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v_aUOVwAAM995  

 

 

 

 

 

 

 

 

〈第八章〉17:00

  「順圭,妳會不會覺得她們最近哪裡怪怪的?」

  飯後,黃美英總會協助她們收拾並自告奮勇清洗碗盤,金太妍要不是癱在那邊玩手機擺爛,就是跑到走廊盡頭的陽台抽菸。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她會抓準時間回來,再和黃美英一起上樓。

  但這算是一件好事嗎?難得崔秀英不是想著下午茶和晚餐要吃什麼,而是在她們離開後,思考著黃美英越發哀怨的小表情到底因何而起。

  「齁,我就想問帕妮是不是被她吃了,金太妍還沒給錢呢。」李順圭一手撐在桌面滑著手機,一面皺起鼻子、砸著嘴嚷道「她們之間絕對有什麼,可是像帕妮那種倔強的孩子,還氣在頭上的話,問再多都會說沒事的。金太妍也只會裝死吧,但她不可能沒發現帕妮在氣她就是了。」

  說也奇怪,黃美英是金太妍的第九任秘書,前八個因為各種形形色色的理由惹怒她被炒。這一個月下來,金太妍不僅沒有表現出對她的不滿,甚至主動向她詢問能否兼職翻譯一事。該說是個性不合嗎?還是黃美英對她有偏見而已呢?

  金太妍不是不好相處,只是她的腦迴路相當奇葩,旁人猜不透她又不懂得表達。她相信黃美英已經有了這樣的底,才會認為再多說些緩頰的話也無益,但她也能理解崔秀英在擔心什麼。

  「我想……她是不是不適合當那顆冰塊的秘書啊?」相較於李順圭還算是泰然自若,這個大個子明顯像是被自己糾結的思緒纏住般,連位於座椅上的身子都動彈不得,徒剩套著皮鞋的腳尖有些焦急地踏著「明明就有好好吃飯,她卻好像越來越瘦似的,會不會是被壓榨過頭了?」

  「嘖,她適不適合輪得到妳來決定嗎?」在載入遊戲的過程中,李順圭閒來無事地輕敲著桌面,那天面試新人的畫面彷彿又在眼前浮現「人家當初進來,可是自信滿滿地表示想要最困難的那種工作呢,如果在這裡就被打倒,那也太沒有志氣了……」

 

  她對黃美英所懷抱著的,並不單純是像崔秀英那樣因飢餓而生的憐憫,更是因為看見了她平時的努力,覺得這個員工是值得對她好的,只是發給她薪水並不足以獎勵她的辛勞。

  的確,先前在錄用新人時也不乏低收入戶或身心障礙者,無疑都是在大眾眼裡需要更多關懷與資源的少數族群,但實際編進來工作,又常會有仗著弱處當藉口,引起其他員工不滿的狀況發生。

  但黃美英不一樣。

  她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高中起便是半工半讀,拿薪資和獎學金去補學費,大學畢業後獨自來到人生地不熟的韓國工作,一句怨言也沒有,默默地承擔著K氏企業驚人的工作量。她越挫越勇的性格與正面積極的態度,也一再證實了她當時說的話絕不是誇下海口。

  『我希望能在這裡得到更多磨練!』多少新人會被錄用都是因為這句話,那天的黃美英亦是如此。唯一不同的是,李順圭隱約在她的傲骨中,看見了她不輕易顯露在外的自卑。那不光是急於證明自己,渴望凸顯自身價值的衝勁,更是為了擺脫過去的某道陰影。

  對此,李順圭也相當好奇,但要她親口說出這種示弱的話,可能性有多大呢?或許就跟讓樓上那個廢宅打掃辦公室一樣困難吧。

 

 

  『日前K氏企業新推出的耳機──EHO 2.0,在上市後便以極快的速度銷售一空,記者實際走訪販售門市,都已經掛上了缺貨的牌子,有些店家甚至連SoTwo都賣得一支不剩。而在K氏官網的評論區上,放眼望去皆是五顆星的留言,顯然消費者們對於這次的新耳機相當滿意,在各大社群網站上都引起熱議……』

  日落後,乏人問津的雜貨店稍嫌冷清,除了來往的車輛引擎、行經門口的路人此起彼落的腳步聲外,只聞電視機音箱中鑽出的整點報導,為其添上些許紛騰之感。

  晚班的紅髮大姊拎著筷子,頭也不抬地戳往碗中的辣炒年糕,另一隻手則忙著招呼手機螢幕上的魔王關。難得她這次有跟別人組隊,應該會比單刷要來得容易過關吧?

  正當她信心滿滿地插起年糕與魚餅,準備塞入口中之際,自店外傳入越發清晰的腳步聲卻阻止了她這一番享受。那似是以高跟鞋獨奏出的協奏曲太過焦躁憤慨,令她忍不住抬眼一瞥,瞳中那名氣急的演奏者步入店內,穿戴整齊的嬌俏倩影她一點也不陌生,亦同樣地在麵包架前停下。

  是的,染上了怒意的姿容仍如此秀氣美麗,也只會是這位配件都是粉色系列的小姐了。

 

  停在一堆堆無辜地與她對望著的麵包前,黃美英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走進雜貨店。對幾乎每天來這打卡簽到的她來說,架上那一排排包裝完整、相偎著待人挑選的淺色麵團差異不大,她隨手就抓了兩三個。指間蹂躪塑膠袋的尖銳聲響刺激著她的耳膜,終於將她從腦內無限重播的『清潔婦』中拯救出來。

  可當她的眼角餘光掃過架子底部,那一袋袋白白胖胖的切片吐司卻又令她想起那人淨如白紙的姣好面容。分明就覺得那張孩童般的容貌應毫無殺傷力,前幾個禮拜也覺得她雖稍嫌懶散,也不算是太難搞的上司,為何最近總愛說些惡毒的話來氣她?難道自己做錯了些什麼嗎?

  黃美英越想越覺得委屈,深鎖的眉頭看著就像繃緊的弦,搭上一把弓便能夠與鞋跟共同譜出更為哀怨的奏鳴曲。在那越發悲情的背景音樂中,她轉身走向陳列著各式零食的貨架前,伸手抓向了目光所及的洋芋片及巧克力。

  她真的覺得氣不過,一定要好好犒賞被欺凌的自己。

  「唉西,不是就告訴過妳了,別老是吃那種沒營養的東西!」坐在櫃檯中已停止進食,靜靜地觀察她許久的婦人終於出聲,將沉淪於心理活動之中的黃美英拉了出來「買那麼多點心的錢都可以好好吃一頓啦,過來過來!我寫個單給妳。」

  「咦?」對了,她完全忘了店裡還有其他人的存在。

  這位年近四十的女性提起紙筆,唰唰唰地寫下了幾個店名、路名,有些還附上了推薦的招牌菜。她讓黃美英放回那些零食,便把紙條塞給她,催促她趁著小吃店剛開、在人龍排起來之前快去買。

  心生感激的黃美英因而露出笑容,雖然透著些倦意,卻在她的關懷下得以放鬆。她不想得到人家的幫助還空手離開,仍是買了些麵包當明天的早餐。

  她想起之前崔秀英有提過,這間雜貨店就兩個人顧,值早班的是葵姊,晚班則是琴姊,駐店許久的她們對K氏的員工也都很照顧,甚至特別關心吃得比較簡單的她。上次葵姊拿了早餐請她吃,她本來猜會不會是崔秀英或李順圭相助,但兩人都搖頭否認,姑且就當作是店內兩位姊姊的好心,相當感謝她們。

  「妳心情不好吧?發生了什麼事嗎?」見她情緒不再緊繃,替她結完帳的琴姊試探性地問了一下。

  憶起近期發生的種種,方才消退的委屈又再度湧上心頭,她自知也沒人能夠聽她傾訴苦水,也不管這些事會不會再度傳到崔秀英或李順圭耳中,櫻唇一張,那略帶指責口吻的話語便隨之脫出「跟我有多喜歡這份工作無關,只是在我看來,有些人總用很輕浮的態度在面對工作,影響到其他人的進度還覺得理所當然……」

  話說到一半,黃美英突然意識到,或許這樣的事對社會歷練多上十幾年的她來說早已司空見慣,便揚起嘴角露出自嘲的苦笑「大概是我無法苟同這件事吧,所以陷入了奇怪的糾結中,其實也不是什麼很嚴重的事。」

  「嘖嘖,這種人多得是啊,妳也真是傻,怎麼就為了這種事傷神呢?」果不其然,聽完這段話的琴姊爽朗地笑著,拍了拍她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有些人表現出來的樣子很努力,但成績也沒有很好,有可能是討厭工作或者得不到要領;有些人雖然看起來很混,但實際上卻貢獻良多。況且每份工作注重的點都不同,態度能百分之百衡量出他對這份工作是否上心嗎?其實不然吧。」

  黃美英沉默地點了點頭,她便繼續接道。

  「我們以前來過一個工讀生,堪稱是天才等級的,學習的速度快得嚇人。到最後,因為沒什麼事能學了,看起來雖然熟練卻興致缺缺的,很快就換工作了。呀,也是這間小小的雜貨店沒什麼能讓他學啦,那種人天生就該在大環境中主導一切,雖然總說人生來平等,還是會有令人羨慕的個體差異啊。」她雙肘撐在櫃台上,邊說邊望著眼前的美人沉思的模樣,眼神不自主地飄向了對面K氏的大門。像那種大公司裡面,鐵定也關著許多能力超群的怪物吧。

 

  她的導言著實讓黃美英得以認真思考,她和金太妍的家庭背景、身分地位都不同。這或許與她收購RNW時所說的話相應,『那種小公司就算賠錢,K氏也不會倒』,一般人覺得足以影響大局的事,對她那種紈褲子弟來說卻是可以簡單定案的。那麼對她發脾氣的自己在她眼中,應該也會顯得相當莫名其妙吧。

  可是為什麼自己總會對她的消極感到不悅呢?黃美英回想起她在辦公室中的身影,那如鋼鐵般堅硬冰冷的背影既陌生又熟悉,一如既往地透著不願聽命於人的我行我素。但和那人的不負責任比起來,時而頹喪、時而強硬的她有真的讓誰受到傷害嗎?收購遊戲公司、盡買些無用的東西,即便是最初讓她覺得被過度推動的工廠生產線,依舊沒什麼大問題好好地運作著,那還需要擔心什麼呢?

  她捫心自問,究竟自己幾天來無法從心上割除的存在,是公司,還是掌管公司的她……

 

  在黃美英道別後,目送她走出店門的琴姊才又重新拿起手機。

  「喔莫,居然已經把BOSS打死了,這效率還真是驚人。」打王時一點忙都沒幫上的她,此刻仍愉快地撿著寶、翻牌選獎勵。

  隊伍頻道中不斷冒出隊友的斥責,但因為都是現實中認識的人,她一點罪惡感都沒有,發了一句話就懟得同隊的三個人啞口無言。

  『老娘現在還在上班呢!你們這群下班的小朋友該知足了好嗎?』

 

 

 

  秋季的夕陽留戀地在城市的天際線徘徊,入眠前數著愈發傾斜的建築幢影,將最後的餘溫與輝芒贈送給路上來來往往的歸人。這條為交通幹道的大馬路上,曾有許多駕駛與行人,於慈祥和藹的提燈人指引下安全地回到家。然而在它溫柔的目光注視下,今天經過此處的人們卻格外地稀少,甚至連輪胎摩擦地面的沙沙聲都因頻率減低而靜謐了許多。

  橙色的暮光為低頭敲著鍵盤的黃美英印出了更為深邃的五官,那優美細緻的輪廓卻也多了幾分憔悴。雖說前陣子那些令她心煩的事已不再佔據她的心房,近期因有幾支新品要進軍國際,接踵而來的龐大業務更是讓她的工作量暴增,除了中午吃飯外幾乎沒什麼休息的時間。

  下班後在公車站等車的她,過了十分鐘仍沒看見自己平時搭回家的班次,想著下一班還要半個小時才會來,便拿出筆記型電腦打起過幾天要用的翻譯稿。即便不會為明天的自己減去多少工作量,能利用的時間她也絕不會輕易放過。

 

  細長的指尖在那台粉色的筆電上幾乎毫無間隔地不斷敲擊,直至皮包裡忽地傳出『Over My Skin』的鈴聲,她才空出一隻手去接電話,另一支手則控制著游標存檔,同時拉著頁面上下滑動以初步校稿。

  她在韓國的聯絡人並不多,最常接到的還是打來跟她商討翻譯工作的出版社。她沒看來電顯示便匆忙接起,誰知道話筒卻響起了她十幾分鐘前才聽過的那道聲音。

  『前面在施工,這幾天不會有公車經過了,妳打算在那裡坐多久?』

  黃美英啞然,取下舉至耳邊的電話看了一下,是一串陌生的號碼,難道是她家總裁的手機?

  不,比起這個,她更在意的是,老闆怎麼知道她在這裡?小秘書伸長了脖子左右張望著,像極了大草原上聞聲而起的狐獴,卻怎麼也沒看到那個穿著白襯衫黑褲的身影。

  『妳想在那裡待到明天早上,然後直接進公司是嗎?』沒得到她的回答,金總裁仍不屈不饒地揶揄道,似是確信著她正在聽電話,更讓小秘書有種她正在某處看著自己的感覺。

  「……妳想做什麼?」雖然她不曉得道路在維修是個不爭的事實,也不想沒骨氣到一直讓她調侃下去,一開口便滿是幾乎壓抑不住的怨懟。

  『我的車停在妳右後方,等妳五分鐘,不上來我就要回家了。』

  循著那冰冷的聲線回過頭,她依然沒看到任何一台車,而是起身走出候車區,才在隔牆後看見那台停在路肩的黑色藍寶堅尼。

 

  黃美英想問金太妍是不是有透視眼。

  她先做好了心理建設,告訴自己絕不是求助於她,而是她邀請自己上車的,才甘願跨出步伐走向那台車。坐進副駕駛座後,她不經意地向自己剛才待著的候車區一瞥,根本看不到那張長凳上坐著誰!

  「妳住哪?」但是金太妍冷漠的語調總會讓她吞下所有想說的話。

  「S大路的TH社區,我在附近下車就可以了。」她看著窗外疾駛而過的風景,雖然她們一個禮拜也要見面五天,共處一室約莫四十個鐘頭,仍是尷尬得無法多聊些什麼。

  只因駕駛座的人不會找話題,而副駕駛座的人覺得找的話題會被對方句點,便讓廣播頻道中撥放的各式流行音樂填滿寂靜空虛的車廂。悠揚的音符與人聲跟著奔馳了整路,直到一間高級餐廳前停下。

  黃美英滿臉問號地看著車駛入餐廳停車場,這才轉頭望著她,正要開口詢問便被她的話給打住「報答妳第一次當翻譯的謝禮。」

  「那是我的工作,我不需要……」

  「那妳就當陪我吃飯好了。」仗著黃美英人生地不熟,金太妍好整以暇地無視了她的拒絕,是真的連看都不看她一眼的那種無視。她只在解開安全帶,開門準備下車的時候,拋下了一句「或者妳要待在這裡等我吃完也可以。」

 

※ ※ ※

 

1.0 溫馨提醒:霸道金總裁已上線

接下來的劇情經緩衝後,即將進入狗血言情小說模式

 

2.0 關於妮妮的工作觀那裡

我實在不曉得這樣寫會不會太鑽牛角尖

但那確實是我這種工作狂會有的問題

看不懂或無法理解的話,就當作是妮妮開始在乎金爺的表現好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BubbleGum_Chrys.
  •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大概是今天看太多柯南 看到琴姐我一直想到柯南裡的黑衣人Gin😂😂😂😂(因為Gin是琴酒的英文)灑狗血沒關係 只要是你寫的我就買單👍而且我也很久沒看灑狗血劇情 被噴點血也是無妨的:D 大公司啊...乾 絕對是因為要開學了 想到這學期有該死的經濟學還有管理概論 我看這篇的時候才會突然覺得厭世🤦我看這篇文要好好保存 以後要做報告會是個好素材😂
  • 性別跟身材完全不一樣,為什麼會有認錯的可能啦XD
    (好吧也有可能是因為琴姊我有真人版可以代入,所以不會有被想歪的情況)

    ???
    我不覺得我什麼都沒學過,寫出來的東西就可以當報告啊XD
    說真的我連這種公司的運作都不清楚,看見部門完全就是從字面上解讀
    哪裡有經濟學和管理概論的素材了XD

    高讚Top☆ 於 2018/09/03 03:32 回覆

  • CU
  • 雜貨店老闆娘們人真的太好了~那麼關心我們妮妮~(我好像忽略了誰?
    妮妮也不要太煩惱那些~金爺只是傲嬌罷了~(咦?好像哪裡怪怪的?
    透視眼什麼的就當不管妮妮在哪裡金爺都會找到der~
    霸氣總裁套在別人身上就是狗血但在金爺身上就是帥啊~(迷妹模式開啟
    狗血言情小說也好啊~反正不會到八點檔那麼嚴重嘛~
    還有我是不是打太多"~"了~

  • 沒有啊,有了妮妮還要關心誰呢(很壞)
    不是傲嬌啦,他沒有口是心非啊XDDDD
    那是悶騷跟拐彎抹角啦

    一個自帶秘書雷達的總裁(゚∀゚)

    我本來是要講八點檔的,但一想到明星花露水跟咕嚕就改了
    打那個又沒差~~~~~~~~~~~~~~~

    高讚Top☆ 於 2018/09/04 15:18 回覆

  • Faith_Hope&Love
  • 雜貨店大姊跟K氏 ??

    我合理懷疑
    我們我行我素的鋼鐵金總
    根本跟蹤清潔婦~~~
    要帶人家吃飯
    好好說話嘛~ 幹嘛老氣美英 壞壞der~
  • (゚∀゚?)

    金總表示,那坨粉紅色在大街上那麼顯眼,說我跟蹤?
    因為上次好好約被拒絕了啊,其實是出自報復心理吧www(有夠幼稚)

    高讚Top☆ 於 2018/09/04 15:21 回覆

  • SAMEFISH
  • 聪明的幼稚鬼和严格的下属
    在一起之前的磨合令人心动(´▽`ʃƪ)
  • 一直很想看黃美英嫌棄金太妍,但至今好像都沒有過
    所以只好自己寫了XD

    高讚Top☆ 於 2018/09/08 01:39 回覆

  • 昀
  • 其實妮妮的工作觀那樣打也是滿符合她的啊
    灑狗血的劇情好久沒看了可以回味一下XDD
    金太妍還是挺矛盾的,有時候我還會想這面癱是不是跟西卡一樣是傲嬌눈__눈
    拿OMS當鈴聲就是一個要被聽得懂的人鄙視的概念XDD
  • 我認為是符合她的,只是我不曉得這樣夠不夠清楚(?)
    金太妍就是難以捉摸啊
    我就說了,傲嬌指的是口是心非!!!但是太妍也沒有口是心非!!!
    還好吧,要看用的是哪一段啊

    高讚Top☆ 於 2018/09/08 01:40 回覆

  • 藍
  • 看了五篇才發現是“一日,三月“而不是“一月,三月“。(想了很久到底一月是指什麼😂)
    接待員小賢给我一種隱藏Boss的存在(笑
    大膽假設,施工不會也是總裁指示嗎?
  • 不要在國外住久了就忘了中文怎麼讀好嗎wwwww
    為什麼啦,人家就只是養了頭鵝(?)
    也是總裁指示的話,整部就會變成她自導自演了耶

    高讚Top☆ 於 2018/09/11 18: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