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port72167cc6a7efce1b0a3df5ceac51f3deb58f659d  

 

 

 

 

 

 

 

 

 

 

 

  據說,國與國的交界處是磁場十分特殊的地方,能夠開啟通往異世界的入口。有此一說,源自於當地居民篤信已久的傳聞。
  只要在每月『朔』的午夜來到國界的湖邊,便能看見湖面上隱約顯現一座高大聳立的山,山頂因終年積雪呈現白皚皚的一片,因此被人稱為『銀月山』。
  初聞此事,金延君好笑地嗤了聲,不禁佩服起人類編造故事的能力。
  實際上,所謂『異世界的入口』就是通往魔域,而那座山則是人界與魔域的過渡地帶,有時會被惡魔族的結界遮蔽有時不會,才會有那種若隱若現、虛浮不定的感覺。
  但又不是每月『朔』的午夜才能看見,只要有人出入魔域擾亂了結界波動就會顯現啊!相信一定有人在不同時間見到,那為什麼又要為它冠上這種莫須有的傳說?人類那顆號稱是最有智慧的腦袋不曉得在想什麼?
  或許,這是他們獨有的一種浪漫吧?其實,銀月山這名字挺好聽的。
  也幸好人類單純樸實,這份靈異的神秘色彩多少令他們心生畏懼,降低了欲一探究竟的想法,否則要是被發現就麻煩了。
  因為這裡,可是她和雪約會的秘密地點呢。

  白玫瑰的花語是天真、誠實、純情,配上其高貴優雅的外表,一直以來,就被認定是純潔的象徵。他第一眼見到那名女子時,腦中便自動地將人與花聯想在一起。
  潔白而美麗,不會過分妖豔卻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石英製的墓碑前擺著一束嬌鮮欲滴的白玫瑰,花瓣上點點的水珠證明它才被摘下不久。
  放置這束花的男人半蹲在墓碑前,指尖撫著被他親手刻在石塊上的碑文,無聲地嘆息著。
  「雖然知道妳已經走了,但我似乎…仍是無法習慣沒有妳的生活啊……」金延君低喃道,憂鬱哀傷的臉龐浮上一抹苦笑。
  夜雪的死致使他好幾日都無心從政,眼睛張開就想往人界跑。家臣、下屬們知道他尚未平復,自願暫時接下他的工作代他審視魔域的一切運作,等他能夠完全沉澱下來再回去。
  「休息好幾天,也該回去了吧?如果妳還在的話,我放這麼多天假妳肯定會生氣的……」自言自語的說著,想起夜雪總是一臉不容緩刻地催他去工作,卻始終無法從他懷中抽身的可愛模樣,笑容帶了點幸福卻也愈發淒苦。
  今後,不會再有像她一樣令自己如此著迷的女子了吧。
  收了手並起身,離去前他瞥了眼碑文末行最後一眼,身影立即消失在墓前。
  『夫 金延君  為雪而生,不渝至死』


  踏進魔域的第一步,迎面而來並是滿城的血腥味竄入鼻腔,嗆得他咳嗽不止「What the hell……發生了什麼事?」
  捏住鼻子,吸入口中的空氣潮濕又帶著一股鹹膩的鐵鏽味,驚覺到是族人們的血,他二話不說地起步朝血味最重的方向奔去。
  難道是被敵人突襲?還是分家叛亂?總之無論原因為何,都是他不在時發生的事,他有義務必須釐清並解決。

  城內並無任何惡魔的身影,想必是已經撤離到安全的地方了吧。但他很清楚敵人還在,位於城堡深處,那股異常強烈的殺氣遲遲沒有離開。
  思索著究竟是何等強大的敵人竟膽大包天到直接闖進魔域中心,卻在衝進被當成戰場的大廳時,被眼前無比慘烈的景象震懾在原地。
  遍野屍籍、血流滿地、肢首分離、臟器四溢……
  這已不足用戰場來形容,而是刑場,更貼切的比喻是集體獵殺動物的屠宰場。
  但更讓他震驚的是──沒有敵人,沒有他想像中來自外地、屬於他族的敵人。
  佇立於眾死屍之中,碩果僅存的那人一腳踩著一名族人凹陷的頭蓋骨。他的頭被扭轉一百八十度,現是面朝下胸腹部朝上的狀態。將插在他肚腹中的長劍拔起,挑出一段粉白色的小腸,那名惡魔尚未斷氣,此舉挑起他的痛感神經令他抽搐了下,發出微弱的嗚嗚聲。
  映入眼簾的這一幕,幾乎可以肯定那個拿著長劍的人就是殺了他上百名族人的兇手,但他仍無法相信這個鐵證如山的事實。
  因為那個身著黑衣,有著一頭金髮且臉孔與他相似的女孩,是她寵愛的女兒,太妍。
  但那雙被腥紅染滿的眼眸卻絲毫不見情感,僅僅充斥著對血的渴望,更沒有把面前的他當作父親,只是一隻待宰的動物。
  對她來說,眼中的一切純粹是由紅與黑組成,她要把黑色的通通抹殺,用紅色填滿一切的一切。
  還剩下一個是黑色的……
  確認了最後的目標,一用力將腳下之人的頭顱踩爆,提起劍,尖端正對著金延君一衝而出。
  「等等,太……」知道光用說的也於事無補,金延君嘆了口氣,一道金光飛往他手裡變作一把金黃色的長劍,舉劍格擋,刀刃交接迸出能量的碎屑與火花。
  「呃!」接下太妍的刀時他的手明顯一震,沒料到她的力量竟會如此強大!明明才剛成年而已,速度已經快到幾乎和他並駕齊驅,使劍的力度也相去不遠。是因為暴走的關係嗎?抑或者是她本身既有的實力……
  總之可以確定的是,若是再予她一段時日加以磨練,實力絕對可以超越身為現任惡魔之王的他。
  發現自己的力量猶是不足抵過他,太妍立刻改手由另一面砍去,由敏捷度來一較高下。
  論戰鬥能力和實戰經驗仍是金延君略勝一籌,要抵擋她的攻擊並不會太難。心有餘力,他便啟用傳話的特殊管道連接太妍的內心,只聽見她心裡無限迴盪著一句話。
  『敵人流下的鮮血就是我族的榮耀、敵人流下的鮮血就是我族的榮耀、敵人……』
  心一酸,他很清楚這是妻子曾對女兒說過的話,本是為了勉勵她,卻在她暴走失去判斷能力後,誤導她將族人當成敵人殺個片甲不留……
  『咻!』稍微分了神,太妍竟刁鑽地從死角攻來,金延君閃避不及,左側頸部被她的劍刃劃出一道血痕,刺痛感傳至大腦,也將他的思緒拉了回來。
  左手手肘將她握著劍的右手頂開,抬腿送上一技迴旋踢直襲她的腰側,太妍迅速向左一斜躲過,卻被金延君反手以劍柄搥下,重擊胸口被震飛了出去。
  這下只用了他七成的力道,為的只是想和她拉開距離,並不是真的想傷害她。
  太妍以半蹲的姿勢在地上滑行了幾米,站起後立刻又向他衝來。金延君將氣力集中在胸間,沉著嗓子低吼了聲「金太妍!」與聲波一同出口的威壓令周遭的地面晃動了下,但太妍卻像不受影響似的,奔至他面前又將舉劍劈下。
  這回他沒打算防禦,而是在一瞬間解放能力,釋出的金色能量便如同一道無堅不摧的屏障,阻止了她的攻勢。

  對上她依舊被厚重的赤色占據、一點也沒退去殺意的眼眸,金延君的眼神卻帶著憐憫與父親俱有的寵溺,兩者呈現相當大的對比。
  已經到這個地步了,還是無法讓她恢復嗎?既然如此,雖然可惜,也只能這麼做了……
  「對不起了,孩子……」萬分不捨地說出這句話,他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再睜開時瞳孔已轉為閃爍的金色「Top Ock Ea Sal Re Yon Yan Ean Du Las Int Sef Re Tep Ou Ror Mi  D‧Ei Vok Sin K‧Y‧J。」(被封印的禁咒之書,以吾之名、吾之靈魂為藉,釋放出爾之力量。吾乃惡魔之王,金延君。)
  金色的能量風暴圍繞著兩人擾動不已,一束黑光打在金延君後頸留下星型印記,他身上散發的氣息也在剎那間產生變化。
  太妍似乎也察覺到有些不對勁,眼中出現異色的疑惑情緒,想要收回劍跳脫這種無形的束縛,卻因他猛地抓住了劍尖而無法。
  掌心滲出的血絲流到手腕,但他卻如感覺不到到疼痛般完全不在意,專心致志地凝視太妍的眼睛,口中緩緩吐出戲曲結束前的最後一句台詞「S‧Our Ca Lon。」
  所有金芒在尾音落下的那一刻全數消散,沒了能與之抗衡的屏障,黑劍的刀鋒削去他半個手掌,血液從斷面大量湧出。
  眼眸回復黑色,背上的翅翼『嘩』地化為一堆羽毛散落,此時的金延君看起來就像一個普通人類,實際上,他現在的確是。
  逸失的能量凝聚在他眉間,經壓縮形成一顆小小的金色光球,其中又混著一絲不起眼的黑色。不讓人思考那究竟是何物,光球倏地飛向太妍並在她眼前炸開,金光轉為繽紛燦爛的彩色光,為她的視野注入了色彩。
  極光鼎盛,她彷彿看見遠方的母親伸手牽住了父親,兩人朝著彼端似是無盡的光源走去……
  交織著血淚與悲哀的殺戮戲曲,在最後一簇紛飛的光芒隱遁後,就此畫下餘音未絕的休止符。

 

  頭痛欲裂,眼皮重得快睜不開,感官恢復的瞬間遁入鼻腔的血腥味濃得令她作嘔,彷彿淹死在一片茫茫的血海裡,還是混著內臟和排泄物的髒血。
  「幹好臭……」雖然她很喜歡殺人殺動物,很享受雙手沾滿鮮血的感覺,但這種腐敗的屍血她可不喜歡,臭得鼻子都快掉下來。
  不知道睡多久了,眼睛因為畏光還張不太開,只能撐開一條小縫偷瞄,周遭是紅紅的一整片,怎麼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血?
  眼睛習慣光線的進入後再睜開,呈現在眼前的畫面卻讓她徹底傻了。
  所望之處皆是殘缺不全的屍首,視線被大片深紅和乾涸的褐色占據,殺戮過後滿目瘡痍的衰景令她震驚不已。
  他們強盛的惡魔一族,怎會落得如此下場?
  焦距由遠拉到近,她才發現自己腳邊躺著一個熟悉至極的身影,半邊朝上的面容蒼白而毫無生命力,和母親去世時的臉上掛著的表情如出一轍,定睛一看,竟是她的父親金延君!
  「爸!」太妍失口而出,衝上前跪倒在他身旁,扳過他仍未僵化的遺體,視察後只發現他的手掌被砍去一半,卻找不到任何置他於死的原因。
  更詭異的是──他身上固有的惡魔之力竟消失得一乾二淨,轉化成一名人類……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幹……幹!」她悲憤地吼道,她明明也在場為什麼沒有阻止?
  但她,卻是唯一活下來的人……
  腦中完全沒有關於此次屠殺的記憶,她仍是對事情的發生一無所知,更不明白她是如何在刀下存活至此,甚至毫髮無傷。
  瞥見父親懷中正有個物體散發出淡淡金光,將其取出,竟是母親予她的黑水晶。緊握於掌心,被封印在裡頭的金延君的記憶,在劍身延伸而出的同時跟著進入太妍的腦海,完完整整地重播在她眼前。
  和她一開始看見的相同,同樣被鮮血流遍的大地,同樣堆滿屍體怵目驚心的場景,不同的是在那之中還有人站立著,正是那人拿著劍殺了在場所有人,那個人……就是她自己!!
  之後她還攻擊了金延君,而他為了讓自己清醒過來不惜使用禁咒,最後耗盡力量與生命死去……
  劍上金色的光芒漸漸轉為暗淡的深紅色,吸收了大量鮮血與罪業,原本晶瑩剔透的水晶就在那詭異的血輝中失去了原有的光彩,變成普通的黑色石頭。
  光芒散去後,太妍也看完那些記憶,淚水已經爬滿了她呆愣的臉龐。
  原來是她…是她…是她……
  前所未有的龐大恐懼與罪惡淹沒了她,壟斷了她腦中的所有思想,頓時,被壓抑在淺意識中殺光族人的片段也被喚起些許,她彷彿看見自己手上沾滿了黏稠的鮮血,心底卻浮起那一絲不該有的愉悅……
  ……她是,造成這場屠殺的那個罪該萬死的劊子手。

  金志勇抱著夏妍來到了城堡大廳。從聽到太妍暴走的消息後,他二話不說就要去找她,卻被告知現正處於危險階段不讓他去。等了一個輾轉難眠的夜晚,終是耐不住夏妍的吵鬧要找姊姊,帶著她一同前往。
  到場後,便是見到上述的慘況。
  「太妍?」暫時壓下目睹現場的驚恐,他先試探性的喚了聲妹妹的名字,若是她尚未清醒,為了懷中這個更小的妹妹還是要拔腿就跑。
  聽見有人叫她的名字,太妍慌亂的抬起頭望向聲源。
  金志勇看見她眼裡的血色已經退去,高興地喊道「太妍,妳恢復了!妳……」他往前走了一步,話還沒說完就被太妍的大吼打斷「不要靠近我!」
  「怎麼了,妳不是……」
  「我說了……不要靠近我!!」太妍正處於情緒激動的狀態,一激動起來體內的能量又突然爆發,釋放出強烈的震波使腳邊的地面裂了一大塊。餘震衝擊到遠處一大一小的本家子嗣,金志勇被壓得退了好幾步,夏妍也害怕的縮了一下「姊姊……」
  不對,不應該是這樣的,她沒有想傷害任何人的意思啊!她怎麼可能…而且還是自己的哥哥和妹妹……
  見他們退卻的模樣,更讓太妍加深了對自己力量的懼怕,轉身便張開翅膀飛去。
  只要遠離他們,就不會有人再受傷了……


  人界北方的盡頭是一望無際的雪白大陸,看似堅實的陸塊其實是硬脆平坦的大冰山,只要底下的板塊稍有錯動,便會扯出一道大裂口,有些甚至斷開成了浮島。
  冷風刺骨得連關節都快凍僵,在這種低溫之下要移動一步都顯得困難重重。但身處這般冰天雪地之中卻如身處童話般夢幻,潔白純淨,不受一點汙染的源外仙境。
  有生之年頭一次看見這副驚為天人的景象,太妍卻無法多做思考。降落在大陸上,雙腿便如失去力氣般跪倒在地,外洩的能量不斷由她的頭頂和四肢滲出,逐漸覆滿她的全身。
  親手殺了那麼多族人對她的衝擊可不小,更不要說間接害死父親一事,何況她還是要繼承王位的太子,做出這般行為更是不可饒恕……
  混亂到了極點的情緒再次引起力量失控,匯集在太妍身上的能量『碰!』一聲全數炸開,光芒頓時湮沒所有。

  片刻,釋出強光的源頭穩定下來,光芒退去後恢復能見度,然而海平面上卻已空無一物。不只是太妍消失,連原本立於蒼幽蔚藍之上龐然碩大的大陸也失去了蹤影。
  從此之後便再也沒有北極大陸,被歷史重新定名為『北極海』。

 

  意識恢復後,太妍發現她被關在自家的地下牢房中。雖說是用來關王族囚犯的軟禁室,卻高級得像她平時睡的臥房一樣,而且設備齊全樣樣不缺,住得舒適還可以叫客房服務。
  透過守衛開啟的管道,金志勇在外頭向太妍敘述了那天之後的事發經過。
  她和被炸得粉碎的冰山大陸一同掉入海中,冰封了五百年,直到前幾天長老會派了搜索隊去找並把她撈上岸。當時的她冷得像屍體,若不是靠著懷中尚有餘溫的黑石長劍,可能早已化為凍死骨。
  金志勇說到這時頓了頓,他看見縮在床上,雙眼毫無神采的太妍突然顫了下,握住靜靜躺在她腳邊的黑石。他相信她會知道的,這其實是父母留在那把劍上,對她永存不滅的愛。


  隔天太妍便被帶到長老會的審判庭上,關在小型的牢籠中,四周的鐵杆覆上了魔火,旁邊還站著一排排重裝的守衛軍和暗殺軍,無一不謹慎的防範工作,可見他們對太妍力量的恐懼有多深。
  「金太妍,本家The King第120代長女,為現任王儲太子,於本紀25509年殺害本族共389人,其中本家臣屬102人,分家臣屬256人,無法辨其身分者31人,手段兇殘且事後逃逸,為七級重罪。」
  「其父金延君,本家The King第119代次子,為現任惡魔之王,為阻止其暴行使用禁書咒語以致喪生。因間接殺害本族之王,故罪加一級。」
  「另至人界大幅釋出能量造成冰山沉沒等不當後果,故再加一級,共九級,應處極刑大辟。」
  聽著這一樁樁她所犯下的罪行,太妍早已沒了感覺。她沒有理由可以辯駁,也不想浪費力氣多做解釋,反正都已經造就無法挽回的局面,她有罪,不如死一死算了。
  她將下巴抬高四十五度角,不卑不亢地望著站在眾庭之上的三為判官,點了點頭,過度沉靜的雙眸冷若冰霜,令人不寒而慄。

  此時,有人非常暴力的一腳踹開法庭的大門,像動漫裡的畫面一樣,因背光而看不清那人的臉,唯有從身材可以判斷出是女性。當她走進來後,頭上戴著的帽子卻遮住了大半張臉,只能看見她因自信而上揚的嘴角,以及手上一張用紅墨水寫滿惡魔文的紙。
  「奉長老會之命,撤銷行刑。」她將那張紙向前一扔,輕飄飄的紙張竟乖乖的飛到庭上三位判官之前。
  為首的判官一瞄臉色大變,繃著臉質問站在遠處,悠閒的將手插進口袋的該名女子「這不是屬於長老會任何一人的字跡,妳是誰?為何妳能拿到長老會書寫專用的星煞血?」
  只見她苦惱地抓了抓頭,慢聲道「嘖,我也沒辦法……那老頭不知道跑哪去了就叫我自己寫啊,我可是花了兩個小時從英文一句一句翻過來欸,就算字很醜應該還是看得懂吧?」
  「簡直就在一派胡言……來人,把她殺了。」這話沒有回答到問題甚至毫無重點,讓那名判官更加惱怒,揮了揮手道。
  「且慢,她說的是真的!」金志勇從門口飛了進來,收起翅膀,恭敬地走上前遞上一塊令牌「長老會承認那張紙的效力,那名女子是大長老的朋友。」
  半信半疑地接下那塊令牌,刻在上頭的文字發出黯淡的黑光,從牌面浮起印在那塊寫著證詞的紙上,是大長老的簽名。不用看字跡,光憑依附之上的力量便足以證明。
  既然確定是長老會之令,三名判官眼神交會了下,決定依命執行。
  「原為屠殺族人一事被判九級重罪,因其乃受惡言刺激,成年釋出力量時失控暴走,非出於自願叛亂,得以減輕刑責。故由九級降為七級,處三百年有期徒刑,並除去其太子之位,改由次女金夏妍繼承。」

  被剝奪繼承權,便意味著她無法完成和母親的承諾了。
  王的職責是守護魔域並將百姓看作子女般疼愛,像她這種濫殺無辜的罪犯,根本一點繼承的資格都沒有。
  被守衛從牢籠裡帶了出來,準備回到軟禁室繼續關。經過金志勇身邊時,太妍抬頭瞄了他一眼,冷冷的吐了三個字「為什麼?」
  為什麼要幫她?為什麼不讓她去死?明明她是如此危險的存在,為什麼還要對她好?
  金志勇頭也不抬的直盯著地面,聽似平穩的聲線其實蘊含著許多情感「妳的命是媽給的,妳的心是爸找回來的,如果就讓妳這麼死掉的話,他們的努力就白費了。再說,妳是我妹妹。」
  聽聞他的答案也不知該如何回應,太妍只是一逕地沉默,在眾人目送之下離開。

 

  三百年對活了三千五百歲的惡魔來說算不了什麼,只是每天過著重覆吃喝拉撒睡的無聊生活。在刑期服畢後,恢復自由之身的太妍也沒多做什麼事,只比之前多了一項活動──狩獵。
  她依然很喜歡殺戮,這是惡魔的本能,只是從那之後,她再也不肯用母親給她的劍了。
  對於族內的事她幾乎不管,反正她已經不是太子,又不想待在魔域接受族人們異樣的眼光與輿論,大多時間都不在城裡。

  成年後總會有些生理的慾望,每到這時她就會去人界找幾個年輕貌美的小姑娘帶回家玩玩,完事後還會很好心的幫她們把記憶消除再送回人界。
  不要問她為什麼不找同樣是惡魔的伴侶,如果你不想被她的眼刀插死的話。
  在人界徘徊,總會有不同屬性不同萌點的女孩吸引她,但通常都是玩過一次就失去性趣,幾次之後也變得乏善可陳。直到有個天空泛著美麗彩霞的傍晚,她遇見了她,那個蹲坐在路邊哭泣不止的天使女孩。
  從那天開始,她死去已久的心似乎又被某個東西點燃,也讓她找回了生存的意義……

  *

  「這些就是,我在遇見美英前發生的事情。」說完這一大段故事,太妍如釋負重地鬆了一口氣。
  那些最沉重、最痛苦的回憶一直被她壓在內心深處,從來沒有告訴任何人,就連知情的哥哥妹妹也不是全然了解事情始末。塵封了一千多年的她的過錯,在今天坦然地向她摯愛的家人們據實以告,以示對她們的信任,也代表著自己已經放下過去。
  「嗚……DaeDae…DaeDae真的好可憐……哇--」美英抱著太妍大哭起來,又讓她埋入自己豐滿的凶器之中,只能不住地掙扎扭動。
  聽完太妍悲慘的過去,徐玄拿著紙巾在一旁哭了許久,允兒抱著她安慰,也在沒人看見的地方抹了好幾次眼角。
  原來太妍姊姊這麼愛霸凌人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她小時候就是被霸凌的人啊……
  志勇和夏妍對視一眼後嘆了口氣,是惋惜也是疼惜,也有和太妍一樣的Relief「只能說,這一切都是命吧。」
  「是啊,不過要是姊她選了當王的這條路,或許就不會遇到嫂嫂了吧。」
  在場哭的哭、感嘆的感嘆,還是沒有人要去解救太妍的意思,只有還不諳世事的孝淵沒跟著起情緒,盯著臉埋在美英雙峰之間的太妍,半是疑惑半是興奮地問道「姊姊是在玩嗎?感覺好像很好玩欸~下一個可以換我嗎?」
  徐玄止住眼淚後,看見允兒望著手中的六角黑曜石沉思,大概也知道她在想什麼,便答道「太妍姊姊是因為心裡有陰影才一直不敢用,但又捨不得丟掉吧。」
  「嗯,我知道,但是……為什麼是給我?這對太妍姊姊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吧?」
  站在一旁的志勇突然拍了拍允兒的肩,語重心長道「這把劍的意義是為了守護重要的東西,她既然會交給妳,就是希望妳能守護她交付給妳的某樣重要物品啊。」他暗示性的瞥了旁邊的某人一眼,那人立刻紅透了臉,但允兒卻沒注意到,仍是一知半解「妳自己去慢慢體會吧。」丟下這麼句話,轉身就和剛把太妍從狹縫中拖出一條生路的夏妍一同回到魔域。
  「好啦,接下來的事妳們都知道了嘛,那就不用再重講一次了。媽的,老子所有丟臉的事都讓妳們知道了。」太妍現在坐在美英的大腿上都不敢往後躺,怕等等被她的胸悶死,丟臉事蹟又會再加一條。
  「有什麼好丟臉的?我們都是家人嘛~」情緒好不容易平復的美英只得輕輕環著她的腰,雖然聽完很難過,但她真的很高興太妍願意全部說出來。

  經歷過這一切,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她們都已經學會該如何去面對。縱使遭遇巨大阻礙而裹足不前,只要同心協力,不會有辦不到的事。
  屬於她們的時代,還會繼續延續下去。

 

 

 

 

 

※   ※   ※

好啦好啦我拖了很久終於END了啦

還有一篇番外沒寫的以後的以後等能放時再出來

答應大家要放的然後自己拖到凌晨三點= =a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在等的XDDD

 

以下開放留言問問題ow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W.S.
  • 老公我來了~~~~ <3
    最後一段美英的胸器又讓我笑了www
    金爺的故事好血腥又感人QQ
  • (親)好不容易等到妳上線結果網路斷了,花了一點時間才上來ˊˋ
    金爺的故事感覺就是套所有偉人傳記拍成電影的模子XD

    高讚Top☆ 於 2015/06/07 09:47 回覆

  • xin
  • 沙發是指一樓嗎??
    一樓不是頭香嗎??
    真的不懂xdddd
    害我看完都不敢留言(我早上六點看完的),想說如果好不容易打完一大串,然後被你見色忘友(?)的刪了,我會哭死吧xdddd
    所以先打在便籤嘍,看我多貼心多善解人意((求表揚
    然後你該檢討了((摔筆
    你老婆沒在第一時間看文留言就該好好的懲罰她啊A_____A((蹲點
    威脅讀者幹麻勒?何必勒?何苦勒?(妳有完沒完)

    然後夜雪跟延君兄的死真的讓我好不捨喔,夜雪難產這沒辦法,可是延君兄他其實可以在太妍爆走的時候殺了她吧!!畢竟她殺了好多族人(但魯修斯沒在這個時候跟著死是怎麼回事啊!!!亂黨餘孽總是逃的比較快)

    因為延君兄他是王,他有責任要保護族人,可是血洗魔域的是自己的女兒,而且也沒辦法喚醒她,所以只好犧牲自己了…((淚

    父愛的偉大啊!!!其實也是想去找夜雪來著←____←
    (所以我在fb算是有猜對一點點吧←_←很在意xdd)

    妻子都死了,也不想獨活吧,然後突然覺得夏妍好可憐,年紀那麼小就沒了父母的疼愛,難怪長大後有點腹黑xdd

    還有覺得把劍給允兒簡直是浪費了,允兒就炮灰一個啊,只會耍嘴賤氣太妍而已xdd
    覺得小賢還是靠自己比較實在

    然後是孝淵啊!!我都懷疑她在這不是太妮親生的啊,怎麼什麼好處都沒得到,連劍也不傳給她,好歹她是惡魔啊,然後跟小賢也沒啥姐妹情,然後都被允兒給隨便對待丟窗外,剛剛要埋胸也沒埋到,在別的CP文總是單身被放閃也就算了,來這裡一點好處也沒撈到,感覺就是金生隨便射太妮縱慾下而產生的意外產物,就不得父母疼就對了啊((淚(我也不曉得我在抱怨什麼)

    然後怎麼可以沒有龍貓小金人跟呆萌蠢黃姐的滾床篇勒((跪求
    感覺就很有情趣,因為是小孩所以可以把拳頭塞進去之類的←_←

    我好邪惡((賊笑

    然後大長老是誰啊?神秘女子是誰啊?
    不會又是妳客串的吧!?
    就是之後太妮到一個地方租房子,然後問她們個人資料的那一個!?

    然後終於等到你老婆孩子留言了…((眼神死
  • 一樓可以叫頭香也可以叫沙發啊
    是是是妳比我女兒乖這樣可以嗎
    老婆沒搶到是因為她比較晚起床要體諒她啊((溫柔眼神

    對啦妳有猜到一半,覺得被破梗了= =
    其實也是想不想活了吧XDDDDDDDD
    夏妍沒父母疼還有哥哥姊姊
    孝淵爸媽不疼還有姊姊阿姨(其實也是蠻疼的被允丟出去時金爺有制止
    主要是她太晚出生又沒時間讓她長大所以才沒能力,劍給她一樣沒用XD
    因為允比較弱給她順便防身啦,反正允賢可以共用嘛owo
    我不想寫那個要寫別的H可以嗎XDDDDD
    大長老沒人神秘人士一樣是我啊然後房東也是我XDDDDDDDD

    高讚Top☆ 於 2015/06/07 10:05 回覆

  • 莫天 PIG AM I
  • 妳一發文我就看完,結果呢?
    有同性沒人性!!!!
    憤怒!我看我還是乖乖的坐地板####
    可以問問題喔~
    妳跟妳老婆啥時要結婚?
    是妳跟她告白還是她跟妳告白?
    妳是受嗎?
    妳是傲嬌受嗎?
    #####
    不要理我
  • 已經結婚了啊我們還有小孩owo
    我是總攻她是呆萌受((親

    高讚Top☆ 於 2015/06/07 11:07 回覆

  • 蔣
  • 等你等到花兒謝了啦

  • 我可以讓你再開花啊你要嗎A____A

    高讚Top☆ 於 2015/06/07 18:08 回覆

  • 悄悄話
  • 您的暱稱 ...
  • ˊˇˋ
    媽蛋 把我留言給刪了
  • 我早就說搶位的我會刪,管妳是不是我女兒

    高讚Top☆ 於 2015/06/07 18:12 回覆

  • YourLin
  • 真是感人啊~
    之前我就在想說為什麼是由夏妍繼承王位
    原本是這樣啊~金太妍真是委屈妳了
    不過現在妳有了要守護的人,不可以輕易放棄啊~
    高讚大大寫的超好看!!
  • 哈哈感謝支持啦
    事出必有因嘛,不過有悲傷的過去才襯得現在幸福啊
    沒有王位有美英也很值得A_______A

    高讚Top☆ 於 2015/06/07 18:14 回覆

  • 蔣
  • 嘿嘿 要阿
    開坑吧
  • 舊坑那麼多沒填還想叫我開新坑= =

    高讚Top☆ 於 2015/06/07 22:02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蔣

  • 好像有道理
    那就 一邊填一邊開吧(眼睛放閃光
  • 看別人的坑不填滿我會很想殺人,所以我還是先填完再寫新好啦="=

    高讚Top☆ 於 2015/06/08 18:52 回覆

  • 我愛少時
  • 即是說泰妍的老爸為了保護族人而被自己女兒殺死……
    其實這算不算是弒父((汗
  • 名義上來說是,但實際上不是

    高讚Top☆ 於 2015/06/08 19:28 回覆

  • 伊爾
  • 總覺得只要你的文裡面有出現打鬥畫面的話我就會看的很混亂wwww
    然後妳有寫到金太妍把北極大陸變成北極海,如果是平常的我看到一定會想"乾潮帥der"但重點是我是在讀完世界地理後的空檔來看的阿wwwww簡單來說現在看到任何跟地理有關的東西我都很想死ㄏㄏ
    看最後一段的時後因為前面的劇情都忘光光了所以想說去把前幾篇重看了一次,結果家裡網路超不穩的害我還重整了好幾次,現在有點怒
  • 我覺得我的打鬥場面已經很簡潔了,我妹都嫌不夠看= =
    地理要考也不會考北極啊(根本沒東西可以考欸
    下次遇到這種情況去FB私我我直接打包檔給妳

    高讚Top☆ 於 2015/06/09 18:20 回覆

  • lys小羿
  • 輕輕的我來了B-)
    一直被斷網路是怎樣啦!生氣!

    原來原來,我就很納悶為毛是夏妍繼承,終於是知道了~
    不過金爺的過去真的好令人心疼啊,帕尼表示今晚慰勞自家Daedae(嘿嘿
    延君實在太深情了QAQ可惜他也掛了Q_Q
    孝淵啊,太妍表示帕尼的那個部位是她的你就別妄想要玩了吧XD
  • 我週末也常常被斷啊其實大家都一樣XD
    番外就是把沒寫清楚的補充一下咩~
    金爸金媽都是好人不長命QQ不過往好處想這樣他們就可以在九泉之下相會了
    就算沒特定事由每天還是都可以慰勞啊XDDD
    孝淵還小嘛要多教教,不然長大後會跟我女兒一樣搶媽媽的某些部位(眼神死

    高讚Top☆ 於 2015/06/09 23:52 回覆

  • 悄悄話
  • 小孟
  • 在學校突然想到這篇還沒留言...所以現在就滾(?)來了~

    在看預告的時候我就大概猜出來是太妍自己把爸爸殺掉的ˊˋ
    但真的在看的時候 會有一種更沉重的港覺

    當時在太妍一旁的志勇和夏妍應該都很不好受吧...

    好了嚴肅完了~其實我本來是很想等的啊QAQ但我禮拜天還要上課...這有天理嗎!!!

    我知道我現在打出來的很沒邏輯...因為我現在是呈現有點像殭屍的狀態XD

    半夢半醒的 晚安啦(喂!
  • 就上篇來看大概也可以推出來啦我的文不會太難猜XD
    都是自家兄弟姊妹啊誰會好受ˊˋ
    啊就那天混太久打出來就很晚咩((搔臉頰
    殭屍XDDD快去睡吧XDDDD話說殭屍有需要睡覺嗎###

    高讚Top☆ 於 2015/06/10 23:01 回覆

  • 訪客
  • 下一篇Kim Family的END密碼是什麼,我打9可是都顯示不對TAT
  • 到底怎麼算出九的wwwwwwww
    標題所有的英文字母,怎麼算都不只九個啊

    高讚Top☆ 於 2017/06/19 14: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