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4_020925  

 

 

 

 

 

 

 

〈楔子〉

  萬里無雲的夜晚乾淨得像黑色的布幔,高聳的校舍啃食著殘月,如碎片般掉落的光屑灑滿了頂樓的水泥地,隨著黑色的皮鞋踏過,地面揚起些許紛飛的粉塵,沾在她染滿血跡的褲管上。

  帶著硝煙與鮮血氣味的巨響佔據了整個白天的音軌,到了夜晚,那些嘈雜的聲音便以極為低調的頻率出現。

  只是,這片靜謐,卻始終換不來和平。

 

  計算著與樓梯口之間的距離和角度,那道銳利的目光遊移片刻,最終落在通風口旁的矮牆邊。既是視線遮蔽的死角,亦是面積夠大的掩護區域,逼不得已時,還能打破通風口逃走。

  偌大的黑影緩緩靠近地面,以最能減少她足部移動的方式,將一名因疼痛而喘著氣的女孩輕輕放下。握著她足踝以下已經血肉模糊的那隻腿,她毫不猶豫地扯下自己穿著的制服襯衫,盡量溫柔地包起她的傷處。

  「啊……」黑髪少女仰頭發出高亢的輕叫,蒼白的手指揪緊了身側摺痕不再整齊劃一的裙角,積在眼眶中的淚水止不住地落了下來。

  「忍耐一下、一下就好了,妳乖乖的……」

  背對著光源的面容在此時才被月光所點亮,皮膚蒼白的金髪少女低頭專心地包紮著,動作極快而不敢有一絲的馬虎。

  但,在只能止血的情況下,再沒有更多醫療資源,只怕再遲了些,這隻被建築物壓傷的腳就會廢掉。

 

  「呼……呼啊……」疼痛雖不會就此消退,卻減輕了不少。最起碼,已經讓她可以把注意力轉移到眼前的少女身上。

  濕潤的眸子眨了眨,望著她悉心地為自己包紮的模樣,固然心動,同時卻也湧起了不捨與愧疚。因為一路上,都是毫無戰鬥能力的自己在拖累她,甚至在受了傷之後,她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危,抱著自己跑了一整天。

  「對不起……」她伸手摸了摸金髮少女的臉頰,眼中充滿了心疼與歉意,在她抬起頭來與自己相望後,更是哽咽地說「都是我不好……我太軟弱,我沒有能力保護自己,讓妳這麼辛苦……」

  「說什麼傻話……」金髪少女的目光亦一樣溫暖,握住了她冰涼的小手,帶著憐愛之情卻堅定地回道「說好了會保護妳一輩子,我說到做到。別想那麼多,我們會一起逃出去的,嗯?」

  『逃離』這個字眼,與她們頸上閃爍的紅色暗芒一同亮起,該是多麼地刺眼。但是從她口中說出來,彷彿又帶著無限希望,真能夠帶她逃出這個巨大的牢籠。

  即使在一起有段時日了,還是常常因為她的一句話,心跳的速度快得無法自己。



  她不顧自己腳上的傷,撲到金髮少女懷中抱住她,滾燙的淚水在她的肌膚上抹開,與她沙啞而脆弱的嗓音是如出一轍的柔軟「就是因為妳……總是這麼溫柔,處處保護著我……人家才會喜歡妳的……」

  說著這句話的同時,她伸到金髪少女身後的手,悄悄地抽起了掛在她腰上塗著毒的短刀。

  「因為是妳呀,只有妳,才值得我這麼做……」那人不僅沒發現這件事情,依舊溫柔地揉著她的頭頂,然後抬起她的下巴,深情的一吻。

 

  那隻握著短刀的手忽地顫了一下。

 

  雖然細小,但她還是聽見了——

 

  那是刀鋒刺入筋肉的聲音。

 

  感覺到腹部被莫名湧出的液體沾濕,金髪少女驀地睜大雙眼,受到極大的驚嚇,導致她的身子開始顫抖起來。

  冷汗自她頰邊的稜線流下,滴入她腿邊正逐漸蔓延的血泊中。



 

〈正文〉

 

  『現在時間,二十三時十一分。

  李素珠、金成浩、朴信惠,死亡。

  剩餘人數,九人。

  十分鐘後,將封鎖H區。』

 

  幾分鐘前,北門附近傳來了零零碎碎的槍聲,直至現在的廣播響起。

  「又是一場混戰吧……」聽見同是戲劇社的幹部,兼同齡好友的朴信惠身亡,林允兒心寒地低下頭,用行動來表示哀悼「希望她走得快,別在折磨中緩慢的死去。」

  「又有三個人出局了,那麼……」攤開遊戲開始不久後憑印象自製的參賽者名單,徐珠玄提起筆,將方才聽見的亡者名字劃掉。

  寫著四十二個名字的紙張,包含她們兩人在內,此刻只剩下九個名字還安然無恙,見狀,她不禁皺了皺眉,憂心忡忡地說「就只剩下我們,還有學生會的那些姊姊們了……」

  沒有兄弟姊妹,那幾個姊姊們就像親姊姊一樣照顧她、疼愛她,而她也成了這個小團體之中的老么。雖然全體一起出去玩的次數不多,而且每次都吵吵鬧鬧的,卻總是給她一種和樂融融的溫馨感。

  她實在無法想像,像親人一般血濃於水的她們,要如何在這場戰爭中自相殘殺……

 

  讀出了神色黯然的徐玄在想什麼,允兒也知道不能讓士氣這麼低落下去,重整了下思緒後,便拍了拍她的肩,盡量擠出笑容說「好啦,那些姊姊們雖然看起來呆,也不完全是笨蛋,跟她們一起想,會找到逃出去的方法的。」

這話意味著,與她們相遇,觸發的不見得會是戰火,或許會迸出什麼靈感也不一定。

「妳剛也聽到了吧?我們不能繼續在這區待下去了,該換個藏身處了。」

  「嗯,我記得,H區包含了我們這個花園、霞甌棟的穿堂和幾間會客室……」收起參加者名單,她接著拿出了校園的平面地圖,將上述說到的地方畫滿斜線「白天都是引爆頸圈,但是從傍晚開始,似乎是為了加快遊戲進行,都是直接引爆建築物。所以,我們要離這裡越遠越好。」

  「我們去體育館吧,剛剛槍聲是從北門傳來的,或許姊姊們會在那附近。」兩人稍微劃定了下路線後,便拿起分配到的鐮刀和滅音衝鋒槍,起身離開。為了不使她們在花叢中移動的身子過於明顯,她們盡量壓低了身子行走,出了花圃,便緊貼著建築物的陰影處。

 

  昨天學校發了通知下來,指定了共四十二人,放學要到會客室參加一項活動。林允兒與徐珠玄都是其中之一,在她們到達現場後也見到了那幾個姊姊們,以及在各年級各類組中,綜合成績都是前幾名,是出類拔萃的人才。只是在她們開始吵鬧,因為無聊就要拆了會客室之前,室內的燈便被全數關掉,他們四十二個人的意識,也一個不留地被全數中斷。

當他們醒來時,已經被移送到一間教室,前後都站有全副武裝的特種部隊士兵,站在講桌前的一個面容斯文的男人則說明,他們全體都將參與一個名為『優等生培育計畫』的生存遊戲,在場的四十二名學生都必須自相殘殺,直到最後一個存活下來的人,就是這場遊戲的優勝者。

他們的脖子都被裝上了一個機器頸圈,能夠偵測心跳並反應在校園內的位置,若是逃離這所校園、踏入隨時間封鎖的區域內,或是強行拆下來都會爆炸。如果在七十二小時的限制時間內,超過一個人還存活著,所有存活者的頸圈也都將被引爆。

一個個按照順序領了武器、糧食與地圖後,每隔五分鐘,就必須有一人離開這間教室,進入已然成為戰場的校園中。在那之前,她們九人就已經約好出去後在某個地方見面,想好對策再行動,但西卡姊姊卻理都不理俞利姊姊,拿了東西便逕自走出去,留下一頭霧水的她們,以及驚慌失措而在教室原地徘徊的俞利姊姊。她問了士兵好幾次五分鐘到了沒,才慌張地跟了出去。

 

可是,實際上來約好的地方見面的,就只有允兒和徐玄而已。因此,她們兩人就一直在一起行動。

雖然知道這麼做違背良心與道德,但在逃不出去的前提下,為了保護自己,她們還是在自衛的過程中殺了人。後來雖為避人耳目到處躲藏,卻總是會遇到攻擊她們的人,只是,不知道是受到幸運女神的眷顧抑或敵方注定要命喪黃泉,她們都會運氣很好的躲掉,然後反過來殺死本來要殺她們的人。

 

  踏上霞甌棟的階梯之前,她們回頭察看了好幾次,確定沒有遭到跟蹤才繼續往上走。但或許是先前的混戰破壞了一樓的燈具,導致穿堂內除了微弱的月光外並無光源,也讓她們忽略了某個藏身在陰暗處的人影……

  『咿──』金屬與石塊磨擦出細小卻刺耳的聲音,夾雜在兩人有些沉重的呼吸聲中,於空曠的穿堂顯得格外刺耳。

  對於提高警覺到極致的林允兒來說,任何一個風吹草動都會引起她的注意力,何況,是如此不尋常的聲音。

  雖然有所預感,也下意識地壓低了身子以便逃跑,卻已經躲不掉來自後方的一擊。隨著銳利的刀鋒淺淺地畫過她的背部,允兒疼得大叫一聲「啊!」亦是在提醒身旁的徐玄──有人想取她們的性命。

  「姊姊!」徐玄慌得回頭扶了允兒一把,花了些時間才適應的雙眼在黑暗中掃過,只看見一個握著長刀的身影。她還來不及問允兒哪裡受傷,就被她一把推開,往後退了好幾步。

  在看見微弱的光線中閃過一道淺淺的鋒芒後,允兒顧不得疼痛,想保護徐玄的她下意識地就做了這個動作,隨即舉起鐮刀格擋『鏘!』長刀的鋒刃便停在她的鼻尖上方,不到十公分處。

  被推開的徐玄站穩之後,看見眼前那個驚悚的畫面,不由得尖叫了聲。但她卻不是因為擔心允兒而喊出她的名字,相反地,她所喊的,是那個襲擊她們的人「孝淵姊姊!」

  「什麼?是那個十歲的孝淵姊姊嗎?」鐮刀彎曲的刀背很快就讓相抵的武士刀滑落,刀尖撞擊大理石地板,再次發出了刺耳的聲音。那人也因為差點到手的獵物躲掉這次的襲擊,不甘心地罵出一聲髒話「他奶奶的……呀,誰給妳十歲了?我都要從高中畢業了!」

  確定來者是熟人,不像允兒因心有餘悸而衍生了猜忌,徐玄先是踏出腳步,試圖與她溝通「孝淵姊姊!我是徐玄,而她是允兒姊姊啊!我們……」

  「嗯?那又怎樣?妳先前遇到認識的人,他們就有放過妳嗎?啊,還是因為,那些人就是因為信任妳們所以才被殺掉的?」面對向自己靠近的她,孝淵並沒有後退半步,而是直接舉起刀揮了一下,劃過空氣進而產生了風切聲,嚇阻她的前進「這可不是一場普通的遊戲啊,這可是攸關生命的……這是戰爭!只有最後活下來的人才是贏家!」

  尾句突然拔高的音正是她再度發動攻擊的信號,眨也不眨眼地就要從她身上砍下。只見一道黑影襲來,徐玄驚恐地發出一聲尖叫,側過身就要向後跑,與她擦肩而過的允兒則跑到她前面,再次提起鐮刀擋下了直劈下來的武士刀。

  「小玄!別管我了,妳快……嗚!」對著自己背後的女朋友,允兒本想帥氣且充滿擔當地讓她先逃而自己殿後,話還沒說完肚子就被狠狠踹了一腳。疼痛使她分神並蜷起了身子,擋在刀鋒上的武士刀便順勢揮過,在她的左手臂劃過一道「啊!嘶──」

  短兵相接,跟不上對方出招的節奏就是得死,因此她也沒那個心力去關心自身的傷口,只能抬手繼續應戰,擋下她次次奪命的兇猛攻勢。

 

  「姊姊、姊姊們……」束手無措的徐玄小小步地後退著,身體的本能告訴她理當是要逃跑,何況還有時間限制,再不跑的話等等這裡就要爆炸了。可是,她實在放不下她們兩人,說服孝淵姊姊失敗,想要救允兒姊姊的話勢必就只有與她為敵。

  她的身上背著一隻開始前分配到的衝鋒槍,從生存遊戲開始到現在,這把槍也不曉得已經奪走了幾個人的性命。至今,握上這把槍,她的手仍是顫抖得厲害,別說開槍牽制孝淵姊姊了,連會不會打到允兒姊姊都很難說……

  理智線因猶豫而打上了數千萬個結,聽著那兩人激烈的打鬥聲,更是讓她遲遲無法下定決心。痛苦萬分的此時,她向後踏出的步伐踩中了某個柔軟而龐大的物體,重心不穩便跌坐在了地上,定睛一看,竟是一具已經被人砍去頭顱的屍體。

  瞬間,她從腳底麻到了頭頂,別過頭迴避屍體的上半身。恰好,眼尖地她瞥見了遺落在那名犧牲者腳邊的袋子,微開的袋口露出了一個圓柱形的黑色物體,頂端還有一個圓形的拉環。

  她曾經在書上看過這個東西,如果她沒猜過錯的話,應該是──

  匯入腦中的一串資訊頓時支配了身體的主控權,她想都沒想地就拿起那個黑色的小罐子,拔出插銷後向前一扔,然後大吼出聲「允,閉上眼睛!」

  這是一個考驗信任程度與反應能力的指令,對林允兒來說,打架的基本常識就是一定要睜著眼,這樣才能看清對方的動作並迴避。但聽見徐珠玄急切的聲音,她二話不說地就咬了牙閉上眼,甚至放棄這次阻擋的機會。

  金孝淵見獵心喜地就要從林允兒的脖子處橫砍下去,雙手已然拉到了腰部,藉著扭轉的力道打算一鼓作氣地砍下她的頭,正如那具倒在地上的無頭屍體。但就在刀尖觸及林允兒的頸脖之前,一聲巨響在她的耳邊炸開,隨即白光大熾,淹沒了她的視線。

  「啊──眼睛、看、看不到啦……」適應了黑暗的雙眼突然接收到光線的刺激,便讓她短暫地失了明,心裡的慌張加上怕被人暗算,她拎起刀胡亂地揮舞,大聲地喊道「別過來!別靠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允!」徐玄壓低了聲音,衝過去拉住允兒的手拔腿就跑,衝出穿堂並跑下樓梯。後者的鞋底一接觸到紅磚鋪成的地面,整棟建築物便猛地炸了開來,背對著行政大樓奔跑的兩人頓時被爆炸所造成的衝擊波給推了一把,向前撲倒在地上。

  「啊、西──」允兒的膝蓋和手肘都因為這一下擦破了皮,但當她回過頭查看,發現大樓的骨架因爆破損毀而逐漸崩塌時,當機立斷地便爬到離她不遠的徐玄身邊,撐在她背後為她擋下所有隨著熱風沙塵飛來的砂礫碎石。即使因為這樣背上的傷口痛得快讓她瘋了,仍是咬著牙硬撐。

  「姊姊、妳……」發現這件事的徐玄第一反應是驚訝,第二當然就是急得快哭了,除了心疼之外可能還有一點點感動的情緒「這個時候還逞什麼英雄啦!妳每次都這樣……」邊說,她邊拉著允兒的手站了起來,然後繼續往前狂奔。

  安靜的校園突然起了這麼大的爆炸,即使不能作為有任何參加者在那附近活動的證明,十之八九也會引來其他地方的注意。

  藏與黑暗之中的影子,亦在最後的這幾分鐘蠢蠢欲動了。



  『現在時間,二十三時二十一分。

  金孝淵,死亡。

  剩餘人數,八人。』

 

  拉著身體多處受了傷,流著的血早已染遍制服的林允兒,徐珠玄能從兩人相異的跑步節奏上感受到,對方的體力因為剛才的那場戰鬥與痛楚而迅速流失。抿著唇,她還是沒有放慢速度,深怕在沒有掩蔽物的地方一停下腳步就會成為標靶,只能盡量邁開步伐,筆直地衝進體育館。

  已經沒有多餘的理智,去想她剛剛間接殺死了其中一名姊姊的事實。縱然這份愧疚讓她的心臟迅速地鼓動著,溫熱的罪愆擠出了她眼中的淚,擦掉將她的視線模糊一片的後悔,滯留在緊握的掌心之中,只剩下對生存的一絲希望與執著。

 

  半開著門的體育館燈火通明,還沒進到屋簷之下,大致就可以看見裡頭的景象──幾具已認不出是誰的屍首倒臥在籃球專用的木質地板上,半乾涸的血液停止流動,可以推測出約莫是在半天之前,這場屠殺就已經結束。

  但是,還不能就此斷定活著的人都已經離開。

  奔進屋簷之下,徐玄先是貼著門邊的牆緩緩移動,以自身最小的面積去博得最大的視野,確認了一樓都沒人以後,才牽著允兒躡手躡腳地走了進去。

  「我們要不要,躲進廁所還是體育器材室?」允兒靠在徐玄耳邊小小聲地說,空著的手順勢去扳了一下體育器材室的門板,是上鎖的。

  徐玄望著她所說的這兩個地方,又四處張望了下,不安地說「不要好了,萬一被當成目標,就是甕中捉鱉了。」

  提著槍搜了一下廁所,她拿出幾卷未拆封的衛生紙,將林允兒安置在體育器材室邊的樓梯間,要她先將傷口包起來止血。而她,打算先去把離她們最近的那個門關起來,先保持一定的距離,如果下一個進來的人不願合作,到時也會比較好逃跑。

  直至此刻,她假設若是遇到敵人,仍是只有『逃跑』一途,完全沒做好正面交鋒的心理準備,也是她不願去那麼想……

 

  『砰!』

  沒想到,她的視線才離開林允兒沒幾秒,下一次回頭,她的胸前就已經出現了被貫穿而暈開的大片血跡。

  「小、玄……」只見她不可置信地望著手中染滿血跡的衛生紙,胸腔上的窟窿正不停地冒出血液,連喊痛的機會都沒有,語句就斷在了她交往不到一年的女朋友名上。

  瘦弱的身子在大腦無法掌控地斷了線之後,便向後一倒癱在了樓梯間。

  若說光陰是枝箭,那麼死亡就像藏了火藥、紋著硝煙的子彈,用更為尖銳的血腥味來襯托它的存在。

  但是徐珠玄的腦子早已因為接受了過多訊息量,記憶體不足,而陷入當機狀態了。

  那片怵目驚心的紅實在太刺眼,同一時間,在場的兩人都在那聲巨響之後落下了淚。

 

  體育器材室的門被人打開了一個小小的縫,卡著一個小小的槍口。而在那槍口的餘溫未散之時,門板便因支撐不住人體的重量而往前打開,伴隨著『咿──』地一聲,握著槍枝的鄭秀妍便跪倒在斷氣的林允兒跟前。

  「不、不……」開槍的後座力讓她的雙手不聽使喚地顫抖,滿地的鮮血與林允兒蒼白的面容,無疑是在她不穩的精神狀態上多加了一綑厚實的稻草,壓碎了她所有的理智。

  選擇獨自出走,她腦中第一個出現的想法,就是用分配到的小手槍自殺。但是因為她怕,她害怕疼痛、害怕死亡、害怕會失去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也沒辦法再見到那個只會寵她、讓她的呆子。

  就是因為不想看到她或那群夥伴為了自己而犧牲生命,才硬是不讓她跟的。

  可是,不想傷害自己也不想傷害他人,這樣的情感在這場生存戰之中是無法共同成立的。

  「不對、不是這樣的──」她抱著自己的頭崩潰地大吼,亦驚醒了陷入震驚而呆愣的徐珠玄。一看見鄭秀妍握著槍巍巍顫顫地起身,她沒多想便下意識地舉起了自己的衝鋒槍,然而,卻見她帶著驚惶失措的神情,往另一邊的門口跑了出去。

  還沒搞得清楚這是什麼情況,也不曉得自己是該追還是跑,她就聽見剛跑出門的鄭秀妍尖叫一聲,捂著肩膀又跌了回來,癱坐在地上。



  「靠,誰走路不看路啊……呀!鄭潔西卡!」循槍聲而來的崔秀英正要走入體育館時,便被魯莽地衝出來的鄭秀妍撞得差點飛出去,光是那個海豚音就足以讓人斷定,絕對是她。

  定睛一看,才發現自己拿在手上防身的斧頭不小心在她的肩上劃了一道,嚇得冒出一聲冷汗「啊抱歉,是我不好,妳、妳還好吧……」

  她向跌坐在地上的西卡伸出了手,意思是要幫她查看傷勢,但因為稍早的戰鬥使得她身上的制服無一處不染滿血跡,對於已經被允兒的血嚇得驚慌失措的西卡來說,那樣鮮明的紅色印記蔓延開來,又構成了一幅她開槍射殺朋友的畫面。

  「別過來!不要靠近我!」她幾乎是尖叫著說,仍是沒有放開槍枝的右手一揮,槍管用力地將秀英伸來的手擊開。

  「啊嘶──呀,妳幹嘛啊?」崔秀英疼得倒抽一口氣,在不瞭解對方的心理狀態下,只會對她這種不理智的行為感到煩躁,她的聲音也不自主地大了起來。

  「幹什麼幹什麼?呀飯桶!妳對西卡大聲什麼啦?」晚了一步到的李順圭衣服上也都是血,見到好友跌坐在地上的狼狽模樣,下意識地就認定是自家男友欺負對方。也不給她辯解和阻止的機會,就直接走到鄭秀妍身旁,經歷了一天殘酷的血戰,各種小情緒都湧了上來,她現在只想給好不容易見到的閨密一個擁抱「西卡啊,我快被這個蠢遊戲給玩死了……」

  「呀啊啊啊──別過來啊──」誰知道,她一直以來最親密的摯友不是張開雙臂回抱她,而是果斷地舉起槍對著她,顫抖不已地雙手扣下了板機──

  『砰!』走火的小手槍發出砰然巨響,熱騰騰的槍口冒著煙,而她的左臂已被擦出一道冒著汩汩鮮血的傷痕。

  李順圭張開的雙臂,就這麼停留在宛若時空夾縫的兩人之間。



  崔秀英和李順圭在遊戲開始後,便在這種半逼迫的情勢下開始成為主動出擊的玩家,打從一開始,她們就有了共識,想要找到逃出去的方法,首要目的還是得擊殺大部分的敵人,獲得更多資源,或許也可以從別人身上找到逃離遊戲的線索也說不定。

  她們的運氣很好,一路上遇到的都不是熟人,狠下心將其殺死,罪惡感也比較不會那麼重。

  但是她們也知道,萬一遇上的是熟人,或許免不了又是一場死戰……

 

  「順圭!」崔秀英嚇得大吼一聲,當下就要上前分開兩人,突然,一道巨大的布幕從體育館二樓的觀眾席扔出,由上而下地蓋住了崔秀英和李順圭兩人。

  逮到機會,鄭秀妍慌張地站了起來,捂著肩上的傷奮不顧身地往反方向跑。

  布幕之下的崔秀英深知遭到暗算,直接操起斧子劃開覆蓋在她們之上的布料。好不容易重見光明,又見鄭秀妍要跑,情急之下她便舉起從別人那裡奪來的左輪手槍,試圖打在鄭秀妍腳邊阻止她逃跑,一緊張,好死不死就直接打在了她的腳踝上。

  「啊──」在她痛得直接倒地的時候,一道黑影便隨之落在崔秀英的斜後方,掄起球棒從她頭部揮去。

  而剛從布幕中探出頭的李順圭目睹了這一瞬間,連忙撲到崔秀英身上,弄倒她的重心拉下她「小心!」

  被撲倒在地的崔秀英甫睜開眼,映入眼簾的,就是多年來與她稱兄道弟的──權俞利。

 

  「妳們的對手是我。」那隻有些凹陷的鋁製球棒不曉得染上了多少人的鮮血,她的手臂、大腿也有多處流著血的傷痕,但她只是無謂地甩掉那些溢出的血滴,緩慢地移動步伐,直到鄭秀妍與崔秀英、李順圭之間。

  最一開始鄭秀妍脫隊的原因是什麼,她不是不知道,反而就是明白她這份故作冷漠之下的善良,才決定不與她共行,而是在她身後默默地守護她,除去所有意圖傷害她的敵人。

  本來是打算,就算是保護她而死,也不能被她看見,但是現在……

  「誰都不准動她,妳們也一樣!」握緊了掌中的武器,她壓下身體重心,像個彈簧般向前衝出,一棍揮向離她最近的崔秀英。而她當然也不是只會吃的飯桶,用最快的速度換成蹲姿,迅速撿起落在地上的斧頭一擋,用斧柄接下她的揮擊。

  「靠夭喔,妳們兩個是都瘋了是不是!」崔秀英不耐煩地啐了一口,長腿一抬就想先踢她一腳,看能不能讓她冷靜下來。權俞利敏捷地躲過之後,球棒又從另一個角度揮來,卻不是瞄準崔秀英,而是在她之後的李順圭。

  「等一下,權俞利!我們……嗚!」想說的話因為她的攻擊被迫中斷,李順圭驚恐地往後一跳,還是被她一棒打中膝蓋「Shit……欸!聽人講話啊妳!」

  打不到李順圭,那她就打崔秀英;崔秀英躲了,她就順勢再揮過去李順圭那裡。

  殺紅眼的權俞利一棒又一棒、毫不留情地揮過去,絲毫不給她們說話的機會。但是這種不要命似的猛烈攻勢,也讓她在靠近兩人身邊時,被崔秀英的斧頭或李順圭拿出來的苦無所割傷,然而,她卻像是感受不到疼痛般,進攻的節奏一刻都沒有緩下。

  在這種精神緊繃地近距離交戰之中,李順圭的苦無劃過了權俞利的右手虎口,她疼得皺起眉頭,牙一咬,搶下了她手上的苦無,並順勢刺入她的左腿中。

  「啊啊啊啊──」李順圭發出高頻的尖叫,重心一失就要跌到地上,又被權俞利補了一腳正中腹部,巨大的力道讓她向後飛了出去,摔在同樣倒地不起的鄭秀妍附近。

  權俞利一轉過身,崔秀英便執起扳手從她頭上狠狠地打下,堅硬的金屬敲破她的腦殼,亦敲破了那層她倆之間的隔閡。

  一時,血花飛濺。

  此時的她,眼中的煩躁早已沸騰成了憤怒,因為權俞利的不諒解,因為權俞利傷了李順圭。

  握著扳手的右手沾滿了權俞利的鮮血,隨即又被另一股流下的溫熱液體所覆蓋,也就是從她咽喉被橫劃出來的裂口大量湧出的血液。

  那雙修長的腿跪了下來,抬著頭,望著因為頭部受到重擊而站不穩,搖搖晃晃地最終跌坐在地上的拜把兄弟,憤恨的眼神隨著血液暈開,凝結成了比紅色更為深沉的悔恨。

  「權……俞、利……」進了空氣的氣管不停冒出血泡,也讓她只能發出斷斷續續的音,失去大量血液的身體也跟著被抽離了意識,只能唸出她的名字,剩餘的便再也沒機會說出口了。

 

  「嘖……」眨掉滴入眼中的血,她才能勉強看清崔秀英已經在她面前倒下,滿臉都是血的權俞利只是發出一聲冷哼,扯出一個極為難看的笑容。

  「原諒我吧,下輩子,再一起翹課去吃東西……」

  『砰!』一發子彈穿過了她破碎的腦殼,隨著子彈的作用力,她的上半身向前一傾,倒入崔秀英身下的血泊之中。

 

  『現在時間,二十三時四十分。

  林允兒、崔秀英、權俞利,死亡。

  剩餘人數,五人。』

 

  「笨蛋……妳們、都是笨蛋!到底是為什麼!」扣下板機之後,後座力仍讓她的手持續發著抖,李順圭丟出手上那把從鄭秀妍手上搶來的手槍,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為什麼不聽我們說話?我們不是朋友嗎?一起對抗這個不公平的遊戲,失敗了大不了一起死,不是更好嗎!」

  面目瘡痍的現實就擺在眼前,承受不住人性的考驗,多年建構起來的情誼,終究是被她們給親手打碎。懷疑與恨意,這些擋在她們之間的障礙煙消雲散過後,早已來不及去彌補變得支離破碎的友情。

 

  拖著中彈的那隻腳,鄭秀妍緩慢地爬到面目全非的權俞利身邊,抓著她的肩膀翻過了她的身子。黑色的髮絲末端帶著墨紅色的血珠,隨著她的髮絲甩動,濺到了鄭秀妍哭花的臉上。

  「妳這個白痴,為什麼……平時那麼聽話,這次妳偏要亂來……」撥開黏在她臉側的頭髮,鄭秀妍早已哭得泣不成聲,顫抖的指尖撫過她尚未闔上的眼瞼,總是帶著無限柔情的眼眸,如今只能空洞地望著天花板,連她那具嬌小脆弱的身軀都容納不了。

  一直以來,就是權俞利在照顧她,處處讓著她、護著她,什麼苦力都捨不得她做。自己則是常常因為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打她、罰她,任性地耍性子等人來哄,連沒來由地怒了也是打她洩憤,而她總是心甘情願地接受,半點怨言都不曾有過。

  在這種生死關頭,她卻連保護自己的能力都沒有,終究都還是得靠權俞利的犧牲活下來。



  目睹了這場悲劇發生,從林允兒死後,就沒有移動半步的徐珠玄不禁感到一陣悵然,咬著下唇,抹去臉上怎麼擦都流不完的淚水。

  冰冷的滅音衝鋒槍隨著她垂下的右手在腳邊晃蕩,如果可以,她希望永遠都不要再舉起它。

  她詢問自己,舉辦這種生存遊戲的意義究竟何在?為了生命,他們到底要用多少東西去換?或許現實本該這麼殘酷,或許他們早該體認到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有多麼脆弱。

  只是,她實在不想,也相信她們都不想,以這群情同手足的好姊妹來印證這個必然的結果。

 

  「權俞利,妳起來……去做飯、去洗碗、去幫我買飲料啊……」重複觸碰那張滿是血跡的臉龐,鄭秀妍的指尖也沾染了黏膩的血液。過去她總是習慣地在說出這些命令句後加上一個巴掌,只是現在,連搧過那張過度失血後也沒白多少的臉,都只剩下帶著餘溫的顫抖與哽咽地哭泣聲。

  她知道,權俞利有時候會這樣捉弄她,忍著巴掌的疼故意裝睡,理都不理她,然後突然拉下她吻住她的唇,肆虐好一會才在她的嬌嗔捶打下去做事。

  不停落下的淚水暈開了她臉上的血,也讓鄭秀妍的視線變得模糊,在解析度極低的情況下,她彷彿看見權俞利的臉離她越來越近,直到她倆的唇相貼為止。

  權俞利,我就知道妳他媽又再整我了。

  心臟帶著劇烈的疼痛,她輕輕地閉上看不清的眼,撫在她頰邊的手,也悄悄地滑落至兩人之間。

 

  在一聲悶響之後,李順圭和徐珠玄便看見背對著她們的鄭秀妍緩緩倒下,心窩處經子彈穿出後多了一個洞。而驅使那發子彈射出的人,踏著沉靜的步伐,從另一端通往二樓觀眾席的樓梯走了下來。

  「依賴與背叛只有一線之隔,一旦信任瓦解,永遠都翻不了身。」那道熟悉的聲線穿過兩人的耳膜,很快地便引來她們的視線。當那雙墊高五公分的皮鞋踏上染紅的地板,便激起李順圭嘶啞地、不滿地叫喊「說什麼風涼話……妳他媽都沒看到人死了嗎!啊,對了,我忘記了,妳本來就是靠殺人維生的啊,對這種事早就習以為常了吧。」

  語氣到了尾端越發諷刺,李順圭失魂落魄地望著她手上的槍,冷笑道「就算有危險,妳的部下們也會先跳出來幫妳擋子彈啊,人的命用錢買不就行了嗎?妳說是不是啊,大少爺?」

  眸中透出淡然的情緒,金太妍面無表情地舉起手上的槍,不需瞄準。

  「妳知道嗎,就是因為有這種猜忌的想法,生存遊戲才會這麼精彩。」

  一句話,加上一顆子彈,銳利地貫穿了李順圭的腦子。

 

  『現在時間,二十三時四十五分。

  李順圭、鄭秀妍,死亡。

  剩餘人數,三人。』

 

  這個地方,葬送了多少人的性命?

  而站在眼前的這個人,又親手抹殺了多少人生存的機會?

  「太妍姊姊……」在她面前,徐珠玄很清楚地知道沒有逃的必要,因為就算要逃,也絕對逃不掉。

  從她出現的地方可以知道,打從這裡落下第一滴血起,金太妍就一直在這座體育館裡,坐觀底下這群好友的廝殺。所以她想問她,袖手旁觀地任由這一切發生,最後出現甚至是為了送活下來的人上路,到底是為了什麼?

 

  作為她曾經的戀人,金太妍懂得她喊這聲名字的意義,用不著她提問,便自行說出了她內心問題的答案。

  「自私本是人的一種罪孽,除了自己,沒有誰是更重要的。因為如果妳不保護自己,就會成為別人傷害妳的理由。」她藐然地說著這話,彷彿這就是世上不可辯駁的真理,將其作為所有行為合理化的準則。

  一字一字地,將子彈填入手槍的彈匣中。

  「真的是這樣嗎?」儘管聽了她的這番話,徐珠玄還是不敢相信,那個總是為學生們著想的學生會長、為世界剷除不公不義的黑手黨繼承者,更是她們之中比誰都還溫柔窩心的金太妍,會為了自身的性命痛下殺手。

  「那帕妮姊姊呢?難道她對妳來說,也不如自己重要嗎?」  

  聞言,金太妍將彈匣推入槍托的動作一頓,眼中閃過一絲痛苦的光芒。

  「也是要留著自己的命,才能與她攜手一輩子。但在只有一人能活著的情況下,若不是她死……」

  沒有要把話說完的意思,她就對著徐珠玄舉起了槍,自濕潤的眼眸之中孕育出了某種極為複雜的情緒。

  在與她的視線交錯中,徐珠玄隨即明白了什麼,恍然大悟過後也跟著渲染了她眼中的絕望。

  她提起手上的滅音衝鋒槍,槍口同樣指著金太妍,不須致歉,沒有道別,兩人同時扣下板機。

 

  槍聲大起之時,不遠處傳來了一陣淒厲的尖叫聲。

  「不要──」

 



  『Game Over。』








 

 

 

※   ※   ※

 

事先聲明

這篇是【YoonHyun】안녕,자기야和【TaeNy】Staring的番外

然後不要懷疑真的就是自相殘殺

 

題材就是日本著名的小說大逃殺,規則都是走一樣的

我在高一的時候看完就有想寫個少時版的想法

(不過因為是沿用長篇的設定,沒辦法給每個人都配新的背景,也就達不到像原作那麼豐富的程度)

至於篇名,The Great Escape本身就是逃脫的意思啊((癱手

而且看起來比Battle Royale帥氣多了不是嗎ˊowoˋ

 

自己點個名就知道最後活下來的是誰了

 

帕妮的生賀結束後有人問我,還有沒有剩餘的精力寫十週年賀文

我一個當下就回了沒有,因為上篇3P實在是

弄得老子頭上的那株草都枯了 (縱然寫得不怎麼u)

 

而且我本來就沒有計畫

真要勉強算的話,其實這篇是可以算的,一萬多,磨半個月才出來的價值很夠了

就看你們接不接受啦(゚∀゚)

 

我非常無法接受把自己的偶像寫成過度病嬌、神經病、瘋子等等等等

那樣不顧一切自殘或殺害愛人的存在

但像這種是自私是慷慨,人與人之間的猜忌所造成的遺憾,個人覺得其實不會太黑暗

尤其是在她們發現其實這只是一場誤會之後

發現大家都不是真心想要手刃對方,只是生存的目標與理想不同罷了

 

沒有很燒腦的劇情套路,只是想讓各位感受一下死亡的深度

其實比想像中還要淺

 

另外,卡皇自行離開並不是想擺脫其他人

而是不想拖累她們或互相傷害

懂吧

 

下集會鎖起來,但是因為跟這集有關連,看了就會知道事實並非如此

密碼和太妮的番外會是一樣的

想要密碼的請在相關系列的文底下留言,累積滿14篇的我就會給了

(誰他媽再給我同一篇文留14篇留言我就封鎖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7) 人氣()


留言列表 (47)

發表留言
  • 路人
  • 最後喊不要的是我帕嗎?
    可是她不是自殺了?
  • 自殺也有成功跟失敗的好不好wwwwwwwwwwwwww

    高讚Top☆ 於 2017/08/14 02:42 回覆

  • 悄悄話
  • z44332002
  • 所以為了給帕尼活下去,就只能殺掉其他人(反正妮妮腳受傷無法移動)
    好 哀傷的一篇文.......
    希望像某些遊戲一樣,只是意識進去遊戲
    實際上還沒有死亡QQ!!
  • 你是說像SAO嗎wwwwwww

    高讚Top☆ 於 2017/08/14 10:25 回覆

  • 思齊3981
  • 哇…一早起來就這麼的哀傷…
    最後留下的是美英吧…
    這種遊戲真的說考驗人性啊…
  • 說起來感情是最沒實際價值,也最沒辦法保存的東西啊

    高讚Top☆ 於 2017/08/14 10:26 回覆

  • BubbleGum_Chrys.
  • 乾 邊看這篇 手機放的還是Promise跟All my love is for you.....(是隨機播放啊!!!!)早知道就不要點什麼晚安歌單了...= =
    剛起床就看這麼刺激的文 真心覺得 我今天一整天大概都會在想這篇文吧 哈 第一 是因為我還是不知道最後喊不要的是誰😂 第二 我會想如果是我跟我朋友在這種遊戲裡我會怎麼做
    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 我大概會是先殺掉一些人最後直接自殺的那種 我死也不要動到我身邊的那群白痴 不然就是跟金太妍還有徐小玄一樣 滅了自己的朋友連帶的也把自己滅了 大家一起天堂見 只是.....
    要這樣親手毀掉自己親如家人的朋友真的很困難啊QAQ
  • 妳好歹看個留言不就知道了

    所以要是沒有愛人,就可以放手一搏地大開殺戒啊
    單身狗滅了全班的故事owo

    高讚Top☆ 於 2017/08/14 10:28 回覆

  • 悄悄話
  • W.S.
  • 看到妳的限時想說順圭怎麼死掉了,原來就是這篇文阿w 這篇真的很血腥暴力欸QQ
    楔子的是太妮吧qwq 看到黑髮女子還想了一下是不是妮妮w 妮妮犧牲自己真的是qwq
    看到朴信惠嚇到w 我還查了一下其他兩人的名字XD
    話說徐玄允兒去體育館那邊,會在那附近是不是打錯了XD
    看到優等生培育計畫就罵了髒話www 這是什麼鬼優等生培育計畫啦Σ(°Д°; 殺人就是優等生的意思嗎Σ(°Д°;
    被說是十歲就馬上反駁www 我以為是別人,結果是孝淵qwq 這麼快就要廝殺了qwq
    無頭屍體想到就起雞皮疙瘩...... 那個道具是閃光彈嗎owo
    秀妍怎麼殺了人OAO?! 是因為精神壓力誤殺的嗎?
    大家都瘋了www 如果俞利能聽進去她們的話就好,不過在這種壓力下就算聽了進去,也不知道對方會不會馬上背叛自己吧ˊˋ 而且為了秀妍,勢必要解決掉其他人吧w 侑西那段虐哭啊啊啊qwq
    太妍說的那句話覺得很對w 如果大家都團結在一起不要殺任何人,就沒什麼意思的吧w 雖然最後還是要留一個人存活w
    才過三十四分鐘就死了六個人OAO 最後是父女相殺啊qwq
    看完真的覺得很精彩!!! 希望能多寫這類的文啊XDDD 跪求更黑暗的(喂
    嗯...不過如果是我參加了生存遊戲的話,大概會殺掉全部人吧(?
    但如果有比自己還重要的人,大概會像裡面的太妍一樣吧owo 但還有下篇所以也不知道結局是安怎w 而且說了事實並非如此,難道是夢還是遊戲之類的(?
    雖然最後喊了Game Over,還是說真的會只剩下妮妮qwq
    說到跟番外的密碼一樣,我發現我現在才看到有番外啊qwq
    鎖密碼的都不會有發文通知結果就忘了www
  • 為了不讓她們死太慘,大部分都是槍殺,比較不會痛那麼久
    去看原版就知道日本國中生到底有多恐怖了w

    其他兩個人都是我亂掰的XDDDDDDDDDDDD
    朴信惠設定上就是阿鵝的朋友,但是其他人我沒設定什麼,就隨便喇了兩個名字

    優等生的意思是,可以不顧人情道義,殘酷地抹滅掉一切踩著眾人往上爬的自私鬼
    這種人通常國家都會比較想要啊,因為給他利益就能夠操控了
    (但是妮妮是例外,她自己也沒想要贏的意思wwww)

    沒錯,就是閃光彈owob
    卡皇就是一直處在要自殺不殺的狀態,但是又害怕死亡
    在那個當下發現有人靠近自己更緊張所以就誤殺了ˊowoˋ

    結論是侑西明明不是主角結果比太妮還虐(X

    太妍說那句話的意思是諷刺,要團結一起逃出去不是不行
    但是因為人會有猜疑之心而抹煞了這個可能
    (原版的大逃殺就是有三個人成功逃出去,但是其中一個為救另外兩個犧牲)

    黑暗的部分,如果是針對少時的話,我覺得這是極限了XD
    如果狠下心真的就會贏的話班上的邊緣人大概都會是最後贏家 (我說我#

    妳沒有看嗎?為啥我記得妳有留言啊XDDD

    高讚Top☆ 於 2017/08/14 11:22 回覆

  • 悄悄話
  • WINGLAM
  • 看來帕尼自殺不成功哦…
    太妍又何苦呢!要這樣做。。。
    不過高贊是誰在同一篇留14個留言給你,這麼好笑😂
  • 因為愛啊,雖然這麼做有點盲目
    但是為了愛人能夠犧牲一切,某方面來說也是很美的ˊˇˋ

    之前真的有人一口氣留了十篇只想跟我要20章的密碼啊,還不只一個

    高讚Top☆ 於 2017/08/14 11:26 回覆

  • 悄悄話
  • 秦湘昀
  • 為了看下一篇去辦了一個帳號哈哈哈
    很久之前就在看踏ㄆ的文了
    有時候真的能為愛的人犧牲一切欸
  • 那之前幹嘛都不留言((翻桌
    除了金孝淵以外其他人都很好地詮釋了這一切 (遭毆

    高讚Top☆ 於 2017/08/14 11:33 回覆

  • 悄悄話
  • J
  • 夭壽。。看到起雞皮疙瘩。。
    前面那邊美英是自殺了??
    到底是誰這麼沒人性,
    用這種遊戲間接殺人,
    逼迫她們去傷害別人。。
    4對情侶都是為了保護對方,
    不得不去傷害重要的伙伴。。
    最後那個<不要>,一喊出來我的眼淚阿。。
    話說那個人是美英??
    可是她不是自殺了。。
    P.S.我要去旁邊恢復心情了
  • 為什麼妳們都相信自殺一定會死XDDDDD
    妳覺得金太妍發現她自殺後,會什麼都不做抱著她哭嗎www

    在某些情況下,人性是種我們難以捨去的阻礙
    正因為有安穩的現世才得以提高人們的道德標準
    這篇看著會不捨,老實說也是因為死的人是她們罷了

    高讚Top☆ 於 2017/08/14 12:31 回覆

  • 訪客
  • 我有個疑問??
    參加的人是40還是42??
  • 四二
    抱歉我寫太久了所以那邊搞錯人數,已經改正了,感恩

    高讚Top☆ 於 2017/08/14 12:32 回覆

  • CHU YI LING
  • 帕妮最后有死吗?
    我知道你不舍得妮妮死吧!!!
  • 沒有啊,剩餘人數減一減不就知道誰活下來了嗎

    高讚Top☆ 於 2017/08/14 12:49 回覆

  • CHU YI LING
  • 我有留言很多次了
    但是好像被吃留言了
  • 確實是沒什麼紀錄的,不過如果真的試很多次都沒辦法留言
    請寄mail給我
    windfeat3981gmail.com
    這樣講,我也不曉得到底是被吞到哪裡去了@@

    高讚Top☆ 於 2017/08/16 15:21 回覆

  • 悄悄話
  • hotchaw
  • 最後活下來的很明顯是帕尼了,一開始在看的時候還以為在後面會有個大反轉其實是夢或者是演戲。但看到最後說是真的感覺很悲傷。其實死亡並不是最可怕的,我覺得看著身邊自己最親的人一個一個的死去才是最可怕也是最悲哀的。因為永遠活到最後的人是最慘的。雖說可能活到最後的人並沒有殺過人,但是因為朋友或者愛人都死光了,只有自己一個人活了下來。心裏會很難受,也會想死。要是我遇到這種情況我寧願和我朋友一起死也不會選擇殺了自己的朋友換取自己活下來的性命即便是愛人。要是其中一方死去另一方也會傷心難過,那一起死不就更好?人是自私的,但在有自己守護的人也會變得大方強大。寧願他活下也不要自己活下。但有時候要是真的犧牲自己而令愛人活下來他真的會接受你的好嗎?這樣做不會令他覺得更難受嗎?其實我有想過,自己犧牲性命去換取愛人性命的人可能會更自私。比為了自己的性命而去殺人的人更自私。自己為愛人犧牲看起來很偉大。但其實自己根本不想看著愛人死去,在兩人之間必有一死的時候,自己死亡不但可以不用承受愛人死亡傷心的滋味還能令到愛人活下去尋找新的生活。這是犧牲的人的思想。那因為你死去而活下來的愛人會怎麼想?第一她承受了愛人死亡的痛苦,第二她愛你很深寧願一起死也不要獨活(最終還是自殺),第三要是她真的可以尋找新的生活但一輩子都會有你的身影,一輩子生活在內疚之中。這樣看起來好像犧牲的人更有好處。一段真擎的愛情或友情下這種情況要是沒有了其中一方都會活不下去。有時候一起死也是一種幸福。這是我的觀點啦,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這跟觀點也是在我看了這篇文之後領悟到的。感覺真的發生這些事情帕尼也會跟著殉情,因為他不能沒有了自己的Dae Dae~只有抱著dae dae 才有辦法睡啊~~
  • 要下篇才有反轉效果www

    我明白妳的意思,但是這種事情無法顧及兩面
    就算今天她們沒有參加這個生存遊戲
    有一天當她們都老了,都生病了
    還是得由其中一邊先走,另一邊承擔痛苦與思念
    這是生命的無常,誰都無法改變

    本來是帕妮要先死的,但是因為太妍執意搶救,反而變成她活著
    她們其實都是在那個『當下』,一心為對方著想,所以誰也不會虧欠誰
    只有身為旁觀者的我們還能想到『未來』該怎麼辦

    殭屍太妍那篇裡面我就有寫過帕妮想為太妍殉情了
    但是就這麼死了的話,她留給自己的一切也都會隨著生命的消失而逝去
    先有生命才有愛情,不是什麼都能用死亡定義的

    高讚Top☆ 於 2017/08/16 14:50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訪客
  • 看到一半的時候心就糾結起來了 有時候人心真的很難猜呢
  • 但是正因為人心難猜,人類才會有這麼豐富的情感不是嗎

    高讚Top☆ 於 2017/08/16 14:58 回覆

  • 悄悄話
  • 我是泰尼饭
  • 哇,一更新就是这么血腥的,吓到了一下,一开始还以为是hunger games 呢,但是写得真不错,不是每个人都会写血腥的故事,因为写时要幻想那个场景(我认为) ,继续加油^0^~
  • 槍殺都算死得痛快,不會很難想的XD

    高讚Top☆ 於 2017/08/16 15:03 回覆

  • 悄悄話
  • chibro
  • 人性這種東西真的很複雜卻又很脆弱
    雖然因為用少女的名字所以讀起來有點難過,但其實還是可以理解他們為何會做出這些行為
    不過還是期待結局有個大反轉就是了,畢竟還是希望少女有happy ending
  • 但是正因為是她們的名字,探討起人性才有價值owo
    一定會是HE啊,說好了是番外咩www

    高讚Top☆ 於 2017/08/16 20:56 回覆

  • 0824amei
  • 一開始就被大逃殺的風格嚇得有點不敢看
    因為人性題材真的是很恐怖啊
    無私是無法生存的
    人心險惡啊~
    總是有很多無法理解跟無法體諒的時候
    情緒的牽引太容易壞事了
    能設身處地的著想
    那得要是多深刻的牽絆啊~~~

    啊啊啊~ 好糾結的番外啊
    10周年啊~~~ 劇情快翻轉吧~~

  • 雖然在文裡面她們的羈絆不到十年,但是那樣深刻的情感還是有的
    就......等下篇吧(正在努力寫的某人

    高讚Top☆ 於 2017/08/18 04:47 回覆

  • 515sunnyday
  • 啊還以為妮妮犧牲自我之後泰妍發狂把剩下的人都幹掉了,結果是猜疑與絕望的大逃殺www
  • 而且是具有反轉效果的大逃殺wwwwwwwwwwwwww

    高讚Top☆ 於 2017/08/18 04:48 回覆

  • 悄悄話
  • 麻糬燒
  • 噢噢噢噢噢~~~TOP大大描述的太精采了
    害我想到<驚爆遊戲> 雖然規則有點不一樣,但是也是考驗人心的動漫啊
    最後喊[不要——]的是妮妮嗎?
    希望最後可以是大逃殺
    但如果太妍和小玄都死了,那妮妮也不會獨活吧
    到底是誰哪麼殘忍,讓她們受苦呢!!哼!!!
  • 算是自己還有滿意啦www
    現在動漫出來這種的很多,但是當年日本以這種題材出現的大逃殺,可是出現一陣反對聲浪
    不是說了嗎,死亡人數減一減就知道是誰了www
    雖然很難受,但命是愛人留給她的,跟著死去就沒有意義了

    高讚Top☆ 於 2017/08/19 23:43 回覆

  • 悄悄話
  • yccr0307
  • 最後喊不要的應該是妮妮吧
    話說好像要有金太妍這種老公哈哈哈
    一直保護妮妮到最後有夠溫柔🖤
  • 是啊
    如果太妮沒有先在一起,妮應該會是整場遊戲的首殺XD

    高讚Top☆ 於 2017/08/19 23:57 回覆

  • 悄悄話
  • herblamb
  • 其實她們是在玩大逃殺的網上遊戲吧?


    題外話, 覺得大大貼的這張相很適合讓她們跳斧頭舞

  • 天啊XDDD還能自殺
    這麼高能的遊戲一定賣很好XDDDDDDD

    wwwwwwwwwwwwwwwwwwwww
    想必金太妍一定就是幫主了(゚∀゚ )

    高讚Top☆ 於 2017/08/19 23:5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鎔瑄 郭
  • 原本以為妮妮一開始就要領便當了QAQ
    結果後面好像會來個大反轉😏😏
    這篇真的好噬血 但是想像起來很逼真😂
    裡面講到了很多友情的羈絆等等的
    而且也為了生存下去而殺人( ºÄº )
    可是為啥俞還約秀英下輩子再翹課吃東西啦笑死XD
    最後竟然是父女相殺😭
    同一篇文一次留12個留言都不會眼花嗎@@
  • 是有這個打算沒錯啊wwwwww
    老話一句,「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欸裡面相愛相殺的就是侑秀欸!!!這麼基!!!!!
    他不眼花我他媽都眼花了

    高讚Top☆ 於 2017/08/22 14:59 回覆

  • 悄悄話
  • ninimama1982
  • 從痞讀趣APP留言

    今天来补评论啊!最近忙出翔!这文儿挺有意思,大逃杀那种,话说,大逃杀真是我很喜欢的一种理念,人性本恶,面对利益时候谁都一样,圣母什么的我才不相信。什么理由都一样!内心里都是一个念头在作祟就是活下去。说着说着对人性好像失望了似的,那个,其实,美好的事情……(说完了我自己都不信)。高赞大人这文儿我很喜欢,爱你。
  • 所以當這種題材交給好友群來演繹,更有味道啊www

    高讚Top☆ 於 2017/08/24 13:57 回覆

  • 貓宇
  • 前陣子看這篇看到開頭就直接跳過XDDD(別歐
    好複雜啊
    現在才有時間仔細的慢慢看XD

    前面那對是妮跟聖上吧
    聖上這麼深情的吻她然後竟然被殺?(傻眼
    那時差點把手機給甩飛出去氣死我了喵的

    這篇真的好血腥QAQ
    但是我喜歡owob
    XD
    孤單老人家居然第一個領便當
    然後看他們互相殘殺好心疼QQ

    幸好他們都死了不然最後那個"不要"ㄧ定震破大家的耳膜(欸不是##

    聖上被殺了只剩下妮QAQ
    翻轉是什麼翻轉啊啊啊0.0
    妮當白馬王子一個一個把她們親醒來嗎0.0(喂別鬧XDDD

    話說我到底留了幾篇言我不知道XDDDD
    踏ㄆ要好心的告訴我嗎XDDDDDDD
  • 本來就是需要用心慢慢領略的,要是快速看完卻什麼感想都沒有,那乾脆不要看

    就是想要營造出聖上被殺的樣子啊www
    但是大部分的人都看得出來其實是妮自殺欸,覺得很可以

    其實她們都沒有真的死,但是被妮一吼全都死了(X
    去看下集啊,密碼跟太妮的番外一樣
    我也懶得去算了,反正密碼有給妳啊,忘記了就去第27集看

    高讚Top☆ 於 2017/09/02 00:25 回覆

  • 烯欸
  • 先不管劇情含義,就文字描述來說,這真TMD的太噁了。。。
  • 我覺得我已經很收斂了wwwwwwwwww

    高讚Top☆ 於 2017/10/13 13:06 回覆

  • SAMEFISH
  • 所以我看running man的时候很紧张,那大概就是像大逃杀的微缩版吧,无论是命悬一线还是生存的抉择都是有压迫性的啊 😣😣😣😣😣😣
  • 類似吧,但是RM畢竟是遊戲,不會死人的XD

    高讚Top☆ 於 2017/10/13 13:07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CanV_XD
  • 好殘忍啊。。。我突然覺得咱們的金爺好威風,為了帕尼能犧牲自己
  • 都是愛啊,其他CP不也是嗎www

    高讚Top☆ 於 2018/02/21 00:52 回覆

  • kwanyi4006
  • 為了看下去辨了一個帳戶^_^
    不過會為了愛人犧牲
    這很符合金爺的性格呢...
    應該只是一場人性測試吧?
    想知道誰在這生死關頭還能顯現人性光輝?
    不然太殘酷了...
  • 但是你還是要留言才能看續集啊XDDDDD
    呃為了愛人犧牲不是金爺的個性或特質吧
    不就是因為犧牲所以才能看出愛有多深嗎@@

    這種感覺就像是在黑暗的地方有了一絲光亮吧
    雖然殘酷但也是人類該慶幸的一點不是嗎

    高讚Top☆ 於 2018/05/17 01: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