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d-Girls-Generation-The-Boys-Japanese-Repackaged-album  

 

 

  沒多久,徐玄隨著孝淵的呼喊聲而去。而在Wendy吃完早餐後,兩名見習生沿著河流來到天青木下,卻不如她們所想,樹下一隻貓都沒有。

  「欸?不是說好在這裡集合的嗎?」允兒繞著樹幹跑了兩三圈,左顧右盼的,卻怎麼都找不到族長和副手的身影。

  「沒有嗎?應該是她們後來改變心意,不做爬樹訓練了吧!那我們回去吧……」正當Wendy鬆了口氣,也說服允兒和她回去時,一顆從天而降的紅色果實落在了她頭上,打中了她的頭頂,隨之,族長的聲音便自上方響起。

  「呀,這樣的觀察力不夠敏銳啊,我們兩個在這邊等多久了,妳們居然一眼都沒看到?」

  「喵!痛痛痛……」銀色的小見習生摸了摸頭,跟著她身旁灰毛的夥伴抬頭一望,一抹耀眼的金棕色便挺直地坐在枝枒間,金色的瞳仁眨也不眨,居高臨下地望著渺小的她們,臉上毫無笑意。

  而在她們的正上方,方才弄掉果實的黑色貓兒踩著較粗的枝幹,靈巧地跳回中央,並回頭對著底下的她們喊著「還愣在那裡幹嘛?自己上來啊!難不成要我下去帶妳們嗎?」

  「喵嗚……」面對自上方而來的威壓,Wendy很明顯地瑟縮了一下,見狀,允兒則偷偷用肩膀撞她,嘶聲說道「妳先上去,我在妳後面墊著,別怕。」

  吞了口口水,她深呼吸了幾回,很快地調整好了心境,後腿一蹬便跳到樹幹上,伸出爪子嵌進樹皮,先防止自己下滑後,再如攀岩般慢慢地往上爬。允兒繃緊了皮,在樹下抬頭望著她,待她幾乎要爬到導師身旁時,才一鼓作氣地跳上樹幹奔上樹頂。

  一時的成功並沒有讓她們倆高興太久,緊接著,導師們的講解便將她們的視線從彼此身上拉開,專注在接下來的訓練上。

  「這不只是訓練,我要妳們把它,當成一場競賽。」太妍舉起腳掌,看似輕巧地從身旁的枝葉間掠過,樹葉隨即因她的拂過發出沙沙聲,一顆圓型的果實也從中落下,掉到了遍布落葉的地面上。

  掛在枝頭的樹葉一片不缺,安然無恙地隨著微弱的作用力晃動,唯有樹枝末端的切口平整,便是與果實的蒂頭相連之處。光是這一下,攻擊與掠奪的精準度已顯露無遺,更可怕的是,在這短短的幾秒中,她們根本沒看到爪子出鞘的瞬間,利器與殺氣的收放,僅在她出手的一瞬間。

  她們很明白,這不是炫技,對這些資深戰士來說,那都是在多場戰役之後磨練出來的本能。

  「在十分鐘之內,用掉一個果實計一分,但要是從樹上摔下來就要扣十分。輸的人回去要打掃長老窩一個星期,明白了嗎?」那條長長的尾巴在身後晃著,透露出她嚴肅正經的表情之下,對於這場競賽的過程與結果,仍是興致十足。

  聽她講完規則與懲罰,允兒不滿地噘起了嘴,向俞利投去一眼「為什麼還有懲罰?說好不會有太大壓力的……」

  「呀,打掃長老窩算個毛?知不知道我們以前是輸家不准吃晚餐,妳比較想要這項懲罰是不是?」那雙綠色的雙眼瞇了起來,她不禁想起當年的崔秀英,為了晚餐,她卯起來都像是要把樹給砍了。有幾次輸了,就在她或孝淵吃飯時蹲在旁邊流口水,那壓力才他喵大吧!

  對吃貨而言,用食物威脅永遠都有效,允兒立刻乖乖地閉上了嘴。

 

  溜下樹後,太妍和俞利互看了一眼,然後同時發出一聲高頻的嚎叫,象徵著競賽的開始。

  「欸,昨天的打賭還算數嗎?」看著允兒先有動作,俞利便目不轉睛地盯著她,頭也不轉地提了句。

  「喵的,都已經開始了妳才問。」雖然不知道對方是有心還是無意,太妍還是都給了她鄙視的一眼,然後才聚焦在自己連行走都顯得有些猶豫的見習生身上「算啦算啦,她贏了就把族長窩讓給妳一個禮拜好不好?」

  「那如果她輸了呢?」

  「妳跟她一起去打掃長老窩好了。」

  「……」

 

  「雖然我也很同情妳,但是我更不想去聽那些老貓廢話,所以……加油吧!」允兒對她眨了眨眼,那句加油不只是在對她的好友兼對手說的,更是對自己的期許。

  仗著技巧的純熟,踏著靈活的腳步,允兒很快地便在樹上跑跳起來,踏過的每一根枝枒隨著她奔跑時伸展的體態搖動,彷彿是她身體的一部份。爪子出鞘的腳掌似是捲起了陣風,拂過枝葉的末端,果實與幾片葉子便失去了附著在樹上的點,紅色的圓球體咻一下地陷入地上的落葉堆。

  同時,行經的枝幹亦被她外露的爪子劃過,在樹幹上留下了多道深淺不一的爪痕。

  望著她來去如風的背影,Wendy嘆了口氣,試想之前太妍姊姊告訴她的技巧──把這裡當成平地,沒有高度落差,就沒什麼好怕的了。先做好心理建設,她睜開清澈的金色眼眸,以七八分的落差開始從頭趕上。

  然而,儘管少了身處高處的恐懼,她的移動速度仍是比允兒慢上一截,踏出的每一步都小心謹慎得可以,視線所及的四五顆鮮豔果實掛在樹梢,她最終也只會擊落兩三顆。因為樹枝結構脆弱的風險太高,抑或是距離遙遠或數量稀少,獲取效益不高,她便會放棄去尋找下一個目標。

  灰色與銀色的身影在大樹上各據一端,宛若一個巨大的綠色天秤,秤量著本能與理性的重量。稀稀落落掉下的果實擊打著脆弱的枯葉或柔軟的土壤,一下又一下,拉鋸著身與心對戰士而言應存在多少的份量。

 

 

  約莫過了五分鐘,兩見習生的差距仍維持在七、八分左右。對於拚盡全力在獲取分數的她們來說,根本沒辦法細數和記錄自己得到的分數,只想著在導師們宣布勝負的時候,自己不會是被迫叼起沾滿老鼠膽汁的苔蘚,走進長老窩的那隻貓。

  『啪嘰!』樹枝末端響起清脆的斷裂聲,連著兩顆果實的一小段枝節被銀白色的貓掌擊落。出手的貓兒雖正有此意,卻仍是被那不小的聲響給嚇了一跳,金色的雙眸兀地瞪得老大。

  「喔對對對,時間還沒到,我要繼續才行……」片刻,她才回過神來,小心翼翼地跳過位置偏中央、因失去了其中一枝而變得有些脆弱的結構,尋找下個可以一次弄掉多顆果實的目標。

  視線在一片翠綠而略帶枯意的葉叢中穿梭,銳利的眸子忽地定在了不遠處閃著金光、大致上有她一個腳掌那麼大的物體上。

  雖然那不是她應該要找的紅色果實,仍是順著自己的好奇心上前查看,她赫然發現,那竟是一隻被蜘蛛網沾黏而動彈不得的金色蝴蝶。

  在她既有的印象中,未曾見過這在空中翩翩飛舞的昆蟲有如此耀眼的色彩,金色的翅翼浮著斑斕的褐色花紋,大自然之手鬼斧神工般提筆優美地畫上,竟令她不知不覺地凝望了好一會兒。

  惻隱之心油然而生,嬌小的腳掌伸向那隻被困住的蝴蝶,收回了爪子,她妄想自己輕如點水的觸摸能助它脫離險境,誰知,那泛著銀色光芒的絲線竟脆弱得一碰就碎,蝶翼的拍動受到黏稠的絲線牽制,來不及拍動,因而承受不住蝶身的重量向下墜落,掉入樹旁潺潺的小溪之中。

  而Wendy就這麼愣在原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本是想幫它的,卻沒想到加速了它的死亡……

 

  另一端,允兒自然也聽見了不同於她抓斷細枝的斷裂聲,敏銳的她還以為是好友踩斷樹枝掉下去了,回頭見她還在,想了會才明白是她刻意弄斷的。

  原來還有這個方法啊,感覺真的比她跑來跑去省力多了呢……

  她有些羨慕地停下腳步,躍躍欲試地找著兩三顆果實相連的枝節,一尋得便高興地衝過去,在節眼的地方先抓了幾下,再用力一踩讓它斷裂,效果顯著。

  她頓時就像發現了什麼好玩的事物般,愉悅得無法自拔,一連找了好幾枝玩得忘我,也忘了現在還在比賽。

  相較於她已經玩出興趣,在拯救蝴蝶失敗後的Wendy重新投入競賽,她維持著自己原有的節奏與速率,只有找到適合的枝節才會整枝用斷,其餘的還是一顆顆慢慢用掉。

  玩得起勁的允兒已經顧不得其他,甚至隨意地把什麼都沒長的樹枝也一並踩斷,漸漸地破壞了交疊的樹枝原有的結構,讓自己暴露在了危險之中。

  『啪──』這回,她一樣用力地朝著末端的枝節踩下,調皮的表情就此被驚慌所取代,瞬間從耳朵麻到尾巴末端,因為她聽見,斷裂聲一路蔓延到了她腳下。

  任抹了油般腳掌再滑溜,也已經無法退回安全之處,伴隨著一陣淒厲的嚎叫聲,在地心引力的拖曳下,她和斷裂的樹枝一同脫離莖幹,即將摔落地面。

  騰空的幾秒,她的眼前驀地奔過了她的貓生跑馬燈,一抹一抹的毛皮顏色閃過,她只知曉那些都是對她來說相當重要的貓兒,無奈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不僅找不到她心儀的淺金色巫醫見習生,最顯眼的居然還是她家那兩坨黑黑的姊姊們,最後,畫面更是停留在一片全黑之上。

  她本來以為是自己昏厥,或是更直接地,死了。自以為身處密不透光的死亡之中,她真的覺得自己被騙了,說好的星族呢?說好祖靈會降下繁星之橋迎接勇猛果敢的戰士呢?該不會只因為她還沒當上戰士,就喪失了這樣的資格吧?

  「呀,鼠腦袋,妳是要裝死到什麼時候?給我起來!」然而事實上,俞利早在與地面發生親密接觸前有技巧地跳過去接住了她,將重力加速度加乘的作用力減到最低,因此,現在的允兒正安然無恙地埋在俞利懷裡,然後被她一掌推到落葉堆之上。

  「咦?我沒死嗎?」受到過度驚嚇的她花了一點時間才回過神來,眨了眨眼,四處張望看看這美麗的世界,身子猛地一浮,她被又被心急如焚的導師推了一把。

  「快回去!掉下來要被扣十分,時間剩不多了啊!」她催促著允兒再次爬上樹,回頭時,彷彿是巧合般,她看見Wendy又弄掉三顆果實,而太妍揚起囂張的嘴角,意味深長望著她的表情。

 

 

  由於摔下樹的大量失分,本來領先的允兒反而成了落後的那個,即使她在找回節奏後拚了命的迎頭趕上,最終,還是以一分之差輸給了Wendy。

  從太妍得瑟且驕傲的微笑,到俞利其實看不太出來的一臉鐵青,兩名見習生便得出了勝負。Wendy稍稍鬆了口氣,允兒則不安地吞了口口水,腦中頓時閃過爬下樹後迅速衝回營地,躲回育兒室中自家母親懷抱的想法。

  不,不行,這真的太沒種了,要是她真的這麼做的話連小玄都會鄙視她的。

  正當她猶豫著是否該編造理由,為自己愛玩的下場脫罪的時候,她看見導師們身後的樹叢一陣騷動,一道亮金色的身影從中鑽出,並在太妍面前及時停下,恭敬地彎下腰來,道「太妍姊姊,LOEN的使者已經抵達,被孝淵姊姊帶進巫醫窩了。」

  金棕色的族長點了點頭,淡然地向俞利拋下一句「讓她們打個獵再回去吧,別忘了和允兒去掃長老窩啊。」

  「用不著妳提醒,快滾!」後者咬牙切齒地嘶了一聲,目送她與前來通報的Amber離開。

 

  於是,害怕被責備的允兒就有理由可以暫時逃開她臉黑得可怕的導師了。

  「想去哪?妳給我回來!」

  「族長大人不是說要去打獵的嘛……喵啊啊啊啊啊!」俞利一掌就將她拎了回來,把她當作一團毛線球般,安置在坐得端正的Wendy旁邊,居高臨下,以半是命令半是威脅的語氣道「因為獵物少,我不會花時間跟著妳們,所以就各自行動,天黑之前要回到營地?」

  縱然她再怎麼想把自家見習生當個毛線球拆開,理智還是安撫了她,讓她收回幾近出鞘的爪子,冷靜下來對她們說明,她可不想放她們到處跑再一一找回來。

  畢竟是她和太妍的私人恩怨,打賭輸了,她也就認定是自己下錯注而已。

 

  另外再提了一些可有可無的注意事項之後,俞利便先離開了。留下來的兩個見習生面面相覷,沒有勝負之後的尷尬,只有宛如大考結束後的疲憊感。

  「我好餓,為什麼我們不能直接回去……」允兒『唰』一聲地往後坐進了落葉堆中,灰色的尾巴發牢騷似地掃動著,碰到剛被她們擊落的紅色果實,還刻意將其掃開。

  「說實話,我們也沒出來很久呀,只是做了一個測驗而已。」Wendy伸了個懶腰,又抬起後腳抖了幾下。經歷這道難關,接下來的狩獵對她來說便不成大礙,精神也較訓練開始前好了不少「走吧,越早開始就越早結束,我不等妳了喔!」

  「可是我還是很餓啊……」那如同幼貓討奶喝似的喵喵叫總使得她的姊姊們心生厭煩,明白這只是她耍賴,銀毛的小見習生不多加理會,嗅起附近獵物的味道追了上去。

  賴了一會兒,允兒還是咕噥著爬起來,甩甩身上沾到的落葉本打算跟上去。突然,眼角餘光瞥見被她打到一旁的紅色果實,她緩下腳步,好奇地走過去戳了下。

  「應該不會有毒吧?」

  只聽她喃喃地說了聲,縮起身子,試探性地張開了嘴,露出森白的利齒……

 

 

  尖銳的牙齒刺入小型溫體動物棕色的皮毛中,咬斷了牠的咽喉,一瞬間,在她齒下斷氣的松鼠已不再有任何動靜。

  金色的雙眸眨了幾下,確定牠已經死透以後,Wendy鬆口舔了舔唇邊沾到的血跡,審視著被壓在爪子底下的獵物。

  雖然稱不上肥美,但看起來還是比她早上吃的那隻乾瘦的鼩鼱營養多了,帶回去的話應該可以成為不錯的糧食吧!

  忍著直接咬下一口咀嚼的衝動,她輕輕地叼起那隻尚有餘溫的松鼠,準備找個洞埋了,抓到第二隻動物再一起帶回營地。東張西望了下,她找到附近的橡樹樹根間有個空窩,參雜著些許田鼠的氣味,或許在附近還能找到牠生活的足跡。

  然而,在她將獵物放進去之前,又有一股新的氣味竄進她的鼻間,是她所熟悉的,身上帶著藥草味道的巫醫見習生。在氣味的分心之下,她轉頭找起了那隻貓兒存在的身影,最終定睛在一叢岔出幾撮黃毛的灌木中。

  不像允兒對這隻漂亮的見習生充滿了愛慕之情,Wendy所抱持的就只是一種手足般的親近感,看見了就忍不住想要上去關心一下。但是這一關心,她就忘了自己還叼著食物,亦忽略了某道自遠處射來的貪婪視線。

  『咻』翅翼切開空氣的俐落聲響出現在她的耳邊時,張開的鷹爪已迅速地攫獲了她口中的松鼠屍體,下一秒,被掠奪的獵物隨著蒼鷹的身影揚長而去,只留下了兩三根灰色的羽毛。

  「啊!」當她被突如其來的掠奪嚇得大叫出聲時,那隻優雅而殘暴的掠奪者已經飛出樹林,留下了一臉震驚而睜大了眼睛的她,以及聽見她的聲音,近而從樹叢中探出頭的徐玄。

  「Wendy?妳怎麼在這裡?」正在努力挖牛蒡的她沒看到好友被搶劫的畫面,壓根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

  「啊、我、我的獵物……被老鷹抓走了……」知道自己沒機會追回來,Wendy哭喪著臉垂下了耳朵,萬分自責「一路過來只看到那隻而已,我還這麼粗心……」

  「別難過了,最近獵物少,其他肉食動物生存也不容易啊……」溫柔的徐玄走過去蹭了她一下表示安慰,擔憂的雙眼同時望向灌木樹叢的另一端,也就是她採集藥草時沿路走來的族群邊界「邊界以外的地方,有好多動物都染病死掉了,比起獵物不足,我們該慶幸的是族裡大部分的貓兒還算健康。」

  雖然,糧食不足會造成抵抗力下降,疾病傳染開來也是遲早的問題。

  前幾天晚上,孝淵姊姊從巫醫集會回來便告訴她,森林將會面臨一場浩劫,不只是嚴冬將近、食物銳減,各部族內亦正醞釀著反叛聲浪。他們無法預知結果如何,但既然知道事情會發生,不如先做好預防措施。

 

  「喵嗚……姊、姊姊……」樹叢的彼端傳來微弱的嗚咽聲,聽聞那陌生的求救聲,Wendy好奇而警戒地壓下了身子,卻見徐玄趕緊跑了上去,不顧她在身後的呼喊「等等!妳會跑出我們的……」領地兩個字還沒說出來,擔心對方的奮不顧身會造成危險,猶豫兩秒,她還是尾隨其後地跟了上去。

  循著徐玄的氣味,Wendy跟著鑽出樹叢後,呈現在眼前的畫面讓她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在倒塌的枯木之下,有個乾枯髒亂的貓窩,住著三隻餓得骨瘦如柴的幼貓。似是被大老鼠群襲擊過,他們身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痕。憑著氣味辨別,她認出其中一隻傷勢較輕的小公貓便是方才跑來尋求協助的聲音,此時的他繞走在傷重昏迷的手足身邊,不斷發出似哭的嚎叫聲,手足無措地看著徐玄幫他們重新上藥包紮。

  「嗚嗚…他們今天、有、有醒來的……可是剛剛、怎麼叫……都叫不醒了……喵嗚……」

  「別擔心,他們還活著,只是睡過去了而已。」徐玄邊安撫著,邊嚼碎牛蒡根敷在他們的傷口之上,察覺到跟來Wendy有想要幫忙的意圖,又連忙叫住她「不要過來,他們都得了白咳症。等我一下,馬上就好了。」

  除了這些幼貓的氣味外,附近並無其他貓的味道,也不難猜測他們早已失去父母獨立生活到現在。這讓同樣是孤兒的Wendy感到異常地難受,假如她那時沒有被太妍姊姊帶回族裡,是不是也會像他們一樣?又或者她根本沒機會長這麼大……

  雖然生在異族,但大部分的族貓都對她極好,沒有一點偏頗或歧意,讓她也可以和其他小貓一樣快樂開心地成長。那為什麼,這些年紀比她還小的孩子們卻要受這種苦?

  「我們能不能……帶他們回去?」低啞的嗓音自她的喉嚨深處發出,幾乎哽咽的請求傳入徐玄耳中,只換來她的一聲嘆息「我不是沒想過,但族貓們整體狀況也不太好……」

  冒著自己也被感染的風險,幾天下來,她都會定時來這裡看看這些孩子們,已經是她能力所及,能給他們最大的幫助了。

 

 

  安置好那些小貓,徐玄帶著Wendy走往更外圍的地方,接近有兩腳獸出沒的生活地帶。兩個見習生在龜裂破損的磚牆牆角觀察許久,確定已經沒有兩腳獸住在這裡,便鑽進雜草叢生的住宅庭院,咬下些許貓薄荷,盡她們所能地帶回去。

  白咳症是一種胸腔傳染病,若是沒有及時治療,便會惡化成更嚴重的綠咳症,在族群中蔓延開來,能輕易地奪去幼貓和老貓的性命。偏偏治療它的貓薄荷只長在兩腳獸窩附近,離營地有段距離,不是能輕易採集到的藥草。本來有種植一些在巫醫窩後方,但是上個星期,被嘴饞的秀英姊姊全部吃掉了。

  回到自家部族的領地前,徐玄留了足夠的份量給受傷的幼貓們,又叮嚀了幾句,並承諾明天會再來看他們,才在時間的催促下踏上返回營地的腳步。

  落葉季以後的白晝相當短,天色若暗了,大型食肉動物出現的機率便會上升。因此族裡有規定,見習生和小貓必須在天黑之前回到營地,否則是會被禁足的。

 

  「所以姊姊們讓妳們去狩獵後,妳就沒再看到允兒姊姊了?」聽完Wendy交代她們稍早發生的事情始末,徐玄很自然地便把焦點放到了允兒身上,問起這方面的後續發展。

  含了滿嘴貓薄荷的銀毛見習生點點頭。

  此時的她們已經走到天青木附近,她放下口中的一綑草葉,動了動略酸的下巴說「她那時就癱在這裡,說她餓不想動啊……」

  即便已不見她的蹤影,仍是能在樹下各處嗅到她殘留的氣味,相連之後,便能得到一幅形似徘徊的移動軌跡。同時,被她們弄掉的大量紅色果實也有減少的跡象。

  不是很懂她在做什麼,難不成她沒去狩獵,都在這裡吃果實嗎?

 

  很快地,當允兒的氣味再度出現,並和其他陌生的貓兒踏著不整齊的腳步聲接近,原因也將慢慢揭曉。

  「喵?小、小玄?妳們怎麼會在這裡啊?」一顆灰色的頭從灌木叢中探了出來,因著出現在眼前的兩位好友,她驚訝地眨了眨眼睛。會這麼晚才發現她們的存在,最顯著的原因大概就是,被跟在她身後的那群無賴貓混淆了嗅覺。

  「妳、我們……等等,他們是誰?妳為什麼……」比起她,後兩者的驚恐更是明確地寫在了臉上。對於謹守戰士守則的她們來說,在上級不知道的情況下,將不屬於本族貓的其他貓兒帶入領土內,是等同於背叛部族的行為!

  那群骨瘦如柴的無賴貓比他們大不了多少,身上或多或少帶點傷,

  縱然她們知道允兒對部族是忠心的,基本上不用對她抱持著這樣的疑慮,但她們還是相當不能接受地用眼神表態了否定之意。

  「我知道不能這樣,可是這群朋友就說他們很餓嘛……妳們也知道,餓是很難受的,尤其又是在這獵物不多的季節……」允兒擺出了撒嬌似的表情像是在討好她們,又或者更直接地說,她就是在討好有可能會因此生氣的徐玄。走近她們身邊,她用腳掌撥弄著一顆方才被她們從樹上弄下來的果實,推到那兩名見習生面前,好聲說道「我沒有讓他們在我們的領土內打獵,只是要帶他們進來看這個,這種紅色的果實很好吃喔!雖然味道和我們平時吃的獵物差很多,但是甜甜的,也是蠻不錯的呢……」

  「姊姊,這種果實雖然好吃,但是吃多了是會鬧肚子的。」徐玄用她專業的巫醫知識答道,配上一臉嚴肅的表情,很明顯地就是再次否決了她帶他們進來的理由。

  「我吃了兩三顆也沒怎樣啊,就讓他們帶三四顆回去就好了嘛!他們還有弟弟妹妹要養耶……」不放棄地繼續使用她的耍賴戰術,那張臉的距離近到幾乎已經要貼上去,美瞳和濾鏡開到了最強,還偷帶一點幼貓的聲音。然而,就在徐玄要被成功軟化之前,那句『好吧』就被一旁Wendy突如其來的驚叫給打斷「呀!那是我們的……啊!」

  在兩隻小見習生正在上演情侶日常的同時,在一旁等著的無賴貓們注意到她腳邊的一束貓薄荷,低聲交談了幾句後,眼神漸漸不軌了起來。趁著她們不注意時,為首的兩貓突然衝出,一隻用肩膀用力撞飛了無奈地看著允賢的Wendy,另一隻抓準時機咬走了那束貓薄荷。

  「怎、喂!給我住手啊!啊!」回過頭來的允兒驚覺不妙,發出了一聲警告的低吼,卻被隨後撲來的其他無賴貓壓在地上,在她對面的徐玄亦然。

  儘管如此,也只壓了允兒短短幾秒,受過訓練的她很快地便推開了身上的累贅,並還以威嚇的一拳,尋得帶著藥草的那隻貓兒便追了上去「呀!別跑!給我還來啊!」

  知道自己被盯上,那隻咬著貓薄荷的無賴貓回頭瞥了一眼,緊張地加快腳步鑽入樹叢,卻因為不夠熟悉地形,被突出地面的樹根絆了一下,口中的一捆草順勢飛了出去。

  才剛連滾帶爬地站起,又被追上的允兒準確地一撲「逮到了!你這傢伙!」

 

  『撲通!』但是就連允兒都忘了,樹叢之外就是條小溪,兩隻貓就這麼落入了水中。

 

  落入冰水的刺激感短暫麻痺了她的感官,在感覺到身體正在緩慢地下沉後,允兒兀地張開眼睛,抬頭尋找水面,卻見一道巨大的黑影揮來一爪,擊中她灰色的小腦袋。頃刻,眼前天旋地轉,陷入黑暗的她彷彿被吸入了漩渦之中,連掙扎都無法,只能無助地陷入深水之中……

 

  『啪答!』就在剛才,見允兒落水的Wendy毫不猶豫地跳了下去,比起長期居住在森林內的部族貓而言,擁有外來血統的她更能適應水性,把在水中胡亂揮舞四肢的允兒給拉上了岸。

  「咳咳……嘔……咳咳咳咳……」幸好她並沒有失去意識,回到充滿空氣的陸地後便自行將跑進肺部的水給咳了出來,然後精疲力盡地趴在地上喘氣。

  「妳們沒事吧?」在無賴貓如鳥獸散後,趕來的徐玄擔憂地望著咳嗽不斷的允兒。Wendy則像是沒事般甩起了毛髮上的水珠,平復了一下心情後,張望著尋找和她一起掉入水中的無賴貓「好像也已經從水中離開了……但是貓薄荷也……」

  「什麼?還是被他們搶了嗎?可惡啊,我要去找回來……」聽到這句話的允兒瞬間被點滿了仇恨值,從地上翻了起來,嗅著空氣和泥土中他們殘存的氣味。

  自己是好心帶他們進來的,居然還被搶了東西走,她不甘心!

  「別追了,大不了明天再去採就好了,他們其實不想傷害我們的。」

  壓著她們的腳掌並無出鞘的利爪,純粹只是牽制作用,讓得到貓薄荷的同伴能跑多遠就跑多遠。或許,他們是真的有需要,那麼給他們一點也無妨。

  見她還有力氣說這種大話,便能知道她沒事了。昂首一望,天色又比方才更暗了幾分,徐玄的耳朵抽動了幾下,彷彿能聽見營地中,傳來帕妮姊姊擔心地問著她們怎麼還沒回去的聲音,而太妍姊姊正好聲地安撫著。不對,今天有使者來,太妍姊姊應該還在開會才對,更有可能出現的是俞利姊姊。

  「太晚了,我們先回去吧。回營地後,勢必得解釋上好一會了……」


 

  正如徐玄所猜想,看到營地的門口,就等於看到了在門邊等著的帕妮姊姊和俞利姊姊。前者連忙衝了過去舔了舔徐玄和Wendy的額,心疼地唸著『沒關係,有回來就好了』;而後者則是揉了揉額角跳動的青筋,把一直想找機會溜走的允兒抓回來,因為實在是抓得太多次,連她的逃跑路線都已經摸得一清二楚了。

  「妳有什麼要解釋的嗎?」那雙綠色的眼眸瞇了起來,其犀利的程度不禁讓允兒嚇出一身冷汗。奇怪,這姊姊平時不是都呆呆的嗎,為什麼會有這麼嚇貓的時候?不過與其說是她的眼神和表情,不如說她說出來的言論更令人感到惶恐「關於妳都在吃果實……還有放一群無賴貓進來的事情?」

  「喵?為、為什麼會……」這隻灰色的小見習生第一次知道,原來她看起來呆的導師,已經對她瞭若指掌到髮指的地步了。

  她現在已經不想逃跑,只想跪下求饒了。

  「嘖,妳以為巡邏隊都是普通的毛球啊?任何有眼睛鼻子耳朵的貓都會知道有別的貓從邊界進來過好不好?」

  允兒頓時感到背脊一涼,也就是說,太妍姊姊已經知道了?

 

  「嗯啊,因為是Sunny帶隊出去,她看到妳們在那裡,還在樹上看了好一陣子,確定允兒被Wendy撈上來才離開的。回來後,不管DaeDae還在跟LOEN的使者開會,就打斷她們告訴她這件事了。」說著這些話的帕妮用一種非常驕傲的眼神看著Wendy,在講到她的伴侶時,語調也跟著上升了幾度。

  徐玄和Wendy面面相覷,眼神中共同透露出的想法都是──不曉得Sunny姊姊有沒有發現她們溜出邊界的事?

  但是她們也沒那個膽問出口,只好繼續原來的話題「那太妍姊姊對於這件事情決定是……?」

  「Wendy和允兒,妳們兩個都要被處罰!」回答這句話的,不是在她們面前已經開口帕妮姊姊,而是從她們身後的巫醫窩中傳出的,孝淵姊姊的聲音。

  她慣例地踩著幾片藥草出現,黏著樹葉的腳掌與地板摩擦發出沙沙聲,彷彿與她略帶沙啞的嗓音起了共鳴「狩獵不好好找獵物,在做什麼公關啦?這麼閒,明天打完獵之後,罰妳們陪小玄去採今天弄丟的貓薄荷。」

  本來聽見『懲罰』兩個字的允兒垂下了耳朵,又因為聽見了具體內容,在一秒之內重新豎了起來。

 

  孝淵在徐玄面前停下,狀似無奈地說著,帶著某些暗示的眼神卻透出了別的東西「果然還是不能太放心讓妳一個人去啊,改天妳也跟著去上一下戰士訓練的課程好了。」

  「如果太妍姊姊同意的話,我很樂意。」徐玄欣然接受似地微笑,卻又想到今天在森林外發現的事情,語氣一轉,眉眼也正經了起來「邊界以外的地方最近多了很多病死的屍體,也已經有白咳症的跡象了,我想……」

  「奶奶的,我就知道,從LEON來的巫醫也和我反應了她們那裡的情況,也帶來了一些貓薄荷,希望這次不要再被那個食怪吃掉……好啦,妳自己也要小心點,不要被盯上了。」拍了拍她的頭頂,這隻玳瑁色的巫醫打了個大哈欠,準備又要回到工作崗位上。離去前,看見坐在不遠處的俞利,突然想起什麼似地拋出了一句「喔對了,俞利,明天的長老窩,就妳自己去打掃吧!」

  「欸!為什麼!不是說好我跟允兒……」

  「這是族長大人的命令,我只負責傳話而已,要吵自己去和她吵。」孝淵很不負責任地轉身走回巫醫窩,順便抖了抖腳上長期都會踩到的葉子。

 

  「太棒了!明天我們可以一起行動!」無視臉黑到又看不出表情的俞利,允兒開心地在徐玄身邊蹦蹦跳跳,跳得太忘我了,還不小心撞到了行經獵物堆,正要回戰士窩的深灰色公貓。

  「吼──給我滾一邊去,小兔崽子!」不巧,那隻被她撞到的貓就是金英敏。他的脾氣是出了名的暴躁,小貓們都怕他,連幾乎把整個營地的貓都整遍了的允兒都不敢正大光明地惹他。

  只見她在被低聲咆嘯之後愣了一下,然後停下作死的腳步低頭道歉了「對、對不起,前輩……」

  直到他的身影以及那條深色的尾巴消失在戰士窩的陰影中,允兒才抬起頭來,疑惑地望著他離去的方向。

  是她的錯覺嗎?還是因為她今天接觸了太多無賴貓,導致嗅覺被制約了?她怎麼會覺得,這位大前輩的身上有外來貓的味道呢……

 

 

 

 

 

 

     

 

『道歉時間』

我隔了一個多月才發文

我該死,是我不對,當初說好的周更都變成月更惹orz

二年級開學其實是不忙的,我的課很少,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打工

(因為店員走了兩個,大家班都很多)

不然就是在玩遊戲(X

總之,中間有段時間我真的是難產狀態

不是沒有動力而是沒有手感,打開了word卻只打了兩三行就草草收工那種

 

整體而言我覺得細節很夠,但是節奏偏慢

有點小爛尾,因為當初在構思時我就沒什麼想法

最後還是選擇給下集埋了伏筆

(至於這個下集,我應該明年才會寫了

今年不想再碰自然系的文章惹QQ)

 

『科普時間』

關於允溫打掉的果實

我的設定是蘋果或桃子 (樹長得偏高,所以應該是橡樹那家的蘋果比較好)

中國古代是有土生蘋果的,在河北和山東那邊,所以我想韓國應該也會有吧(?)

好不好吃就不知道了www

然後,貓咪是可以吃蘋果的,但畢竟是肉食動物也不能吃太多

 

關於為什麼權俞利想睡族長窩

上集開頭有稍微提到,雖然隔音沒有特別好但還是加減啦

 

『心靈雞湯時間』

我知道最近少時發生了什麼

慣例地,我不希望在留言區看到純心情抒發文

留言請盡量以本文內容為主

當然事情過後,要不要繼續飯,要不要繼續看文是你的事情

晚點我會再發一篇近期心情總整理出來,到時候會給各位發洩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宅精靈多比多比
  • 允兒跟Wendy小貓咪感覺好可愛啊www
    如果罰林允兒不能吃晚餐的話應該會上演「林允兒打鬧貓族」吧xdd,還是就默默窩在小玄旁邊然後看著她(小玄就會回他:「姐姐,輸了本來就該罰的⋯⋯」)
    林允兒在這篇裡面好像諧星啊xd一下在那邊耍蠢(?一下又在那邊裝死(?Xd
    可憐的允兒就這麼成立太侑打賭的犧牲品(?結果最後還不是被她賺到了,跟小玄一起出遊(人家是被處罰!)欸,我也想要!
    忙內就算是小貓也好溫柔啊~怪不得吸引了了兩隻「攻」貓的視線,但溫溫的目標應該還沒出現ㅋㅋ
    帕妮跟俞利的個性也太分明了吧!哈哈!(但可能是因為允兒太屁連我都有點想揍她了ㅋㅋㅋ
    這樣懲罰這兩隻小屁貓也太便宜他們了吧!尤其是那不貓不鵝的!應該讓這兩隻窩在長老窩外睡兩晚,聽一些帕尼姐姐的聲音⋯⋯算了,小貓還是多睡一點吧⋯⋯
    貓咪們太可愛了~(金太妍:「誰喵的準你說我可愛!」)允玄溫的故事也很好看,屁貓允、萌萌溫和乖乖玄接下來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妳是指阿鵝會搞得大家雞犬不寧嗎?
    如果是這樣,誰敢處罰她啊www
    基本上有太西玄鎮坐她不敢亂來啦
    而且權呆在這篇裡也算蠻有力的(?
    我筆下的鵝定位不就是各種蠢嗎www
    阿溫就是當她是姊姊啊,沒有別的意思啦(老實說RV我站麒麟,阿溫不知道配誰XD)
    如果今天我寫階梯差異應該更明顯w

    不貓不鵝的wwwwwwwwwwwwww
    感覺是奇行種
    是族長窩不是長老窩~
    不,鵝就算了,阿溫是太妮的養女和小賢是相同地位的XD

    族長大人表示:老子分明就是霸氣!

    高讚Top☆ 於 2017/10/13 12:46 回覆

  • 悄悄話
  • 路人
  • 踏普 我還以為你不寫文了呢😱😱😱
    每天都跑來看你到底更新了沒 哈哈
  • 沒有啊,只是忙而已
    之後找到節奏會慢慢回來的XD

    高讚Top☆ 於 2017/10/13 12:49 回覆

  • st007
  • 允兒太善良 但現實(貓?)社會總是不公的 不過經過這一次他應該也知道了
    美英果然是親媽心 只要回來了就好了
    p.s.一次看這麼一篇長的有點不習慣😂 感謝大大努力寫作 期待那篇狗血?的總裁(幹)祕書文
  • 從失敗中學習然後成長,不只是人類連動物都是這樣活過來的啊w
    妮妮那麼善良可愛怎麼捨得責備孩子呢(愛心)
    之前不是也發過更長的嗎(?)像生賀之類的XD

    高讚Top☆ 於 2017/10/13 23:55 回覆

  • KW ^_^
  • 首先跟大大道欺ww 是我不對沒去看回舊文 (我去面壁思過好了
    允兒和Wendy是搞笑組合(?) 我邊笑邊看XD
    允允跟呆呆的對話很讓人羨慕 有種交友多年的感覺(我也想我的閨蜜在我身邊TT)
    剛剛把前面的劇情都看完了 動物為了生存而過得很辛苦 覺得自己很幸福 :)
    有時忙在學業上所未能第一時間過來看,請大大見諒ww
  • 允兒跟俞利在文裡面的設定其實是真姊妹來著(?
    其實也不一定有誰比較辛苦之說,就像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只是大家努力的目標不同罷了

    沒關係啦www我也常常因為沒忙更新不是嗎##

    高讚Top☆ 於 2017/10/15 21:00 回覆

  • J
  • 怎麼對待Wendy跟允兒的態度差這麼多。。 😂😂
    允兒看到有趣的就忘了比賽。。
    是忘了輸了要打掃嗎??
    無賴貓是外來貓??
    這些無賴貓也太跨張了吧!!
    居然這樣對待幫助牠們的人😤😤
    貓薄荷??好吃嗎??(←白癡😂😂
    金英敏的脾氣真的好遭。。😶😶
    小貓們該被嚇死了。。
    話說允兒怎麼會在他身上聞到外來貓的味道??
    這是通外敵的節奏??😠😠
  • 因為Wendy比允兒乖太多了XD
    我只是沒寫出過程而已,其實阿鵝平時就是會在營地裡搗蛋整貓的w
    加上她又因為貪玩容易分心,不好好管管怎麼行呢w

    不能因為他們這樣對允賢溫就覺得他們是壞貓
    想想在前面被小賢救的那些小貓們
    其實他們都一樣需要食物需要藥,只是兩者的表現方式不同而已
    而且他們只是搶,沒有打殺,就知道本質是不壞的

    對貓來說應該蠻好吃的,對崔秀英來說是什麼都好吃(X

    很明顯不是嗎XD下集就知道啦

    高讚Top☆ 於 2017/10/15 21:09 回覆

  • 麻糬燒
  • 哇~我遲到惹>_<
    嗚!我們呆鵝允越來越呆了,要不是族內還有我們
    驍勇善戰,天資聰穎,潘安在世#$%@#%((夠了˚_˚# 的DaeDae估計都要滅族啦!!!
    本燒透過我精準的占卜術得出在將來的不久後會有一場世紀之戰((廢話!
    我最近也都一直在考試,晚上也更少時間看文了,所以可能會常常遲到喔喔…
    對不起啊啊啊~Orz
  • 應該也不能說越來越,因為她年紀還小啊www
    跟太妍她們差了一代,換算成人類就是十歲的差異
    太妍是因為在前一章變成英雄了所以現在身上有主角光環XD
    是也沒關係啦,我也不是常常更文啊wwww

    高讚Top☆ 於 2017/10/18 02:01 回覆

  • 0824amei
  • Wendy 的眼睛瞪得老大
    驚嚇溫 again & again~ 噗哈哈哈

    失心瘋到樂極生悲的小屁允
    真想幫 看不出一臉鐵青的俞利教訓一下

    細節真的細
    樹上、叢中穿梭競賽
    解救困蝶的那段~ 好有畫面感
    但最搶鏡的畫面是.....
    小屁允忘情斷枝那裏~~~哈哈哈!超想也喵他一掌

    最後! 當然還是要繼續飯啊
    不飯怎麼喵的過去
  • 雖然我不是RV的飯,但是對這團的印像真的就是驚嚇溫了www

    要教訓多簡單啊,讓她站在旁邊看崔秀英吃飯就好了(X

    那段就是我卡最久的點,前後應該寫了一個多禮拜((趴
    摔下來感覺就很痛了欸XD (以前從鞦韆上掉下來的人

    高讚Top☆ 於 2017/10/18 02:06 回覆

  • Sonetzuin
  • 太侑打賭時就該想到允允那麼屁孩(雖然變成貓但還是屁孩😂)一定會貪玩搞砸😂😂😂
    變成貓的小賢還是好溫柔😍然後其實允允也很善良但太善良的人很容易被那些無賴貓欺負🙄
    被處罰還那麼高興大概允允了😂這篇允允真的超好笑😂也超可愛❤️然後侑莉的性福被允允貪玩給破壞了😂
    最近變成小高一比較忙所以是看完一段時間才回抱歉🙏🏻不過班上意外發現兩個資深sone因為是女校進去時還怕大家都飯男團(雖然少時也是男團😂)不過還是沒辦法習慣學姊制😂
  • 結果就是妳根本都摸透了我寫的她們了嘛XD
    但是妳要想,就算權呆贏了,卡皇也不一定會答應啊wwww

    居然班上還有SONE!!!!!!!!!!!!!!!!!!!!!!!!
    我高中的時候全校根本沒有幾個qwq是在我畢業後才跑出來的qwqqqqqqqqqqqq
    學姊制也就妳現在高中會有而已,大學大家就像朋友一樣了XD

    高讚Top☆ 於 2017/10/23 02:47 回覆

  • bear70
  • 果然,允兒和秀英變成貓後,還是改不了吃貨的習慣啊~
    徐玄變成貓後,還是好溫柔喔~
    感覺變成貓的她們都好可愛喔~
    可憐的蝴蝶就這樣掉下去了,默哀一下~(誤
    期待這系列的下次更文啊!!!!!
  • 這系列下次更文不知道還要多久欸
    可能要等到到現在連載的文都沒靈感的時候吧

    高讚Top☆ 於 2018/01/01 03:22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