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AB-MV1507805_266927843457177_1979656489_n    

 

 

 

 

 

貼心小提醒,上圖與文中形象不符請勿隨意代入

 

 

Double Tae - 金太閻(姊)X金太炎(妹)
  「呀!這他媽是怎麼回事?」在電視螢幕上浮現Game Over的字樣後,太炎不滿的瞥向坐在她身邊的太閻,語帶憤怒的說「不是要妳掩護我嗎?」
  「我在忙,沒空。」太閻看著遊戲中,因為失去隊友而被敵人攻破的城門,索性也不打了放著讓它自生自滅。
  「雙人遊戲不就是設計來可以讓隊友互相掩護的嗎?妳自己打自己的是有P用啊!」
  「遊戲本來就是隨便打,不需要被設計綁住。」太閻冷冷的回望一眼,彷彿在嘲笑她的智商。
  「可是我們要過關就要打死敵方的首領啊!哪有人像妳一樣亂打都打到小怪的啦?」等太閻的角色死掉之後,太炎將扔在一旁的遙控器拾起,認真地盯著螢幕「再一次!這次配合一點啦我不想再打這關了,幹那個王醜死了。」
  重新開始這一關,五分鐘後,太炎好不容易打到魔王出現,卻又再次被它身邊湧出的小兵給圍毆致死,因為太閻跑去撿道具來不及過來援助她。
  「幹!」太炎怒摔遙控器「媽的我差一點就可以打死它了啊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
  她生氣的撲向太閻把她壓制在地上不停怒吼「叫妳掩護我妳還亂跑是怎樣啦!廢物欸幹!這麼不合群不如就不要玩了啊!都不要玩啊!妳……唔!」
  太閻抓住她的領子扯了下來,接著吻住她不讓她再繼續說話,纏著她的舌頭不肯放開,直到雙方都沒氣為止。
  「妳很吵,閉嘴。」太閻將同樣氣喘吁吁的太炎推開,起身理了理亂掉的衣服,走上樓。
  「……」太炎呆愣的望著她的背影,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抹了自己的唇一把,幹,她被她親了啊啊啊啊!!!!!!

 

Double Sica - 鄭秀延(妹)X鄭秀顏(姊)
  不早的早晨,依偎在自家妹妹懷中的秀顏抬起頭,看著那張在陽光照耀下泛著金色光芒、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雙頰不自覺的染紅。
  這絕對不是種自戀的表現,而是因為,她對她的雙胞胎妹妹有著不一樣的情感,一種超越手足的情感。
  用力翻了個身讓她平躺,趴在那座隆起的雙峰上盯著那張臉孔,她難得露出了傻傻的表情,手指撫上她的臉頰,沿著那標緻如洋娃娃般的五官摸了個遍。
  彷彿這樣還不夠,收回手指後,她又用嘴唇將方才經過的路線又repeat了一次,並且將目的地設在對方的唇上,貪婪的停了很久才離開……不,她已經無法離開了。
  秀顏驚訝的瞪大眼,不可思議的望著身下仍閉著眼,卻熱情地舌吻她的妹妹——秀延。
  漲紅著臉將她推開,不滿的瞪著躺在床上繼續裝睡的秀延,憤恨的捶了她的肩一下「呀!臭小子,還睡!」
  「……」
  「睡著的人怎麼可能吻得這麼深啊!妳再裝啊!」見她不理會,秀顏便加重力道,在她的腰部狠狠捏了一下,這才讓秀延睜眼。
  「唔,姊姊一直在我的唇旁邊晃來晃去,不就是要我吻妳嗎?」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剩下的便是如水般的柔情。
  「誰、誰要妳吻我了……」如同被抓包似的,秀顏的臉又變得更加紅潤。
  「不想要的話,以後就都不要算了。」
  「欸!我又沒說不要……」小姊姊憋屈的表情讓秀延不由得揚起嘴角,挑起秀顏的下巴,高傲地開口「除了姊姊,我是不會吻任何人的喔。」
  「妳敢對其他人這麼做,我就宰了妳!」秀顏故作生氣的揮開那隻手,卻又再次被她的吻給封住。
  「吶,姊姊都不說實話,那我就不要讓姊姊說話了。」

 

Double Sun - 李順瑰(妹)X李順珪(姊)
  月底,公務繁忙總是會需要加班,為了供要考取更高學歷的妹妹唸書,順珪更是義不容辭的留下來,忙碌到八點,連晚餐都沒吃。
  因為家住不遠,為了省錢她通常都是步行上下班。出了公司,入秋後的天氣轉涼,她拉緊身上的外套,邊走邊心想著晚餐該去哪裡解決,沒注意到在她身後跟了一個人,因為沒穿高跟鞋,矮了她快半顆頭的身影。
  「啊——」因此,在那人虎撲上來之際,她當場被嚇到尖叫出來,回身就用手上的包砸下。
  「啊啊啊,姊,是我啦!」某個戴著帽子,底下露出一截金色短髮的偽正太說著,立刻放開她,雙手高舉呈現投降狀。
  「呀!李順瑰,妳想嚇死誰啊!」發現那個突襲她的人正是自家雙胞胎妹妹,順珪頓時收了些力道,但還是從她頭上巴了下去。
  「沒有啦,這是驚喜,是驚喜啊。」承受了她作為懲罰的一擊,順瑰笑笑的牽起她的手,將袋中的熱可可放入她掌心「姊姊的手怎麼這麼冰?不是小太陽的嗎?」
  「太陽偶爾也想休息一下不行嗎?謝謝啦~」順珪可愛的皺了皺鼻子,捧到嘴邊喝了一口,不只是身體,心,也跟著暖了起來。
  「嘻嘻~」她笑著勾住順瑰的手,和她黏在一起走「不在家好好唸書,就只為了給我送這個來啊?」
  「怎麼可能,我也還沒吃飯,所以特地來找姊姊一起吃的啊。」將雙手都插在口袋裡,她裝作不在意地說「而且,上次不是有人邀妳去吃飯讓妳很晚才回家嗎?如果我在這裡都話,妳會比較有理由脫身吧。」
  想起上次那個油嘴滑舌又驕傲自大的富二代根本存心是要誘拐她姊姊上床,順瑰的心就浮躁起來,聽似無謂的口氣也帶了點怒意。
  「嘖嘖,這麼擔心我啊……」知道她的憤恨與不安,順珪停下腳步,轉過身溫柔地望著她,捏捏她軟嫩的臉頰「上次是因為還有別人在啊,我不會單獨和別的男人出去啦!姊姊的心是屬於妳一個人的,知道嗎?」
  聽見她的承諾,彷彿又將順瑰心頭的煩悶一掃而空。她霸道的摟住對方的腰,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不只是心,還有姊姊的這裡、和這裡還有這裡,全部都是我的!」說著,不安分的手摸過順珪的胸和臀部。
  「呀!小變態……」

 

Double Fany - 黃美鶯(姊)X黃美櫻(妹)
  洗完澡,美鶯只裹了一件浴袍便從浴室出來,濕漉漉的紅髮只用毛巾稍微擦過,還滴著水,白裡透紅的肌膚散發著熱氣,透出一股嫵媚誘人的氣質。
  不急著吹乾頭髮,白皙的裸足在腳踏墊上踩了下,抬頭,映入眼簾的便是蜷縮著側臥在床上、睡容安詳的少女。
  被那可愛無害的模樣吸引了目光,她將手上的毛巾丟入洗衣籃內,踏著緩慢地、如同貓一般優雅步伐走過去,跪在床邊,凝視著那張和她如出一轍的面容。
  一直以來都躲在自己身後、百般依賴自己的妹妹,曾幾何時竟讓自己有了心動的感覺,甚至發展成不一樣的關係。
  「帕妮啊……」輕喚著她的小名,將她黑色髮絲撥到耳後,指尖沿著側臉好看的弧線往下,直至那張微張的小嘴,替她將嘴角流出的津液拭去。
  彷彿是感覺到有人碰觸了她的唇角,美櫻伸出舌頭在嘴邊舔了一下,卻找不到碰觸她的東西,在睡夢中仍是困惑的皺起眉,喃喃囈語著不明的話語。
  美鶯忍不住笑了笑,這孩子就是這樣,不管長多大永遠就是這麼可愛,也難怪自己會越來越喜歡她。
  興起想要戲弄她的念頭,她牽起美櫻的手,扳著她的手指玩了一會後,將她的食指中指放入自己口中吸吮著,曖昧的挑逗、極盡纏綿。
  感受到手指被一股溫熱緊緊包覆,濕濕軟軟的東西不時滑過指間,隨著睡意淡去那樣的感覺越來越清晰,美櫻迷迷濛濛的睜開眼,與面前的自家姊姊對上視線。
  「唔……姊姊?」眼神逐漸聚焦後,清楚地看見她的動作,令她的臉頰竄上一陣熱度「妳、妳在做什麼啊?」
  眼前的美鶯含著她的手指,眼神極度魅惑勾人,嘴角帶著風情萬種的迷人微笑,微濕的頭髮貼在頸間,浴袍的領口大開露出一片雪白的酥胸。
  更令人難以招架的是,手上那股被溫濕緊緊吸住的感覺,與上回被姊姊拉著手,沒入下身私密處時的感覺相去不遠……想起當時羞澀難耐的回憶,又讓她臉上的緋紅更加鮮豔。
  如此害羞的模樣無疑地為即將燃起的慾火添加了乾柴,美鶯沒有直接回答她,笑容又多了幾分性暗示的味道,將她從床上拉起,帶進浴室。
  「我們一起來洗澡吧!」那個聲音聽起來很是愉悅。
  「可是…妳剛剛不是才洗過嗎……」
  「沒關係,我想要幫親愛的妹妹洗啊。」她突然湊近美櫻的耳邊,輕輕說著「我們一起喔……」
  「啊…不、不可以啦……嗯……」
  不久後,浴室裡傳出兩種相同卻又不同的呻吟,交錯疊繞,優美動聽。

 

Double Hyo - 金孝鴛(姊)X金孝鳶(妹)
  車一停下,便從副駕下了一名戴著墨鏡的女子,那一頭長及腰部的金髮甚是耀眼,賦予她幾分高冷的感覺。但,這只是錯覺,當她將門關上後,轉身便朝超市門口發著傳單的藍精靈吉祥物狂奔而去,然後緊緊的抱住它,大笑「哇哈哈哈哈我終於抓住你了!」
  外表明明是二十來歲的女人,卻做出幾乎是十歲小孩才會有的行為讓扮演吉祥物的超市員工傻了眼,但因為戴著巨大笨重的頭套,他不管做出多困擾的表情都不會有人看到。
  因為一直被她抱著已經影響了他的工作並引來不少路人奇異的眼光,他非常『委婉』地想將她從身上剝開,卻始終無法,直到另一名長相和她十分相似……不,應該說根本是完全一樣的女人走來將她領走。
  「別鬧了……我們是來買菜的。」那張同樣戴著墨鏡的臉孔卻是配上俐落的金色短髮,穿著較講究,氣場也更穩重了些。
  「蛤~可是我想要和藍色小精靈拍照啊!」她死命地抓著就是不肯放手。
  對自家妹妹的個性感到很無奈,卻也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直接拎著她的後領拖進去。
  好不容易擺脫身上掛著的累贅,反作用力也讓該名員工踉蹌了下,恢復過來,那兩名應該是雙胞胎的女子已經走進超市「啊!姊姊是壞人!人家要合照啦……」
  看見妹妹一臉憋屈的什麼都不說,明顯是在和她賭氣,孝鴛雖然心疼,但又不想再讓她造成超市員工的困擾。
  「好啦,不然買完東西我再去問問看能不能讓妳跟它拍一張嘛。」最後她還是放軟了語調這麼說。
  「哼!如果等一下出去小精靈早就跑掉了怎麼辦?都是姊姊害的!」孝鳶氣得看都不看她一眼,完全沒有路邊的巨大玩偶其實都是人類裝扮而成的常識。
  「不會啦,它一定會在的。」一手牽著妹妹一手推著半滿的購物車,視線在超市內環顧,思慮著還要買什麼。經過生鮮區,不遠處的某個冰櫃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拉著孝鳶走了過去「姊姊買冰淇淋給妳吃,不要生氣了啦。」
  向那處瞥了一眼,孝鳶的眼神明顯發亮了起來,但一想到姊姊硬是把她拖進來又生氣,繼續擺臭臉「不要,我要和姊姊生氣,不和姊姊講話了!」
  孝鴛將購物車停靠在冰櫃旁,拿起正在特價中的冰淇淋,誘導似的唸著上頭的各種口味「有巧克力的、草莓的、芒果、薄荷、咖啡……還有這個是什麼?養樂多?哇,有新口味呢。」
  在她說話的時候,孝鳶的眼神早就飄到那些冰淇淋上移不開了,尤其還盯著沒吃過的新口味。
  「該選哪一種好呢……」孝鴛狀似苦惱的挑選著,知道依妹妹的個性絕對會想吃新的,卻偏偏把它放下「選咖啡好了,很久沒吃了。」
  如她所預料的,孝鳶慌張的抓住了她的手,一臉懇求。
  「怎麼了?」她忍著笑這麼問。
  孝鳶鼓著臉頰搖搖頭,不願開口,那她就故意裝不懂「什麼?不想要吃冰淇淋嗎?那就不買嘍。」
  「等一下!」這句話終於把她逼急了,抓著她的力道也跟著變大「買、買養樂多的啦……」
  盯著她燒紅的臉,孝鴛挑了挑眉「不生氣了?」
  「哼…姊姊是壞人,妳買養樂多的我才不生氣!」
  「哈哈哈好啦。」她寵溺的摸了摸妹妹的頭,將養樂多口味的冰淇淋放入購物車內,又牽起她的手「走吧,去結帳了。」
  「姊姊……」
  「嗯?」
  「我還可以和藍色小精靈拍照嗎?」

 

Double Yul - 權俞栗(姊)X權俞莉(妹)
  五月,是一個會下著梧桐花雨的季節。
  「吶吶,侑侑覺得漂亮嗎?」俞莉指著整路落不停的白色花朵。
  「嗯,很漂亮。」俞栗帶著微笑的點了點頭。
  「那,我漂不漂亮?」她拉著白色洋裝的裙襬,在漫天花雨中旋轉,想像自己是森林中過得無憂無慮的小精靈。
  「妳也很漂亮啊。」俞栗繼續毫不吝嗇的讚美她。
  「那花和我哪個比較漂亮?」她停止了旋轉,佇立在原地望著眼前穿著帥氣的親姊姊,眼中閃著熠熠星光。
  「花漂亮。」俞栗說著,慢悠悠地走了過去,握住她的手「但是妳比它漂亮一百倍,是最漂亮的。」
  「吭~死相,侑侑弄得人家好害羞……」俞莉羞澀的推開了她,跑向更多花瓣落下的地方,對著遍佈白色碎片的天空張開雙臂,擁抱這個溫暖美麗的風景。
  她天真爛漫的舉動和不自覺發出的小萌音讓俞栗心情大好,拿起掛在胸前的單眼相機,將這個畫面拍了下來『喀擦!』
  「啊!妳偷拍我!」俞莉被她嚇了一跳,鼓起包子臉對帶著濃濃笑意的她嗔道,連帶跺了下腳「要拍照就先說一聲嘛!我都還沒擺好姿勢的說……」
  「好,那妳擺好了叫我,我拍。」此時化作權大攝影師,俞栗擺起專業的pose,讓鏡頭清楚地對焦在對方身上。
  但俞莉卻搖了搖頭,踩著小碎步跑過來拉著她的衣袖,說「我要和妳一起拍!用手機,然後旁邊就可以加很多可愛的小愛心喔~」
  俞栗聞言只是寵膩的笑笑「好。」拿出手機調到自拍模式,伸手一撈將她摟進懷中,讓她靠在自己的肩頭「看著鏡頭喔,來,一、二、三!」
  『喀擦!』
  手機記憶體中又被佔了幾十KB的容量,一瞬間被定格在永恆,以繽紛絢爛的花雨作為背景,那般滿足的微笑出現在相同的容顏上,卻是雙倍的幸福。

 

Double Soo - 崔秀鷹(姊)X崔秀瓔(妹)
  房間傳進一陣食物的香味,弄得飢腸轆轆的秀鷹醒了過來。
  「嗯…好餓啊。」大手往旁邊拍了下,是空的,外面的香味大概就是跑掉的那個人弄出來的。
  走出房間,身上比起睡覺時穿的無袖背心又多了一件襯衫當外套,尋著味道來到廚房,便看見那個細瘦的身影穿著圍裙來來去去,畫面很是溫馨。
  偷偷摸摸地躡了過去,從後面猛地抱住「早……啊!」殊不知,想要給個驚喜的她卻反而被迎面而來的鍋鏟驚喜到了。
  「嗚,妳幹嘛打我啦……」秀鷹摸著被打扁的鼻子,一臉委屈。
  「誰叫妳要嚇我,這是反射動作。」秀瓔得意的哼了聲,她早就知道這傢伙會撲上來,所以預先有了準備「去冰箱拿起司和兩顆蘋果出來!」
  難得她早起,當然要拖來一起做早餐啊!
  土司在麵包機裡烤,爐子煮著玉米濃湯,桌上放一盤生菜沙拉,還有兩杯牛奶還在微波爐裡。秀瓔將平底鍋內煎好的培根盛起後,又打了兩顆蛋下去準備煎蛋餅。
  秀鷹從冰箱回來後,把起司放在爐子旁邊,便自動自發的削起蘋果來。刀子俐落地削出一段長長的皮,從頭到尾都沒斷,動作很是熟練。
  「呦?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她還記得這傢伙上次削皮的慘況,削完之後的蘋果體積只剩原來的一半,剛好是她們一口可以吃進去的大小(?
  「哼,我只是沒抓到訣竅而已,多練習幾次就會了啊!」秀鷹得意的抬高下巴,刀子將光溜溜的蘋果對切再切成一瓣一瓣,直接拿起一塊送進嘴裡咬下,發出清脆可口的聲響。
  「呀!誰准妳先吃的!我做了這麼多可是一口都沒偷吃欸!」秀瓔不滿的嚷道,一臉就是『妳算哪根蔥』的表情「我也要吃,餵我,啊──」
  「好啦好啦。」秀鷹隨口應了聲,將手上的半塊蘋果又丟進嘴裡。
  「喂!妳還吃!!唔……」話還沒說完,就被迅速湊近的秀鷹堵住了嘴,隨後那半塊蘋果便滑入口中。
  「嘻嘻,好吃嗎?」她舔過自己的嘴唇又拉回距離,此時秀瓔的臉已經紅了一大片。
  「噁心,自己吃過的還給人家吃……」最後,她只能這麼說,雖然話聽起來很嫌棄嘴角卻偷偷的揚起。
  好像,被她吃過的有比較甜耶……

 

Double Yoon - 林鈗兒(妹)X林玧兒(姊)
  下課鐘響,驚動了趴在桌上睡了整整兩節課的鈗兒。
  動了動已經發麻的手腳,她表情糾結的坐了起來,用奇怪的姿勢讓血液流通,手不自覺的摸了摸肚子。
  好餓……
  其實,叫醒她的不是鐘聲,是她的胃在抗議了。
  雙手支著桌面以撐起穿著制服長褲的雙腿,在她猛地站起之際,頭便大力頂到在她上方的某個物體「啊!」使她哀號一聲又坐回椅子上。
  「誰、誰啊?」鈗兒吃痛的摸著頭,轉頭一望,先是瞥見短裙下的白皙美腿,視線向上移動六十度才看見它的主人──是她的雙胞胎姊姊玧兒。
  見她眼中的委屈與不解,玧兒笑了笑,將方才當成凶器的厚重課本放到她桌上,戲謔道「上課再睡啊!我這是代替老師懲罰妳的!」
  「嘶──老師又不會管……」知道這課本是要借她抄的,鈗兒也就沒用它打回去,靈動的大眼閃過一絲腹黑的光芒,摟過玧兒的腰,順勢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啊──妳幹嘛?!」玧兒驚叫著用力摟住妹妹的脖子,漂亮的眼睛滿是驚惶失措。
  鈗兒無辜的噘起嘴,故意用幼童般的聲音說「我肚子餓,姊姊陪我去逛福利社!」說著,已經打開教室的後門走了出去。
  走廊上,許多路過的同學都停了下來,欣賞校草抱著校花的養眼畫面,而且因為兩張臉長得一模一樣,讓這個景象顯得更為奇特。
  「先把我放下來啦,這樣很丟臉欸……」玧兒的小臉埋在鈗兒的肩窩,早就是一片不用形容也想得到的通紅。
  「嘿嘿~我早就想這麼做了。」鈗兒湊近自家姊姊耳邊,小聲的說「要讓大家知道妳是我的啊!上次在妳身上種草莓好像不夠明顯吼?不然怎麼還是有人會跑來送情書勒?而且還不小心送錯送到我桌上了。」
  聞言,玧兒瞋了她一眼「還不都是妳上次說要交換身分過一天,害大家都搞混了……說,那天妳做了什麼?」
  「唔,沒有啊,因為籃球隊的學長說想和妳約會,我又不想讓妳赴約,所以自己去啦,我只有和他去公園走幾圈而已沒做什麼啦……」輕描淡寫著,她的思緒又回到了那天。
  她想,那個學長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出現在這間學校了吧。

 

Double Hyun - 徐珠玹(姊)X徐珠璇(妹)
  聽見開門聲,窩在床上的某坨物體蠕動了下,從棉被中探出一顆頭,隨後緩緩坐了起來。
  「姊姊!」進到房間來的人很是緊張,快步走過去扶著她要她躺下「妳不用起來啦,快躺好!」
  「咳咳…妳為什麼…回來……」頭一離開枕頭立即被暈眩感侵襲,順著她的動作,徐玹又躺了回去。
  她記得妹妹因為一件財務糾紛的case被大公司請到外縣市了,要過兩天才會回來,現在怎麼在這裡?
  「聽到妳感冒我放心不下,當然就回來了啊……」從全洲到首爾,徐璇皺著的眉始終沒舒展,此時更是越鎖越深「我請同事接手了。」
  「咳……怎麼、怎麼可以……」那間公司為了請到她這個王牌律師已經拜訪過很多次,如今答應了卻又中途離開,對人家過意不去啊……
  「雖然很對不起客戶,但妳比較重要。」她的手撫上徐玹發燙的額頭,凝著她蒼白憔悴的面容,眼裡透出滿滿的心疼「明明是醫生自己卻生病了,還要怎麼照顧病人呀……」
  原本只是小感冒,卻因為這幾天不分日夜的輪值搞壞了身體,甚至在急診室昏倒……
  「工作之餘也要好好照顧身體啊!我不是說過很多次了嗎?」
  「病人的生命跡象還沒穩定,我怎麼能休息呢?」
  她總是這麼回答。
  「妳知道嗎,就是因為妳這種積極又負責的個性,大家才會都把工作推給妳呀……」徐璇看著在她冰涼的手掌敷著額頭之下舒服睡去的雙胞胎姊姊,聲音帶了些哽咽。替她挾好棉被後,在她唇上輕輕一吻後離開房間。
  環視著空蕩蕩的客廳,她的視線落在茶几上的電話,思索了兩秒,她走過去將電話線拔掉,接著拿起一旁正在充電的徐玹的手機,關機。
  為了讓她這陣子能好好養病,就任性一次什麼都別管了吧!

 

 

 

 

 

※   ※   ※

是的,這就是日前在FB粉專PO的自攻自受系列極短篇

總共九篇加起來竟然有7000多字

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數字

靠北,我寫這種微小說比寫長篇還有動力是怎樣= =

啊反正都寫了不發白不發

就算以後動態被刷到下面去還有這裡可以看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hibro
  • 高讚大真是太有創意了~
    而且改名用的字好好笑但又帶點角色的個性,好酷
  • 名字哪裡好笑啊啊啊我覺得都很正常啊(只是有中二
    個性的話只有閻炎像啊其他不是都還好嗎XD

    高讚Top☆ 於 2015/09/24 19:33 回覆

  • 蔣
  • 小賢果然是清純派的
    哈哈
    然後十歲那邊真的寫得太寫實了
    我超有畫面
  • 整篇明明只有妮妮的最H其他人都還好啊ww
    十歲就是當作在幼稚園XDDDDDD

    高讚Top☆ 於 2015/09/24 19:35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大大粉專叫什麼OUO
  • KT草窩 of SNSD

    高讚Top☆ 於 2017/08/14 02: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