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70125_135416  

 

 

 

 

 

 

《第四章》拆台的演員

  兩人最早相識是什麼時候呢?

  她不只一次思考過這個問題,因為兩家的父母在她們出生前便是摯友,自她有記憶起,金徐玄就一直存在她的腦海裡,未曾消失過。也因如此,她自認為是除了她的父母外,最了解她的人。

  但也不需要因為這樣就讓她們靈魂交換,好考驗她對金徐玄有多了解吧?

  在她的印象中,金徐玄就是個恬靜穩重、手不離書的孩子。跟她自己的父母放養式的教育比起來,金叔叔雖然萬分寵她,仍是對她的行為舉止與成績有一定程度的要求,小時候讓她學鋼琴、學芭蕾舞,都由她親自接送與等待;而她的謙虛有禮與那一口流利的英文,則是看起來呆萌呆萌的阿姨教出來的。

  她永遠都記得國中時聽到小玄說,母親在她睡前都會唸英文故事書給她聽,而且一唸就是十幾年,她臉上的表情就像被老媽罰不能吃晚餐一樣震驚。

  不過她媽就是懶,所以這種事,還是不要抱太大的期望好了。

  在截然不同的家庭與教育下成長,使她在短期內要成為金徐玄還是相當困難的,相信對小玄來說,要成為權允兒亦然。

  即便她告訴自己要矜持、要穩重,仍是沒辦法在開心時忍住不仰頭張嘴大笑;即便她想維護金徐玄以往認真好學的形象,上課教的就是她不感興趣的內容,越是認真去聽只會睡得更快。更討厭的是,即便這是金徐玄的胃,一餐只吃一碗飯她仍會餓得哭天喊地,還不能吃零食和速食,否則一定會嚇到她父母,而且小玄知道後肯定會殺了她。

  她若是卯起來去扮演印象中的金徐玄,也只會顯得過分拘謹與僵硬,更讓人心生懷疑罷了。就像每次她看著權允兒意圖展現腹黑調皮的笑容,那扭曲的嘴角總會讓她內心尷尬癌發作一樣。

  如果告訴父母她們交換的事情呢?是她的話肯定是會那麼做的,冒著被她老媽和金叔叔雙打至死的風險。但在醒來後發現她們靈魂交換的當下,小玄第一個反應就是拖她到父母看不見的地方討論,不想被發現的理由,應該是怕她們會為自己過度操心吧?畢竟這種事,說不定是一輩子的呀……

  不!她們一定會換回來的!她和小玄會找到辦法的,到那個時候,就不用再扮演對方,就不用像現在一樣被彼此的食量互相折磨了……

 

  「以上就是我的分享心得……這樣你會了嗎?

  在金徐玄內心戲演得慷慨激昂之際,坐在她身旁的權允兒指著之前寫的心得,逐一解釋著在讀書會該如何報告。講解一輪後,她先是出聲詢問,隨後轉頭望向沒有回話的桌邊人,她臉上定格的表情就只有兩種可能,一是資訊量太龐大她消化不了,二就是她根本都在神遊,什麼都沒聽進去。

  「我……」在允兒再度開口訓她之前,回過神來的徐玄微微晃了下腦袋,以釐清自己的思緒。但不知道是哪根神經沒連好,接收到她的疑問後,她便下意識地湊往她耳邊,輕輕吹著氣喃道「……我會了。」

  「啊!」敏感的耳畔被她突如其來地騷擾,權允兒受驚地尖叫一聲,手一伸,就把金徐玄連同她的P股推出不大的椅面,讓她『靠』一聲地摔到了地上。

 

  『叩叩叩!』「小玄、允兒,妳們怎麼了嗎?」

  伴隨著她的敲門聲與大嗓門,那名年過四十、看上去卻仍是只有二十多歲的婦人推門而入,探進半個身子,關愛地望著方才發出了尖叫與碰撞聲的兩人。

  迅速回到椅子上的徐玄整了整凌亂的髮絲,故作無事地乾笑著「沒、沒事……只是有人傳了雞爪的圖片到班上的群組,允兒就被嚇了一跳。

  她只是覺得小玄瞪著自己、鼻息漸重的模樣很可愛,即使那是她自己的臉,她還是有了想要捉弄她的衝動,因此也真的那麼做了。她也知道小玄一定會害羞地推她,但她忘了那可是『權允兒』的手勁,於是就被推下椅子了……

  「啊哈哈對啊,明天要去找秀英姊姊算帳,開什麼雞爪的團購啦……」隨後允兒也跟著附和,還附帶一個毫無殺傷力的仇恨神情。

  「是這樣嗎?吶,算了。」黃美英也沒有多想,因疑惑而傾斜的小腦袋收正後,她露出燦爛而寵溺的笑容側身進房,還端著一盤處理完善、切成一口大小的水果「我幫妳們削好水果了呦,休息一下然後再繼續讀吧!」

  看到有東西可以吃,金徐玄理所當然地做出了最自然的反應──她雙眼發光地環住了她的腰,臉頰貼上她的腹部邊蹭邊感嘆,衷心地感謝著這位賢慧的母親「謝謝~媽咪最好了~」還不忘把阿姨換成媽咪。

  感受到自門外射入房內的視線,徐玄忽地背脊一涼,抬眼便看見倚在門邊的金太妍啃著削完皮的蘋果,凌厲兇惡的雙眸緊盯著坐在她身旁的允兒。

  她想起前幾次提到自己時,這位嚴厲的叔叔應答的語氣有多麼強硬憤慨。簡直就像一匹地盤遭到他人入侵的狼,為了守護領土與妻兒挺身而出,牙咧嘴地對著外來者咆嘯。

  難道,是怕她把小玄搶走嗎?

  心裡有了這樣的念頭,被她狠瞪的恐懼感當然不在話下,過去那時有時無、芒刺在背的感覺也得到了合理的解釋。但能夠被她的父親當作『情敵』,想必她在小玄心中的地位已經相當地高,這樣的優越感仍是令她欣喜不已。

  幹,可是太妍叔叔的目光真的好恐怖,就算她現在是小玄,也沒膽和她對上眼了qwq

 

  門外的護女狂魔一方面兇殘地用眼神烤鵝,一方面欣賞著自家老婆和女兒相擁,母女情深的甜蜜畫面,內心激動得無法自己,差點就把手上剩餘的果核碾成了渣。

  讓黃美英送水果進去的是她,這點福利也只是順帶的,主要還是想探探她們孤鵝寡女共處一室會不會出什麼亂子。雖然她想有大人在家應該是不會亂來,但她就是沒辦法安分地坐在客廳,放任腦海中五顏六色的畫面如雨後春筍般不斷冒出。

  自乖女兒給她檢查時彆扭地閃躲之際,金太妍就一直覺得很不安。下班回來,居然看到那頭已然成為威脅的蠢鵝就在她家,和她一起吃飯、一起做作業,內心翻騰洶湧的情緒幾乎要抑制不住地爆發出來,或許一開口就會叫她滾,或是把她剁成白斬鵝拼盤送回權家。

  想當然爾,她的悶騷終究會讓她閉口不談,但透過動作和表情,與她相戀多年的黃美英倒是看得一清二楚。

 

  「這樣可以放心了嗎?妳這個Dae地當得很小器耶~」難得看見金太妍吃醋生悶氣的模樣,黃美英就想逗逗她,調侃的語氣中飽含的笑意再明顯不過。

  「嘖,她今天是還蠻老實的,老子就先放她一馬。」雖然還是有難以理解的地方,比如吃飯時,允兒遮遮掩掩地扒了很多飯菜到小玄的碗裡。但她也不想深究,姑且就當作是『體貼』好了。

  比起那個,她肯定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我就只有這麼一個女兒,能不好好看著嗎?不然妳再給我生一個好了。」深情地摟過愛妻其實沒有的腰,她霸道地撬開她的唇齒,與她一同分享舌尖上殘留的酸甜餘香。

 

 

 

  除了金徐玄的讀書會外,權允兒的籃球校隊也要顧及。她們利用空閒的時間練球,在徐玄的指導下,允兒運球、投籃、防守、攔截與數個輔助動作越發流暢,就像她身體固有的記憶被喚醒般,每一處關節、每一條筋肉本能地帶動她的四肢,不一會兒就能夠跟上她的速度了。

  但這並不是因為徐玄的身體不好操作,她高挑修長的身材與極佳的運動細胞,打起球也相當地得心應手。這點更能反映在她平時的體育成績上,若不是因為有允兒和孝淵,她的體育無疑也會是班上的第一名。

  如果那時她有把小玄拉進校隊就好了。她甚至在心裡暗忖,雖然她有可能會因此拿不到聯賽的MVP,能和她一起練球、一起比賽也是極好的。

 

  不久後,徐玄已經能掌握到心得報告的要領,儘管她打混摸魚的性格還是沒辦法在一個星期內讀完一本小說,允兒也會在前幾天把寫好的心得塞給她,讓她能滿面春風地上台;而允兒雖然在短時間內『複習』完籃球的基本動作,足以應付平時的訓練與練習賽,新教的防守動作與戰術她卻不一定聽得懂,仍是需要仰賴徐玄的講解與教學,才有辦法在下次訓練時理解教練的指令。

  於是,在兩人的相互扶持與努力學習下,課外活動這一塊總算是保住了。

  熟悉了對方平時會做的事,多少也有助於她們揣摩對方的心境、說出更符合對方的話,模仿動作和語氣,也越來越貼近她們的氣質與外表。

  但不管扮得有多像,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她們終究無法成為對方,在外人面前維持對方的模樣也相當累人。只有獨自關在房間或者兩人相處的時候,她們才能擺脫如此沉重的形象,短暫獲得自由以及自我。

 

 

  因為她們的手機型號與顏色相同,便說好了拿自己的(也就是手機跟著心靈)。若是父母或親友傳訊息來讓她們做些什麼,就再傳訊息告知對方,順便說明流程或該前往的地點,以減少謬誤。

  但偶爾,還是會有悲劇的情況發生。

  『喂?權允兒妳在哪?我們好久沒去吃烤肉了,要不要一起去?啊痛痛痛……

  金徐玄一接通手機,崔秀英那欣喜若狂的聲音便如同箭矢般貫穿了她的耳膜。她咬著牙將手臂伸長,以換取自己和手機的最大距離,確保不會有下一道更大的聲音……

  『小聲一點啦!』

  李順圭的罵聲就像在稱讚她有先見之明般,以更大的音量響起,嚇得她手一滑差點就掉了手機。

  「靠這麼大聲是要死了喔……」她以另一隻手摀住自己受創的耳朵,忍不住低聲罵道。她以為在金家每天要被帕妮阿姨摧殘就夠可憐了,沒想到在外面依舊逃不過……

  「誰?秀英姊姊嗎?」權允兒自然也沒有錯過,聽見她的聲音便好奇地湊過去。頓了兩秒,她忽然睜大的雙眼彷彿想通了什麼,一把奪過她的手機。

  但在她解釋前,崔秀英懷疑的聲音又再度從話筒中傳出「嗯?小玄嗎?妳剛才該不會是罵髒話了吧?」

  這回連金徐玄都嚇得寒毛直豎,若她們沒有靈魂交換,她現在大概就是一隻掉光毛的禿鵝。

  「沒有啦,剛才是我講的……小、小玄去讀書會報告啦,怎麼可能在這裡呢……」權允兒語中帶著尷尬的笑,瞥向她的眼神卻極其鋒利,像是一把梭子一般的刀,在她身上穿來刺去,殘忍地將無毛的她剁成了碎鵝肉。

  在那之後,她就不敢在允兒面前罵髒話了。

 

  至於生活上,除了食量外,大部分的事情她們都能適應。金徐玄在努力成為一個聽話懂事又愛撒嬌的乖女兒之餘,也逐漸習慣了與金家父母的對話模式。

  金太妍話不多,但每晚總會挑個時間敲門進來看她,有時候會東摸西摸,幫她整整架上的東西又安靜地走出去,搞得在課本下偷藏漫畫的她萬分緊張。平時看見她有什麼需要的,或者遇到了什麼事情不會,她會在身後默默地給予援助,而不是像她那個呆呆的老爸就愣在那發霉,老媽則是會嚷著別礙事叫她滾。

  兩個字概括這位愛女心切的父親,就是悶騷。

  黃美英則完全相反,她熱情外向、直率親切,總是笑瞇了一雙眼甜甜地喊著『小玄吶~』。實際上是個隱藏版的吃貨,外出時總是會帶些糖果餅乾在身上,沒東西吃時會變得有點神經質,小時候她就常常被警告不要碰帕妮阿姨的皮包。但她也跟她老媽一樣,走入廚房就是世界末日,這些都是幾百年前就知道的事情。

  她會固定在睡前跑來房間,抱抱她親親她,要她早點睡明天上課要認真,然後就回她和金太妍的房間。這時金徐玄就知道,好戲要上場了。

  這是她一直都沒辦法和權允兒談論的話題。她也不是沒看過父母做那檔事,權家是沒有門這種東西的,金家雖然偶爾會關,但她們玩的東西可多著,總會讓她好奇地倚門窺視,嗯,果然精彩。

  但不管她再怎麼有興趣,也只能在看見黃美英背上若隱若現的鞭痕時,別過臉裝作害羞地提醒她們該收斂一點。因為依照她對『金徐玄』的了解,她一定會這麼做的。

 

 

  但她們自認為能騙過對方父母,還算完美的相互扮演,在學業方面就有些漏洞暫時補不了了,畢竟一個是常居榜首的學霸,另一個則老是在吊車尾的倒數前五名內。現在只是小考,權允兒直接空著幾題不寫,居然比她之前的成績還高;金徐玄就更慘了,儘管被她逼著惡補,也只能勉強考到六七十,連九十的頭都看不見。

  因為父母平時的忙碌,無暇去關心她們的成績,她們也只能將考卷藏好,利用課餘的時間試圖將金徐玄的分數補回來。但正因她們一直將目標設立在『瞞過父母』上,反倒忘了周圍還有其他長期關注著她們的人,無論再精實細緻的面具,也慢慢出現裂縫了。

 

  午休時,幾個比較要好的同學們總會一起吃飯,她們也以李順圭的座位為中心『圍爐』,象徵著她在這五個人之中的領導地位。然而幾天下來,會過來的就只有坐在她前面的崔秀英以及不遠處的金孝淵,權允兒和金徐玄早就在鐘響後不見蹤影。

  「欸,妳們會不會覺得那兩個人最近很奇怪?」再度瞥向她們冷清得能讓鳥類築巢的座位,Sunny戳著便當上的排骨,不滿地皺起了鼻子。

  「啥?不是都一樣嗎?我看都沒什麼變啊!」抬起頭的孝淵倒是一臉懵逼,吸入口中的幾條麵還掛在嘴邊甩動,嘴角動了幾下才把它們全部嚼進去。

  「有啊!權允兒那頭鵝最近都不找我吃午餐,害我都不能加菜了。」對此深感惋惜的秀英,早就把她那不知道是常人幾倍的便當吃完,義憤填膺地吃起了洋芋片,依然是邊講邊噴屑屑。

  「還有啊,她們寫出來的字和之前不太一樣,權允兒上課居然醒著,還能上台回答問題欸!小玄就低著頭一直在打瞌睡。」Sunny當機立斷地將椅子拉開,躲避她的碎片攻擊,筷子也從幾乎被戳成肉泥的排骨上離開,隨著她手肘撐在桌面的思考動作舉至她的臉側,在她的指間飛速地轉動著,沾有些許油漬的尖端最後指向了滿嘴碎屑的秀英「而且,前幾天妳不是說要訂麥當勞嗎?她就一臉『妳這傻逼吃那個會死的』,反倒是小玄露出羨慕的表情,怎麼想都很奇怪吧?」

  「會不會是他們交換了啊?」

  「崔秀英你忘記充智商喔!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情!」

  「說不定啊!妳看她們最近的行為都很反常,套在對方身上又剛好是合理的。」吞下口中的殘渣,秀英漫不經心地伸入洋芋片的袋中,繼續搜刮並填充彈藥。老實說,她也只有想到『交換』這個詞,根本沒深入去想到底是腦袋交換,還是身體交換?還是就只有她們的飲食習慣交換了而已?

  孝淵聽她這麼一講也覺得頗有道理,上一秒還在婊她傻,此刻又機靈地接受了這個說法,興奮地說道「那我們要不要從後面叫他們的名字看看?搞不好叫權允兒的時候金徐玄會回頭耶~」

  「妳才忘記充智商了吧!如果她們也知道交換了,一定會先套好要改稱對方的名字啊,這樣行不通的。」難得連Sunny都認同了這個只會吃的大個子提出的想法。或者應該說,她也隱約有這樣的感覺,只是被她早一步說出來而已。

  但,這真的有可能發生嗎?若她醒來後發現自己在別人的身體裡,她應該會崩潰得一頭撞死吧?不,現在更重要的是,該怎麼證實這個想法?倘若不是,又要怎麼解釋她們在幹嘛……

  「打電話回去問她們爸媽?說不定還可以蹭一頓owo」崔秀英那討飯的天真臉總是會讓人很想一拳貓下去,何況她一張嘴又再度噴出了屑屑。

  「妳傻啊?那樣會被當成神經病吧……靠不要再噴了啦!髒死了!」李Sunny就是怒得會掄起拳頭的那個人,但在揮出去之前,她注意到秀英手上的洋芋片,腦中突然閃過一道靈光,出手就不是飛往她的頭頂,而是一把搶過那包所剩不多的餅乾「對了就是這個!用這個搞不好就可以測出她們是不是靈魂交換了。」

  「那是我的飯後點心!」零食被搶的某人露出了比被毆打還痛苦的絕望神情。

  「不管,就是這個了!妳不准吃完,放學就把它放在抽屜裡,今天小玄要當值日生,允兒一定會留下來陪她,到時候就知道是誰會吃了。」

  看見秀英彷彿是被宣判死刑般出現了晴天霹靂的背景,孝淵幸災樂禍地拍了拍Sunny的肩膀,中肯地說「我覺得妳還是直接沒收好了,下午還有四節課她一定會偷吃!」然後再以極快的速度迴避她睜大眼睛的狠瞪。

 

  放學後,不若平時她們還會聚在一起聊聊要去哪溜躂,三人不約而同地編了理由提早離開。她們前前後後地走出教室,又在樓梯口折返,貼著牆面躲至被鎖上門的後走廊。

  「姊姊們都走了?」關上燈的徐玄掃視約莫走了半數人的教室,有些驚訝地說出了得到的結果。

  靠著桌緣的允兒回想她們離去前留下的話,扳著手指細數「對啊,Sunny姊姊去排新上市的遊戲,秀英姊姊說要買限量的烤肉拌飯,孝淵姊姊沒說清楚……不過應該也有事情吧。

  「蛤……好無聊,崔秀英很不講義氣耶……」她拿起黑板擦不情願地亂擦著,把被遺棄的哀怨全數發洩在黑板上。沒說出口的後半句是,她也好想吃烤肉拌飯啊!不知現在叫她外帶一份來不來得及……

  「不要因為妳今天是值日生,就覺得大家都有義務要留下來陪妳好嗎。」允兒無奈地嘆了口氣,走向儲藏櫃拿出水桶和抹布,頭也不回地說「我幫妳,我們趕快做完回家吧。」

  「不不不不!不用了,小玄妳等我就好了,我很快就弄完……」她哪捨得允兒幫她用這些,連忙衝上前接過她取出的清潔工具,把她趕回座位上讓她看書複習。

 

  雖然急著完成,在權允兒的監督下金徐玄也不敢怠慢,一絲不苟地擦完黑板、板溝、講台和窗台,最後只剩掃地。

  經過崔秀英的座位,她瞥見抽屜露出塑膠包裝的一角,走進才發現那是半袋沒吃完的洋芋片,一張清秀的臉頓時扭曲起來,露出了極為鄙夷的表情。

  靠,這個沒良心的傢伙,沒吃完居然還忘了帶走,有夠浪費!

  堅定了『不吃完隔天一定會長螞蟻』的意志,她先抬頭確認了允兒在看書,隨後小心翼翼地放下掃具,蹲到桌椅後無聲地抽出那包餅乾,滿心歡喜地捏了幾片塞入口中。

  『喀嗷!』在她的牙齒接觸到酥脆的餅片時,自口中炸開的愉悅感伴隨著碎裂時巨大的聲響,迴盪在鴉雀無聲的教室內,顯得格外清晰。

  「權允兒,我聽到妳吃洋芋片的聲音了!」

  「小、小玄,妳聽我解釋,我是因為……」聽見她話中極為粗重的鼻息,徐玄驚恐縮成了一團,連忙吞下還沒完全嚼碎的洋芋片,戰戰兢兢地張大了嘴,腦中同時搜尋著是否有讓她息怒的好理由。

  可在她想到之前,另外幾道傳入教室的聲音更令她感到毛骨悚然。

  「看!她們果然是交換了啦!就說了喊名字就好了嘛!」

  「喂喂喂!那個金徐玄還權允兒的,給老子放下妳手中的餅乾!」按捺不住的秀英更直接從前走廊沒關的門衝了進來,來勢洶洶地撲向了她……手上的洋芋片。

  徐玄也顧不得餅乾回到原主人手上有多可惜,她急切地對上允兒的目光,從她眼中看見了自己同樣慘白的臉色,還有撥開窗簾從外面鑽進來的孝淵。

  「呀,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妳們要不要解釋一下?」回頭一看,是跟在秀英身後進來的Sunny,她雙手抱胸地靠在門邊,皺著眉的神情有些疑惑、有些苦惱,熾熱的目光表現出的意圖,即是得不到答案絕不會善罷干休。

 

  她頓時明白了,這都是她的同窗們設下的圈套,更是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因為貪嘴去吃那幾片餅乾。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拉著權允兒逃離現場,但在那之後呢?

  這是她生平第一次,覺得有比吃不了晚飯更恐怖的事情。

 

 

※   ※   ※

1.0 是一年沒更的靈魂伴侶呦

經歷了好幾位讀者的催更

好不容易喬到時間碼個對話然後就爆字數了(趴)

然後暑假就要結束了Q

 

2.0 允ver.還沒出來再等幾天ㄅ

 

3.0 太妮妥妥的SM,篇名縮寫就是SM了別說我沒暗示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CU
  • 超喜歡這篇der~(你沒有不喜歡的吧
    而且同個設定可以看兩篇啊~
    踏普在寫這篇的時候沒有亂掉過嗎?
    小太陽真是太聰明了(不像某兩個人
    不過喊名字的話也是有一定的可能會成功啦,只不過機率很小就是了
    題外話:我改了名字~猜猜我是誰~(不要臉的傢伙
  • 沒有啊,自己想的東西還亂掉,是要怎麼寫啊wwwwww
    可能要在徐玄沉迷食物的時候喊才有效wwwwwww
    這樣講我認不出來啦,都是訪客看起來都差不多Q

    高讚Top☆ 於 2018/09/01 00:16 回覆

  • CU
  • 說的也對~(想說如果這樣也認得出來就要拜踏普為神
    我是承諾要留言之後每篇文的陳玥~
    是因為想說兩個英文會比較好記所以才改(其實就是懶惰
  • 看出來是名字縮寫了XD
    行啊,這樣妳也比較方便

    高讚Top☆ 於 2018/09/03 00:01 回覆

  •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 咦咦這篇終於要繼續更了嗎,期待好久了 ><
  • 但是什麼時候會停又不一定了XD

    高讚Top☆ 於 2018/09/03 03:25 回覆

  • 藍
  • 因為這篇更了,所以一口氣看完兩邊的故事。非常喜歡這設定!
    約隱約現地看到金黃夫婦的SM play ,真是今人心癢。
    想不到是同事們先設局發現,十分期待當父母發現的那一刻。
    (金爸:女兒被看光了……權爸:不換回也可以!?

  • 正常的SM我真的不怎麼看,所以也就只能做到這種程度上的表現了XD
    父母的反應我們都想好了w非常有趣www
    不行!!!不換回來簡直就是我家賢兒活受罪,一定要換的

    高讚Top☆ 於 2018/09/03 03:27 回覆

  • 昀
  • 哇唔是SoulMate~
    等這篇等好久
    每次看都會有點精神錯亂但是看著允賢交換身份覺得好好笑XD
    每次都有太妮打醬油崔秀英也是每次都會噴什麼東西出來(?讓李桑生氣太好笑了XD
  • 其實看對話內容就可以知道是誰說話了,語氣差很多吧XD
    我們很喜歡崔秀英噴東西的梗,所以大概會很常用(?)
    李桑不管就沒人能管了啊Q這系列的太妮侑西都是家長很難管

    高讚Top☆ 於 2018/09/03 03: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