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60518_163918  

 

 

 

 

 

 

 

  她一直以為,自己在太妍懷裡失去意識後就不會再醒來,又或者醒來時,自己會在另一個世界,見到身分仍舊是人類的太妍。

  然而事實證明,她現在在一間病房裡,被一個戴著眼鏡和口罩的年輕女子照顧著,雖然臉龐被遮了大半看不清她的面容,卻無法否認口罩下的臉必然擁有不俗的美貌。

  「我叫Vera,是Taren的朋友。」她倒了一杯水給她,看著她喝下,又遞給她一塊草莓蛋糕「我知道妳可能會對某些事感到疑惑,所以妳慢慢吃,我說給妳聽。」

  她坐在床沿,輕柔的嗓音緩緩說道。

 

  明明心臟被子彈射穿,也著實體會到了生命流逝、死亡隨之而來的感受,但是,她的心臟並沒有停止跳動,呼吸也沒有因此凍結……唯一的原因就是,她也受到了殭屍病毒的感染。仍留在她肩上的太妍的齒痕就是最好的證明,另外,她身上被太妍劃出的每個傷口,以及下身被它刺傷的地方都驗出了屍毒。這恐怕是太妍身上的屍毒變異後的作用,傳播力較本來的病毒又更強了些。

   Taren所說會提供船隻載她們前往台灣的朋友,在等到她們之前就被在港口邊巡邏的軍隊給殺害,也因此知道了她們要逃往國外的消息,才設下陷阱準備抓她們。這些都是Taren到那邊看見現場的慘況後,駭進軍方的資料竊得當時的錄音檔才知道事情始末。那時的她早已因為失血過多暈了過去,太妍把她抱上船後又自己下了船,Taren問了好幾次它就是不上船,最後站在岸邊眼睜睜地看著她被送往台灣。

  但太妍現今的行蹤卻是個謎,它最後一次出現是在國際新聞上,被空拍的直升機發現在中國東北方和殭屍大軍搏鬥,讓全世界為之震驚。雖然查不出它的身分,但它攻擊同類的行為卻讓人不解,甚至引起了各國學者的討論。

 

  美英靜靜地聽她說到這裡,放下手中的空盤子,低頭看著自己因流血過多而更顯蒼白的肌膚,雙眼無神,聲音也十分空虛無力「我就快要變成殭屍了嗎……像DaeDae那樣?」

  「我們推算過病毒發作的時間,大約在接下來的三四天內妳就會慢慢產生變化,但是完全屍變的時間不太一定。」

  被它咬傷的肩突然有些刺痛,讓她想起了太妍的臉、那雙黑瞳以及利爪,霧氣頓時湧上雙眼「我也會像DaeDae一樣…變成殭屍……所以DaeDae才會…不要我了……」

  常人的生命就只有一次,逝去了就不會再回來,然而這種失而復得對美英來說卻一點也感覺不到喜悅。

  在捨身為它擋子彈前,她心裡只想著要保護它,然後永遠和它在一起。然而現在,她毫無預警的活了下來,卻發現太妍離開了她,彷彿失去了生命的意義般,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徬徨之際思緒以及內心感受都一片混亂,直覺地就認為太妍是不要她了……

  「沒有啦!太妍哪有不要妳啊……」Vera趕緊安慰她,萬一她情緒不穩造成代謝加速,屍變的時間或許就會縮短,那就糟了!「雖然各新聞媒體和名嘴都有不同看法,說什麼是因為基因突變、殭屍也有區域意識還是它想成為人類等等,才與其他殭屍為敵。但是我們都覺得,應該只有一個原因──它是為了保護妳的安全。」

  抽了幾張衛生紙,她幫美英擦了擦眼淚,撫著她的背「要是不要妳的話,它怎麼可能在那邊等到Taren出現啦!傻瓜,它就是不想讓妳變成殭屍才把妳送到台灣啊!」

  「真…真的嗎……?」美英淚眼汪汪的抬起頭,紅著鼻子小聲抽泣的模樣萌到炸。

  Vera又花了點時間勸說,讓她相信太妍沒有不要她,只是找個地方讓她待著,等她變回人類、它把所有殭屍清完後,她們就可以安心地回到韓國。這是她揣測太妍的心理得到的結論,畢竟太妍的一切都是繞著美英打轉,也只會為了美英去做這些事。

  她的話語似乎起了安撫的作用,漸漸地讓美英的雙眼恢復了些許神采,開始思考她昏迷前後發生的事情,和Vera說的話串起來後,也比較能理解太妍離開她的意圖了。

  「那麼…只要我變回人類,DaeDae就會來找我吧?」美英沉澱了一段時間,突然蹦出這句話,態度也變得比剛才積極很多「小玄之前說第一次的解藥失敗,資料都傳到台灣繼續研究了,那第二次的解藥研發出來了嗎?」

  「還沒,因為那邊的電腦被破壞,資料多少也有些損毀,我們接收到的其實不太齊全。」話說到此,Vera的聲音變得嚴肅許多,黑框眼鏡後方的雙眼也變得無比認真「所以我們需要妳,帕妮,因為台灣沒有人被感染,妳是唯一一個身上帶有殭屍病毒的人。而且,妳是被太妍感染的,體內的病毒大致上會和它一樣,我們就不用重新取樣和分析,有妳來提供數據和試解藥的話,無疑可以加快我們的研究速度。」

  曾經她因為害怕再次失去太妍,不願意讓它冒著任何風險去試解藥,但是現在實驗的對象變成了她,只要她答應,一旦解藥完成,不只是她和太妍,所有被病毒感染而變成殭屍的人都有機會得到救贖,也就能結束這持續已久的殘酷殺戮。

  全世界的人們都盼望著這樣的結果,龐大的期待成了重擔,成千上萬條的性命彷彿被丟到美英身上,壓垮了她瘦弱的肩膀。儘管如此,她仍是用力抓緊了床上雪白的被單,果斷地點了點頭。

  太妍或許就在危險的戰場上與敵人搏鬥,要她就這麼待在病房裡什麼都不做,她辦不到。

 

 

  美英被帶往地下的秘密實驗室,之後的幾天,她幾乎都處在一個個怪異且冰冷的機器中,接受各項檢測,承受吃藥及打針的痛苦,時不時還得抽血化驗。鑒於第一次的解藥造成太妍體內的屍毒異變,Taren這次不敢再大意,換了另一種循序漸進的研究方式,試藥的劑量也不敢用太多。

  但是,由於美英並未完全變成殭屍,仍保有人類的意識和感覺,藥物作用在她身上就會引發相當劇烈的疼痛,然而她卻沒有說過一句怨言,甚至連一滴眼淚也不曾掉過。真的疼得受不了時,她會將和太妍的情侶對戒握在掌中,那般冰涼的溫度能夠讓她在閉上眼睛後,假裝是太妍緊緊牽著她的手,唯有這樣,她才有勇氣吞下越來越苦的藥,忍受一次又一次藥物消滅病毒時椎心刺骨的難受與痛楚。

 

  漸漸地,她的身體也產生了些變化,眼白的部分逐漸被加深的瞳色侵蝕,指甲漸長成了銳利的爪子。她開始渴望他人的血肉,只要陷入夢中,眼前就會出現她殺了整個實驗室的人,甚至讓台灣也淪陷為屍毒肆虐之地的畫面。

  被自己染滿鮮血的雙手嚇醒後,害怕自己總有一天會失控的恐懼及懊悔越積越深,這種心靈上的負擔往往比肉體上的疼痛還難以排解,同時卻也讓她明白到,原來這就是當初太妍知道自己將會變成殭屍時的感覺……

  現在的她還懷著一絲等待解藥被製造出來的希望,那時的太妍卻什麼都無法依賴,面臨生存和保護她們的壓力,還得對抗心中巨大的惶恐與無助。

  一個人究竟要多麼堅強才能夠獨自承擔這一切?美英無法想像,只是翻著手機中她和太妍的合照,滿是心疼的淚水止不住地潸然而下。

 

 

 

  『嗶、嗶、嗶、嗶、』

  「目前心跳和血壓都正常,沒有任何異狀。」

  「開始注射NT1190。」

  美英平躺在病床上,閉上眼調整自己的呼吸,讓自己的心情能保持穩定,在這個時候,那怕是她心臟漏跳了一拍都有可能產生變化。片刻,她感覺到一股熱流順著她手臂上的針注入她的血管中,很快地流竄至全身,體溫也隨之攀升。

  感染病毒後她的體溫一天比一天更低,至今已經低於入秋後的台灣室溫,注入藥劑後她也明顯地覺得自己的身體在發燙,數字卻顯示仍是比常人的體溫要低。

  「帕妮姊姊,妳還好嗎?」Taren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她雖有些不適卻仍是能忍,輕輕地點了點頭「可以的話,要加強劑量了喔?」

  火燒般的灼熱感在血液中流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就要撕裂她的肌膚。沒多久,她的四肢開始不聽使喚的發顫,體內的血液似是被蒸發般,皮膚原有的幾分血色都消失無蹤,閉上的雙眼微微睜開,顯現的已是一片漆黑,毫無眼白。

  『嗶……嗶……嗶……嗶……』機器顯示的心跳速率越來越慢,血壓也慢慢降了下來。

  肢體末梢像是被抽去神經般漸漸沒了感覺,連呼吸都快要被奪走。美英艱困地喘著氣,僅存的思維推動她的語言能力,在最後一刻仍是提醒著要眾人離開她的身邊「不…要……在這…呃……快、快逃……逃……」

  幾名身著實驗袍的研究人員面帶驚慌地後退了幾步,在不遠處看著電腦螢幕的Taren算了一下數據,咬了咬牙,從那群人之中的縫隙鑽過去,抄起擺在另一個鐵盤上的針筒,將只注射到一半的NT1190給換掉。

  「等等!小草,NT1892不是還沒分析風險……」

  「來不及了,只能試試看有沒有效了!」Taren不顧Vera的勸阻,緩緩地推動針筒讓深藍色的液體流滿細長的管子,進入她幾乎沸騰的血管內。

  「呃……唔……」此時的美英已經看不見眼前的任何東西,掙扎的力道越來越大,鬆開手,粉色的鑽戒『叮』一聲的掉在地上,危險的爪子胡亂地揮舞,撕裂了病床的被單。然而就在她最後一絲的自制力也要被屍毒泯滅時,突然衝進體內的涼流熄滅了炙人的焰火,也順利壓下了她失控地大開殺戒的衝動

  美英又恢復了原有的視力,屍變的跡象也完全消失,瞳色、膚色、指甲的長度以及機器上顯示的生命數值都變回和普通人類時無異。

  那只是一瞬間的事,然而,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了。

  她疲憊地癱倒在床上喘息,在她的眼睛閉上前,在場穿著實驗袍的數名男男女女維持著臉上詫異的表情,睡意席捲而來,她還來不及問究竟是怎麼回事,已然先昏睡了過去。



  「喲呼~」「敬我們的成功!」「我們是拯救世界的英雄啊!」「爽!今天一定要喝到掛!」

  「欸小草,妳不來一起慶祝啊?」實驗室的眾多人員在脫下白袍後一一舉杯狂歡,香檳一瓶一瓶的打開,白色的泡沫揮灑在地板上,畫出眾人的欣喜若狂。

  「不了,我來拿罐酒而已,你們繼續啊~不用理我沒關係~」Taren揮了揮手,從冰箱裡拿出葡萄口味的台啤,很快便走出實驗室,跑到走廊另一端的病房中。

  在那間沒什麼擺飾的病房裡,躺著不久前試完解藥就昏過去的黃美英,以及在凌亂的桌前調著試劑的Vera。

  「綜合數據跟當時的ST0099還差一點,真的還不是完成品呢。」關上門後,Taren邊說邊將從實驗室摸來的幾張藥品數據扔上桌,拉開啤酒的扣環灌了一口。

  「看得出來~NT1190的藥效太強,再加個制衡劑應該就可以了。」Vera搖了搖試管混和裡面的液體,將其放在架上又低頭寫了點字,最後把紙張遞給那個坐在桌緣喝酒的人,不滿地哼了聲「呀,就妳自己喝,都沒幫我拿喔?」

  「姊姊也要喝嗎?」Taren笑著遞過手上的啤酒,然後被她漂亮的白了一眼「開玩笑的~我怎麼可能只自己喝呢w」這才從身後拿出偷藏的SOMERSBY。

  兩人打鬧之際,沒注意到床上的美英已經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在她發出一聲疑惑的聲音並且喊出那個熟悉的名稱時,她們才回過頭。

  「DaeDae……我剛剛好像…看到DaeDae了……」美英不停地揉著眼睛想讓視線清晰,好讓自己分辨這究竟是夢境還是現實。

  『崩!』語音落下的剎那,外頭傳來一聲巨大的悶響,硬是將她們臉上的表情凝成了惶恐。

  「慘了,該不會……」Taren按開藍芽耳機,進入耳中的便是亂槍掃射的噠噠聲,連人的慘叫聲都沒得聽見,刺耳的雜音便逼得她趕緊將耳機拔下「靠北,實驗室被入侵了……」

  Vera的驚得背脊一涼,剛睡醒的美英雖仍是不明所以,卻也被感染到緊張的氣氛而清醒了過來「發生什麼事了?」

  「等等再解釋,我們先想辦法從這邊出去!」Taren焦急的來回走了數步,見她從衣櫃下方的抽屜翻出一把小槍,和桌上裝著制衡劑的試管全都塞給Vera,之後拉開實驗桌下的暗門,示意她們進去。同時,接通了來自另一個對講機的通話「Emergency!把棺材蓋起來,快!」

  話才剛說完,子彈便乒乒乓乓地在房門上打出一個一個的洞,索命的聲響如雨不絕。Taren迅速地把她們都推進暗道裡,並將實驗桌放倒作為掩護,抽出槍枝朝千瘡百孔的門板開了幾槍,槍聲暫息,她才跳進洞裡將門拉上。

 

  昏暗的隧道什麼都看不到,只能靠著手機的冷光勉強照亮路面,窄小的空間頂多也只能容納三人並行。這個隧道能夠連到研究室中的所有房間,卻如同迷宮一般複雜,若是稍微走遠了些,回過神來身邊人可能就已經消失在轉角的黑暗中。

  「所以,是解藥成功的消息流出去了嗎?」美英聽完她的解釋,很容易地就想到實驗室被侵入的原因。

  「對,因為解藥還是未完成品的事只有我跟Vera姊姊知道而已,其他的實驗人員還很歡樂的在開趴。」隧道中回響著她憤怒的聲音,以及替手槍換彈匣的金屬碰撞聲「這個秘密研究室在地底下,保全系統嚴得很,進門之前還必須先經過多次的DNA掃描。但是,監視系統在幾分鐘前遭到不知名的駭客癱瘓,好不容易搶回主控權才知道入侵者多達好幾十個人,能有如此規模,恐怕是內有人洩密,外有人策畫布局。」

  上好子彈,她在一個岔路前停了下來,指著左邊的路回頭向Vera說「姊姊,妳帶帕妮姊姊走這條,天門冬應該就在前面等妳們。」

  「那妳呢?」Vera戰戰兢兢地接下她遞來的小手槍,輕聲問道。

  「既然有人敢通風報信,我他媽絕對要殺了那個叛徒。」Taren冷冷地替另一把手槍上了膛,再次抬頭面對她,又是欠揍的語調和笑容「而且解藥都在那裡,不拿回來的話我們的心血就都白費了啊!帕妮姊姊也就變不回來了~」

  「……好吧,妳自己要小心點。」她點點頭,望著對方衝入右方通道中、被濃烈的黑色淹沒的身影,吞下所有提醒的話語,和美英一同進入左邊的隧道。



  半付祝融的實驗室中,幾分鐘前才被子彈貫穿腦袋的屍首被人無情地踩過,那雙鞋行經之處留下了清楚的血印,即是他殘忍地殺害同事,還引爆炸彈打算湮滅所有存在的最好證明。

  「不用找了,你想要的東西早就被拿走了。」正在多個櫃子與實驗桌中穿梭、明顯是在尋找某物的男人聽見那熟悉的聲音,先是一楞,卻在思考數秒後緩緩放下手中的一疊紙張,不怎麼訝異的轉過半個身子,輕蔑地睨她一眼「喔?看來妳知道在哪,是吧?」

  「是啊,你也想知道的話,不如跟我聊聊養你的那個組織怎麼樣?」槍口直指著他,Taren悠閒的壓下擊錘,瞄準他的頭以防他有任何動作「讓我猜猜你是為了什麼,錢?身分地位?還是想要獨佔拯救世人的榮譽?」

  那人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眼中閃過對她所說之詞的不屑,以及對自身理想的崇高「為了讓這個扭曲的世界重新來過。」

  「什麼重新來……啊!」她的疑問尚未解決,身後被裝設在門框上的炸彈便突然引爆,雖然距離夠遠不至於讓她受傷,卻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讓眼前的男人有機會拔槍反擊「很可惜妳沒機會見到新世界了……下地獄吧!」

 

 

 

 

 

※   ※   ※

連續寫了兩三個禮拜的ZB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寫太多有點膩了

總之我沒辦法很順的寫下去,所以進度就很龜速

我也開始懷疑自己當初的劇情設定是不是錯了

 

據說追尋自己的第一步就是先懷疑然後打掉重練呢顆顆

 

看著自己寫出來的內容覺得有點......重點誤(?

因為太妮分開,我們這些閒雜人等的戲份就變得有點多 (天門冬是我妹

但是寫了這麼多又不想刪掉乾脆先發

下集應該可以拉回來吧,希望可以順利結局

 

今天因為調課關係我在宿舍廢了一天,明天又放颱風假要繼續廢了

 

BTW

把棺材蓋起來就是從密道逃走的意思 (我自己想的,沒什麼特別含意其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SHIRO
  • Vera!!!!!!!!!!(Taren到底怎麼念啊?)
    草草我也要草莓蛋糕

    欸欸研發成功了就喝到掛是怎樣####
    先去找太妍啊阿啊啊啊

    SOMERSBY又是啥qwq
    求翻譯Emergency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個人並行的空間很大了rrrrrrrr
    (<房間三個人並行)

    這洩密的速度與入侵的速度也太快(・_・)

    毀滅再造重生的世界
    想當耶蘇咩.....(・ω・)

    ZB系列其他的我還沒看過ww以後
  • Tae潤
    自己去買
    太妍又不在台灣是要怎麼找啦wwww
    SOMERSBY→啤酒,上面有蘋果樹的圖案
    Emergency→緊急事件
    但是那跟我印象中的隧道比起來很小啊wwwww
    應該說,是早就有計畫要入侵,只是在等解藥完成的這天
    只要說一聲"解藥完成了"就可以立刻開始行動這樣
    呃。感覺是跟聖經的故事有點像XD但是那個方式終究還是不對的
    以後啊以後

    高讚Top☆ 於 2016/09/27 10:52 回覆

  • P
  • 真的超喜歡這個,每次看到這篇更就超興奮的,繼上次猜對後美英還是沒有順利變成殭屍,不然就有個屍王夫婦!不過我們誘受還是當人類好了😏難道美英看到的泰泰是真的解藥被泰拿走了。哈哈哈最後一問你不會把自己寫掛了吧🙈這次我看不懂重點在哪了 😐
  • 兩個都變殭屍的話我不曉得可以寫什麼欸XDDDDDD
    太妍最後還是會出來當英雄的顆顆顆
    我會活下來哈哈,因為我在後面還有戲份w
    重點就是解藥的部分吧,美英參與實驗試解藥、後面入侵的人偷解藥

    高讚Top☆ 於 2016/09/27 10:54 回覆

  • 蔣
  • 挨一~
    你終於出現啦(綁好
    颱風天不要出門喔
    我在台中差點被捲走阿(好險有一點小肉肉
    想去就差點被捲走的妹子的時候差點被樹枝ko....
    太妮僵屍戀 耶!!!
  • 綁P wwww
    我都窩在宿舍欸開玩笑,都快長出根來了
    覺得有點危險欸救妹子也要救自己好嗎
    太妮還是人屍戀啦wwwwwwwww

    高讚Top☆ 於 2016/09/28 23:05 回覆

  • W.S.
  • 不管是不是殭屍,DaeDae一定不會不要妳的阿qwq
    剛好ZB很配合最近很紅的屍速# 同樣是殭屍keke
    我還以為真的是要把棺材蓋起來wwwwww 想說哪裡有棺材(?)
    看到麵麵惹!!!!!!
    好擔心Taren嗚QQ
  • 對啊妮妮笨笨qwq我都不會不要妳了何況妳的DaeDae qwqqqqqqq
    我真的沒想到我想完結的時候剛好來一波疆屍熱潮欸www
    幸好主題一樣但發揮的地方不一樣,不然就不新鮮了ˊowoˋ
    我想的是因為暗門在地上,關上的時候和棺材有點像(?
    受受妳是在擔心我嗎qwq好感動qwqqqqqqqqqqqq

    高讚Top☆ 於 2016/09/28 23:08 回覆

  • xin
  • 我…我…雖然有點晚了,但我還是交稿(留言)了(頭髮蓬亂加面黃肌瘦樣
    突然覺得黃美英是很笨的女主角耶,都經歷了那麼多生離死別(?,太妍怎麼可能不要她啊(那個誰快打醒她#
    不過女主角通常都馬這樣,閒著就愛亂想,然後偷跑出去鬧事,結果就害了其他人甚至是男主遭殃(抱歉電視看太多了XD
    所以NT1190、NT1892、ST0099是亂取的名字,還是其實有含義在?本來想很聰明的猜出來#但無法QwQ
    拜託一定要有含義#不然會顯得我很蠢,老是注意一些不該注意的XDD
    還有你為什麼總是在美英的面前賣乖啊(翻桌
    我發現打鬥之類的文超難留言的(腦袋枯竭了

  • 妳本來就面黃肌瘦了好不www
    聰明的美英就不是美英了QAQ (遭毆
    真正的解藥叫NT1893 反過來就是3981TN(TaeNy)
    ST反過來是TS(TaeSica)不過這是錯誤的解藥
    算是有意義在啦,不過沒有很重要就是了
    我當好人的時候就是要賣點乖啊~不然我就去當壞人就好了(還可以性騷擾#
    到底,可是還是有劇情部分啊又不是純打鬥

    高讚Top☆ 於 2016/10/16 23:21 回覆

  • xin
  • 那你文章裡打錯了,你打成NT1892了,難怪我猜不出來(才怪
    你可以當一個有著奇怪性格的好人啊,這樣很有特色欸
    打鬥不是我擅長的路線啦,我走小情小愛,棒打鴛鴦風格的(鬼扯
  • 後面的數字代表成品編號
    1892的下一個(就是兩者混合出的新藥劑)就是1893啊
    (我當初想好但是最後忘了寫出來XD
    其他作品裡出現的高讚Top就是妳說的那職種奇怪好人啊
    妳自己都說殭屍這部比較嚴肅了,Taren當然也要正經一點XDDDD
    又不是妳要寫的w只是要妳看完留言而已
    我當然知道那種東西沒辦法留什麼,但至少就劇情方面啊~或是吐槽之類的

    高讚Top☆ 於 2016/10/17 16: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