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1209685_1696005800638467_1020537518_n-1  

 

 

 

 

 

 

 

 

  或許是因為年紀還小,跟金太妍住了一陣子,黃美英已經完全適應人類的生活。

  雖然在家她可以自由變成貓,但或許是受了金太妍的影響,她更喜歡用半獸半人類的型態活動。因為這樣,她們肢體接觸的面積會更大,給她更多的安全感。

  平時,金太妍會把黃美英一併叫醒,吃完早餐後帶她一起去開會商討事宜,或是就讓她一個人在樓下玩,她則在三樓工作。黃美英好奇,乖乖坐在旁邊的沙發上,看著她擺弄各式美術用品和素材,不吵也不鬧。金太妍也就不關門,讓她隨時都可以上來看,反正她也看不懂,過一陣子就會下樓,看看電視或者用新買的手機上網。

  黃美英的學習能力很強,能夠從電視上學到不少人類的生活習慣與常識,並在背景允許的情況下實踐。她看幼幼台的識字節目,學會了簡單的韓文書寫;轉到英語教學節目,一串流利的英文便脫口而出;看完一部家庭主婦的電視劇,金太妍下樓就見她把一樓打掃得纖塵不染。最近還在看美食節目,若不是金太妍不讓她碰瓦斯爐,她或許就會把看到的食物重現出來,又或者炸了整座廚房。

  她也會羨慕電視中的小孩能去上學、能去朋友家、能去公園玩耍。對於上學,金太妍就著她體內的魔力不肯退讓,也因為那樣,她的成長速率比人類要快上許多,兩個禮拜就從五歲長到十歲了。即便真的讓她去,為了隱蔽這件事也得讓她一直轉學,重感情的她肯定是會不高興的。

  至於朋友,她大多都跟著自己外出,在自己小小的交際圈裡打轉,知情的她們也不會對她異於常人的生長速度投以奇怪的目光。除了去廟裡當乩身,她偶爾會去李順圭和權俞利家作客,黃美英和她們各自的情人:崔秀英和鄭秀妍,也相當和得來。唯一讓金太妍無法理解的是,黃美英居然會對貓過敏,她和李順圭家的貓可以玩得很開,可就是會噴嚏打個不停。

  黃美英甚至一臉恍然大悟,這就是為什麼牠在本來的家會一直打噴嚏嗎?

 

  有時金太妍比較沒心情工作,會一直賴在床上,黃美英會自己倒牛奶烤麵包吃,也會幫她煮咖啡、預留一份早餐,然後跳到她身上喵喵喵地叫她起來。

  金太妍真心覺得這習慣要改掉,貓就算了,她若以人類的型態跳上來,骨頭是真要散了。

  下午,她們會窩在客廳看書或看電影,傍晚去家門外的公園散步。經過無人的遊樂場,她會讓黃美英去玩,自己坐在旁邊抽根菸發呆,思索想下個作品該如何呈現。黃美英會一直喊她,讓她注意她那時在幹嘛,一下子溜滑梯、一下子騎馬馬、一下子在蹺蹺板的兩端坐來坐去,一下子又去盪鞦韆,盪得很高很高,突然摔下來,痛得她只能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她後知後覺地衝去將她抱起來,摟進懷裡好聲安慰,為她哭得梨花帶雨的臉龐擦去淚水。她膝蓋受了傷,走路會疼,她便背著她一路走回家,還得說些笑話逗她笑。

 

  她心裡想,十歲的她看來聰明伶俐,未滿一歲的幼小心靈卻又天真、憨傻得可以,宛如美麗卻毫無防備的嬌花。若那晚沒有將那隻淋濕的小貓帶進來,而讓她在原生部族,甚至更危險的地方成長,現在的她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自從那次訓過她以後,再有陌生人來敲門,黃美英也不敢開了。不曉得對方是人非人,她都會有禮貌地請對方稍等,然後上樓叫金太妍下來。

  「想幹什麼?」金太妍叼著菸,正想不到木雕該從哪下手讓她的精神有點緊繃,一下樓就沒好氣地打開大門,斬釘截鐵地問門外飄著的冤魂有何要求。

  那穿著紅色洋裝的美艷熟女見她面容俊挺,也不害臊,便直接撲過來掛在她身上。

  躲在後頭看的黃美英耳朵一豎,兩條尾巴繃得緊緊的,縮得極細的瞳孔看著和銀針差不多銳利,咻咻咻咻地射往那女鬼身上。

  顯然一隻貓的妒意和怨恨也不會對她造成什麼傷害,她依然環著金太妍的脖子,靠在她肩上嬌媚地說「小哥,我一輩子玩過那麼多男人女人,現在要離開了,也想不到有誰是可以回味的。妳就代替他們,借妳的唇讓我感受一下愛情的美好吧。」

  金太妍認出她是上星期在住處上吊自殺的網紅,『啪』一聲地將符咒貼在她的額上,冷冷的語氣指責著「到底愛情被你們這種人下了多糟糕的定論,你們根本就不配擁有。」

  說罷,還是吻上了她,交纏了幾秒後便猛地放開,將泛著白光的她推出門外。

  「下輩子好好學習怎麼談戀愛吧,也不要再為情所苦了。」

  「嘻,沒想到妳還蠻熟練的嘛。」女子意猶未竟地舔了舔唇,嘴角掛著心滿意足的笑容,眼神若有所指地瞥向她身後,最後的聲音消失在滅散的白光之中「但妳可能也需要再進修呢。再會了,小哥。」

  金太妍順著她看去的方向回頭,只看見一隻炸毛的粉色小貓,露出陰鬱的半張臉,躲在被抓出爪痕的櫥櫃之後。

 

 

  金太妍在二樓的小陽台上種了不少植物,有觀賞用的,也有可以吃的。她有事沒事就會去灑個水,有時忙就忘了,倒也無所謂。

  黃美英跟著她去時,她會讓她提著澆水器一盆一盆澆,在她問的時候一一點出植物的名字。沒想到這樣澆下來,那些植物竟被她體內的魔力所影響,成了妖。雖然還不能離開土壤,但已經會溝通說人話,幾十株都和黃美英變成朋友了。

  金太妍是憂喜參半的,一方面為她有了聊天對象而感到高興,卻又擔心她的魔力是否會讓那些妖精墮落成魔。想來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它們能離開土壤後,馬上送往仙境的靈山玉池修養。

 

  寧靜的午後,黃美英可以在陽台的屋簷下待著一下午。她會望著蔚藍的天空,數著這個下午有幾朵軟綿的白雲飄過。她的眼神很乾淨,沒有喜悅,沒有悲傷,好像她在默默地想著什麼,每次問她卻會回答什麼也沒有。

  她的思緒彷彿也化作一隻鳥兒,優雅自在地在天空翱翔。可要是什麼連個尋覓的目標都沒有,又是為了什麼展翅而飛?

  前來叫她的金太妍總是會想,她是不是在想家?是不是想回家?是不是想起了掉在她家門前的那晚究竟發生了什麼?習慣有黃美英的生活以後,她的背景與過去似乎也都變得不重要了,她無意替她去追尋,甚至由衷地希望她不要想起,能這樣與世無爭地過著就好了。

  這也只是她的私心罷了。

 

 

  吃過晚飯後,兩人待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影。金太妍坐著,撫著膝上一團淡薑黃色的毛。倒臥的牠任人肆意地搓揉她柔軟的肚子,時不時地發出愉悅的呼嚕聲,雙尾眷戀地半纏住她的手腕,粉色的水眸微瞇,看上去十分享受。

  金太妍有意無意地陪牠玩,在電影進入正片後,專注於前方的視線比懷裡那團毛球要來得多。黃美英伸出不帶爪的掌心輕拍她,毛絨絨的觸感也拉不回她的目光。見狀,牠有些挫敗地垂下耳朵,回頭看電影在演什麼。

  那部電影講述的是幾個原始部落之間的戰爭,幾個臉上有不同圖樣的人們相互打鬥,戰勝的那一方即將要處決手下敗將,作為警示,第一個被推上前的便是該部落的首領,也是男主角的父親。

  金太妍興致勃勃地往前傾了些許,渴求紛豔的鮮血與戰爭的殘酷能給她帶來些許刺激。誰知在大斧落下的那一刻,一坨粉色撲天蓋地捲了上來,蓋住她的臉「噗嗚嗚嗚……美英!」

  她把那隻貓從臉上扯下來的時候,處決的橋段已經過了。

  馬的。金太妍沒好氣地望著懷中變成人樣的黃美英,等她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

  「DaeDae,美英想睡覺了……」小女孩睜著無辜的粉眸,攀上來的小手緊揪著肩上的衣料,皺著眉的模樣楚楚可憐到極致──這也就是金太妍總無法對她發脾氣的原因。

  「那妳就睡吧,我會把妳抱上去的。」她敷衍似地搔了搔黃美英的下巴,誘哄她變成貓,睡在她腿上比較不會腳麻,但黃美英可不樂意。

  電視中未止的血腥爭鬥又一次燃起,戰士們的咆嘯伴隨著濺血的慘叫,老弱婦孺驚慌地逃竄、哭喊。生死瞬間一聲聲懾人的淒涼哀鳴,進入她心底都一再興起駭人的浪濤。

  那雙水亮的眸子開始泛出淚來,她再也受不了地摀住頭上的貓耳,鑽入金太妍懷中痛哭失聲「嗚……DaeDae、怕……我怕……」

  「怎麼了?」黃美英的哭聲終於將她從一幕幕的殺戮中徹底抽離,看見她過於激烈的反應,金太妍才意識到她眼中承載的不是被拒絕的委屈,而是深不見底的恐懼。她連忙關掉電視,抱緊她顫抖的柔弱嬌軀,凌亂地順著她的背安撫道「沒事沒事,DaeDae不看了,是DaeDae不好……別哭了、別哭了,乖……」

 

  這是黃美英第一次談起過去,關於原生部族的事情。她不是不記得,而是忘了,是深入骨髓的畏懼將她的記憶上了鎖。就如同年幼的金太妍封閉自我,不願造成他人的麻煩,以減輕自己無謂的罪愆。

  她真的覺得自己傻了,怎麼就沒想到,妖族的部落和人類的相似度有多高?

  「那個時候……也有好多人死掉……」抹去黃美英臉上殘留的淚水,那張紅通通的小臉依舊抽泣著、哭訴著那些部落住民冷血殘忍的所為。那也是她切身經歷過的,更令看著的金太妍感到萬分不捨「首領、是首領……有人做錯事,就會被首領殺掉……好可怕……哥哥姊姊們也是、也是那樣、沒有再回家了……」

  金太妍黯然地輕嘆一聲,仰起頭,後頸輕輕地靠在沙發上。

  她是與神最接近的人之一,早就在心裡想過無數遍:到底邪惡存在的理由是什麼?難道創世都過了數萬年,凌駕於人界的神祇這麼多,就是沒辦法完全消滅『惡』的根源?

  她那萬能、無所不知的主子也知道她常年有困於此,卻只是一再重覆著『道者,陰陽變化之理也。』,而沒有再多做解釋。她靜下心來仔細想過,或許善惡是世界維護平衡的一種手段,有人為善,就會有人行惡,又或者是因為善者拯救了陷於苦難中的人們,才能謂之為善。

  可那些大道理,在這名遇難而哭泣的小女孩面前,卻又顯得不可理喻。

  「人類不會那樣,做錯事固然要接受懲罰,但不會傷害妳或妳的家人的。」

  不久後就要廢除死刑了不是嗎?懵懂無知的小孩做錯事,也會得到更多的寬恕與諒解吧。

  她順著黃美英淡如雪的髮絲,用自認為最矜持、不帶太多情感的語氣說「別怕了,就算有人對妳不好,DaeDae也會保護妳的。」

  「美英想要……DaeDae抱著睡。」黃美英伸直雙臂攬住她的脖子,靠在她肩上,柔弱無力的嗓音像是羽毛般輕搔著她的耳朵「不喜歡家、不喜歡首領……如果爹地媽咪能來找我就好了,美英喜歡DaeDae……喜歡和DaeDae在一起……」

  彷彿只有在她懷中,她傷痕累累的內心才能得到療癒與撫平。金太妍似是理解般地輕撫著她的後腦勺,也默認了她的請求。

  如果當時的她,也能找到一個願意為她敞開的擁抱,像這樣發自內心地說出心中的恐懼,或許就不會那麼辛苦了吧……

 

 

 

  『喀!』回來的黃美英順手關上了門,轉向車庫,一席烏亮的長髮在照明燈為她亮起時,已然化為較幼時更淺的米白色,頭頂一對錐狀的貓耳也倏地豎起。

  兩個月來,外表發育為十六歲少女的她早已抽長了四肢,亭亭玉立,穠纖合度的身材令人稱羨不已,長長的睫毛下,粉紫色的雙眸更是楚楚動人,清純中又多了股嫵媚的氣息。

  「咦?」走沒幾步,眼尖的她瞥見玄關末端躺著被某人隨意脫下而踢飛的鞋,蘊含的訊息立刻就讓她興奮起來。她豎直耳朵,以有些過大的力道拉開玻璃門,兩條晃動的長尾跟在她股後進了客廳,勾住門上的凹槽將它拉了回去。

  買回來的晚餐食材被她隨便扔在沙發上,幾乎就在蘿蔔從袋中滾出來,掉到地上的同時,那隻粉紅色的人形貓咪已經飛奔上樓,直達三樓的工作室。

 

  距離上次開展已經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這回金太妍幾乎是卯足了全力衝刺,跟著李順圭到處議事總是早出晚歸,回來了也都關在工作室。她知道自己睡在床上就很難起床,乾脆不回房間,直接睡在工作室,醒來了就直接開工。

  為了避免再被無良的群眾或記者刊上報紙品頭論足,她不再帶黃美英出門。十六歲的她已經學會隱藏妖氣,也懂得基本的防身,自己出門買菜也沒什麼問題,還會跟鄭秀妍、李順圭約出去逛街。在家,她照料三餐、負責所有清潔工作,一句怨言也不曾有過。

  只是,好多天沒有跟她一起睡、聞她的味道了,她有點寂寞。平時她想念金太妍,也只敢偷開一條門縫看她,起碼能從她遙遠的背影,以及房裡飄出的菸味得到一點慰藉。

 

  黃美英靜悄悄地打開工作室的門,此時約莫早上八九點,從別的城市連夜趕車回來的金太妍累得癱在沙發上睡覺。她眼睛一亮,關上門躡手躡腳地走了過去,爬上偌大的沙發床,鑽入她懷中緊抱著她,鼻尖貼在她的頸間深吸一口,滿足地喟嘆。

  她真的好想、好想她,她懷念過去所有跟她相處的時刻:吃飯、看電視、散步、洗澡、睡覺。雖然一起洗澡時,金太妍總是會色瞇瞇地盯著她或是摸她P股,但如今沒了她的視線注目,她洗得更不自在。

  窩在她懷中,黃美英的耳朵自然地塌下,著迷地看著她的睡顏,細白的指尖輕輕地劃過她眼下的黑眼圈,然後是鼻尖、臉頰,最後沿著下顎線滑到下巴。刻意忽略她微張的唇,是怕自己一不留神就會親上去,雖然很久以前她就有這種偷腥的習慣了,但最近一直有把舌頭伸進去的衝動,她怕會因此弄醒她。

  她那兩條長長的尾巴安分地順著沙發垂下,尾端有一下沒一下地勾著。但在她沿著金太妍的頸部線條往下探索,並解開她襯衫的鈕扣時,出現在她鎖骨下方深深淺淺的瘀青令她一愣,翹起的尾巴就這麼僵在那裡。

  那是被鬼魂觸摸過後會浮現的痕跡,十之八九是她又為了達成亡靈的心願而犧牲色相。

  黃美英不高興地拉上了她敞開的衣領,閉上雙眼,乾脆來個眼不見為淨,擺動幅度明顯增加的尾巴卻顯示了她的心浮氣躁。

  她心裡其實是有很多不滿的,可每當她想要任性地說些什麼,察覺到她不滿的金太妍總是會溫柔地安撫她,一再將她內心的怒火捻熄。現在兩人見面的機會又極少,她不想破壞這些珍貴的時刻,寧願抱著她盡情地磨蹭撒嬌,飲鴆止渴。

 

 

  睡到下午的金太妍一睜眼,就見懷裡的小母貓窩著熟睡,即便已經少變作貓型,她仍是習慣蜷成一團。

  總覺得幾個禮拜沒見了,她是不是又長大了一點?

  她低垂的眸光如水,是她自己也沒發現的誠摯溫柔,眷戀地流連在她嬌俏粉嫩的臉蛋,以及寬鬆的領口透出的滿滿春光。

  金太妍硬生生地壓下了把手伸進去的衝動,拍了拍她挺翹渾圓的PP把她叫醒。

  之前她覺得黃美英還小,就沒讓她養成穿內衣的習慣。但她現在是認真地覺得,明天該讓李順圭帶她去買內衣了。

 

 

 

  隔天,李順圭早上搭計程車來接金太妍。

  「喲,妳好久沒帶她一起出門了呢。」

  開門的金太妍依舊面無表情,沒有要回話的意思。

  「嘻嘻,DaeDae要在外面過夜,我當然也要一起去啊。」而環在她腰間的小手,以及那雙手的主人卻迫不及待地探出了頭,拎起行李蹦蹦跳跳地連人一起拖上車。

  顯然金太妍並沒有告訴她,這趟旅程的目的地是哪。因此黃美英一上車,李順圭就必須回答她一連串關於行程的問題,也能順便向金太妍確認。

  「因為她這次首場就要辦在B市,我們要去和展館人員見面、討論相關事宜,等等就要搭高鐵過去。隔天上午有個訪問,下午還要趕回S市去出版社做最後的確認,所以只能住一晚,行程有點趕,可能不能玩到什麼喔。」李順圭邊解釋,邊在工作用的平板上點啊點的,幫臨時加進來的黃美英多買一張票。

  黃美英開朗又乖巧的聲音從後座傳來「沒關係,能和DaeDae在一起就好了。」

  那可以稱之為黏膩的嗓音,讓擅長撒嬌的李順圭都忍不住起了雞皮疙瘩,一回頭,毫不意外地看見了粉色小貓抱著一條死魚狂蹭的畫面,整輛車的後座都溢滿了粉紅泡泡。

  她不禁悵然一嘆,金太妍除了錢多、臉帥,到底有什麼魅力讓她那麼喜歡?她記得上次和黃美英去看電影,她對壞壞的反派角色就很是動心,可是金太妍那顆木頭會有情緒可言?她實在無法想像。

 

  下午到了B市,她們先去找訂好的飯店放行李,展館的負責人也在大廳等著。金太妍卻突然掏出信用卡,說,她一個人就夠了,讓李順圭帶黃美英去逛街和買內衣。

  黃美英不滿地鼓起雙頰,本來想這兩天都不用離開她,沒想到一來這裡就被支開了。什麼嘛,難道她就只是覺得自己在家會很無聊,才帶她出來的嗎?

  李順圭則持調侃意味地接下了她的信用卡,表示她早料到自己會被當成保母,但也樂得當個觀光客逛一晚。只是面對黃美英的不悅她也無可奈何,只能半哄半拖地將她帶離現場。

  「真是看不出來啊,年紀輕輕就有這麼大的孩子了?」展館派來的負責人是個染著金髮的年輕女性,身材姣好也頗有姿色,並頻頻對金太妍拋媚眼。

  後者迴避了她有些強烈的視線,露出僵硬的笑容答道「不是,見笑了。請帶我到展場去參觀一下吧。」

 

  展館距離飯店只有五分鐘的路程,她們步行過去,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看完展方提供的區域,又在會客室討論了一下空間配置與參觀動線。

  「暫時就確定是這樣了,開展時間我晚點會再向您確認。」

  「嗯,辛苦了。」

  金太妍咬著大拇指的指甲,心不在焉地看著她收拾桌上的文件,還有她剛剛畫出來的示意圖等等,心裡直想著該怎麼陳列才是最好的布置。出口處的角落空間要預留起來,而為了營造出半迷宮的效果,還得製作用於阻隔的牆,那又要用什麼材料好呢……

  陷入沉思的她絲毫沒注意到,與她聊了一下午的女人正緩步朝她走來,帶著方才還沒有的迷人香氣,就這麼跨坐在她大腿上。

  「既然沒事了,那我可以請問大藝術家,能不能與我共進晚餐呢?」她抬起金太妍的下巴,指尖輕輕在她唇上點了一下。上了眼線的雙眸透出些許紅光,壓抑許久的魔力終於藏不住地,隨著她肌膚上的紅色花紋蔓延開來。

  紅色的魔力是『色慾』的象徵,這些隱匿於人界,靠著身材或容貌勾引人類,藉以吸食靈氣的魔族,又被稱之為『魅魔』。

  她打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人的目的,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魅魔了。一般來說,他們並不會傷害人類,若接觸過於頻繁,也只會令靈力較低的人容易疲憊,但對她來說完全沒有影響。因此,她往往會選擇妥協,餵飽了這一個,短時間內她就不會找上其他的普通人。

  「妳別把我吃垮了就好。」金太妍冷漠地應許了她,手掌貼上她的大腿肆意地撫摸,並逐漸往後方的臀部摸去。她不是色狼也不是變態,只是熟知情慾互動可以增加魅魔進食的速度,想要快點離開。

  「妳挺心急的呢。本來還想,如果需要特殊服務的話,我也可以提供的……」女人輕笑著,將右邊的髮絲撩往耳後,低下頭就往她頸邊靠去,伸出小舌輕舔了下。

 

  『碰!』此時,會客室的門被人大力地砸開,一道粉紫色的身影迅速地飛撲而至,將坐在金太妍身上、動作煽情的女人給撞飛了出去。

  「欸?帕、帕妮……」門外提著大包小包的李順圭回過神來,身邊的大女孩轉眼間就只剩下一袋粉紅色的內衣,那隻現出半原型的貓妖,已經在裡面和人打起來了。

  她才不敢說是因為她剛剛嘴賤,察覺到魅魔的氣息就說『看來她和那個女生玩得挺嗨的呢』,導致她還來不及說明,黃美英就爆氣了。

  那隻被粉紫色氣團包圍的貓妖一衝進去,就把金太妍身上的魅魔打了下來。幸虧那股過重的殺氣讓她發現得早,及時退了半身才沒命中要害。向後落地的她面向那位不速之客,鞋跟在地上劃出兩道長長的刮痕,左胸的衣襟已經被劃開,淺淺的傷痕滲出鮮血,卻離她的心臟不遠,可見對方有多想取走她的性命。

  「喂、妳、妳幹什麼啊!」但她自認為在人界沒有與人結怨,也不認識眼前的妖族少女,突然被她攻擊了當然覺得莫名其妙。可就在她忿忿不平地出聲詢問的當下,利爪染滿鮮血的黃美英彷彿沒聽見似地,又再一次朝她撲來,美麗的眸子中燃燒著名為仇恨的紫色焰火。

  受了傷的魔族女性顯然也是被惹惱了,為了防禦與反擊,她鼓動身上的魔力,化為一束束暗紅色的繩索,十來個形同鞭子的尾端毫不留情地向她甩去。

  『錚!』爪刃與繩鞭相接的剎那,竟發出了不屬於這兩者的清脆聲響,一妖、一魔,在彼此的武器相互彈開的那一刻,才忽地發現抵在她們之間的另有其物,是形似於強化玻璃的能量聚合體。

  而本被粉紫色氣息環繞的黃美英,因反作用力跌坐在地後,便被一束白色的光索縛住了腳踝,無法再站起。她驚訝地望著自己失去自由的雙腳,還沒開口,那道提著毛筆的影子便籠罩在狼狽不堪的她上頭。

 

  「呼,幸好趕上了。」李順圭一手結印,另一手持著倒置的燒酒杯,在看見黃美英的動作被金太妍的咒文封住後,才收回了她手上刻滿符文的玻璃杯。

  和金太妍一樣,她也是神使,是西王母娘娘多次親臨人間,與她相競酒量數次後才總算簽下約的使徒。她的神器就是王母娘娘喝完酒後留給她的燒酒杯,可以用來移動或製造空間,或是倒蓋後化為阻隔、保護的強韌結界。

  「不好意思啊,讓妳遇到了這種倒楣的事。」李順圭滿懷歉意地苦笑著,主動走過去用靈力協助她的傷口復原。

 

  待黃美英冷靜下來,體內的魔力漲幅也逐漸減弱後,金太妍同樣收回了束縛她的力量,蹲在她面前,替她順了順凌亂的髮絲「美英,我不是說過好幾次了,就算那些人再壞,也不能對他們動粗……」

  黃美英愣在那老半天,回顧剛才的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事實上,幾分鐘前的她完全沒有思考能力,純粹就是被體內那股力量推動。她好生氣,為什麼那個人要坐在DaeDae身上,心裡一直有個聲音在說話:『殺掉她、殺掉她吧!DaeDae就會是妳的了……』。當她有了這個念頭的時候,手上已經沾滿了深色的血,那鮮紅的意象彷彿在向她預言著,金太妍會溫柔地抱住她,說她救了她、她做得很好。

  而不是像剛才那樣,像是對待做錯事的小孩一樣限制她的行動,再問她知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妳只有說不能打壞人,沒有說不能打討厭的人……」黃美英難得賭氣地揮開她的手,哀怨地瞪了她一眼,泛淚的粉眸有如寶石般閃爍。

  「我……」金太妍還來不及回話,便被那雙被染紅的小手推了一把,趁著她重新穩住重心時,收回妖型的黃美英一溜煙地跑出去了。

  「好了好了,妳還不快點追上去,這裡我處理就好了。」送走魅魔小姐的李順圭丟了黃美英落下的一大包貼身衣物給她,自願留下來收拾善後,也是為了替說錯話的自己贖罪。可儘管那樣,她還是狠狠地鄙視了金太妍一把「我一定也講過好幾次了,妳真的有夠不會哄女孩子的欸。」

 

  跟出去的金太妍相信人生地不熟的黃美英無處可去,一定會先回飯店。果不其然,她仗著有鑰匙把自己鎖在了門外,按了幾百次門鈴她都不肯來開。

  看來這次是真的很氣了,居然捨得讓她睡走廊。

  明知道她會因為自己和別人有過於親密的接觸而不高興,卻還是無法拒絕那樣的請求,她自己也感到萬分無奈。因為對她而言,『犧牲少部分、成就大部分』這樣的觀念是根深柢固的,黃美英的怒意不足為由,反正她也只是抓抓沙發、咬咬被子而已。

  但她這次的爆發明確地讓她意識到,或許真的不能再惹她生氣了。

 

  等了半天,她還是沒有要來開門的意思,金太妍只好用上神器,自己把門鎖打開。進房後,她連個貓影都沒見到,浴室也空空的沒有人,可她的氣息確實是存在的。

  她想也沒想就打開衣櫃的門,看見了那坨縮在櫃子角落、背對著她的粉紅色生物。因為貓喜歡縮在陰暗、窄小的空間來增加安全感,這點她再清楚不過。

  她蹲在衣櫃前,撐著下巴苦思了一番,想了好幾種不同的說詞,試圖讓她理解自己剛才的行為是為了那個魅魔,自己並沒有任何非分之想。但這些話都講了不下百遍,她要是真的聽得進去,也就不會有那麼魯莽的行動了。

  「對不起,不是我不喜歡妳這樣的行為……我知道妳會生氣,但是……」她選擇放下身段,向她道歉,也終於將隱瞞了兩個多月的秘密告訴她「妳不是全然的妖,在妳體內有著強大的魔力,會隨著妳的情緒起伏,這才是我不願讓妳出手的主因。」

  她看見黃美英的身子顫了一下,又縮得更裡面。片刻,一道細小的、壓抑的聲音從她白色的髮絲間傳了出來「我在外面遇過其他妖怪,我也知道自己和牠們的差別……還有剛剛的……」

  她仔細回想,就知道力量的密度有所不同。妖力是緊實地嵌在體內,彷彿會跟著心臟跳動、順著血管流遍全身;而她身上的另一股力量,卻會鬆散地圍繞在她身邊,像空氣一樣無時無刻包圍著她,因她的呼吸不斷吞吐。這和那個女人的力量是相似的,也讓她更確定了自己的不同。

  黃美英把自己縮得越來越小,顫動的頻率卻越來越高,脫口而出的聲音帶上了些哭腔「我、我也好怕、好怕自己變成那樣……DaeDae也不喜歡魔……我如果變成那樣,妳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唉,我什麼時候說過不要妳了。」那似是在控訴自己遭到他人無情拋棄的語氣,惹得金太妍更是心疼,摸了摸她的頭頂安撫著說「魔族的力量很強,我的結界只能擋妖氣不能擋魔力。要是因為妳受魔力影響,轉生成魔了,會引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讓很多人受傷。」

  她短暫地停頓,想起了過去的自己因為這樣有多痛苦。雖然魔族不見得會有這樣的情感,但她知道黃美英有多善良,或許正因為傷了那個魅魔而愧疚著,不希望自己變成能夠隨意抹殺他人生命的存在,才害怕地哭了起來。因此,更不希望她重蹈覆轍。

  她小心翼翼地摟過黃美英的身子,幫她擦掉眼淚,低聲地說「而且,妳如果轉生失敗了,就會永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我也不想要變成那樣……」

  「那我如果真的變成魔族,DaeDae會不要我嗎?」貼著她的胸膛,黃美英仍心有餘悸地問,得到了金太妍開玩笑似地回話「那也要妳不殺掉我啊。」

  「我不可能會殺掉DaeDae的……」懷中的女孩悶悶地說著,不甘心地咬住了她襯衫的釦子,使得說出來的話模糊得有如蚊鳴,極小的音量連她自己也聽不太清楚「因為我……最喜歡的就是DaeDae了……」

 

 

 

 

※   ※   ※

 

1.0 好啦因為我寫不完,我們還是上中下好了

 

視情況而定,下可能會跟番外一起放

 

 

 

2.0 首圖是眼不見為淨的小妮妮

 

 

 

3.0 不要吐槽為什麼那麼快就長大大了

 

沒辦法因為番外需要

 

 

 

4.0 寫到這裡真的覺得跟309好像喔,可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昀
  • 這篇跟金太妍生賀根本就是兩個人角色倒過來而已XDD
    不過呢,小貓咪還是比大笨魚可愛嘛
    而且大笨魚受到一個不行完全就是一個要給妮妮攻的Fu
    不錯不錯小妮妮變成大妮妮了我終於沒有摧殘國家幼苗的感覺了XDDD
    這篇感覺好長,然後又是一個要拖很久的概念(噓)

    妮妮妮妮妮妮妮妮妮妮妮妮妮妮生日粗卡❤️
    (搶到票表示爽😎😎)
  • 嘛,關係上是倒過來沒錯
    但小貓貓也不是省油的燈啊XD
    核心部分也不一樣,利己和利人的差別

    大笨魚可是男孩子啊!!!!!!!!
    雖然我覺得魔女姊姊騎上去的成分比較多(X)
    但是金爺是攻啊!!!!!(很堅持)

    我為了不要拖太長已經很簡略的在寫了qwq
    剩下的地方沒有很長啦,就是做個結尾而已

    高讚Top☆ 於 2018/08/01 23:11 回覆

  • DC
  • 小妮妮貌似有時候沒有安全感呢
    直男金還是get不到點

    急速長大的美英
    超強的學習能力
    感覺下集是開飛機不是開車了(瞎掰
  • 因為某直男太博愛了。

    嗯?李桑不就暗示了是高鐵嗎#

    高讚Top☆ 於 2018/08/01 23:11 回覆

  • 麻糬燒
  • 【但或許是受了金太妍的影響,她更喜歡用半獸半人類的型態活動】獸受play要從小培養起??((鼻血.....
    金直男也真是的,真的是為了“犧牲自己,保護其他平凡人”跟魅魔啪啪啪嗎?是不是內心深處也是因為太久沒找人.....釋放一下慾望呢◐.̃◐
  • 因為我怕她幹貓咪大家會沒fu (X

    沒有到啪啪啪啦,說了只是調情而已嘛
    要啪她回家跟妮妮啪不是更好嗎,身體更幼嫩又長得更好看(喂)

    高讚Top☆ 於 2018/08/05 21:04 回覆

  • Faith_Hope&Love
  • owo~ 半獸人
    貓型態的美英 好討喜啊~
    貓貓對貓過敏
    怎麼可以坎坷的這麼可愛

    騎馬馬 哈哈哈~ 突然疊字 楞笑了我

    沒關係 不管是大笨魚還是性感貓
    金總攻被騎上去
    都是合情也合理的

  • 因為我實在不曉得公園那個可以騎的叫什麼名字ˊowoˋ
    因為帕妮比較主動嘛wwwwwwww

    高讚Top☆ 於 2018/08/05 21:0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