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685  

 

 

 

 

 

《族長》李秀滿 - 富有智慧,巨大的深棕色虎班貓,金色眼珠

《副族長》寶兒 - 黑白相間的藍眼母貓

《巫醫》葉英 - 淺灰色帶有深色斑點的母貓

    孝淵 - 棕色眼珠的玳瑁貓,腳掌是白色

《戰士》宋茜 - 黃褐色皮毛、綠色眼珠的母貓

    太妍 - 嬌小卻霸氣的金棕色母虎斑貓,金色眼珠

    順圭(Sunny) - 非常嬌小的金黃色母貓,腹部以下是白色,金色眼珠

    秀妍(Jessica) - 漂亮的白色母貓,藍眼

    美英(Tiffany) - 有一雙美麗笑眼的淡薑黃色母貓,眼珠是藍色

    俞利 - 從頭黑到尾的母貓,綠色眼珠

    秀英 - 四肢修長的黑棕色母貓,黑色眼珠

《見習生》逸雲(Amber) - 琥珀色眼珠,金毛,有淺褐色斑點的母貓,太妍的見習生

     秀晶(Krystal) - 藍眼,乳白色的小母貓,宋茜的見習生

《貓后》賢敏 - 淺褐色的小型母貓,太妍、Sunny、孝淵以及Amber的母親

    馨 - 長相和西卡相似的白色母貓,Jessica和Tiffany以及Krystal的母親

    茉莉 - 苗條而高挑的深色母貓,俞利、秀英的母親

 

 

 

  夜色寧肅,鴟梟鳴叫的聲響清晰可聞。

  微冷的風由北方的高氣壓推來,曳動樹梢沙沙作響,攪亂了夜空中浮游的幾片雲朵,卻吹不散貓兒心理的憂愁。

  岩壁上,虎斑色貓兒的皮毛被涼風作怪的手撫得凌亂,牠昂首凝視著風流雲散的天,皎潔的新月自紛亂的雲層後探了出來,漸漸顯露的全形映在貓兒金黃色的瞳孔中,更是勾起了她魂牽夢縈的思念。

  夢中那隻藍色眼珠的淡薑黃色母貓,笑起來時眼睛也是這個形狀呢……

  不知道這個夜晚沒了她的陪伴,她是否能一夜安枕,抑或像現在一樣,只能望著天空想著對方呢?

 

  腳掌摩擦礫石的『沙沙』聲由後方傳來,她豎直了耳朵,引發的警戒狀態卻在聞到對方的氣味後又迅速消退。

  「跑來這裡幹嘛?想妳家閃亮小帕妮喔?」來者是隻略為修長的黑色母貓,綠色的眼珠如翡翠般在黑夜中閃閃發亮。她悠哉地走到金色虎斑貓身旁坐下,打了個哈欠。

  晃著尾巴,她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回道「妳就不想妳家女王嗎?」

  「當然想啊~秀妍規定我每天都要想她一百次owo」

  「缺。」

  「我說妳啊,要思春也不應該犧牲自己的睡眠時間啊,不意外的話,明天我們可是有大仗要打。」那對綠眼珠眨了眨,望向峭壁的下方,她已經可以預見明天這塊即將成為戰場的土地會沾染上多少鮮血,戰況會是多麼慘烈「那群銀毛的鼠腦袋根本講都講不聽,一定會馬上開戰的。」

  「沒有滿叔的命令,我們就不能輕舉妄動。」

  雖然,她並不否認在對抗蠻夷之族上,戰爭或許比講和來得簡單,但那畢竟是要犧牲性命才能換來和平,無論是哪一族,只要有貓在戰爭中死亡,都不是她所樂見的。

  「是這樣沒錯,不過……早點打一打回去,不是比較好嗎?」語氣隱約透著興奮之情,她瞥向那隻看似鎮定的小虎斑貓,知道自己的話已經讓她想起在出發之前發生的某件事,然後,更是找死的蹭了上去並模仿了某隻貓的聲音「『DaeDae要快點回來,沒有妳抱著的話,人家睡不著吶……』」

  「呀!權俞利!!!」小虎斑瞬間炸了毛,回身撲向那隻笑得幾乎翻過去的黑貓,卻被她巧妙的避開「別別別別撲過來啊,我們說好不搞基的。」

  「誰他喵要跟你搞基了!妳過來,我保證咬死妳!」

  「不行啊,我還沒娶到秀妍……不對,就算娶到了也不能死,我要照顧秀妍一輩子~」拉開了些許距離後,黑貓呆呆的喃了幾句,視線才又回到眼前的貓身上「總之啊,別太晚睡,要是妳明天在戰鬥中有個閃失,連星族都會被帕妮的哭聲震聾的。」

  「妳他喵別詛咒我就行了,滾!我等等就會回去了。」應許後,她又轉身回到那片月光之下,享受著那般明亮的溫柔。

  美英……再等我一下,我很快…就會回去了……



  漫長的夜晚終將過去,月亮隱沒於西方天際,熾熱的太陽也從東方地平線露出臉來,點亮了半個蒼穹,揭示新的一天即將開始。

  橘黃色的光芒為高聳的岩石塗上一層鮮豔的彩繪,覆滿森林的每片樹葉,染紅了嫩草鮮露與潺潺河水,披在貓兒的身上便成了威風凜凜的鎧甲。

  展露半面的太陽如同一團熔融狀的岩漿,在那之下,點點銀光接二連三地冒了出來,乍看猶如已隨月亮消隱的星芒復出。然而,先後出沒的光點卻不斷地放大,距離越近,越能看出那些似是長了腳的銀色光,原來也是一隻隻有著銀色毛皮的貓兒。

  在銀色的外來者奔至森林的入口前,三大族的族長早已在那等候多時。

  銀色貓群的首領是隻剛成年不久的年輕公貓,他的體型不算大,右眼至下巴留有一道長長的疤痕,尾巴也少了一截。雖然身上布滿大大小小的傷痕,卻也顯示出他是多麼的驍勇善戰,不畏死傷。

  停在距離牠們三個身長的距離前,他露出一口銳利的牙,戲謔似的問道「只有你們三隻老貓而已嗎?」

  「我們不是來打架的。」其中一名長者沉著嗓子答道,眼裡透著歷經風霜的睿智「聽著,我們可以給你適當的建議,讓你帶著你的族貓們到其他地方尋個安身之處。但這片森林是星族,是我們祖靈賜給我們的獵場,幾個季節以來容忍你的族貓偷我們的獵物已是最大限度,若是要我們分土地給你,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喔?我可沒說要你們分土地給我啊。」相反地,這名年輕的首領眼中盡顯貪婪與狡詐。況且對他一個無神論者來說,根本不把所謂的祖靈放在自己眼裡「這片森林遲早會是我們的!只要……把你們通通趕盡殺絕就行了!」

 

  太妍領著一隊年輕強壯的戰士,藏匿於樹林的灌木叢中,耳朵向前豎直,傾聽著前頭族長們與那個銀毛的傢伙無意義的談話。

  她聽見滿叔聲明森林的所有權,接著是JYP的警告、老楊的斥責,但對方似乎一點也沒有回心轉意的意思,甚至明顯地向三位族長挑起敵意,像是恨不得要開戰一樣。

  「這麼想要打架,為什麼不去找農場邊的兩腳獸或四條腿的怪物,非得要來找我們的麻煩……」秀英在旁邊小聲的碎念,還在吃早餐的她咀嚼著剛獵到的新鮮老鼠,邊吃還邊噴骨頭屑屑。

  「一定是看準了我們好欺負啊,妳看看妳,都什麼時候了還吃!」另一邊的俞利用腳掌從她的頭狠狠地巴了下去,秀英吃痛的唉了聲,也不甘示弱地踹去一腳回擊「誰知道牠們會講多久啦?我這個長身藏在這裡很憋屈欸都快悶死了!」

  「喵的,妳腳也沒比我長多少啊!又不像太妍那麼輕鬆就……」

  『啪』『啪』兩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俞利和秀英的臉頰在開戰前就先腫了一邊,而那條作為武器的尾巴還在她們面前恐嚇似的晃著,尾巴的主人更是帶著強烈殺氣的瞪了她們一眼「妳們他喵的都給我閉嘴。」

  『碰!』重物落地的聲音再次吸引了太妍的注意,專心地聽向似是出了什麼事的前頭。

  「子瑜!」不遠處有別族的貓輕聲叫道,那聲音聽起來很是慌張。談判中的族長們呼吸也亂了幾秒,雖表現得不明顯,仍是能聽見他們紛紛抽了一口氣。

 

  「你這傢伙……對我們的見習生做了什麼?!」此時的朴軫永只是故作鎮定地壓著即將出鞘的爪子,聲音聽來像是醞釀了滿腔怒火。

  「沒什麼,只是看見這隻小貓在森林的邊緣晃來晃去,像是不知道自己隸屬於哪裡,才幫牠上了一課。」那隻被扔在地上的小母貓傷痕累累,奄奄一息地只能在銀毛的傢伙腳下無助地嗚咽,求救似的望著原生部族的族長「叔叔……」

  「呀!妳不是承認妳是我們的族貓了嗎?叫誰叔叔啊?」他惡劣地踩著小貓的背,那隻剛滿六個月的見習生經不住他的踐踏,痛苦地哀鳴著。

  他得意地獰笑道,正要抬頭繼續向三位族長挑釁,一個深棕色的巨大身影似迅雷般向牠撲來,一掌拍去便將他狠狠擊飛。失去那股壓制他的力量,小見習生立刻被族長叼了起來,送回其他族貓以及她的導師身邊。

  銀毛貓群因首領被攻擊全都躁動起來,壓下身子拱起了背,齜牙咧嘴地低吼著。他們的首領受到突襲後也未完全倒地,強而有力的後腿支著地快速地找回了重心,不滿地啐了一口「該死的老貓……竟然趁本大爺在說話時攻擊我!說好的尊重呢?」

  「尊重什麼?你們不只綁架還攻擊未成年的見習生,這種貓有資格說尊重?」李秀滿和楊賢碩對了一眼,雙方迅速地達成了協議。

  戰士守則中,有條規定便是『所有戰士都必須拯救受傷或陷入危險的小貓,無論他是哪一族的』。對於這種連幼貓都不具同情心的野蠻之族來說,早就已經沒了和他們談和的理由。

  兩族的族長擺出戰鬥姿態,在後方等待的戰士們也屏息以待,族長們隨即發出尖銳的嘶吼,激起了戰士們骨子裡早已沸騰的勇氣,如同響徹雲霄的號角宣示著──開戰了!

 

  「我們上!」「衝啊!」其他族貓們紛紛發出義憤填膺的怒吼,衝出樹叢撲向前來的銀毛族貓。

  「各位,戰爭可不是鬧著玩的啊,這麼衝動可是會……」年邁的巫醫葉英憂心忡忡道,雖然臨近禿葉季,儲藏的藥草依舊相當充足,她還是希望能將傷亡人數降到最低。

  眼前一條長長的尾巴晃過,是回過頭來,眼神無比堅定的太妍。

  「請您放心,我不會讓他們太逞強的,我保證。」

  因那匆匆的一瞥而愣了一下,這隻步入中年的母貓在年輕的戰士眼中看見了某種異常的光彩。

  那樣的冷靜從容,既不急於殺敵立功也不懼於上場迎戰,散發著強烈的自信感卻又不囂張跋扈,保有對族貓及敵人的敬重,再加上她自幼便表現出的卓越的領導能力,幾乎就是個……

  沒有把心裡所想的說出來,她只能望著太妍已經躍出灌木叢的身影,頷首默道「願星族保佑,別讓本族失去如此優秀的族貓……」

  陽光下,那道金黃色的身影如同一顆閃亮的流星,劃破天際降落在地表的某處,抬起一掌,朝著某隻銀毛貓兒的腦門揮了下去。

 

  「喵!」壯碩的銀毛公貓被突如其來的一腿踢得倒退好幾步,好不容易站穩後定睛一看,眼前便是一隻高瘦的黑棕色母貓,若不是她稍微壓低身子保持警戒姿勢,直立起身子恐怕會比他還高……

  不過,他才不會因為這樣就畏懼對方,隱隱作疼的腹部燃起他的怒火,使其撲上前更加凶悍地揮舞爪子。

  黑棕色的母貓耳朵一豎,移動腳步巧妙地迴避了敵人的攻擊,在牠轉向的同時,身後一道黑影如煙霧般無聲的竄了上來,精壯的左臂重重地揮出,銳利的爪子在那隻銀毛貓臉上狠狠劃了三道;而移至後方的黑棕色母貓,則利用轉動的力量將準備偷襲她們的某隻敵軍掃開。

  這是專屬於她們——秀英和俞利的戰鬥方式。兩貓背對著背,讓俞利躲在秀英之後,不用言語,只以絕佳的默契判斷換位的時機,在秀英躲避攻擊的時候將俞利換到前面攻擊,出其不意,也不會遺漏來自後方的攻擊。

  「靠,竟然還有一隻……」銀毛公貓抹了抹臉上的血跡,灰暗的瞳孔瞥見不遠處兩隻同個陣營的貓正往這奔來,頓時信心大增。

  「沒關係,要比團體戰我們也不會輸!」他尾巴一揮,另有兩隻體型較小的年輕公貓也來到他身邊「給她們好看!」說畢,三隻貓先後衝出。

  「這句話是我們要說的才對!」俞利露出滿意的微笑,面對衝來的敵人她沒有立刻換位,先是和對方過了幾招將兩隻較小的公貓逼退,接著以後肢為軸迅速一轉,跳上已面對她壓下身子的秀英的背,借助她起身的力量高高躍起,撲向距離她們約三個身子長的兩名突襲者,高度落差賦予的力道只需一擊便能將他們輕鬆擊倒。

  作為俞利踏板的秀英也沒閒著,起身的瞬間牠將力氣積蓄在後腿,下一秒身子便如彈簧般射出,將起初與她們對決的壯碩公貓扳倒在地,咬住他的脖子,用力一甩扔向俞利的方向。

  「哇啊!崔秀英妳幹嘛啦?!」此舉嚇得俞利趕緊跳了起來,那隻公貓的身軀便砸中了前幾秒被她撂倒的兩隻貓,短時間內他們恐怕都站不起來了……

  「喵啊…抱歉,黑黑一坨我以為妳是殘影啥的。」

  「去妳的!妳他喵才黑黑一坨!妳全家都黑黑一坨!!!」

  說出這句話的俞利,一定忘了她自己就是和秀英同一胎出生的手足……

 

  剛解決一隻體型比她大了兩倍的成貓,太妍甩了甩爪上的血滴,眼角餘光瞥見一名高大的敵軍正將自己的見習生逼向岸邊,若是再後退一步極有可能就會掉進暗濤洶湧的河水中……

  瞇細了眼,她身子一閃躲開朝牠耳邊揮來的爪子,細長的尾巴如鞭子般賞了對方一巴掌。待對方回過神來,那隻金黃色的小虎斑貓早已不見蹤影。

 

  敵人近在眼前,內心忐忑不安的Amber又向後退了一步,後腳卻徒然踩空,將她嚇出一身冷汗,爪子更是用力的抓緊地面。

  「小朋友怎麼了?害怕嗎?我可不記得我有這麼可怕……」銀色毛髮的戰士笑得猖狂,直視那隻金毛帶著褐色斑點的見習生,眼神充滿濃烈的殺意,竟連一點手下留情的想法都沒有。

  「閉嘴!我才不怕你!」Amber咬緊牙根,四肢卻不聽使喚的顫抖著,耳後的傷痕在先前的激烈掙脫下滲出血絲,在帶著沙粒的風中刺痛不斷。

  可惡,姊姊們明明教過她遇到這種情況該怎麼辦,就是她腿不夠長,也無法從旁邊逃跑。要是再晚幾個月開戰,等她長得夠大足以對付這種體型較高的敵人,今天在對戰上的角色早該倒過來了!

  「小小年級就這麼嘴硬啊,沒關係,我很快就會讓妳解脫了。」舔了舔爪上的鮮血,邪佞的眼神飄到她的頸部一定,隨之而去的便是他獵貓無數的爪子。

  Amber嚇得緊閉上眼,身子瞬間縮成一團,希望在臨死之前想著的不是敵人的模樣。牠想起昨天從營地離開時,平時不怎麼愛理她的Krystal竟然主動跑來找她碰了鼻子,還兇巴巴的說要是沒活著回去她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可是現在…似乎……

  「哇啊啊啊啊!」心裡的懺悔還沒結束,她便聽見耳邊響起慘絕貓寰的尖叫聲,但發出聲音的卻不是她……

  因好奇而睜開了眼,上一秒才作勢要置她於死地的敵人,這一秒卻成了她英俊帥氣的導師爪下的斷魂者。

 

  太妍的一隻腳掌壓著對方的後頸,另隻出鞘並插入對方喉部的爪子猛地一抽,將該貓的喉嚨劃出一道狹長的傷口,大量的血液湧出,漸漸淹過他掙扎抽搐的四肢。沒多久,肢體只剩有一下沒一下的顫抖,貓瞳中恐懼的餘光也徹底消散。

  太妍冷漠地甩了甩爪子,從曾是敵人的死者身上跳下,走至Amber面前,咬著她的後頸將其叼起,快速奔回開戰前的藏身處。在那裡有著她們的巫醫葉英,以及幾隻受了傷正在做簡單包紮的族貓。

  「可是姊姊……我還可以戰鬥啊!」Amber抬頭望了一眼,自額上流下的血珠正好滴進她眼中,令她不適地閉起眼睛。

  「算了吧,妳以為妳抖成那樣沒人看得到嗎~」太妍放下她後輕笑了聲,舔著牠的臉幫她清掉臉上的血痕「見習生上戰場只是見見世面罷了,何況這是妳的第一戰,能活著回去就不錯了。」

  「唔……但我也想做些什麼啊,只是待在這裡看你們為森林而戰,星族不會允許這種行為的。」

  「那妳就幫葉英的忙吧,別讓自己閒著就是了。」從她琥珀色的眼珠中看出也要盡一份力的決心,身為導師的太妍很是感動。雖然還是不肯讓她用自己年輕的生命換取戰爭的榮耀,卻是帶上了她的執著,再次投身戰場。



  太陽自地平線升起,到了現在不過上升十五度,本是空曠一片的礫石平原已染滿鮮血,遍布傷殘死屍,有來自森林的貓兒,也有來自另一端的銀色族群。雖因戰敗而倒下的軀體中以銀毛貓居多,但他們卻像殺不盡般由邊緣不停跑入戰場,數量不斷增加,即使居住森林的戰士們技巧再好,在體力持續的消耗下也漸漸不支,被敵人看出破綻並攻擊,各個非死即傷。

 

  背對著高聳的石壁,數十個敵人渾身浴血地倒在身邊,眼前還有約莫二十個敵人將他層層包圍。李秀滿喘著氣,沉著的眼神中少不了疲憊,腹側的傷口淌著血,劇烈的疼痛使他的動作已不像開戰時那麼靈活,卻未顯現一絲畏懼,更沒有任何臨陣脫逃的念頭,只是堅毅、毫不退縮地望著前方,那個即將開口的銀毛傢伙們的首領。

  「也差不多該結束了吧?」相較之下,那隻自信滿滿的銀色公貓身上並無受太多傷,嘴角擒著陰沉且殘忍的笑容,短短的尾巴輕輕晃著,隨時都能下令讓手下攻擊他「老貓,趁現在快投降離開,我還能放你們一條生路,否則……」

  「我們不可能投降!」李秀滿打斷他,壓低身子,已經做好迎戰的準備「儘管你們真的得到了這片森林,星族也不會讓你們在這裡生活下去!」

  「呵,到現在還說什麼星族真是可笑,那些死去的屍體能為你們做什麼嗎?」他冷哼了聲,明顯對森林戰士的祖靈信仰表示不屑「算了,反正你很快就會變成星族的一員,我會讓你嘗嘗自己的族貓被殺死卻束手無策是怎麼樣的滋味!」

  語音落下,在他身旁待命的銀毛貓群便衝了上去,數十隻貓爪抬起就要揮下,卻在半空中被掃來的貓尾打偏了方向,一眨眼,傷痕累累的公貓之前竟多了一隻金棕色的小虎斑貓,示威性的向他們咆嘯道「想要殺我們的族長,得先過我們這關才行!」

  「什麼?妳是怎麼……」話還沒說完,高亢的喵聲自他的頭頂響起,他警覺性地豎起耳朵並躲過,閃掉了某隻黑色母貓揮來的爪子,沒打中他,倒是打飛了旁邊的一隻銀貓。

  在另一頭,又出現了一隻黑棕色的母貓用長腿迅速擊退了包圍的銀毛貓群,使得本將注意力都放在李秀滿身上的他們根本來不及反應,出鞘的爪子各個瞄準致命處,拳拳到肉刀刀見血。

  突然襲擊他們的三名不速之客受的都是些擦傷或割傷,雖然也損失了不少體力卻不怎麼影響行動,花了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就將一群貓打成傷兵殘將,銀毛貓的首領幾度也出手攻擊了她們,卻幾乎都被閃過不肯與他正面對決,不然就是被某兩貓的聯合戰術給耍得團團轉。

  協助族長將附近的敵人都清空後,太妍向正在挑撥敵方首領的侑秀兩貓吼了聲「妳們兩個!先帶滿叔回營地治療,那個傢伙我來對付就好!」

  「呀!為什麼?不是說好這隻蠢貓要讓我們揍到爽嗎?」

  「對啊!妳想要自己獨吞功勞嗎?金太妍妳真的很不夠意思!!」

  『啪!』『啪!』於是這兩貓又被甩了一巴掌「喵的,族長的生命重要還是跟敵人戰鬥比較重要啊?吭?」太妍咬著牙低吼道「我估錯了敵人的數量,他們的援軍來得太快,光靠我一個沒辦法安全地送滿叔回去,只好交給妳們了。」

  經她這麼一說,俞利和秀英對視了眼,順帶又送了銀毛貓的首領一拳,回頭瞟向太妍「這算妳欠我們的,哼。」語畢,兩人前後跑向已經有點站不住的李秀滿,一貓扶起他的肩膀,一貓跟在他們身邊幫忙清理敵人,遁入樹叢之中便消失了身影。

 

  「可惡,妳們居然打斷了我和老貓的談判!」銀毛貓族的首領瞪著眼前同樣殺氣騰騰的太妍,兩貓繞著圓踱步,伺機而動。

  知道對方本來就沒那個心,太妍凝著臉,調整呼吸使自己的心能盡快靜下來,觀察對方的動作分析他接下來會有的行為「談判個毛,我們跟你們已經沒什麼好……唔!」

  「太慢了!」趁著太妍還在說話,他已如同子彈發射般迅速衝向她,細長的爪子自下方而上揮擊,卻抓了個空,連一根金毛都沒扯下。風聲拂過耳邊,他的頰邊傳來一陣熱辣感,留下了一個被貓尾甩過的印子。

  銀毛公貓露出猙獰的表情,回身想要給她一擊,卻只見到她尾巴飛來的影子,接著便被打歪了頭「唉西!幹!」

  「啊真抱歉,我這樣還太慢了是吧?」太妍的聲音自他腦袋後方響起,他本能地往後一轉就揮拳,爪子卻從她的頭頂上方掠過,在他縮回手不過零點幾秒的空檔,腹部被她重重一踢,痛楚中斷了他動作間的連結,下一秒就被那隻嬌小的虎斑貓壓倒在地。

  「呃!」沒想到,太妍還來不及從他的咽喉咬下,過長的尾巴就被他用力一扯痛得全身發麻,一個翻身,她反而被敵人壓制在身下。

  「沒想到吧?妳最驕傲的武器反而害了妳啊!」他發出得意的嚎叫聲,後腳緊緊踩住了太妍的尾巴,一掌壓在她的頸間,爪子甚至嵌入她的脖子內,使她動彈不得。太妍扭動著身軀,前肢攀著他的指爪試圖推離他,後腳也胡亂地踢著,卻沒辦法動搖他壓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漸漸地,掙扎的力度逐漸變小……

 

  『勇敢的戰士們,森林將以你們的犧牲奉獻為榮,歡迎你們加入星族……』

  在她逐漸沒入一陣漆黑的視線中,似乎見到了每晚高掛於天空的銀毛星群,一點一點地閃爍著燦爛的光輝。數個聲音重疊並回響在她的耳邊,似是召喚般的囈語,引導她陷入更深的黑暗之中……

 

 

 

 

※   ※   ※

因為這次寫的時候木有畫圖所以用別人畫的代替(#

這是上禮拜小草去嘉義玩ㄦ的時候經過進去逛逛的社區壁畫,超多貓貓超可愛噠

放那張大概就是想表達一下他們的營地就是這種感覺(?

 

這章比較長我分兩段

絕對不是因為後段還沒寫完###

然後

我把子瑜寫進去絕對沒有要牽扯到政治的意思

我只是寫出事實

也不要把那群銀毛貓隨便代入什麼強國人好嗎w畢竟那跟我的出身是有點關係的(劇透#

 

最後公布一下

小草考上新竹教育大學,新竹的朋友們未來說不定會見到野生會走路的變態九層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Sherry.
  • 有野生九層塔走動是指說看到就可以投寶貝球嗎owo


    看到他喵的真的快笑死XDDD

    貓梗真的很強大wwww


    麵之前有推薦我去吃新竹麋鹿(還是馴鹿?)牛排館欸,是一個像快餐店的取餐方式,只是領的是牛排

    可是我上次要去吃的時候居然整間店倒了還出租,另一間分店又遠的要命,然後就吃不到了QWQQQ


    美英的哭聲穿透力強到衝破雲霄欸好狂#

    呻吟聲也是一樣嗎好害羞www


    一篇字數真的很多欸我滑了挺久,中文系就是ㄅ一樣,不要當神奇寶貝大師了當說故事小草就好owo
  • 那我看到野生鳥梨可以射水果刀嗎owo?
    他喵的不是貓戰士裡面的只是我喜歡這麼說www
    她有跟我說啊,離我學校蠻近的我打算去吃吃看wwwww
    祖靈們表示每天都有高清無碼免付費免上網滾床Live秀可以欣賞,內建立體環繞音響
    這邊應該六~七千而已吧
    分段發我也有比較多留言可以看( ̄▽ ̄)
    這跟中文系哪有關係啊www真正的中文系可以寫得更好的
    我才不要當神奇寶貝大師←_____← 對玩剖ㄎ一芒果沒興趣

    高讚Top☆ 於 2016/08/09 12:06 回覆

  • Vera
  • 這篇文,整個很令人有畫面!
    突然覺得有點像在看暮光之城結局時,那大戰的感覺
    尤其是太妍在打鬥的時候~好刺激w
    所以,你有沒有要把這貓貓的故事拍成電影#(什麼

    但是...
    『啪!』『啪!』一直被太妍甩侑秀巴掌的橋段惹笑ww
    被甩巴掌感覺很像漫畫或卡通旁邊多冒出的小圖,然後是可愛插圖的那種XD

    秀英居然在吃老鼠(!嗯,對,她是貓##


    還有,樓上的那笨梨,都跟她講過幾次
    是ㄒㄩㄣˊ 鹿,不是ㄇ一ˊ 鹿(難怪整天迷路#(跟這好像沒有關係##
  • 小時候看太多這種戰鬥場面所以比較能揣測那個畫面吧(?
    因為太妍很帥啊(ノ´∀`*) (欸
    wwwwwwww妳不覺得要拍成電影太難了嗎
    哪有那麼多貓會乖乖聽話在那邊打架laaaaaaaaaaaaaaaaaaa
    甩巴掌那邊妳就會看到侑秀露出這個表情→ ( #)3 )
    妳養一隻貓,妳家就不會有老鼠了多棒(不要慫恿人家

    居然,那我以後也都不能說錯不然就跟鳥梨一樣笨了

    高讚Top☆ 於 2016/08/09 12:11 回覆

  • W.S.
  • 秀英跟俞利真的是來搞笑了(不#######
    被太妍的尾巴打兩次巴掌也太好笑XDDDDDDDDD
    打架畫面也寫得太好www 太壯觀惹
    分兩段是正確選擇,因為文真的很長看很久(######
    野生會走路的九層塔我也想看owo/ 我上網查才發現新竹在哪兒/w\
  • SHY三個活寶就是專門來逗笑觀眾達owo
    太妍的尾巴除了攻擊之外最多就是拿來甩巴掌跟幫妮妮按摩用的(咳
    打架那邊其實是大概半年之前寫的,到現在已經有點喪失那個手感惹#
    幸好下半部只剩一點點www
    如果是長時間回歸字數會抓更多,反正妳們就慢慢看啊現在是暑假不是咩
    改天去台北玩兒的時候約出來咩wwww
    果然是天龍國附近的居然除了台北以外哪裡都不知道((指

    高讚Top☆ 於 2016/08/09 12:15 回覆

  • hsuanmx
  • 新竹是吧...呵呵呵(拿起項圈(邪笑))
    想到fany貓就覺得興奮~好想摸她肚子*\(^o^)/*

  • Catch me if you can(゚∀゚ )
    不可以亂摸妮妮會濕的(→眼淚

    高讚Top☆ 於 2016/08/10 08:57 回覆

  • 楊夏
  • 喵嗚~~~~((伸爪
  • 有沒有像妳這麼敷衍的留言

    高讚Top☆ 於 2016/08/10 16:24 回覆

  • 楊夏
  • 我是在配合劇中角色XDDDDDDDDDDD
    不過上次看過你這系列的文就很期待之後走向
    一句話 好看哈哈哈哈哈哈哈阿阿哈哈哈哈哈阿
  • 好看那句是多餘的了
    走向就......有看過原作的應該都知道,星族都會降下旨意指定英雄拯救部族這樣

    高讚Top☆ 於 2016/08/10 16:47 回覆

  • hsuanmx
  • 一定能抓到!!
    我就是要摸到帕尼全身濕(流汗
  • 不給抓w
    不行,那是我的工作(居然

    高讚Top☆ 於 2016/08/10 23:42 回覆

  • 伊爾
  • 噴屑屑跟本變阿崔的招牌動作了www
    妳們兩喵都黑黑一坨就別爭了#
    Krystal妳這個死傲嬌ww
    金爺救Amber那邊真的是帥爆!
    「太慢了!」這句我突然想到你之前傳的一張貓咪躲過一道光(?)的照片wwww
    嗯 所以最後是誰在講話oao
    ----
    我才不會說我昨晚一個驚嚇圖然想到要留言這件事wwww
    ------
    在此呼籲各為新竹人在路上看到有野生九層塔走動要選擇逃跑喔 逃跑 真的要逃跑!!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 妳想被阿崔噴的屑屑埋了嗎(不
    那張照片是啥我也忘了
    不過看妳描述的應該是蠻像der那個畫面
    總之整部請都以日式漫畫式的風格來看(就是各種激光亂射
    『』就是祖靈rrrrrrrrrrrr
    妳看下一集就會知道了

    妳們這群根本都欠包,除了小受跟麵之外根本沒人記得我的存在←___←

    高讚Top☆ 於 2016/08/16 13:21 回覆

  • 伊爾
  • 去噴敵貓啦wwww
    左轉下去跟xin領銀xin喔##
    基光亂射(咦(不
    好啦懂了wwww

    我有記得阿 還想說要下載然後坐捷運的時候可以看 可是字好小而且動作片#我真的無能 反正各種不(藉)便(口)所以就這樣了wwwww
  • 這部也不基啊www
    下次直接跟我要TXT啦
    那為什麼愛情動作片就可以

    高讚Top☆ 於 2016/08/16 13:44 回覆

  • 啾咪
  • 因為看愛情動作片不需要動腦啊
    動手就可以了#
  • 高讚Top☆ 於 2016/08/18 23:04 回覆

  • 蔣
  • 子瑜 嗚嗚 孩子啊~
    我對於打鬥那部份很有畫面呢
    然後也喜歡看兩個笨蛋被尾巴打
    還喜歡 妳他喵才黑黑一坨!妳全家都黑黑一坨!!! 噗哈哈哈哈阿
    考上竹教大啊 有空來台中玩吧 我剩一年了....
  • 兩個笨蛋wwww
    但是寫打鬥超累的rrrrrrrr希望之後都不要有戰爭惹w
    新竹跟台中又沒有很近XD
    好啦有機會再去吧~

    高讚Top☆ 於 2016/08/22 23:35 回覆

  • J
  • 開戰了。。😨😨
    哇~SM, JYP, YG居然連合了(驚訝
    帕尼說的那句好令人心動💕💕
    子瑜!!哇操!!
    居然😠😠這樣欺負小孩,真該死
    太妍真的好強。。。
    但是最後面😨😨沒事吧。。(不安
  • 基本上我把KPOP界的公司都當成一個一個族,所以是全部都有參與戰事喔www
    妳看看,金爺悶騷到連情話都只有怕妮會說 ((指指點點
    其實我在寫的時候是把他當成那個黃什麼安的(゚∀゚ )
    怎麼可能會有事呢她可是金爺wwwwwwwwww

    高讚Top☆ 於 2017/02/11 00: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