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de9c82d158ccbf8fe3454918d8bc3eb1354162  

 

 

 

 

 

 

 

  雖然母親是為了生妹妹而死,但金氏兄妹卻沒有因此憎恨新出生的妹妹,他們知道母親的死是命運如此安排,並不是誰的錯。
  「姊姊~肚肚餓餓……」
  「嗯,妳在房間等我,姊姊去找東西回來給妳吃好不好?」
  出生兩天的夏妍已經有六、七歲的幼童外表,看起來就和太妍差不多大,但心智上不過是個還在牙牙學語的嬰兒,尚未學會獵食及保護自己的能力。於是,太妍便姊代母職,負責起夏妍的飲食和教育。
  太妍摸了摸妹妹的頭,爾後走向窗台一翻躍下,遁入幽暗茂密的叢林中。

  所謂的幸福,是什麼呢?
  一直以來,她都努力著要讓自己成為足以勝任王位的太子,但純粹是基於她想當個可以被母親稱讚的乖孩子才這麼做,完全沒有想一統魔域的野心。
  會讓她感到喜悅的,莫過於親情的溫暖和戰技提升的成就,但她想,夜雪指的應該是愛情。
  就她和金延君,父母親的感情有多好她自幼便看在眼裡。在母親去世後,父親經常到人界他倆相遇的那座山上思念她,這便是一種不離不棄的愛。
  那她呢?她也能體會到那份刻骨銘心的感情嗎?

  穿越樹林來到中央的大湖旁,她跳上湖邊圍繞的其中一棵樹,伏在樹頂觀察著湖面動靜。捕捉到湖底的黑影浮上水面換氣的那一刻,抽出長劍俯衝而下。


  扛著一隻六眼娃娃魚回到城堡,她必須一直克制自己想吃掉它的衝動,告訴自己那是夏妍的,她不能吃……
  娃娃魚因為肉質軟嫩,被當成是給剛出生的小惡魔吃的嬰兒食品,年紀稍長後便會變得不怎麼喜歡。太妍小時候金延君常常抓給她吃,養成她現在看到就嘴饞的不良習慣,雖然不想承認她是還沒成年的小孩,偶爾還是會偷偷跑去抓來吃……
  該不會就是因為有這種幼稚的喜好才遲遲無法成年吧?雖然有想過要戒掉,卻像中了鴆毒般無法自拔。
  嗚,好糾結啊,不然回去挖一隻眼睛吃吃解饞好了……

  耳邊傳來疾疾呼嘯的風聲,眼角餘光瞥見右後方約四點鐘方向飛來一個不明物體,隨即停下行進的腳步,原地跳起躲避該物的侵襲。沒想到,那東西卻也急轉了個彎直上,窮追不捨地向著她。
  短短幾秒的時間太妍便看清,那是張深灰色的大網,開口朝著她像是要將她吞進去似的。
  太妍瞇起眼,那是分家Gray Moon獨傳的咒術,是有人故意針對她施放的,她已經知道是誰了。
  逼不得已將背上的娃娃魚取下丟了過去,讓它成為自己的偽靶。咒語召喚的網子沒有辨別能力,將娃娃魚當成她裝進後收緊網口,徹底包覆,爾後便如失去力量般受重力9.8牛頓向下牽引,砸在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太妍敏捷地落在魚體旁,犀利如鷹的眼眸掃視周遭,感覺到有股壓力正從上方快速衝下,立刻握緊胸前的墜飾召出長劍,向上瞄準那個即將下落的人影便要從中砍去,腳邊卻突然出現數條鐵鍊,以她未能即刻反應的速度纏上她,捆住她的手腳和身軀,並將她向下拖去壓制在地上。
  由高處而下的人影落在她身旁,太妍憤恨不屈地抬頭,只見一張面目可憎、目含鄙意的臉孔睨著她,嘴角揚著傲慢自恃的角度,蹲下身捏了捏她的臉道「怎麼樣?王子殿下沒接受過這般禮遇吧?」
  太妍張口便要從那惱人的指尖咬下,卻因他即時縮手而撲了個空,不屑地啐道「媽的,你有種就不要耍這種低級下流的手段,好好來打一場啊!你們要三個一起上也可以,快給我滾出來啊幹!!」
  此話一出,本隱身在牆邊陰影中的其他兩人也走了出來,紛紛來到她眼前。
  雷格涅、司特拉,還多帶了個Blue Fang的托勒米,惡魔族中被她認定人品和智商最為低下,人少到幾乎快滅門的兩家族都在這裡了,算是物以類聚嗎?太妍諷刺地笑了聲。
  「笑什麼?被這樣綁很爽嗎?難不成妳有被虐傾向啊?」一頭藍色短髮的托勒米看見她的表情譏笑道,右腳迅速一出就要往她臉上踢下。
  早就料到他會出這招,太妍腹部用力將上半身拱起,托勒米的腳便踢到對面的雷格涅,使他痛飆一聲「幹!」然後回敬一腳,結果太妍卻用腳尖竄改了他的攻擊方向,轉而踢向另一頭的司特拉「啊!哥你做什麼啦!」
  「不是我啊!是小不點……幹!托勒米跟你再踢啊!」
  「是司特拉啦!」
  「不是!我是要踢托勒米,不小心才……啊!」
  不過花了一點心思就讓他們起了內鬨,處在狂風暴雨般的腳陣中,太妍還能竊笑著觀看這齣鬧劇,完全沒受到波及。
  「靠腰,你們他媽的是在幹什麼?!」魯修斯從天上飛下,介入正在互踢的三人之間支開他們,氣急敗壞地吼道「吵個P啊?還有妳,還笑!」
  太妍臉上仍舊掛著嘲諷般的冷笑,凝著他的瞳孔冰得像金屬似的「你明知道他們是群廢物,還和他們同流合污?你他媽的也是智障啊。」
  他一腳踩住太妍的肩膀,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非常抱歉,王子殿下,您現在可是在我們這群卑賤的庶民之下啊!有資格說這種話嗎?啊,是因為這個的關係吧!」
  看見被太妍收起握在掌中的黑水晶,他伸手就要去搶,太妍連忙背過身子藏在自己之後,卻被雷格涅一腳踢翻「讓我來看看是什麼……欸妳放手啊!」
  「幹……」小巧白皙的手掌被成年男子寬大的腳掌狠狠踩下,太妍痛得咒罵一聲,冷汗浸濕背部,掌心微微鬆開,裡頭的物體立刻便被取走。
  「這什麼鬼啊……哇!」劍尖在手中延長讓他嚇了一跳,頗不真實地拿在手上晃了晃,他才發現那是一把劍。
  「唉呦,這不是本家私傳的水晶劍嗎?我聽說是已故的皇后陛下在保管的呢,原來跑到王子殿下這裡來了。」魯修斯湊上前拿過仔細端詳著,貪婪的光芒從眼中乍現,正要收起打算據為己有,卻被雷格涅一把奪走「這樣啊,那從今天起,這就是我的了。」
  「幹!快還我!」聽見他們要搶走夜雪送她的劍,太妍便如同一隻發狂的野獸,扭動著身體要掙脫禁錮,略為嘶啞地咆哮道。
  「吵死了,閉嘴!」雷格涅不耐煩地喊了聲,見她還是不肯安靜下來,心火一冒,抬起腳從她的肚子奮力踢下,將那瘦小的身軀踢飛了老遠,撞進城堡的牆壁使其凹進一個洞,而後掉落在地上,不再有任何動靜。
  「才這樣就沒戲唱了?看來本家也沒什麼實力嘛!」雷格涅聳了聳肩,將劍拿在手中比劃了幾下,所作出的動作卻根本不成樣,只是胡亂揮舞著一點技巧都沒有。
  魯修斯雖然不爽,卻不想因為這樣再和他起任何爭執,既然他要就先給他吧,之後總有機會將它拿到手。瞥了眼倒在地上的幼童身軀,他輕蔑地說「沒辦法,本家就是只會靠父母啊,以為自己是王與后的孩子就自以為是嘛。」
  「反正現在皇后死了,王也幾乎不在魔域,看她要怎麼囂張起來……」
  「嘖嘖,皇后應該要早點死的嘛~」
  托勒米和司特拉也跟著附和道。四人像是閒話家常般將太妍說成軟弱無用的廢物,還不時牽扯到金延君和夜雪,趁著周遭沒有本家的擁護者大肆評論一番,卻沒注意到,太妍已經悄悄站了起來……

  手肘發出『喀啦』兩聲,一股莫名的力量將她的關節震碎,使手臂輕易地從鐵鍊中抽出。一圈又一圈的鐵鍊落至地面發出金屬碰撞的錚錚聲,吸引了四人的目光。
  太妍沉默地站在那處仍是沒有動作,低著頭,凌亂的金髮蓋住了半張臉幾乎看不到表情。但因為她一聲不吭,甚至連一點情緒都沒表現出來,整體氣氛顯得怪異又可怖,連剛還討論得很開心的四個人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搞什麼啊?如果沒事,您還是乖乖躺好吧。」魯修斯皺起眉,手臂一揮又有數條鎖鍊飛向她又要再次將她綑綁。
  但這回,卻在觸碰到她的身子前便被一股凌厲的黑氣給消磨殆盡。
  太妍微抬起臉,金色髮絲底下那雙幽黑的雙眼突然閃過一絲血紅的光芒,接著『轟』一聲,大量的黑色能量從她腳邊的地下竄出,直衝天際。
  歷經了三千年的醞釀,長期被壓抑之下此刻卻如山洪爆發般奔流而出,一時之間,竟能夠使天地為之震撼,使鬼神為之哭泣!
  地面震得連腳步都站不穩,四人無一不跌倒在地,按著一陣陣發悶抽痛的胸口,心臟像是被人緊握似的,幾乎要喘不過氣。修行尚有為的魯修斯還能半睜開眼,目睹一隻惡魔從幼年變化到成年型態的過程──身材挑高、手腳拉長,原先穿的衣服已不在適合她,下擺拉到腹部上方,露出一截細瘦的腰部;一張軟萌的正太臉幾乎沒太大變化,唯有臉型的曲線變得稍加冷峻了些,使她更多了股嚴正凜然的霸氣。
  一團黑芒凝聚在她背上,形成一雙翅膀的雛形,並吸收仍在持續釋出的能量擴張,忽地倏然張開,刮起一陣強勁的烈風,捲起狂暴的氣流吹襲在場的四人。
  那雙舒展在半空中的黑色羽翼,竟比他們任何一人背負的、成年男惡魔應有的翅膀尺寸還要壯大,單是一翼幾乎就是她本人的三倍寬。
  這副破天荒的景象令四人啞口無言,難以置信平時被他們欺侮霸凌的小不點不復以往,甚至反過來用驚為天人的氣勢壓得他們抬不起頭來,只得呆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還未想出下一步的計籌,倒是眼前的太妍先有了動作。
  碎裂的雙手手肘關節已經重新長成,她緩緩地將右手抬至與胸口同高,手指向內曲起弓成爪狀,發出令人膽戰心驚的『喀』聲。
  這是,戲曲開演所奏出的第一個音符。
  『喀喀…喀喀喀……』
  「啊啊啊啊啊啊──」雷格涅抓著自己被捏著支離破碎的右手痛苦地慘叫,本提著的長劍因失去握力而脫手,盈滿手掌的血液沿著前臂匯集到手肘,血紅色的水滴落至地面,揚起一聲聲低沉悶厚的回音。
  『哧!』在那之中,突兀地響起筋肉被刺穿且骨骼被擊碎的聲音。
  雷格涅惶恐地瞪大眼,直盯著刺入自己胸口中白嫩的女子之手,握住他正劇烈跳動著的心臟,殘忍且優雅地,將它捏爆『噗!』
  肉末從她的指縫中溢出,少數遺留在他體內,大部分則是被這名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少女給扯出,如絞肉般的臟器就這麼被『啪』的一聲丟在地上。同時,雷格涅龐大的身軀也跟著倒下,源源不絕的血液從他胸前的創口滲出,將周圍的地面染成壯闊絢爛的腥紅。
  這是齣名為『Revenge』的絕命戲曲,是首演,也是演員傾盡生命的最後一場演出。
  戲曲第一章節,奏畢。

  直到那股濃厚的血腥味傳入鼻間,剩餘的三人才明白在剛剛的五秒之內發生了什麼事。
  雷格涅面朝下的臥倒在地上,皮膚變的死白,原於血管中流動的溫熱血液正不斷地向外流失,半是在地面為他寫下慚言,半是覆在太妍的右半邊身體上,為她的兇殘再加一級。
  此時可以清楚地看見,她的雙眸亦浮上了一層鮮紅,封住她的思想與人性,使她成了一部機器,只為殺戮而存在的機器。
  「哥…不、不會吧……」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兄長被虐殺,司特拉嚇得跌坐在地上爬不起來,望著太妍的眼神驚恐得宛如看見什麼可怕的怪物一般,手撐在地上向後挪動了幾下,轉過身去就要試著站起來逃跑,卻被身後的一腳給踩回地面「啊!」
  那一步看似輕捷,用於其中的力道卻大得足以踩碎頭顱大小的石頭,理所當然地,也能將惡魔的內臟踏扁碾碎。
  嘔出好幾口鮮血,司特拉的臉孔因疼痛而扭曲,慌張之餘回身往太妍的腿部攻去,卻被她先發制人的動作給打斷,只能繼續發出下一聲慘叫「啊──」
  太妍的右手食指無名指插入他的雙眼之中,尖銳的指爪刺穿眼球,血漿混著透明水液流遍他因外力而變形的臉。軀體急遽地扭動,四隻拍打著地面亟欲逃脫,但在被剝奪視覺又極度慌張的情況下,他根本連要往哪跑都得不到答案。
  『嘶──』肌肉組織被撕裂的聲響劃破空氣,司特拉的身子猛地一顫之後便停止了所有動作。
  手腳無力的伏在地上,臉孔卻還是維持相同的表情,在太妍的掌中顯得如此驚悚,直到她一腳把司特拉的屍體踹開,還是繼續擒著他的腦袋。
  這意味著,那是一顆已經和軀幹斷開連結的腦袋。
  無論是屍或首,頸脖處的裂口皆如同關不住的水龍頭,將大動脈內流動的紅色液體引流至體外。那顆眼窩被手指插入的頭顱,若不是因為上頭有不少糾結成團的灰色毛髮,紅通通的球型外表鐵定會使它被當成一顆保齡球。
  戲曲第二章節,奏畢。

  眼見已有兩名隊友慘遭毒手,托勒米一顆尚有反抗的心頓時消退,拔腿狂奔的同時張開翅膀向上一躍,打算迅速逃離太妍的攻擊範圍以保全性命。
  「呃嗯!」可惜,速度還是不夠快。
  一截漆黑的劍尖由他的肚腹中穿出,該處的衣料被沾濕一大片,血液自刀鋒的頂端滴落。他不住的顫抖著,回過頭,瞥見一張面無表情的童顏貼在他身後,眼神淡漠而嗜血,那般的冷意透過刺入他體內的刀刃傳遞,十分清楚地讓他知曉──他是逃不了的。
  『唰──』劍刃用力地劈下,從中斬開他的腹部連同下身,巨大的缺口噴出湧泉般的血液與消化器官,彷彿人體在半空中被解剖,內部構造被看得一清二楚。
  作用力F加上重力給予向下的mg,迫使他『砰』地一聲摔至地面,宛如一顆番茄從摩天大樓樓頂被向下丟出,行自由落體運動砸在地上炸開,殷紅淹沒地表,內容物也濺得到處都是。
  托勒米的周圍就是一片混著鮮血、損壞的器官,甚至還有少許排泄物的淺灘,森白的骨頭由破敗殘缺的皮層中外露。但因為受創的是下身,在惡魔強大生命力下並不會馬上斷氣,而是會在那一灘穢物中嗚咽抽搐著,萬分痛苦地逐漸死去。
  戲曲第三章節,在漸弱的節拍中邁向尾聲。

  魯修斯沒命地在空中暴衝飛行,一點也不敢回頭查看那三人的各個悽慘的死狀。
  敏銳的嗅覺使他能察覺方圓幾十米內何處有生物被獵殺,何況每個都是如爆漿般血流成河的盛況,當那股混著不同氣味的血腥味越來越接近,便是太妍即將追上的預警。
  心跳快得幾乎要蹦出體外,全身被冒出的冷汗侵占,頰上滑落的液體也分不清是汗還是淚。此刻的他只知道,這是他人生中絕無僅有、最為恐懼的時刻。
  『咻!』在聞到血液獨有的腥味前,一顆被蠻力拔下的頭顱便從他背後飛來,來不及看清究竟就是被分屍的司特拉抑或其他兩個倒楣鬼,脊椎本能的反射動作促使他停了下來並反身送上一拳將其擊碎。
  為了打這一拳就足以讓他後悔一輩子,此時,此地,在他面前的便是譜出這首驚魂戲曲的偉大作曲家,舉著隱隱發著紅光的黑色長劍,毫不猶豫地揮下。
  『鏗!』
  戲曲第四章節,被迫中斷。

  一支鐵灰色的長矛橫擋在前替他化解了危機,緊握干戈的中年男子皺著眉,費力而不解地望著眼前女孩的臉,大聲喝道「住手!王子殿下!您現在殺的是我族的族人啊!」
  在他身後接二連三的飛來好幾個男性惡魔,全都是本家的家臣與下僕。另一名帶著單邊眼鏡,面容較為斯文的男子一看見太妍的殺紅的雙眼,家族特有的能力便啟動,事件發生的經過迅速地從眼前一閃即逝,頓時令他明瞭了來龍去脈。
  「殿下因為受到太大的刺激而觸發能量爆發,成熟之際卻也喪失理智暴走,現在一心只想要殺死眼前的所有人。快!去通知長老會,必須盡快疏散惡魔城的居民!」發落完畢,他也召出自身的武器準備和失控的太妍戰鬥,卻聽見耳邊傳來充滿水液的物體被一刀斬破的聲響。
  方才還拿著長矛奮力和太妍對峙的男子,頭顱已然只剩鼻尖以下的部分還連著下頸部,上半部則是沿著切線方向飛了出去。
  戲曲第四章節尚未結束,卻連著第五章節繼續演奏下去……

 

 

 

 

※    ※   ※

沒想到番外也可以寫到10000up還沒完......

原本計畫是5000的到底誰給我加劇情變這麼長((怒

好啦好啦下篇一定會交代完啦(話說這篇好短的感覺QAQ明明就有5600個字為毛這麼短?!!!!!!!

 

雖然這篇很噁爛但我寫得蠻爽的XDDDDDDD

感覺很有教育意義欸~

各位小朋友記得不要霸凌同學不然下場會跟這幾個壞哥哥(叔叔?)一樣ˊˇ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王櫻樺
  • 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姐寫得好!!(拍拍)
  • 拍拍砰胚噗啊噗啊噗(再發什麼瘋XD

    高讚Top☆ 於 2015/05/20 01:30 回覆

  • xin
  • 我居然不是第一個留言的…哇((哭鬧

    所以我的夜雪真的死了喔((哭哭(誰是你的)
    六眼娃娃魚?完全沒有想吃的慾望←_←
    雖然現實生活娃娃魚真的可以吃, 但我………嘔((抱歉
    然後那些反派的人物太多了,名字記不起來,我混亂((摔筆
    所以那廝殺的部分我沒想像太多…
    我現在真的可以瞬間就忘了剛剛要做的事,所以每次看文如果看到雜七雜八的人太多我就謝謝不聯絡了((揮手
    不過那些反派欺負太妍那麼久,一瞬間太妍就給他們一個痛快,然後死透透了實在是有點便宜他們了,至少要打殘他們,然後把他們像人形蜈蚣那樣的縫合起來苟活在這世界上啊!!!這還要我教嗎((踱腳

    然後這篇真的好短,等很久耶((有嗎?
    寫打鬥真的不容易啊,拍拍
    但是知道寫文不容易呀((明顯沒話可留了(跪)
    所以多寫H吧!!!((在H的世界很活躍
    然後期待下篇xd
  • 人物不設定多一點,只給金爺殺ㄧ兩隻會很乾......
    其實他們的死法還是很痛的妳要不要挑一樣我讓妳親身體驗一下
    ......為什麼要縫成人形蜈蚣= =
    我是要表現出太妍的殘暴又不是變態,變態那一面留給美英就好啦

    只想看H的話不要來找我,我不是只會寫H的作家= =
    這麼想看就叫薛斗多寫一點(最好是有暴力美的科科

    我會發六眼娃娃魚的照片給妳們看的owo

    高讚Top☆ 於 2015/05/20 06:02 回覆

  • sone0421
  • 金爺完全霸氣啊!!!

    就說了要霸凌就去霸凌別人嘛 霸凌一個能秒殺一隻六眼娃娃魚的王子真的是很低能...

    說真的 我真的超恨那種會用家人去批評別人的人 之前看到美英因為媽媽不在就被拿來攻擊 就讓那些人永遠的閉上他們的嘴←_←

    然後看到那群沒用的在那邊互踢就覺得很有喜感XD
    而且看到那些把他們處理掉的敘述都有種很爽的感覺XD

    最後都是那群沒用的家臣啦 為什麼要幫那個該死的魯修斯啦←_←
    要不是他 後面就能一直看到太妍和美英一直放閃的畫面啦
  • 每次看到有人罵美英媽媽我都希望他們媽媽隔天就死掉←_←
    如果罵的人是N先森的飯,多加一條希望他們偶像趕快酒駕車禍死掉
    不要這麼說那些家臣啦他們都是很忠心的ˊˋ因為不希望太妍殺太多人才阻止她
    當時情況危急才不會想到未來的魯修斯變成一個更廢物的混蛋勒= =
    不過,也要有反派角色劇情才會好看啦~
    雖然是有點虐但這樣才能襯出甜的地方啊XDDDDDDD

    高讚Top☆ 於 2015/05/20 22:01 回覆

  • 我愛少時
  • 即是說現在的泰妍是無差別攻擊,將任何會動的東西都判斷是敵方戰鬥人員吧←_←
    還有樓上是不是太代入了wwwwwwwwwwwwwww
  • 無差別攻擊www真是一語中的wwwwww

    高讚Top☆ 於 2015/05/20 22:01 回覆

  • W.S.
  • 總歸一句,金爺好霸氣QAQQAQQAQQAQ
    其實我沒有覺得很噁爛耶XD 因為這是他們該受的懲罰wwwwww
    就是妳寫得太長啊XDDDD 不過我也看得很爽###
  • 我是怕有些沒看過恐怖小說的會無法接受
    其實我是覺得還好←_←因為描述沒有很多XD
    吼我要趕快完結啦五月都過一半了QAQ

    高讚Top☆ 於 2015/05/20 22:03 回覆

  • 伊爾
  • 啊 ~我對血腥的東西最不感興趣了,可是我還蠻喜歡你在一個人死掉後用戲曲來表示,感覺很有藝術氣息啊ww
    然後你在金爺變身的那段寫到“ 使她更多了股威風堂堂的凜然霸氣。” 不是應該是威風凜凜嗎,威風堂堂雖然聽起來很帥其實是首很糟糕的歌www
  • 最近走文青風格謝謝

    只有我覺得日本妹唱歌本來就很像在呻吟嗎(看太多片的後遺症(#
    歌詞還蠻XDDDD可以叫美英來唱嗎(星星眼

    高讚Top☆ 於 2015/05/22 18:26 回覆

  • xin
  • 我還特地去找了樓上所說的那首歌←_←

    其實開頭頗不賴的A____A
  • 要不是她講我覺得大家不會知道有那首歌的存在......
    其實歌詞蠻正面的(有嗎)我說後面
    如果是讓美英來唱開頭我會比較有性趣H______H

    高讚Top☆ 於 2015/05/22 18:28 回覆

  • s9991717
  • 你終於更了!只不過你寫的這個對太妍那可愛的臉龐有點不妥ㄝ,雖然我對這些劇情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反彈,但是面對太妍的臉以及做出這些事,令我難以想像ㄝ
    可是氣氛很好ㄝ,我喜歡
  • 這就是金爺的反差所在啊XDDDDDDD
    什麼天使般的臉孔魔鬼般的行為wwwwww

    高讚Top☆ 於 2015/05/23 13:24 回覆

  • 伊爾
  • 我突然有種造福人群的感覺www(#
    之前我們班男生超愛這首歌,有時還會在上課的時後聽到呻吟聲,然後下課的時後就會聽到那群男生的呻吟聲...(抹臉
  • 幹,超噁......

    高讚Top☆ 於 2015/05/23 20:39 回覆

  • 悄悄話
  • 伊爾
  • 然而最令我無法理解的不是集體呻吟,而是在上課的時後呻吟及使台上的老師長的又老又醜(#
  • 感覺就是毀三觀= =

    高讚Top☆ 於 2015/05/23 21:53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楊夏
  • 拖了這麼久我總算看完了XDDDDD被毆我啊QAQ


    功力加深了...
    我現在是邊看邊嘔的狀態QAQAQAQAQAQ

    雖然這樣的懲罰對他們來說還太淺了...可是高讚的描寫得太精細了...
    好像畫面活生生在眼前Q____Q
  • 本來就是寫恐怖小說出身的我終於被人這麼稱讚了
    描寫太精細都是H寫太多的後遺症= =
    我不會因為這個毆妳啦呵呵我只會要妳為美英的處女膜負責

    高讚Top☆ 於 2015/06/05 18:29 回覆

  • Ying-chun Pan
  • 哇~~~~看完我只想說:太妍!!!妳太帥了!!!!!!
  • 這篇獻給我最霸道最帥氣的金爺,但就算沒有這篇,她還是很帥的XDDDDDDD

    高讚Top☆ 於 2015/06/22 06: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