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d92107ad5318c9828025958427f58a.jpg

 

 

《第五章》入座的觀眾

  周圍的空氣在她們闖入後凝滯為緩慢黏稠的流沙,將她們吞入備受質疑的險境,似乎連匆匆路過的時間都駐足停了下來,像個好奇的路人般仰頸窺視。

  在她們過於灼熱的注視下,金徐玄緊張地望著不知所措的權允兒。只見她在深呼吸數次後,幾度放棄開口,片刻才鼓足勇氣款款吐出前言,『希望姊姊們別說出去』。

  為首的李順圭點頭承諾,金孝淵和崔秀英也試圖緩和氣氛地嚷了幾句『好神奇』、『妳們也真是倒楣』之類的話,並拉了張椅子坐等她們解釋。

  作為非當事人,她們這些旁觀者似乎也沒有多懷疑,更多的是對未知事物的探求,以及對她們的同情。或許是這樣的反應比起她所預想的要好上太多,隨著允兒不安的神色緩和下來,徐玄也跟著鬆了一口氣。

 

  孝淵的那句『她們果然是交換了』十分地耐人尋味。

  在她們交互解釋的過程中,徐玄仔細想了想,這樣的發言不就代表著,她們『靈魂交換』的事情早就被猜到了嗎?她們甚至還為了證實這件事設了個局。

  姑且不管三人之中是誰提出這樣的見解,一定是先察覺到哪裡不對,才會有這樣的想法。換句話說,是她們扮演得不夠徹底吧?

  如果連這三個人都看得出來她們靈魂交換了,那面對人生經驗比她們要多上二十年的父母,又可以隱瞞到什麼時候呢?

 

 

  說完來龍去脈,允兒又補充了幾個差點讓這件事曝光的插曲。為了說明這件複雜又不可思議的怪事,她們前後居然花了十多分鐘,連她自己都說得累了。

  「總之就是這樣,我們自己也很無奈啊,現在還要住在對方家……」真面目一曝光,她便絲毫不顧徐玄溫良優雅的形象,雙腿大開地向後靠坐在椅子上,雙手交扣後抵在後腦勺拉伸,一副筋骨僵硬需要好好舒緩的模樣。

  這樣的表現彷彿是在證明她們方才的說詞般,更讓眼前的這三人相信,此刻鑲在金徐玄體內的,是一個調皮粗魯的野孩子的靈魂。

  「就叫妳不要亂發誓吧,報應來了齁。」坐在桌上的Sunny幸災樂禍地戳了她的頭幾下,瞇細的眼中幾乎全是鄙夷,還帶著些嘲諷的意味。這讓一旁的允兒垂下眉,可憐巴巴地露出了委屈的表情「姊姊,那是我的頭……」

  「對耶,允兒發誓的話,應該要戳允兒的頭吧……?」孝淵露出了招牌的憨傻笑容,伸手就想往允兒的頭上戳去。

  靈魂互換固然是種困擾,生理機制上的不完全交換亦使她們混淆,對於旁人來說,意圖指定其中一方又會產生諸如此類的認知障礙,著實讓人感到尷尬不已。這或許就是她不想讓旁人得知她們靈魂交換的原因?徐玄的腦中一時被戳出了這樣的想法。

  「啊隨便啦,現在應該要想的是怎麼讓她們變回來吧?妳們自己有試過嗎?」她們訴苦的時間已經長到足以讓秀英拆開第三包洋芋片,並且不負眾望地再次噴起屑屑。

  「崔秀英!妳終於說到重點了!」雙手『啪』一下地撐在大腿上,徐玄大幅度地將身子向前傾,認同般正經八百的表情終於有了像她本人的時候。但隨著語音落下,那隻偷偷伸向零食袋的手,卻又暴露了烙印在靈魂上的吃貨本質。

  「不是,要是妳們一直不換回來,我說小玄偷吃我零食沒人會相信啊……靠!妳還拿!給老子吐出來!」發現有隻偽鵝翅摸走了自己懷中的寶貝,她當機立斷地掐住徐玄的下顎,按住她的雙頰,試圖阻止她的咀嚼和吞嚥。

  是的,即便它逃不過離自己而去的命運,也不能讓它屈服於敵軍的身下,她與食物的愛不是那麼容易可以被挑戰的。

  「姊姊,那是我的臉……」於是,某隻真鵝翅便默默地伸了出來,拍拍她兇殘地將徐玄的下巴捏得幾乎變形的手,為自己無辜的身體求饒。

  「我比較好奇的是,歷史上真的有過靈魂交換這樣的事情嗎?」聽完之後,唯一有在認真思考這件事的Sunny又提了一個切入點。她蜷著身子,手肘支著下巴並撐在自己的膝蓋上,因得不到解答而有些不悅地嘖了聲「我記得日本的卡通是有啦,但是要做和靈魂交換時一樣的事才能變回來。」

  「不會吧?所以我們要再給雷劈一次?」還沒逃出秀英掌心的某人口齒不經地發出了驚呼,也不忘俗劣地噴出幾塊餅乾屑,使得滿桌食物碎片看著就像星空般斑斕璀璨,再過不久,可能就會引來幾隻不具美學意識的螞蟻觀星。

  「妳再發個誓就行了唄,一邊說不會吃漢堡,一手拿著漢堡準備要吃這樣。」孝淵說著還舉起雙手模仿,一手伸長直指天際,另一手則比出捏著漢堡的手勢。

  「不行!那是我的身體!」幾番對她本體的侵害,讓允兒忍無可忍地尖叫出聲,決心保衛自身的主控權。而這幾乎能說是失態的舉動,引來諸位姊姊們驚恐的注目,她雙頰一紅,又壓下聲線冷靜地說「我一直在想,會不會是我們在某個暗示下進入了催眠狀態,讓我們相信靈魂在對方身體裡?如果是這樣,或許可以靠冥想或心靈療程之類的,來解除這個催眠。」

  趁她被允兒的吼叫嚇得定了格,徐玄自行掙脫下顎的箝制,再多推了離自己過近的秀英一把。逃離那株度量狹小的豬籠草前,還順手多摸了幾塊洋芋片。

  而聽完她說的那一串活像是從健康教育課本中唸出來的玩意兒,秀英壓根就沒發現自己又損失了幾片零嘴,可見允兒轉移目標的效果顯著。她甩了甩捏到發痠的手,大剌剌地嚷著「唉呦~聽不太懂,而且感覺很麻煩。反正這麼離奇的事情,搞不好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就會回來了啊!啊啊啊!我知道了!不然妳們去首爾塔附近的一家很好吃的蛋糕店訂做妳們各自的樣子的蛋糕,然後吃掉對方樣子的蛋糕,這個方式怎麼樣?還可以自己選內餡喔~」

  「唉西,要吃蛋糕妳自己去!整天就想著吃……」對於她這種腦細胞全都轉化成食慾的現象,Sunny不能苟同地踹去一腳。另一端的孝淵見狀,卻突發奇想地舉手提了個方案「對了,不是都說眼睛是靈魂之窗嗎?不然妳們對視一分鐘好了,搞不好靈魂就會從眼睛跑來跑去咻咻咻地換回來了。」

  好有道理喔。

  這五個字凝聚成一句長長的『喔』,迴盪在許久後才有人接話的教室中。

  「金孝淵,妳是不是也和誰靈魂交換了,給我從實招來。」

  「就是說啊,姊姊怎麼可能這麼聰明啊……」

  「呀!」

 

  於是五分鐘後,就能看見金徐玄和權允兒面對面地坐著,屏氣凝神地相互對視的景象。

  幹,不是說好一分鐘到了要叫我們的嗎?

  緊張得連眨眼都不敢的徐玄忍得眼睛發痠,又不敢出聲提問,就怕錯過任何一個交換的時機。萬一徐玄的靈魂早就出竅了,卻回不了這個身體,那不就是自己的錯了嗎?

  望著對面的權允兒,她只覺得自己就像是在照鏡子。明明就是熟悉不過的面容,與對方眼中透出的浩然正氣和大家閨秀的氣質相容,卻又違和地令她感到陌生。

 

  確實,以往很多時候,金徐玄就像是一面鏡子,反映著她──『權允兒』的一舉一動與其蘊含的價值。她從小就跟在自己身邊,告訴她哪些事該做、哪些又不該做,儘管自己不會照本宣科,多年的潛移默化下,無疑也對自己的道德觀影響頗多。

  她總是在自己闖禍被處罰後去向老師求情,放學一起回家,她會重複碎念著『那樣是不對的』、『我說過了吧』、『明天去道歉吧』,真的很生氣的時候還不讓人牽她的手。

  她認真地自我反省過,如果這是上天給她的懲罰,無論是針對她說謊還是吃了漢堡,牽連到小玄就是她最大的罪愆。是的,她很後悔,而且時間若是能重來,她寧可一輩子都不吃漢堡、不說謊,以保有兩人正常的生活。

  她已經知道錯了,那為什麼,交換靈魂的她們還是變不回來呢?

 

  過了放學時間,為防警衛把她們鎖在樓上,Sunny只得先下樓把風,留在教室裡輔助她們的,則是孝淵和秀英兩人。

  「為什麼都過這麼久了她們都不說話,她們的一分鐘和我的不一樣嗎?」前者以手掩嘴,用著音量極小的氣音在她耳邊說道。而同樣等得發慌,連洋芋片都不敢吃的秀英無所事事地呆望著包裝袋,無奈地回「可能還沒變回來吧……」

  「那要怎麼知道她們變回來了沒?」

  「我也不知道,不然妳去推一下好了。」

  「好咧owo」

  孝淵偷偷溜到徐玄身後用力推了一把,出手看似不起眼,卻像武林失傳已久的絕學掌法,掌面輕輕一觸,那渾厚的內力便將人轟飛至幾十公里外。

 

  「哇啊!」於是,那兩張臉龐間不到五公分的距離便瞬間消失,她發出驚呼的雙唇亦擦過對方因抽氣而微張的小嘴。

  還在思考人生的徐玄在被推倒的那一刻,思緒就像是出竅了一般,不存在她腦內也無法運作。只有身體本能為了捉回超線的重心,試圖在允兒身上找到能夠支撐的點,緊貼地面的腳底死命地抵著,試圖削弱倒塌的衝擊力。

  反應極快的允兒很快地將她推回椅子上,她同時也在那瞬間將方才發生的所有動作、唇上殘留的溫度,以及旁觀二人惶恐的鬼叫連貫起來,最後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她親到小玄了。

 

 

  這天下午,結束工作的黃美英受鄭秀妍之邀,兩人叫了輛計程車一起出門逛街,沿路走向金太妍和權俞利任職的醫院,探完班就可以蹭她們的車回家。

  自古總說紅顏多禍水,這兩名美麗動人、氣質非凡的人妻相挽著手走在街上,不曉得是多麼驚天動地的景象,總讓經過她們身旁的路人不顧道路阻礙地回頭張望。而她們似乎也已經習慣了這如同公眾人物般的強烈注視,面對眾人的圍觀和勾搭,還會禮貌性地笑著擺擺手,表明自己不是藝人,也已經結婚當媽了。

  「最近小玄比平常吃更多了耶,嘻嘻,希望她可以長得很高很高,能比DaeDae高就好了~」如果說,她們極高的顏值對路人具有某種程度的淨化作用,那黃美英如陣陣春風般溫暖的微笑就是浸潤心靈的甘霖,特別是談及自家女兒時,那藏也藏不住的母性光輝更是耀眼。

  「這很難嗎?妳家那個那麼矮。」反觀鄭秀妍,那如冰雕般完美細緻的臉龐雖有股難以親近的距離感,提到愛人和自己的親生骨肉時,話語中難得提升的溫度才有機會融化外層的寒冰,顯露出極具反差萌的急切與傲嬌「我家鵝紙食量好像也變少了,嘖,這樣要變胖就更難了。」

  「對啊,允兒真的好瘦喔,她這樣打籃球不會有事嗎?她是中風嗎?」

  那一個猝不及防的口誤差點也讓鄭秀妍中風。

  「妳要說的是中鋒吧……嗯哼,她就沒什麼優點啊,唯一好的就是像她爸,受傷什麼的很快就好了,不用太擔心啦。」但她也知道,這個回到韓國生活了將近二十年的女人就是講不好韓文,也沒打算太計較。

  「喔喔,是這樣啊!那這樣保護我們小玄應該還可以囉!」

  「不好說,搞不好允兒才是被保護的那個。」

  心裡隱約都有了些共識的兩人相視而笑,然後走進下一間店,繼續爆刷老公的卡。

 

 

  由於是平日,又接近門診結束時間,醫院的人不會太多,卻沒想到電梯門一開,幾名顯然二十出頭的年輕醫生便忙碌地在她們面前奔走。黃美英才後知後覺地想起,金太妍出門前抱著她親很久,是因為今天有場刀要開,而且因為最近是實習期,教育與檢討也算在他們的工作範圍內,可能會忙得更久。

  「好懷念喔,那時候DaeDae和俞利也是這樣,當醫生真的好辛苦喔。」一心惦著老公的她不自覺地按住了胸口,似是這樣就能減緩自己心痛的程度般,想抱緊她的慾望亦提升了許多。

  「我不覺得現在有比較閒啊,還不都要我們來醫院找她們。」鄭秀妍更是直接地抱怨起來,拿著手機就是一陣狂點,大概是因為權俞利沒有回她訊息,躁鬱症都快發作了。

  「不一樣~以前DaeDae下班都會帶人家出去玩,現在一下班就喊著要回家……」黃美英委屈地垂下了眉,雖然可以體諒金太妍工作的辛苦,但她除了深夜運動外,對其他事的興致和體力顯然都減少了許多,連假日約她出門走走,她都一副活像是筋骨要散架的死樣。

  她還記得大學時兩人還在交往,她曾開著存錢買的二手車,帶著不懂韓國文化的她跑遍每個城市。包括一起回家過年、參加節日的慶祝活動、還常常夜衝帶她去海邊看日出。

  憶起當年,馬上就讓她對金太妍的好感度急速攀升上來,花痴地說著她的好,一雙美麗的笑眼隨之炸開「DaeDae以前真的超浪漫的,讓我睡覺她自己開車,睡醒就是太陽剛升起亮亮的海邊,然後她……」

  「就把妳撲倒了?」鄭秀妍接得極順,挑起眉的一瞥意味深長,看得黃美英俏臉一紅,舉起小手就往她肩上狂拍「Jessi!不、不要亂說啦!」

  「少來,妳沒看過她們的聊天紀錄嗎?整天都在研究姿勢跟計畫要去哪裡打野戰……」她還沒說完,嘴巴就被身旁紅成蝦的黃美英摀住。

  「不可以在這裡講這個啦!!!」

  一時間,整條走廊上的醫護人員和病患,都朝著那聲響亮的驚呼望了過去。

 

  「呀,誰拿走了下午入住的那名病患的病歷?明明剛還在這裡的。」

  「啊!不好意思,我剛去巡房不小心忘在那裡了,我這就去拿。」聽見護士長的疑問,這名剛進來實習不久的小護士連忙鞠躬道歉,放下手上的工作快步前往病房。

  可在她踏出病房沒多久,兩名打扮時髦、看上去三十出頭的女性便迎面走來。其中笑起來較為親切和藹的更是抬手攔下了她,開口便以一個韓國人聽不懂的美式發音問「請問DaeDae醫師跟Yuri醫師在哪裡呢?」

  顯然這不是以她所學的醫學專業就能回答的問題,更不曉得她口中的醫師是哪兩位。她支吾著說不出話,正想回頭尋求協助的時候,匆匆趕來的護士長便卡在她面前,畢恭畢敬地回道「哎呀,兩位今天來得特別早呢,金醫師剛結束手術,權醫師看了整天的診,剛回去休息了,請兩位去辦公室找她們吧……」

  不若一般的家屬,她對她們的態度顯然要親上許多,甚至還和她們小聊了一下,雙方的語氣間也沒有任何不耐,更讓她好奇那兩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前輩,那兩個女人是誰呀?」於是在護士長回來後,她忍不住這麼問了。

  她的心情顯然好了很多,不經意地又是一個帶著神奇口音的回答「美式發音的是金醫師的wi~fe,後面的冰山是權醫師的老婆大人。」

  「喔……」小護士的內心頓時有些失落,也是,像她們那麼優秀的大人物,到現在還單身才奇怪吧……

 

  瞥見鄭秀妍眼中亮起些許不明顯的火光,黃美英有些困惑,但也沒有多問什麼,只是跟著加快腳步,與她一同前往權俞利的辦公室。

  金太妍和權俞利各是外科與內科的王牌主治醫師,都有自己獨立的辦公室,但因為老婆們沒事跑去湊熱鬧的次數太頻繁,她們也逐漸習慣在權俞利那裡休息和工作,金太妍的反而變成夫妻倆的情趣小套房了。

  「啊啊啊啊Jessi快看!DaeDae跟Yuri睡在一起了,好可愛喔~」

  一進門,黃美英便為著眼前有愛的畫面興奮地摀嘴尖叫,並扯著鄭秀妍的袖子上下跳動,散發出的粉紅泡泡已經溢滿了整間辦公室,蠻不講理地淹到了走廊。

  休息用的大床上,金太妍仰著頭呼呼大睡,並時不時地喊著『手術刀』、『上麻醉』等醫學用語,似乎在夢中也正開著刀。她一腳跨著權俞利,一手擱在她的肚皮上,微握的掌心像在執刀般輕輕畫著。而權俞利被她這麼一騷擾也睡得不怎麼好,竭盡所能地推開金太妍的頭,讓她能離自己遠一點,標誌性的舌頭一如往常地掛在了唇上。

  雖然不像黃美英有著石破天驚的大反應,鄭秀妍的開心也難得地溢於言表,笑著拿起手機狂拍,一張張記錄下老公們同床共枕的珍貴時刻。

  她們說什麼都不想破壞這難能可貴的一幀,決定再讓她們多睡一會,便自顧自地在旁邊的沙發坐下,愉悅地聊了起來。

  「欸,孩子們以前也常常睡在一起,睡得還比她們乖多了。」

  黃美英探頭一看,在鄭秀妍的手機畫面中,小時候的權允兒和金徐玄也曾經睡在一起過。前者睡成極度豪邁的大字型,自家女兒則是安分地蜷著身子側睡,兩人之間的小手偷偷牽了起來,看樣子是睡前談心就牽著了。

  「真的耶!好神奇喔,不曉得她們以後會不會在一起……」黃美英看得入神,伸手就摸了螢幕上金徐玄的臉,發燙的手機還給了她一點真實的溫度。

 

  如果小玄真的跟允兒在一起的話,會是什麼樣子呢?

  黃美英仔細地想了一下,第一個出現在腦中的,就是她們平時放學牽著手回家的畫面。其實,她一直都覺得小玄嚴謹的個性會讓她過得不快樂,正是因為有允兒陪著她玩,才使得她的童年豐富了起來。因此對於兩人這般相互扶持的成長過程,她一直都是相當慶幸的。

  但再接著,居然就是金太妍氣著說『我要宰了權允兒』的表情和聲音,不行,這樣的DaeDae太衝動了,一定要阻止她的。而且一提到長大,她們就得面臨女兒可能搬出家門的問題了,她自己一定會很捨不得的,更別說是最放不下心的金太妍了……

 

 

 

※ ※ ※

啊,不知不覺就月底了呢

明明今天時間還蠻充裕的但還是遲到了#

好啦,反正就是新進展跟新CP(不對)

下章我會努力快點的,雖然那個系列好像變成我不擅長的了(X

 

題外話,最近給我的部落格掛了廣告,能賺錢的

所以能開電腦版就盡量開來看吧,曝光率高點我是能賺錢的

(雖然一天就兩三塊,多少也是有收入嘛Q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藍
  • 親了……可要負責任哦~(不知那一個世紀來的人)
    這篇也很歡樂(特別是後半段)也很喜歡新CP(?)
    看到了「Wi~fe」不知為什麼想起太妍說WiFi的正確發音

    小護士想追那個?Wwwww(因為兩位美女不是單身而失落的那位

    努力呀!日後每天我也會進來點一次(希望在加拿大的也算上?



  • 還是不要好吧,總覺得阿鵝會賠上命的(被金父毆打致死)
    對XDD我們那時候在對話,我也是這麼想的wwww
    小護士想當醫師娘wwwww
    可妳那時不是說看不到嗎XDD

    高讚Top☆ 於 2018/11/02 12:41 回覆

  • 昀
  • 原來是要搞基的Fu啊XD
    太侑同床共枕眠也太有畫面了吧,不只手術刀,可能還會出現水槍之類的(X
    哦哦哦階梯走在路上那個畫面整個就超美好的啊~
    可能妮妮一笑起來還會有狼嚎聲出現這樣XD
    喔喔親到了就要以身相許啊嘿嘿嘿嘿
    小玄看著崔秀英捏自己的臉這樣子到底是什麼概念XD
    求當時小玄心理陰影面積及權允兒飢餓程度XD
  • 水槍要幹嘛www幼稚園小孩嗎XD
    人家是傾國傾城我們妮妮是毀國滅城的那種程度
    就是很難受的概念www
    阿鵝餓了一天有人吃洋芋片在前,大致上跟看電影聞到有人吃鹹酥雞一樣吧#

    高讚Top☆ 於 2018/11/02 12:43 回覆

  • CU
  • 為小玄的本體默哀一分鐘
    前段根本沒人給了有用的建議嘛
    互相盯著就會互換靈魂,那這世上一天該有多少人靈魂互換,這是個聽著有用但仔細想想很白X的提議啊XD
    另外三個會覺得有用就算了,李桑和小玄妳們為什麼也覺得有用XD(不會小玄的腦細胞被鵝的本體侵蝕了吧
    話說日本動畫該不會是我們這一家吧XD
    完成親親,現在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小玄不是原本就比金爺高了嗎(欠揍臉
    中鋒講成中風,妳也是很厲害了黃美英
    「就把妳撲倒了?」卡皇接的好!
    卡皇看到那些聊天記錄不會想把呆子宰了嗎XDD
    太侑同床共枕的畫面也太萌~
    完全可以想像金爺要宰了允兒的畫面XDDD
  • 有啦,小賢自己講出了看起來逼格比較高的話(X
    也不是說一定要互換,就是覺得可能性比較高的就想試試啊
    不然也想不出別的方法了,被雷劈真的很難以重現啊XDD

    還有《你的名字》也是交換的代表作啊w
    (雖然我也只看過《我們這一家》)

    好歹人家是爸爸有一定的威嚴嘛(就只有卡皇不給面子#)
    卡皇可能淡定地看完:反正做也做過了哪有什麼好害羞的 這樣###

    高讚Top☆ 於 2018/11/15 01:11 回覆

  • 다코&소원
  • 水槍應該是指當初允兒在認識的哥哥裡面說yuri講的夢話吧~
  • (恍然大悟)

    高讚Top☆ 於 2018/11/15 01: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