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感動TVT

前段日子沒有電腦啊~我還以為我從此就要和太妮斷絕關係了

事實是...沒有!!!!!我阿母被我盧到終於肯買新電腦XDDDD筆電欸喂

不過這陣子我積了好多文...手寫的XDDDDD

現在每天都要開始KE了~我要認真努力當乖小孩=*)   ((PO文的乖小孩XDDDDDDD

 

其實我很久以前就有在寫小說,但不是愛情的

這篇算是有恢復我一點點的本質吧~

 

 

以下放文

 

 

 

 

「喂!權俞利鄭潔西卡,妳們夫婦再睡下去早餐就沒了啦!」太妍站在遊戲卡的房門大吼。不知道少女時代食神擔當掃過去可是連渣渣也不留的嗎?
見房間內一點動靜也沒有,太妍搖了搖頭瞥向餐桌那裡。自己的盤子裡有美英努力幫她保留的份,可是遊戲卡夫婦的...應該是來不及了。
「崔秀英,妳也稍微控制一下...還有妳家小短身是怎樣?離我剛剛去叫她都已經過了十分鐘有了...」太妍的大媽本性全開一直碎碎念。就算今天是難得的假日也不能這麼懶散嘛!何況餐桌上那些雖然說是『早餐』,其實已經可以算是午餐了...
「啊~妳好吵啊金太妍!」孝淵受不了太妍的喋喋不休,把帕妮給推了過去。
「DaeDae啊~」帕妮在太妍臉上親了一下「不要念了好嗎?我去看看Sunny嘛~」說完轉身往長短身的房間走去。
「好啦...」太妍摸了摸鼻子,回去吃她碩果僅存的『早餐』。順便埋怨自己剛為什麼不是讓美英親嘴巴...
遊戲卡的房門突然打開,俞利迷濛著雙眼走了出來,直接在餐桌旁的空地做起早操。
「早安~」太妍悠閒的啜了口咖啡「早餐已經沒了喔~」更正,應該算是午餐~
「...沒差,我已經叫徐玄把我們的留在廚房裡了。」
「......」原來還有這招...

「啊──」突然,帕妮尖叫著從SooSun的房間裡跑了出來。
「美英!」太妍站起來向帕妮走去「怎麼了?」
帕妮撲進太妍的懷裡「嗚~Sun...Sunny她...」
「順圭!」秀英一聽急忙朝房間奔去,孝淵尾隨在後。
太妍安慰著帕妮,俞利也聽見她的尖叫走了過來。
「美英,Sunny她怎麼了?」太妍安慰著淚崩的帕妮,安慰的拍拍她的背。
「Sunny她...死掉了...嗚~」帕妮忍不住的嗚咽,把太妍的衣服當面紙擦眼淚。
「死掉了?!」「怎麼會?!」
「順圭!順圭!李順圭妳快起來──順圭!」房間裡傳來秀英緊張的大喊,接著就可以看到孝淵捂著臉跑了出來。
「我們去看看!」太妍看了俞利一眼,拖著死不放開她的帕妮走進房間。

Sunny平靜的躺在床上,過度蒼白的臉色讓她身為活力素此時卻活力不起來,和床上一片激烈的紅色成了強烈的對比。而紅色的來源...很明顯就是插在她心口上的那把刀。
身體冰冷、四肢僵硬、瞳孔放大、沒有呼吸心跳了...
秀英不斷的搖著Sunny,急促的喊著順圭順圭...
帕妮不敢再看一眼,但眼淚卻越掉越兇。俞利太妍同樣慘白的臉色,在俞利的黑皮膚上有漂白的效果,在原本就白的太妍臉上看起來就和現在的Sunny差不多了。兩人都絲毫不知所措。
「順圭!李順圭李Sunny小短身妳到底是怎樣了啦─嗚...」秀英也開始哽咽,但仍不放棄的搖著嬌小無助的身軀「妳快起來...」
「秀英...」太妍的眼眶泛著淚光。她知道Sunny不可能開這種玩笑,所以她已經...可是她不忍心告訴秀英這個既定的事實,也知道她只是不願意去相信...
「秀妍!」俞利突然想到還在房間裡的西卡,衝了出去「秀妍,妳千萬不能有事,不能有事...」

幸好房間就在隔壁,不遠。
「秀妍!」門用力的打開。
聞聲,西卡不滿的翻身應道「...幹嘛?吵死人了!」
「妳沒事!」不理會西卡的起床氣,俞利上前撲倒在床上,將西卡拉進回裡緊抱著「沒事就好,幸好妳沒事...」
「怎樣?妳做噩夢啦?還是山藥吃完了?」
「不是...」
半睜開眼,發現俞利緊張的原因好像沒有那麼簡單,連西卡也開始不自在了。


「所以現在...」俞利吞了口口水「我們該怎麼辦?」
太妮、遊戲卡和孝淵圍坐在客廳的地板上。她們拉不動秀英,只好放任她繼續在房間裡對著Sunny說話。
「報警啊!」說著太妍拿起手機。
「沒用...」孝淵低下頭「我剛試過了。電話、手機都打不通,連網路也斷線了。」
「那我們直接...」
「也不行。」她抬起頭來,眼裡滿滿的的驚恐「門...打不開。」
眾人頓時失去了說話的能力,連空氣的低吟都吵雜了起來。
「怎麼可能!」俞利猛地站起來,準備就要去玄關。
『喀』鎖一開,門突然就被推進來。
俞利愣在原地,孝淵張大嘴巴,其他人全都傻眼。
「欸?這麼安靜?姊姊們是出去了嗎?」允兒不禁感到疑惑。
「沒有吧,鞋子都還在。該不會她們還在睡吧?」徐玄跟著允兒。她們兩個一大早就起床跑去河邊散步培養感情,不可能過了這麼久還沒醒吧?
「等等!」太妍從地上爬起來,奔向玄關「不要關門──」
『咚─喀!』來不及阻止門闔上,還發出響亮的鎖聲。
「姊姊?為什麼不能關門...」
徐玄才剛開口,誰知道太妍忽略不知所措的允賢兩人直接衝去撞門,嚇了兩人一跳
「怎麼辦怎麼辦...」握著門把不停轉動、推拉,就是紋風不動。
太妍氣的踹了一腳後,背靠著門喘息,滑落在地上。
「...姊姊...怎麼了?」允賢兩隻互看一眼,她們少女時代偉大的隊長該不會就這樣瘋了吧?

「嗚~都是我...如果我沒把門關上的話...」徐玄自責的低泣著。
「不要哭了啦玄...」允兒試著安撫她。
「嗯,那不是妳的錯。」太妍遞了張面紙給她「更重要的是,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嗯...」俞利低吟了一會「我想...一定有人在宿舍裡...」她抬頭看著眾人「我們宿舍藏了一個殺人魔。」
又是一片鴉雀無聲。在凝重的氣氛下少女時代的聲音又變得更加值錢了。
「我相信我們之中不會有人想殺掉Sunny的。」她肯定的說「所以兇手另有其人。」
「那我們...」
「我們...」太妍站了起來「要找出他來。」縱使感到非常害怕,因為隊長的責任使然,她有義務要保護她的團員們。
「什麼?」
「DaeDae!」帕妮拉住太妍的衣服「不要...」
「美英,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最後也會被他殺掉的。」面對帕妮盡是請求的語氣,太妍也沒有妥協。
「沒錯。」俞利也認同「不能坐以待斃。」
西卡瞪了俞利一眼,但眼中的擔心大過於責備。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其他團員們面面相覷。好像還有一點希望的樣子...
「明天經紀人哥哥會來,到時候我們一定會得救的。」
「既然如此。」太妍看向允賢兩人「我們不能毫無防備,必須去找一些能攻擊或者防身的物品。」
「是。」接收到隊長的命令,允賢也準備動身。
突然,燈一暗,斷電了。
『碰!』巨大的撞擊聲,伴隨著允兒的慘叫聲「啊──」
「允兒!」該不會那人這麼快就動手了?眾人頓時慌亂了起來。
「姊姊們──」徐玄也尖叫「允兒姊姊她...腳踢到桌子了...」
「......」

為了避免落單增加死亡率,各家夫婦自成一組行動。而成為鰥夫的秀英只有由孝淵在房間裡看好她。
西卡挽著俞利,手上握著沉重的菜刀忍不住顫抖。俞利完全能感覺到她的緊張,出聲安撫她。
「秀妍,妳不要擔心。我會保護妳的。」
「我...我才沒有。我不怕...妳還是先管好妳自己吧。」
上節目都被假鬼嚇到哭出來過,最膽小的西卡女王怎麼可能不怕?
俞利在心裡發下超毒的狠誓,她永遠都不能讓秀妍發生意外!
「啊──」
「小玄妳怎麼了!小玄!」
徐玄的尖叫從允賢的房間中傳出來,加上允兒發狂式的大吼。
「這一定不是又踢到桌子了!秀妍我們走...」
『鏘』俞利的後腦被突如其來的硬物重擊,意識不清的暈了過去。
耳邊只有秀妍的海豚音響起,卻幫助她陷入更深的黑暗...


感覺到頭部熱辣的疼痛越來越劇烈,俞利終於睜開眼睛。
她發現自己在一個非常狹小的地方,連伸展四肢沒辦法,而且還很暗。四處摸一摸之後碰到了質地柔軟的布料,她猜想應該是在衣櫃裡。
不過...為什麼那個人沒有殺她,只是把她關進這裡。那秀妍呢?
意識到西卡可能會有危險,俞利更用力的推動衣櫃的門。
此時,外頭的燈亮了,光線從門縫中透了出來...

「姊姊,拜託妳!我...已經沒救了...」
「玄,不可以!我們要一起活著,直到永遠的...」允兒看著懷中的徐玄。那把插進她肩窩的利刃好像也刺在她的心上,好痛好痛...
徐玄搖搖頭,虛弱的開口「我恐怕沒辦法陪妳了,現在也不能拖累妳,所以...請幫我把刀子拔出來...」
「為什麼要說這種話,為什麼!」允兒悲痛的抗議著「我都沒有好好保護妳了,為什麼還要叫我殺了妳!」
「我愛妳,允。」徐玄輕撫上允兒清秀悲傷的臉「不要因為我害了妳自己,求妳了」她牽著允兒的手移到刀柄旁。
雖然這樣一來,徐玄殘存的生命將會消逝,但也算是從負擔中解放了。身為她的愛人,這麼做才是真正的對她好。
正因為是愛到了極致,所以選擇放手。
允兒痛苦的閉上眼睛「我也愛妳,玄。」狠下心來,動手拔掉刀子,溫熱的鮮血噴了出來。
徐玄掛著淡淡的笑容,連眉頭也不皺一下,就在微弱的顫抖中遺失了呼吸心跳「對不起...謝謝妳...」

允兒發愣著望著眼前滿地的血液。她做了什麼...她殺了心愛的愛人,她...後悔了。
「小玄...我,果然還是放不下妳。妳才剛走我就想妳了...」允兒面無表情的將中的刀子插入腹中,血暈開在衣服上。

俞利用力搥著衣櫃的門「林允兒妳在幹什麼!」她大吼著,淚水和汗水沾濕臉龐。卻只看到允兒向前趴倒,正面對著衣櫃的門縫,眼中的光芒正逐漸渙散消失...
親眼看見兩個團員在她面前死掉卻無力阻止,心中承受著難以負擔的疼痛。
『啪!』打到了冰涼的冷鐵。原來鎖一直在她的正上方(?!)...
心灰意冷的爬出衣櫃,俞利上前替允兒闔上眼。
要是她能早點打該衣櫃的門,說不定她們就不會死了...

「權俞利,我就知道是妳。」門被打開,秀英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忿恨的瞪著她。
「我?」俞利疑惑的看著秀英走進房間,還鎖上門。她才發現秀英的眼中是趨近瘋狂的紅色!
「妳殺了她們,還殺了順圭!」
「不是我!妳聽我解釋...」
「閉嘴!當初妳說有一個殺人魔在我們宿舍時我就懷疑是妳,因為只有真正的兇手才需要說謊掩飾罪行!」
「真的不是我!我為什麼要殺她們?」俞利爭論著,現在的秀英根本就不可理喻!
「我怎麼知道?反正我一定要妳付出代價!」秀英舉著手中的小刀衝了過來「喝啊!」
「等等崔秀英!住手!!」俞利慌亂的站起來,躲過她的斬擊。
「我要為順圭報仇!」失去理智的秀英怒吼著,不顧一切的攻擊俞利。
漸漸的俞利被逼近牆角,蹲下來閃過秀英的水平砍劈。
躲不過了。她看的閃著亮光的刀尖,手卻抓到了一塊冰涼的物體並下意識的舉起它...
「呃!」秀英停下了手上突刺的動作,向後倒了下去。
俞利顫抖著血流滿布的雙手,兩行淚水從驚駭的眼中再次滑落。
「崔秀英!」她尖叫道,拖著發軟的雙腿爬到秀英旁邊。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妳...」直到斷氣前,她的眼神沒有離開過俞利,充滿的無限的悔恨。
「嗚...」俞利忍不住的痛哭失聲。

『喀!』這次又是門鎖打開的聲音,太妍拿著備用鑰匙從外頭探進頭來。
「哇啊!」她慘叫著又把頭縮了回去,對身後的帕妮孝淵說「連允兒徐玄也都...」
「啊~」「不要~」這兩個一聽哭得更慘。
這次她把門更開了一點,掃視房間,看見了呆坐在地上的俞利喃喃低語著「俞利!妳還活著!秀...」
「秀英是被我殺死的!」俞利崩潰的哭喊著。


聽完俞利悲慘又戲劇性的敘述,哭慘二人組這下哭到都要虛脫了。
「有件事一定要跟妳說...」太妍擦完眼淚,強忍著還沒流出來的那些「西...西卡她,在妳房間...」
太妍的話還沒說完,俞利就先衝了過去。

潔白的床單上盛開著鮮豔的血紅色花朵,花朵的上方躺著一具精緻的芭比娃娃,這是何等美麗的畫面。
俞利的腦袋一片空白,在床邊跪下。將臉湊至西卡蒼白的小臉旁,看著她人生中的摯愛,嘴唇貼了上去。
冰冰的,沒有熱情的交纏,沒有任何和強烈的欲望和占有。
「拜託妳...秀妍,給我一個回應吧...還是妳想打我踹我都好...」她喃喃的說著「不要離開我...」
但是...回天乏術了...
「對不起...我沒有好好保護妳,還有其他團員們...我讓秀英恨我了...」語無倫次的自語著,她想到了秀英。
秀英口口聲聲說著要報仇,現在該是我擔下這個責任的時候了!
離開依依不捨的廝磨,俞利拿起先前西卡交給她的菜刀。那個背影,既孤獨又瘋狂...
『啪!』燈一跳掉,瞬間又暗了...

帕妮不知所措的退後再退後,黑暗總是令她感到害怕。
「俞利...孝淵...Dae─」
「我在這裡!」俞利率先回應,藉著帕妮發聲的方向朝她靠近。
『啪!』燈...又開了。
孝淵倒在一旁,連吭也不吭一聲,就這麼身首異處倒在一旁。
「啊──」帕妮再一次的尖叫,卻不是因為孝淵。連俞利也臉驚恐的看著那人。
太妍的臉上掛著詭異的微笑,舌尖舔著刀鋒上的鮮血。
「妳...」俞利壓下想放聲尖叫的衝動,努力保持鎮定問「為什麼妳要殺她們?」
「呵。」太妍冷笑著,眼中閃著嗜血的光芒「那不過是個遊戲罷了。」
「什麼?」俞利不禁感到怒火中燒「難道妳把她們的生命當作玩具嗎?」
「沒錯啊~我很享受喔。」露出招牌迷死作者和一堆飯的笑容,卻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連帕妮也覺得這個太妍好陌生「DaeDae...不對!妳不是DaeDae!不是不是...」帕妮瑟瑟的發抖著縮在俞利身後。
「帕妮...」俞利喚了她一聲「妳過來一下。」
帕妮往前站了一點點,俞利拉著她的裙襬往上掀。
「啊!妳幹嘛?」帕妮臉紅的將裙子壓住,瞪了莫名其妙的俞利一眼。
俞利在觀察太妍的反應「...沒錯,她真的不是太妍。如果是的話她剛一定會忍不住把妳撲倒。」
帕妮一聽臉紅的更過分了。
「欸欸欸!不要無視我。妳們是想要和我玩還是讓我玩妳們?」
「都不要!」為什麼這個太妍和原本那個色狼比起來更噁心了?
「那...我要過去嘍~」
太妍輕快的起步跑向俞利,一砍,速度不夠快手腕被俞利一把抓住。俞利的拳頭快速的朝太妍腹部飛去...沒想到這只是太妍的計謀!
微微一笑。俞利的腳踝被絆倒失去重心向後倒下。
太妍趁機壓住俞利的身體,一手掐住俞利的喉嚨,一手高舉著刀。

帕妮從太妍身後一把將她抓起,攬進懷裡。
「DaeDae...」
「黃帕妮!我就跟妳說她不是太妍...」俞利想爬起來把她們分開,這樣帕妮會有危險!可是剛被掐太久現在使不上力...
「妳不要...不要殺俞利好不好,這樣西卡會生氣...」帕妮不停的抽泣著。
「哼,愚蠢的女人。」太妍一刀捅進她的身體裡,卻掙不開她的懷抱。
「DaeDae,不管妳變成怎樣,我還是很喜歡...很喜歡妳...」
最後,力氣放盡的帕妮放開了太妍,卻也給了俞利足夠的時間恢復。
「妳...還是金太妍吧?」帕妮倒下的那一刻,俞利清楚的看見太妍遲疑了。
「我...我是...」太妍眼中的暴戾慢慢淡掉。
「妳知道妳做了什麼嗎?妳知道她是誰嗎?」
「我...她...她是...」暴戾過後,是清澈的疑惑和恐懼。
「Tiffany,帕妮,黃美英黃海帶。」她發現這樣引導式的提問竟然有效!
「美...美英...」太妍的眼眶開始泛紅,接著落下淚水「美英!美英──」她跪倒在帕妮身邊,不敢碰觸她的身體。
俞利相信這個才是真正的太妍,而不是那個兇殘而且冷血的。
不論她究竟是為什麼會突變出另一個邪惡又變態的人格,現在的太妍讓俞利很同情。雖然她們兩個都失去了愛人,但帕妮是太妍親手殺死的;雖然她自己也殺了秀英,但愛人和好朋友的分類是可以偏心到一種非常沒良心的地步的。
她們雖然都背負著沉重的業障,但太妍的負擔是在她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形成的,所以她的背負根本就毫無理由!

太妍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悲傷和人性又被引起恐懼的死亡氣息取代。但這次沒有嘲諷的微笑,她是真心的想殺死俞利。
俞利慌亂的退了兩步,她沒想到還得再次面對這個不是太妍的太妍。知道沒有打贏她的勝算,所以轉身就跑,沒想到才剛轉過去手腕就被抓住...
就算在一天之內已經經歷過好幾次的生死關頭,她還是很害怕...害怕死亡無情的召喚、害怕秀英的索命、害怕自己沒有保護好西卡的罪惡感、害怕自己在死去後孤獨一人...

 

 

 

 

 

下段明天再放,希望明天可以早起    起不來就不放了((喂

 

少時的聖誕童話真的又帥又可愛又漂亮~((犯花癡中       雖然是去年的而且我看過= =但繁中字還是超感心的啦T  T

不過我真的敲想看回歸特輯的啦QAQ16首歌欸欸欸ˋ        我看整集都少時可能還不夠喔XDDDDD

創作者介紹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h.hfg
  • 我可以請問一下嗎?
    為什麼泰妍會變
  • 如果親有看下集,就會知道這只是一場戲啊XD
    所以不管是什麼原因都沒差~因為是假的嘛
    唔...如果真的要一個理由,就是鬼上身啊哈哈哈哈

    高讚Top☆ 於 2014/02/20 18:25 回覆

  • Hiii∼∼∼
  • 不∼∼∼這太恐怖惹我怕怕∼∼(/□\*)・゜
    我弱小的心靈啊∼∼(我不是變態但我覺得後面邪惡的太妍好帥#)

    俞利被冤表示桑勳(人家只是比較黑我什麼錯也沒有T_T)

    不過既然真的是金爺了看到鮮嫩可口(?)的美英怎麼沒有
    A_A 變種金爺應該做法也會變種的A____A(被毆

    說在最後希望她們能復活∼∼∼我玻璃心看不下去∼∼∼( p_q)

  • 這只是第一次嘗試寫而已其實我覺得還好😂😂😂
    超喜歡黑化的太妍的((o(*゚▽゚*)o))不管是床上還是邪惡的殺人魔都超級帥((o(*゚▽゚*)o))((o(*゚▽゚*)o))((o(*゚▽゚*)o)) (是變態嗎
    妳看過名偵探柯南嗎?犯人不都是全黑的嗎wwwwww
    可能黑化的金爺忍耐力比較夠(?

    還有下集啊,看下集不就知道結果了嗎(*゚∀゚)

    高讚Top☆ 於 2017/07/15 12: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