子的過程中又不易穩定會中途釋放,常常導致產婦內傷卻一直無法止血的狀況。
  可是……從前在生哥哥和她時不是都沒問題嗎?為什麼這次卻……

  「延……」夜雪孱弱地開口,半睜開眼,以往都能清楚看見金延君溫柔俊俏的臉孔,如今卻因她失血過多而降低了解析度,變得模糊。
  讀到她內心所想,金延君起身在她頰邊留下一吻,便退至一旁,望向站在不遠處的兒子和大女兒「……她有話想和你們說。」
  太妍移動僵硬的步伐走到床邊,鞋子重得像鉛塊,她知道母親的苟延殘喘是為了交代後事,腦中竟出現一個天真到可笑的想法。
  是不是只要走慢一點,就可以拖延她生命的逝去?
  但她終究還是到了定位,在最接近母親的地方,她看見有個透明的身影盤踞在床頭之上,是等著收復亡魂的死神……
  「小Dae……」夜雪緩緩地抬手,握住垂在太妍胸前的黑水晶,而太妍也將手覆上她的,冰冷得幾乎沒有溫度的掌心令她心一涼,眼淚瞬間掉下。
  『小Dae不可以哭,要堅強知道嗎?』已經沒了力氣再言語,她乾脆直接讓太妍聽她的心裡話。
  惡魔的讀心術無法聽見同族的心音,但有直系血緣關係的家人可以建構單向或雙向的溝通管道。夜雪現在,正是在用體內殘存的最後一點力量做這件事。
  『我…恐怕沒有辦法看到小Dae長大的樣子了吶,但即使我不在了,妳仍是要繼承父位成為王,不要辜負我們的期望,好嗎?』
  太妍咬著下唇強忍住想哭的衝動,點點頭。
  『還有志勇……』她接著也和在一旁搭著太妍肩的金志勇連上,眼神飄向他和金延君相似的臉龐,卻無法看清只能憑印象在腦中描繪出他的樣子『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要秉持著公平正義之心審判與處決,千萬不可以感情用事,就算對方是你很重要的人,甚至是妹妹也一樣……』
  金志勇領命似的低下頭,他早已有此認知,若是為了懲奸除惡,大義滅親也在所不辭。
  『希望你們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所在,只要你們過的快樂,我也就心滿意足了……來世,還要和延在銀月山上重逢,還要當你們的媽媽……』
  腦中迴盪著最後一點聲響,直到餘音消散,淚水已經流了太妍滿臉。掌中的大手無力地鬆開,已無法再次牽起她。
  金延君走上前將夜雪嬌軟的軀體抱起,離去前,太妍看見他濕紅的眼眶旁也流下一行淚……

 

 

 

※   ※   ※

覺得自己太久沒PO文,無意間和同學說了句如果超過5000字就先發

所以只有上,下就等我下禮拜月考+露營回來再發吧~

總之所謂的番外就是在講金爺遇到美英之前的故事,沒有恩愛沒有滾床沒有SM(#

大家想看的小龍貓X大姊姊就自行腦補吧B-)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留言列表 (27)

發表留言
  • Angel...
  • 好悲傷(拭淚
    一回來就看到這麼悲傷
    金爺還被霸凌,雖然之後報仇回來了XD
    有點期待看到後續發展(其實超期待
    但是要先段考…
  • 誰叫你都不出現竟然虐的時候才出來......
    後續發展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讚Top☆ 於 2015/05/07 05:32 回覆

  • 蔣
  • 等你好久喔~~
  • 嗯我知道不好意思QAQAQAQ

    高讚Top☆ 於 2015/05/07 05:33 回覆

  • 楊夏
  • 金爺被欺負怎麼一回事OAOAOAOAOAO!!!!
    小小隻的女孩做那麼可怕的事,光想像就覺得雞皮疙瘩...
    不過想像也很帥QAQAQAQAQAQAQAQ
    期待後續發展~~~
    金爸是不是帶著夜雪就這樣隱居然後金爺自己扛上一切(?
  • 身為惡魔做這種事很正常B-)
    金爸是這麼不負責任的男人嗎?!太妍才三千歲而已啊(握拳怒吼

    高讚Top☆ 於 2015/05/07 05:37 回覆

  • xin
  • 為什麼我會覺得被殺死的野獸很可憐,然後太妍好殘忍((淚
    雖然太妍是惡魔沒錯,但野獸跟你無冤無仇的啊!!!
    而且野獸的形容好抽象喔……我想像不出來耶,腦海裡就一直出現一隻紅色的恐龍(?)
    雖然知道不是紅色的………
    還有小太妍倔強又依賴媽媽的模樣好可愛,我還以為夜雪是太妍鄰居家的大姐姐(?)就搭電梯會遇到的那種((誤
    原來是媽媽啊!!感覺好溫柔不曉得胸部大不大,每次看到太妍投入懷抱就會想歪,重點是媽媽好像是誘受?!
    所以其實太妍有戀母情結(?),所以長大後才會喜歡上既溫柔又受胸部又大的美英((驚!!
    然後惡魔們成年會瞬間從小孩變大人←_←好詭異

    更詭異的是惡魔是現做現有?怎麼那麼容易就懷孕了!!
    所以魯修斯的父母是禁慾系的所以才生他那麼一個xddd

    所以……夜雪真的死了!!我不相信……那麼好的一個人((你最好是認識她啦←_←

    我只是想跟夜雪說幾句話………你知道你女兒長大後是變態嗎!!!!她沒有繼承王位,反而成了變態啊!!
    我們美英啊!!你未來的媳婦兒每天可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啊!!!
    雖然我個人還蠻愛看的H____H
    上面那些只是為美英刷個存在感,可以不用太在意。
    最後最後露營,感覺就是可以跟同學單獨在帳篷裡做些什麼,製造一些特別的情趣…啊!不是啦…是回憶,特別的回憶。
  • 那是大自然的食物鏈法則,妳碗裡的雞也和妳無怨無仇啊XD
    紅色的恐龍=口=這樣妳還有辦法接著後面想像完我也覺得很厲害......
    小時候對太妍好的女人就只有媽媽當然戀母啊
    然後因為這樣多少影響了太妍對戀人的取向和未來會做的某些行為
    美英和太妍媽都是呆萌誘受型的我會說嗎A_________A

    妳不知道太妍從頭到尾只射了兩次美英都有成功受孕嗎XDDD
    不要隨便給人家父母貼標籤,說不定他媽也死了啊-__-

    基本上如果金延君和金太妍個性一樣,夜雪也和美英一樣可憐(遠望
    我同學不是基友就是蘿莉我才不想發生什麼情趣= =

    高讚Top☆ 於 2015/05/07 05:51 回覆

  • 我愛少時
  • 看完這篇之後我只說了一句:金爺的身上只要有總攻氣勢,誰都殺不了她((賭俠經典台詞wwwwwwwwwwww
  • 真的,金爺已經受傷多少次了有死過嗎(欸欸那是以後

    高讚Top☆ 於 2015/05/07 18:29 回覆

  • 楊夏
  • 感覺金爸就是那種 我一輩子跟妳媽過一生的感覺啊~
    拜託三千歲欸 雖然外殼是小孩裡面應該熟透了吧XD
    可以的啦 我相信金爺有能力的!!!!!!!!!!!!!!!!
  • 嘖嘖可是之後金爺也沒當上王不是嗎XDDDD

    高讚Top☆ 於 2015/05/07 18:34 回覆

  • Angel...
  • 不!!!!我絕對不是故意不來的(其實來了看完文太累就下了,所以沒留言)←糟糕
    報告一堆老師一直丟丟丟(我都快翻桌了
    一直跟ppt泡在一起我都掛了
  • 我一個PPT花一個下午就搞定了ˊˋ

    高讚Top☆ 於 2015/05/07 18:34 回覆

  • Tracy  Hsu
  • 哈哈,小時候的太妍真的超可愛的,太妍的馬麻死掉了啊(哭好心疼啊哈哈,期待下篇,太妍「小」真的太可愛,我的心融化了~~
  • 其實小時候跟長大只差在身高啊www那臉根本完全一樣wwwwwww

    高讚Top☆ 於 2015/05/07 18:35 回覆

  • 莫天 PIG AM I
  • 我一開始看標題以為會有一堆18禁的東西...
    是我太不純潔了嗎?OAO
    高讚妳怎麼了發燒了...?
  • 我又不是只會寫H......((默
    沒有啊只是想寫一下別的ˊˋ這個時候都還沒遇到美英不可能發生18禁的東西啦XDD

    高讚Top☆ 於 2015/05/07 18:36 回覆

  • lys小羿
  • 覺得小屁孩抽好可愛XD
    原來你也知道你很久沒發文哦XD我都不好意思說哈哈哈~
  • 不好意思個P,妳不是很愛砲我嗎←_←
    我很有自知之明好不好~而且上篇我就說了我要消失一段時間ˊˇˋ
    P孩妳媽啊明明孝允才是P孩XDDDDD

    高讚Top☆ 於 2015/05/07 18:37 回覆

  • 凜Lin
  • 太妍妳就一直維持在小金爺的狀態就好,比較可愛~
    大愛高讚作者大大的文章!期待下篇
    段考加油!露營愉快!
  • 已經3000歲不給她長大我已經覺得很不好意思了......
    再維持下去用小孩子的身體跟美英滾床很奇怪啦XD沒有爽感(#
    感謝支持^^不過聽說下禮拜颱風要來可能會GG XDDDD

    高讚Top☆ 於 2015/05/07 18:41 回覆

  • Angel...
  • 我也想像金爺一樣一肩扛下所有責任…但是我們老師說一定要小組一起……………………我還要等其他人弄完他們的部分TT
  • 哈哈好吧,因為妳比喻的太好所以放過你(?

    高讚Top☆ 於 2015/05/07 23:13 回覆

  • W.S.
  • 金爺看起來雖然好欺負,可是被她處罰過的人......(汗
    看到朝他勾了勾手有點感到害怕(?)
    看標題還以為是那個...結果不是#
    唉,看來我以後要走深情路線(?)
  • 被金爺盯上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妳知道的A_______A
    勾手指是會想到什麼......我猜是蠻seduce的東西wwwwww
    奇怪我覺得我的標題已經取得很正常了還是一堆人以為......(默

    高讚Top☆ 於 2015/05/07 23:16 回覆

  • Y&Y宸晞
  • 太妍竟然被霸凌!!不過後面有報仇回來。
    但夜雪那段好悲傷…

    在粉專有看到燁剎的圖,真心喜歡。
  • 每個強大的主角總要有段悲慘的過去嘛XD
    媽媽過世難道有歡樂的嗎(#
    科科那把劍可是被改了千千萬萬次啊B-)

    高讚Top☆ 於 2015/05/09 15:51 回覆

  • 伊爾
  • 在這個段考完的假日突然想說好像有什麼事沒做,原來是回你www(這是一個學校作業閱讀心的拖很久,小說心得也拖很久的節奏)
    然後我要學別人,我好想你喔喔喔喔喔(夠了
    看完後我只想說...金爺就算被欺負也還是好帥喔(少女心爆發
    既然媽媽這個角色都出現了,是不是要讓她的戲份多點阿(挑眉((不要為難人家
  • (吐)
    媽媽的戲份很重啊金爺所有的一切都是圍繞媽媽打轉的XD(戀母情結(#
    就算過世了她還是活在寶貝兒子(#)心裡(殺了一個還有千千萬萬個的概念
    還是覺得不夠久靠之後的美英啦A______A

    高讚Top☆ 於 2015/05/10 10:28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