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60428551_02013749cb_o  

 

 

 

 

 

 

 

 

〈第十章〉10:00

  醒來的黃美英除了頭重腳輕的宿醉感外,並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窩在被子裡的黑髮女人蠕動了會,下意識地往床邊的矮櫃摸去。拿起手機一看,時間的欄位居然全都由『0』和『1』組成,驚得她打了個冷顫,急忙往日期的欄位一瞥,瞳中清晰的『星期六』才瓦解了她如臨大敵般的恐懼。

  是假日啊。她安心地扔下手機,閉上雙眼,打算等自己混沌的腦子更清醒點再起床。

  可就在放鬆下來後,先行恢復運作的感官卻帶給她與平日相左的感受:竄入鼻尖的不陌生的香水味、身軀陷入異常柔軟的床墊,以及從頭到腳每一吋肌膚,都讓舒適透氣的頂級羽絨被包裹的觸感。她逐漸開機的大腦藉由神經傳導收集到這些『謬誤』後,以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將她從那張不是自己的床上挖了起來。

  「What?為什麼我會……Oh my god……」坐起來的黃美英驚慌地環顧四周,她所在的房間並沒有太多家具,深色木紋與淺色壁龕形成具有漸層感的牆面,立於斜向鋪設的木質地板,對外則是拉上絲質窗簾的大面落地窗,簡單的內飾卻透著一股低調奢華。

  顯然,這不是她這種小老百姓住得起的地方,與她承租的社區公寓那個小小的套房相比,更有著天懸地隔的貧富差距。

  雖然在她的潛意識裡,能在如同高級酒店的房間裡睡上一晚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但驚悚的是,她根本不曉得昨晚的自己是怎麼進來的。

  她不是和金太妍去餐廳吃飯,遇到林允兒和徐珠玄,還喝了酒嗎?她努力回想在那之後的記憶,湧上腦海的卻只有在車上迷迷糊糊地睡著的片段,沒有其他畫面。

  開了個小縫的落地窗拂進些許秋日早晨的涼意,這才讓呆坐著幾乎涅槃的她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從棉被中脫出的上半身竟一絲不掛,兩團雪白軟綿赤裸裸地挺在胸前,彷彿正驕傲地抬著頭向她道早安。

  「What the……」黃美英震驚地摀住了自己差點尖叫著飆出髒話的嘴,下身與床墊棉被那同樣近距離接觸的感覺,亦令她在掀開棉被查看後,一下子將內心的崩潰程度提升至原先的八百倍。

  她睡在陌生的房間、宿醉、全裸、大腿根部附近的床單上還有血跡。

  曾經想像過的各種酒後亂性的情節,好死不死地在這時一股腦地全冒了出來,讓她頭皮發麻。

  儘管這也只能敗在自己不勝酒力,但如果人生可以重來,她昨晚一定會在上車之前,先掐死對她送出邀請的金太妍,可能還有向她撒嬌著、要她一起喝酒的林允兒。

 

  『叩叩叩。』

  在黃美英即將被自己擋都擋不住的幻想吞沒,並徹底崩潰之前,牆邊那扇雕工細緻綺麗的木質門板便被敲響,終於打破了她被迫滯留於『失身』情緒的悲情色彩。

  心裡一萬個驚嘆號隨之迸出,她還來不及猜測來者究竟是何許人也,赤裸的身子已經很自動地蜷入被子裡,縮在床邊,萬分警戒地盯著被轉動的門把,直到門板在外力的推動下緩緩地敞開,探進那張她亟欲從腦海中抹去,卻怎麼也攆不走的臉孔。

  「Good、Good morning?」倚門而入的金太妍在與她對視了約莫五秒後,小心翼翼地吐出了這麼一句。

  對,金太妍也在和她酒後亂性的預設名單內,實際上,她可能是在那之中唯一一個讓她不那麼反感的人。可就算那樣,她也不會因此感到愉悅,那也未免太病態了,只是崩潰的程度會稍微減弱一點而已。

  看見她那張還掛著些許詫異的臉,黃美英突然有股想哭的衝動。雖然她平時總被金太妍嘲諷,也不是完全討厭她的,正是因為出於對她的信任,才會願意搭她的車、和她一起吃晚餐。

  她不曉得會不會有自己主動勾引對方的要素存在,但她相信沒有喝酒的金太妍是可以拒絕她的。這種趁人之危的行為,讓她在自己心裡僅存的最後一點好感,如一口精緻的玻璃杯般被摔得四分五裂,飛散的碎片銳利地插入了她自以為堅強的心,讓她現今難以呼吸的胸口疼痛不已。

  「……告訴我,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她忍著即將落下的淚水,咬著下唇,盡量用聽不出哽咽的聲音問道。

  而還站在門口等她回應的金太妍,一聽見她開口,便像如釋負重般鬆了口氣,下一秒,表情和語氣就變回毫無起伏的死魚樣。

  「妳醉了就聽不懂韓文,我問不到妳家住哪,只好回我家。衣服是妳自己脫光扔在客廳的,還在那邊學鴕鳥走路繞圈圈,之後就倒在沙發上睡著了。我沒有對妳做什麼,把妳扛上來和卸妝就快累死了。至於床上那個,不好說,或許妳該算算自己的經期。」

  黃美英頓時收回眼淚,壓了手指頭算算,Oh my god,還真的是今天。

  「妳的衣服洗了,那邊有新衣服,妳自己洗洗穿上吧。我做了早餐,要不要吃隨妳。」金太妍指了指浴室旁被疊上層層布料的矮櫃,之後便扭著痠痛的肩膀關門出去了。

 

  黃美英靜靜地望著那扇被關上的門,直到完全聽不見她穿著拖鞋下樓的啪啪聲,才掙開被子下床,飛奔過去鎖門、拿衣服、進浴室,整個動作一氣呵成。

  也就是說,她和金太妍沒有酒後亂性嗎……

  黃美英抱著她留給自己的一疊衣物,靠在浴室門上聽著自己劇烈躍動的心跳聲,睜大的水眸再度泛起了濕意,卻是形似於劫後餘生的欣喜若狂。

  她只是收留自己而已,她們並沒有發生什麼。好像也對,先不管她有沒有欺騙自己,她畢竟可是K氏企業的總裁,要是自己對外宣稱失了身,一口咬定這莫須有的『罪』,無論判決的結果如何,都是會對公司的形象和股價造成損失的。

  這樣看來,她似乎也是因為相信自己,才願意把她帶回家的。

 

 

  因為對金太妍的好感一下子降到谷底,又升回比原先高一點點的位置,情感上的落差過於龐大,黃美英一時竟不曉得該用什麼心態去面對她。而且尷尬之餘,更多的是羞恥。

  儘管她的語氣再怎麼無所謂,會那麼說,不就擺明了自己在增加她的困擾嗎?

  但她應該也知道發酒瘋不是可以控制的,沒打算責怪她,敘述著事件始末的模樣比起控訴更像是無奈。於情於理,她實在沒理由不向她道歉。

 

  洗完澡後,她用金太妍的吹風機吹乾頭髮,穿著她挑給自己、尺寸正合適的睡袍,在她家的樓梯間來回踱步。每努力踏下一步就在心裡默念一次:她什麼都沒看到、她什麼都沒看到、我脫光衣服的時候她正看著別處、對,她什麼都沒看到……

  與略顯封閉黑暗的二樓相比,一樓顯然明亮了許多。黃美英抬眼一看,客廳旁是幾乎佔據了相鄰兩面牆的玻璃窗,那清亮透明、毫無遮掩的光線來源,將窗外各棟高樓大廈的陰影印在大片的環狀沙發上。向外瞭望,一覽無遺的繁華市景盡收眼底,清楚地展現了她們身處的高度,以及金太妍所居的建築樣式,應是位於市中心的雙層複合式公寓。

  那雙踩著粉色毛拖的雙足一落地,視線便越過稍顯雜亂的客廳,向左瞥去,即是以灰白基調為主的開放式廚房,內側置有冰箱、整排的櫥櫃和IH爐,相連的流理台延伸出L型中島,並向外拓展成較矮的用餐桌。

  穿著襯衫短褲的金太妍就坐在左側,翹著二郎腿,一手撐在桌面愜意地翻著財經雜誌。即便聽見她下樓的腳步聲,也只是隨意地瞄了一眼,沒有更多的招呼。

  朝著飯桌的方向走去,黃美英有些羞愧地低著頭,內心不斷糾結著該如何開口和她搭話,卻又無法遏止探索她家的好奇心,打量的視線幾乎跑遍了屋內的每個角落。

  除了一旁的廁所和通往陽台的後門,放眼望去是沒有任何隔間的。開闊無阻的格局看上去相對空曠,融入她那抹嬌小的身影卻顯得特別冷清,縱然牆邊和沙發堆著三三兩兩的紙箱,那樣生活痕跡也不足為著,華靡絢麗的宮殿便宛如空城一般。

 

  「對不起,昨晚……給妳添了不少麻煩。」站在桌邊的黃美英鼓起勇氣說道,好不容易凝聚在她身上的視線,也因為心虛的緣故,沒多久就在揪著裙擺的同時飄往了未知的方向「真的很抱歉,如果打擾到妳和妳的家人,或者做了對不起妳的事,工作……」

  「沒事,我一個人住而已。」金太妍淡淡地答道,放下抬起的腳並起身,伸手將桌上的馬克杯移到她面前「先喝這個,解酒用的。妳慢慢吃,我去收衣服。」

  白色的馬克杯邊緣映著她推開後門的背影,另一端則是顯得有些猶豫、欲言又止的黃美英。

  嘆了口氣,無法再多說的她只好坐下來,順著她的意喝掉甜度適中的蜂蜜水。老實說,她確實還有點宿醉,只是各種謬事讓她忽略了腦子的陣陣抽疼。

  他們家總裁嘴是壞了點,但其實,還是蠻體貼的。

  拿起覆蓋在餐盤之上的半透明圓罩,盤中烤出深色橫紋的的切片鄉村麵包夾著七分熟的厚切牛肉,搭配芥末美乃滋、鮮翠生菜與酸甜的番茄風味醬。兩份對半切開的剖面能看見牛肉粉紅色的肌理蛋白,滿溢而出的肉汁與保留了完整果肉的醬料交融,浸潤了乾麵包的每一個孔隙,飄散在空氣中的香氣更讓人垂涎欲滴。

  金太妍的廚藝徹底震驚了她,連木盆中剩下一半的油醋沙拉都好得令人乍舌。若不是洗手台中堆積如山的廚具和滿是剩菜殘渣的垃圾桶,說是昨晚在義式餐廳吃剩打包回來的,她都會相信。

  這堪稱是一場色香味俱全的饗宴,回過神來碗盤早已見底,連她在表面拉出玫瑰花的拿鐵咖啡,都喝得只剩杯底消存的白色泡沫。

  雖然她給人的印象總是慵懶,勤勞起來會的事也多著。親自參與產品設計不說,她還會揉麵糰和做飯,昨晚也和林允兒聊了跑車、和徐珠玄聊了藝術展覽跟美甲。她似乎沒有什麼事做不來的呢,就像天才一樣……

  吃飽喝足的黃美英靠在椅子上,望著中島後的料理空間,想像她做菜時在那裡奔走的模樣,視線款款地落入那堆凸出水槽的器具。

  人生來平等,卻還是會有個體差異,所以才需要分工不是嗎。

 

 

  「唔,妳把碗洗好了?」進門的金太妍提著一簍烘乾的衣服,自從上次下雨不能晾,讓她不得不穿四角褲去上班後,隔天就立刻下單訂了一台烘衣機。

  她在門前停下,望著正將洗淨的廚具歸位的黃美英,槍口一如往常地對準了她「還真的是清潔婦呢。」

  當然她被取笑了千百遍,早就知道她會這麼說,仗著現在人不在公司便這麼回道「這麼說,妳該付我薪水嘍?」

  「好啊,那就這麼辦吧。」

  金太妍過於爽快的應答,差點就讓她摔了手上的盤子。

  「妳以後下班就來我家打雜吧,妳很缺錢不是嗎?」對上黃美英不可置信的眼神,金太妍興致勃勃地眨了眨眼,不笑的模樣看起來有些無辜,眼中閃過的狡黠卻滿是惡趣味「當我的女僕吧。」

 

 

※ ※ ※

 

1.0 所謂的高能就是這個啦

各種意義上都是啊,妮妮在本篇的初裸欸(愛心)

 

2.0 鴕鳥詳見OMS的MV

 

3.0 其實我很喜歡看些料理的影片,最近追完的番就是食戟之靈

對料理也很有興趣,只是沒什麼親自動手的機會

所以決定以後文章有需要的話就要認真寫

應該會變成另類的特色吧wwww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貓宇
  • gan 高能是這個?
    我還很期待的說(欸不是##

    女僕很方便做事
    ...
    做家事 ^_^

  • 如果真的照你們想的去寫,那我還寫個毛
    不是就說了不會有那種情節嗎wwww

    高讚Top☆ 於 2018/09/18 21:57 回覆

  • CU
  • "彷彿正驕傲地抬著頭向她道早安"莫名被這句話戳到笑點XD(笑點奇怪的傢伙
    以為自己酒後亂性結果誤會別人還做了奇怪的是什麼的用想的就覺得尷尬啊!!!
    我們美英也不用太擔心金總會對妳怎樣,連整理桌子都懶的人是沒什麼機率會酒後亂性啦(啊不然你上次留言是在興奮什麼
    金總還會做菜!想嫁(做夢
    我究竟為什麼要挑晚上看踏普的文呢(餓死了
  • 就有種自信滿滿的出門沒發現自己裸著,旁邊的人看著尷尬那樣的感覺(?)
    我是真的覺得,不會每次喝醉都亂性好嗎
    酒該有多無辜,少女們的酒量又有多差啊
    真的醉了也不是每個都那麼沒有自制力好嗎(然而金爺也沒喝,就是懶)

    因為我也喜歡在晚上發啊wwwww

    高讚Top☆ 於 2018/09/21 02:00 回覆

  • 悄悄話
  • 다코&소원
  • 竟然都當女僕了,那什麼時候要告白?
  • 妳說呢

    高讚Top☆ 於 2018/09/21 02:01 回覆

  • Faith_Hope&Love
  • 哈哈哈哈哈~學鴕鳥繞圈圈也太好笑了啦
    話說mv釋出的時候那段舞蹈我也是楞笑

    跟金太妍酒後亂性很可以啊
    後來發現是自己瘋癲而已
    美英心裡其實覺得可惜了吧~

    快答應到府服務吧~ 俏女僕
  • 那支MV明明可以放超性感的舞蹈,偏偏要拍什麼土著鴕鳥(翻桌)
    不是就說了,就算真的亂性也不會開心嗎www
    這篇的妮妮三觀很正常的好嗎,又不是什麼總裁的小迷妹

    高讚Top☆ 於 2018/09/21 02:03 回覆

  • 藍
  • 被攻略了!被攻略了!
    如果我是美英,第二天早上知道什麼事也沒有發生,我可會超失望!(好煩呀!((被踢到一邊

    等等!那金爺昨晚是睡在沙發嗎?好紳士wwww
    而且金總的趣味不錯~期待女僕美英!合理的同居生活開始!

    這星期的妮妮FM玩得開心點!

  • 那必須是她是金爺的小迷妹
    偏偏就不是,幾章之前還有點討厭她XD

    金爺家都有兩層了,兩個臥室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大不了同床睡啊,她幹嘛虐待自己睡沙發wwwwww

    好的,在期待了owob

    高讚Top☆ 於 2018/09/22 00:39 回覆

  • 安太
  • 好久沒有留言了,來踩踏一下
    看到血跡,還以為金太妍動作超級迅速
    Gan,結果……

    想說才10回就把誘受小秘書吃了,金爺動作也真快

    題外話,我也很愛看美食漫畫,像深夜食堂還有食戟之靈
  • 其實十章這樣的進度還算正常
    但就是美英沒對太妍非常有好感,太快吃掉會造成反效果XD

    食戟之靈超棒的啊

    高讚Top☆ 於 2018/09/24 12:17 回覆

  • 昀
  • 花惹發我剛剛才發現自己沒看到這篇
    明明就已經看了三四次的H藍後我還是沒發現Σ (゚Д゚;)
    如果這篇不是太妮,那段什麼「彷彿正驕傲地抬著頭向她道早安」我會覺得是男性生殖器官早晨的生理現象XD
    不過話說OMS那個鴕鳥一出現我整個就只是傻眼
    不對啊正常情況會有人淫蕩誘受到一半突然學鴕鳥跳舞嗎不會吧XD
    一開始看還有憧憬的幻想像是「啊,是不是要超前進度了啊真開心呢(´∀`)♡」「嗚嗚總裁金爺真的好帥哦酒後亂性什麼的太美好了(´∀`)♡」
    後來突然意識到媽的,黃美英前幾集不是還很討厭金太妍嗎而且依照你的個性一定不會這麼快就H
    他媽的,我還真的猜對了啊幹
    這篇金太妍的主線任務就是用一臉面癱的表情使喚黃美英讓她氣死然後讓她脫掉那層事業以及自尊心的武裝變成淫蕩的小弱受(?
    黃美英的主線任務就是一開始很討厭金太妍然後一樣樣發覺她的好然後讓她從悶騷的嘴賤總裁變成霸道S痴漢總攻(?
    最後還是得花痴一下
    如果可以我也好想被喝醉的妮妮撲倒喔一想到偶的手指說不定可以固定在那個奶溝就好興奮喔(´∀`)♡
    如果可以當金爺的女(性)僕(奴)該有多幸福啊(´∀`)♡
    每天都可以被各種東西幹到噴水也太幸福了吧(´∀`)♡
    在路上講這種話我等一下就被警察伯伯帶走XD
  • 太妮還是有可能出現啊,金總裁四角褲中間一大包之類的
    (昨天他發的炫腹照,那件牛仔褲下面就撐起一大塊,令人稱羨)
    鴕鳥其實長得很美啊,眼睛很大睫毛也很長(這是重點嗎)

    妳看看妳們這種覺得酒後亂性很棒的,三觀都有多歪嘖嘖
    不是我的個性,是要看文章的調性好嗎wwwwww

    妮的乳溝真的是
    她可以再穿低一點,乾脆讓全世界的飯都變成肉體飯好了(自暴自棄)
    什麼啊www如果包含性奴這塊就變成ML了好嗎XD

    高讚Top☆ 於 2018/09/27 13:59 回覆

  • 麻糬燒
  • 看到前幾行到時候還真以為妮妮跟金爺發生什麼了呢
    畢竟金爺可不是吃素的呢~
    在食肉目裡的狼種金爺竟然沒下手
    究竟是真的太懶還是要讓妮妮自己獻上身體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酒後亂性要告也告得成的,誰會沒事給自己找麻煩啊www
    不要被台灣八點檔或狗血劇誤導好嗎www
    雖然我覺得可能還是太懶(?)

    高讚Top☆ 於 2018/10/17 13: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