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1TRooUEAAXQo7.jpg

 

 

 

 

 

 

#1

  她在群組報備順利抵達韓國的消息,正要退出頁面,上方立刻跳出另一個聊天室的通知──那個小氣巴拉的壞傢伙,隔沒幾秒就傳貼圖過來催她,不是她們早玩膩的少女森林,就是毫無意義的梗圖。

  明明是很懶得回訊息的人,還因此被金起範出賣,在這種時候卻比誰都勤勞。甚至在班機抵達前十分鐘,就傳來『在機場外等妳』的訊息。

  『笨DaeDae』,金太妍過於急躁、顯得無比幼稚的體現,讓她口罩下揚起的嘴角高掛許久。指尖在螢幕上點出幾個字,想了一下還是全數刪掉,回送她一個飛吻的貼圖。

  迫不及待地想見對方的心情,她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老實說,現在不是回來的最佳時機,過幾天她一樣得回去準備EP。可看著那八個在群組討論年末相聚要玩什麼,還有金太妍在IG發的照片透著若有似無的哀怨,各種心動促成了她當下的行動,機票也就這麼訂好了。

  跟金太妍比起來,她根本沒有好到哪裡去,所以,絕對不能說她是笨蛋。

 

  行李不多,相對沉重的是長時間搭機的一身疲憊,黃美英的步伐卻依舊歡快。只見她熟門熟路地走出機場大門,視線越過眼前的茫茫車陣,以地下經紀人的本能進行大範圍搜索,很快便尋得那個唯一。

  口袋中的手機在此時震動起來,她會意地嫣然一笑,沒有多加理會地快步向前,走向對面路肩停著的銀色賓士。

 

  確定她正往這個方向走來,金太妍才掛掉電話,並打開車門鎖。殊不知,那人卻直接在駕駛座的門邊停下,對著她的窗戶敲了敲。

  金太妍不解地搖下車窗,劈頭就是質問對方愛不愛自己的潛台詞「呀,都來接過妳幾次了,還需要確認駕駛嗎?」

  卻沒料到,黃美英當機立斷地拉下口罩,彎腰就往她唇上親了一口。

  「小氣鬼,人家只是想確認駕駛的味道一不一樣嘛!」離開她唇畔的黃美英鼓著雙頰嗔道,拉好口罩又繞回另一端的副駕駛座,開門坐了進來。

 

  金太妍過了好一會兒才回神,不僅是因為她倆久違的第一個吻,更是因為在她壓低的帽緣下,胭脂未著且帶著明顯倦意的素顏。

  跨越十七個時區的異地戀,她們只能隔著手機螢幕相見,且多半是她上著完妝、精神奕奕地面對社會大眾的模樣。如今重以樸實無華的面容回到她身邊,太過難能可貴,她反而覺得不真實了。

  一部分是這般莫名的近鄉情怯,公共場合也不宜過多肢體接觸,親完那一下,金太妍倒老實起來,幫黃美英扣好安全帶就安安份份地開車上路。

  話雖如此,方才黃美英對她的調戲,她可不能置之不理。

  「什麼啊?我的味道,不就是妳最喜歡的嗎?sweet and cool,like a peppermint。」

  她在語尾輕輕地哼了一句,不知好歹的態度隨即引來對方不滿,嬌嗔著往她肩上送去一拳「討厭,不要盜用人家的歌詞!」

  「嗯?那不是妳送我的聖誕禮物嗎?唱一下也不行?」

  「才、才不是……」語氣停頓,明顯就是被她揪住小辮子的反應。氣急的黃美英撇頭不願面對,金太妍趁著紅燈,便藉機湊到她耳邊低語。

  「不是嗎?虧我還覺得很像在寫我們兩個呢。我是薄荷糖的話,妳就是掛在我身上的枴杖糖啊,腳都勾得那麼緊……」

  「DaeDae!」再也無法忍受她的調戲,黃美英氣得朝她的臉頰伸出雙手。

  她將會讓她知道,紅綠相間不只適用於聖誕節,還會是喪夫的顏色。

 

#2 Witchcraft

  如他所願,Pisces Ocean掀起了一波鯊魚觀光熱潮,開業不過半年,預約就已經排到明年夏天,空房也所剩無幾。

  然而,初次經營民宿的他畢竟還是缺乏經驗,怎麼也沒料到,來自各地的跨年人潮會將交通阻塞得如此嚴重,他的客人、食材和潛水器具都無法及時抵達,部分行程亦為此延宕,甚至取消。

  「對不起……我們沒想到路況會那麼差,還得麻煩您來接……」

  今天到的最後一組客人是五個女學生,她們搭著巴士從早塞到晚,趕不上末班車,他只得在排除種種問題後親自開車去接。帶她們回來時,差不多是晚上十一點了。

  「不麻煩啦,你們不要露宿野外就好了,這麼冷會活不下去的。而且因為進貨時間延誤,就算妳們準時到,傍晚的潛水、烤肉和煙火秀也都玩不到了……」

  他竭盡所能地扯出笑容,或許還是避不掉其中帶著的一絲苦楚,為了不讓氣氛太沉重,只能盡量用玩笑話來彌補。

  「倒數完早點休息睡覺,我們明年再開始吧!鯊魚不會塞車,所以不會有遲到的問題喔!」

  協助女孩們安頓下來後,他又一次檢查房內的設備,確認無誤後才離開,回到樓上自己的房間。

 

  耳後的刺青隨著他離房間越近,脈動的力道也隨之增強。他總是不明白,這是與『嫉妒』的魔力起了共鳴,還是見她的每一次,都像初戀般令人怦然心跳?

  他迫不及待地打開那扇門,毫不意外,那個穿著睡袍的女人正靠在床頭滑手機,低敞的領口透著飽滿春光,裙下的一雙美腿如冰雕玉琢般優美精緻,讓他心底與褲底潛藏的野獸無所遁形。

  被甩上的門在魔力的驅使下自動落了鎖,這隻實際上活了六十幾歲,卻還是像個孩子般的鯊魚飛也似地奔向床鋪,邊跑邊脫衣服,最終於撲上床之際,只剩下半身一條高高頂起的四角褲。

  「美英──」

  「慢著,你給我去洗澡。」黃美英不疾不徐地定住了他的身形,隔空將他移往浴室,抬起的媚眼有意無意地掃過那頂撐起的帳篷,她隨即不屑地哼著「滿腦精蟲的傢伙,就只想著做……呀,明天的活動安排呢?你想過怎麼補償客人了沒?」

  痛腳被她這麼一踩,他直接軟掉。

  「明、明天能照常跑行程了,然後補償……」面對她突如其來的質問,金太妍一點準備也沒有,只好故作可憐地巴望著她,低聲下氣地請求道「美英……妳最聰明了,一定有好辦法吧?」

  顯然,這招很有用。他難得的示弱與撒嬌讓黃美英心情大好,令她噗哧一聲地笑了出來,並報以風情萬種的一眼「有是有啊,明年再告訴你吧。」

  解決了!金太妍自以為在心底的歡呼全寫在臉上,甚至得寸進尺地向她要求「那可以幫我洗澡嗎?」

  『蹦!』下一秒他就摔進了浴室內,連商量的空間都沒有。

 

  床上的黃美英慣性地聽見他心裡冒出的怨言,『沒心只有肺的小氣鬼』、『忙了一天很累』、『真的不想洗澡』這種話,差點就要控制個什麼東西砸進去。

  但最後,她還是選擇壓下怒火,起身脫掉睡袍,換上老早準備好的性感內衣。

 

#3 Butterfly Kiss

  S市的展覽結束後,金太妍向李順圭要了兩個禮拜的假期。

  期間正好會碰上跨年,本來她沒什麼朋友,沒有在慶祝這種專斂團體財的節日,依舊癱在沙發上打電動,能混一天是一天。

  但整天被新聞媒體洗腦跨年要怎麼過的黃美英就不樂意了。

  「DaeDae、DaeDae、DaeDae、DaeDae!」電視正好播到『跨年必玩十個景點』的報導,那隻粉色小貓就跳到躺著的她身上,用尾巴支開她的遊戲機,逼她看電視「我們跨年出去玩啦!那些地方都好好玩的樣子!」

  金太妍的視線勉強從NS上移開了一點,恰好畫面是她剛收服的太陽精靈,那隻同樣擁有紫眸的粉色貓型生物,與眼前的黃美英重疊了。

  她淺淺的眉頓時皺了起來。媽的,難道這就是為什麼她抓了十隻有八隻都是太陽精靈嗎?

  黃美英見她皺眉不說話,以為她反對,便鼓起雙頰哀怨地嗔叫著「Jessi和Sunny都出國玩了,只剩我們還在家裡……人家想去山上看煙火嘛,好不好?」

  山上?那不就是孤魂野鬼最多的地方嗎?

  「妳想看我被那些飢渴的女鬼榨乾是不是?」金太妍的語氣滿是無奈,這也是她不愛出門的原因。

  黃美英驚得倒吸一口氣,立刻以無比堅定的眼神和語氣回道「不行!只有我可以把DaeDae榨乾!」

  「嗯,晚上好好表現啊。」她寵溺地揉著黃美英警戒地豎起的尖耳,眼角餘光瞄到電視螢幕正播著海岸日出的景色,想起昨晚偶然看到的一則廣告,是關於最很熱門的鯊魚民宿……

 

#4 一日,三月

  年末是結算帳務的日子,她每年都要被迫留在公司加班。

  「多留三四個小時,對妳來說也沒差吧?妳也不會去參加跨年活動啊。」

  而且更讓人不爽的是,還會被跟她越來越熟的秘書嗆。

  金太妍難得惱怒地瞪了她一眼。黃美英忍著笑,把最後一份整理好的帳務表推到她面前,以阻隔那道凍人的視線。

  身為總裁偏偏又不能說什麼,因為秘書本人也很盡責地陪她弄到現在,連吃晚飯的時間都沒有。

  「這邊弄完,我們就去吃飯吧。」她乾脆轉移話題。

  「嗯……我們回家吃好不好?我想吃妳煮的。」

  黃美英甜甜地笑著,和金太妍難看的臉色有著極大的反差。

  上班上一天,妳還叫我回家煮飯?

  「不然去上次和允兒、徐玄一起吃飯的餐廳?好久沒喝酒了。」

  「不行、回家!妳要吃什麼?」

  總裁當機立斷地拒絕了她。煮一頓飯和阻止醉爛的人型鴕鳥爆走,她寧願選擇前者。

 

#5 天上,人間

  站在玄關前,金澤言悉心地為黃美英戴上帽子和圍巾。

  先前幾度開了門,又因為門外的寒意而退回來,她深怕這名六十好幾的老婦人會因此受凍,不斷為她添上保暖衣物。即便掌中那雙布滿皺紋的手不再冰冷,她仍是不放心地問道「這樣溫暖嗎?還要不要再加件外套?」

  「我們不是要去頂樓看煙火而已嗎?冷的話再回來拿就好啦。」黃美英不禁莞爾,在這個叨叨絮絮的孫女面前,她真的越來越少有外祖母的自覺了。

  「妳要是感冒了,媽會唸我的。還是帶著好了……」她最後一次回房拿了大衣,才在黃美英的催促下開了門,領著她上樓。

 

  開學後,金澤言回到大學所在的S市。這學期忙著寫教案和實習,沒什麼機會回老家,黃美英便瞞著同樣忙碌的徐珠玄和林允兒,趁著跨年連假北上找她。

  金澤言帶著交往一段時間的女友去接她,三人一起吃了頓飯。那女孩白白淨淨的,看上去相當安靜,實則幽默健談又不失禮,給她留下很好的印象。

  祖孫倆送她至學校宿舍,聽聞不少學生相約夜間要等跨年看煙火,黃美英便興致勃勃地表示自己也想嘗試。金澤言愕然,想她跑過半個國家還是早點休息好,卻被她一句『不許說我老了』駁回。良性勸說無用,又拿她的任性沒辦法,為了老人家的肝著想,她要求黃美英拿今晚的飲酒權來換,才願意妥協。

  即便黃美英『時空錯亂』的症狀已不再復發,金澤言仍慣於當時建立起的平等關係,甚至還被老爸私下吐槽,真正錯亂的到底是她還是外婆。

  但她們彼此,似乎都不太在意這件事。

 

  頂樓的風沒有想像中的大,金澤言也就放心地讓黃美英走走看看。時間差不多才關上樓梯旁的小燈,面向作為該市地標的高塔,找了個位置坐下。

  她不太常參加這種跨年活動,因為家人工作繁忙,國高中多半都在朋友家度過,年輕人能玩的早就玩遍了。但此刻,身旁那名重返自由的老婦人受到新世代的文化吸引,興奮之情似乎也悄悄地感染了她。

  塔面浮現自『15』開始減少的數字,金澤言雙眼一亮,本想問她要不要一起倒數,黃美英卻突然靠往她的肩,握住了她空著的掌心。

  「DaeDae……」

  那過於熟悉的語氣令她耳根一熱,心跳也跟著漏了一拍。她這般親暱的稱呼總給她不好的預感,過於昏暗的環境又無法確認她臉上的表情。

  塔上的數字仍在不斷遞減,意味著新一年的到來。可她的表現卻又讓人覺得,時空正迅速地倒退至二十年前。

  「嗯?」金澤言緊張地吞了口水,試探性地回道。

  「我們有這樣的孫子,真的太好了呢。」黃美英沙啞的嗓音飽含著笑意,眼角的魚尾紋在煙花的綻放下,輕輕地勾起了歲月也無法弭平的弧度。

 

#6 Twins Hwang

  『5、4、3、2、1……Happy New Year!』

  電視螢幕中,隨著高塔上的數字歸零,安置在建築物上的煙火亦接二連三地燃起,炸出一幅幅燦爛絢麗的美景。

  黃美櫻高興地舉起雙臂,跟著跨年現場的觀眾一同歡呼著「Hello!2019!」

  靠在她肩上的黃美鶯低頭滑著手機,往金太妍的聊天室裡發了幾條象徵著『新年快樂』的短訊,卻沒有得到立即的回應。事實上,連她兩個小時前傳出去的訊息,她都沒有讀過。

  討厭鬼,一定又忙到忘記時間了。心裡抱怨了幾句,她就不想再被那個工作狂影響跨年的好心情,將手機扔到一旁,身子一傾便躺到妹妹腿上。

  「吶,妮妮想好新年願望了嗎?」她仰頭,望著那張與自己一模一樣,卻始終透著一股孩子氣的臉孔,神情意外地溫柔。

  「嗯?願望……嗎?」黃美櫻歪頭想了想,瞥見電視螢幕閃過情侶相擁的畫面,神色黯然了幾分,爾後揚起一抹淺淺的笑「DaeDae今年可以多多回家、陪陪我們就好了呢。」

  「哼,我是不指望那個壞傢伙了。」黃美鶯不能苟同地怨道。她老是被公事纏身,不能回家就算了,居然還讓她家可愛的妹妹不高興!

  她輕輕掠起黃美櫻垂在頰邊的髮絲,撥到耳後,心中不斷膨發的慾望令她不由自主地開口,慵懶性感的嗓音著迷地說「我吶,希望妮妮能多喜歡我一點就好了……」

  「唔?什麼?」沒有錯過姊姊的那句話,黃美櫻還沒反應過來,便被起身的她迅速親了一口,俏臉跟著蹭一下地紅了。

  眼見妹妹進入害羞呆滯的狀態,黃美鶯毫不避諱地露出得逞的笑容,拎起床頭櫃上兩個喝過熱可可的馬克杯,走出房外「跨完年我們就早點睡吧,明天再想想,要去哪裡玩好呢?」

 

 

 

※ ※ ※

1.0 新年快樂。

 

2.0 最近是想到什麼寫什麼的狀態

該寫的都因為想不到細節而暫時停擺了,有點糟糕XD

 

3.0 承上,思想乾涸的我就只想得到這些了

都是今年更的文,拿來做一個跨年小劇場

本來有在哀居問大家想看什麼,也很想寫現實向的All CP

但真的沒哏orz

 

4.0 因為沒有任何妮妮回國的消息,無法設定時間

可能她這個月內短暫回來過一兩天也說不定

很多事情是不用向我們講明的,這個也是,那個也是

 

5.0 期末考後我會更勤勞更的,希望(每年的新年願望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