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60511_223147.jpg

 

 

〈第十三章〉20:19

 

  黃美英趁短暫的跨年假期,竭盡所能地趕著兼差的翻譯作業。當然,受雇於金太妍的家政清潔還是得照做,就是除了打掃和吃飯以外的時間,她全在房間裡不分晝夜地翻書敲鍵盤。

  金太妍本就不怎麼管她的日常活動,不曉得是從何得知她兼翻譯這件事,似乎也有意無意地配合著。例如做飯,黃美英習慣替她洗菜備料,這幾天被她叫下樓,卻見一桌餐點早已備好,大廚甚至勤勞地洗著料理用的鍋碗瓢盆;而洗衣服、澆水、整理房間等雜事,也被她以『無聊』為由搶去做了。

  雖然這是她家,這麼做也是理所當然的。可黃美英畢竟受其所雇,工作量驟然減少至這種程度,怎麼想都覺得是自己白吃白住。

  但事實就是,即便她再怎麼過意不去,也阻止不了雇主搶她工作。

 

  翻譯交出去後一筆稿費入袋,隨之而來的還有一個月的假。K氏開工前一晚,她高興地約金太妍出去吃飯,本來想要請她吃一頓,哪知在她動作前,結清的收據就跟著金太妍的信用卡被送上來了。

  「妳翻完一本書的稿費才多少,有比當我的翻譯還貴嗎?」金太妍冷冷回著,不偏不倚地對上黃美英哀怨的目光,順道把服務生送來的葡萄酒推到她面前「明天要上班,妳只能喝這個,再發酒瘋我就把妳丟去動物園。」

  「我說過了,那是太久沒喝!我酒量才沒那麼差……」黃美英心不甘情不願地斟滿一杯濃度未達二十的酒紅色,還未落人口腹,雙頰卻悄悄覆上兩抹淺淺的紅。

  一失足成千古恨,她那次醉過頭,金太妍便猶如驚弓之鳥,以長期飯票之義嚴格控管她攝取的酒精,假日也不例外。不過,這也是因為她自己不喝,黃美英就必須獨自喝掉那一大瓶,若是和李順圭、崔秀英聚餐,她的標準就會稍微放寬一些。當然,帳單的總額也會多出一個零。

  至於總裁的個人翻譯一職,黃美英僅代班到原翻譯回來,便不打算繼續做下去。理由是協助出版翻譯也能讀小說,比起千篇一律的公文來得有趣多了。

  她覺得這個理由蠻正當的,就不曉得金太妍是存什麼心要奚落她了。

 

 

  RNW被K氏收購一個多月後,再度開發了一款以智慧型手機為平台的RPG音樂遊戲:《Guilty Gene》。

  故事背景是一個官方禁止音樂活動的國家『克利亞』,生活苦悶的人民只能私下演繹樂器與歌藝,從而發展出『娛樂(ㄩㄝˋ,yue 4)人』這項地下職業。自幼展顯出音樂天賦的主角們,在成為『娛樂人』的道路上不謀而合,意圖找出國家禁止演藝事業的主因,並致力於傳播聽覺藝術之美。

  玩家必須從擅長不同樂器,遊戲模式亦不同的九個角色中選擇一位,通關主線任務才能依序得到其他角色的使用權。每個角色都有屬於自己的樂譜,必須累積演奏經驗及提升道具品質,才能解鎖進階樂譜並發展新的風格。同時,演奏的成績也會影響劇情發展,衍生出不同的結果。

  公司斥資千萬請來知名偶像團體為遊戲配音,上市前一星期,註冊人數就突破五百萬,開放下載沒幾天便登上熱門排行榜冠軍,發布會與相關活動也辦得相當盛大,佳評如潮。

 

  作為最大的投資者、K氏企業的代表之一,金太妍在伺服器開放當天就儲了上萬元,打完初選角的主線,登上國際服排名第一。

  黃美英清楚地記得,在她線上刷卡後十分鐘,RNW便誠惶誠恐地打電話來確認,表明老闆如果要課金用不著花這種錢。然而金總裁卻淡定地回了一句:『哪有玩遊戲不花錢的?』,並順勢談起第一天的試玩心得。

  她很想對在上班時間玩遊戲的金太妍說些什麼,但這擺明了就是『產品測試』,該批閱的公文和報表她也都會看完,說服力明顯不足。尤其,樓下的李順圭還是國服第二的玩家,整個中午都在聽她們討論劇情和打公會戰。

  「沒關係啦,早點讓她們推完主線,每天上線的時間就會少了。」崔秀英神情自若地聳著肩,把裝好的拌飯推到黃美英面前,抬手便往她緊皺的眉間戳去,學著她的表情厲聲責道「呀,等等飯就涼了,快吃!妳可不能和她們一起放棄美食啊!」

  崔秀英的安撫著實讓她釋懷不少,回頭想想,她也未免太容易被人牽著鼻子走了,自己原先不是這樣的人呀,怎麼最近,身不由己的情形越來越頻繁了?

  或是她該乾脆一點承認,自己在乎金太妍有一段時間了呢?

 

 

  黃美英不玩手遊,但閱遍各類公文與報導,對《GG》也算有基本的了解。

  和大多數遊戲一樣,解鎖新樂譜需要『友情信物』,都是意圖使玩家增加好友的機制。且為了貼合遊戲劇情,強調『友情』的可貴,那是課再多金也買不到的。

  她只是不經意地瞥過幾眼,那台金色的SOTwo螢幕十有八九都停留在樂譜解鎖頁面,『友情信物』不斷閃著『3/4』的紅光。

  手機的主人壓低了眉,咬著左手大拇指指甲,凝聚的目光幾乎要在螢幕上鑽出洞來,浮空許久的右手遲遲沒有按下的動作。思慮甚久,她下定決心,伸手探向桌邊的電話──

  「總裁,您該不會是沒有朋友,想讓營運公司直接發道具吧?」

  黃秘書忍著笑,故作正經地射去一箭,穩穩地將金總裁張開的手掌釘在桌緣。

  她收回手,沒有回話,任由這份沉默滋長到天荒地老,看似未曾衰老的容顏仍面不改色。而那名存心揶揄她的秘書,則在三十秒後得到了手機的訊息通知。

  金太妍寄了《GG》的遊戲邀請給她。

  「請問,這是您將我當成少有的幾位朋友的意思嗎?」她終是沒忍住地噗哧一笑,出口的話語帶著明顯笑意,順從地按下連結進入遊戲商店。

  「把遊戲載了,寄道具過來。」總裁頭也不抬地下令,拒絕回答她的問題。

 

  『《Guilty Gene》已安裝完成。』

  黃美英直到下班才正式進入遊戲,開場動畫跑完,便來到角色選擇與輸入暱稱的頁面。

  「什麼呀,Tiffany居然已經有人註冊了……」她不滿地嘟噥著,刪去所有子母又重新輸入。

  「再加個生日就好啦,Tiffany801之類的。」開著車的金太妍接得極順。

  「可以了,我用了SNS的帳號。」創立帳號後,黃美英才意識到些許不對,轉頭向她問道「唔?妳知道我的生日?」

  「嗯。」她極其冷硬地回了一個音,目不轉睛地專注在眼前的車況上「角色選四五六,會是比較容易上手的模式。」

  她若無其事的態度只讓人覺得是自己想多了,黃美英便拋開那些瑣碎的想法,重新回到遊戲上。

  《GG》在人物方面展現了成熟的3D技術,造型相當精緻,表情、動作也做得十分到位。場景則是以2D為主,角色跑跳其中猶如躍然紙上,進入劇情則成了戀愛RPG常用的定格對話,過場動畫亦細膩得沒話說,從頭到尾都透著一股資金雄厚的感覺。

  對當今大部分的人來說,『好看』就是一塊光鮮亮麗的招牌,即便本是不玩遊戲的她,亦深受漂亮的角色吸引,仔細端詳了好一會兒。最後,她選了第四個角色,穿著粉色系服裝又擅長長笛演奏,和她最為相像,遊戲方式也不難。

  教學結束後來到略為繁複的主畫面,她獨自摸索了會,才進到社群頁面,在『好友邀請』裡見到駕駛座上那人常用的暱稱:Taenggu。她選的是第一個角色,印象中似乎是主唱的樣子。這不禁讓黃美英想起,那天打掃她房間翻出的舊專輯,該不會……她以前真的是歌手吧?

  「找到了嗎?那就先確認邀請,再到好友列表那頁就可以發道具了。」

  「知道了知道了。」金太妍的催促打斷了她的思考,只得沒好氣地回道。

  照著她的話寄了道具過去,黃美英又切進其他頁面一看,發現『推薦好友』中浮著兩個相當熟悉的暱稱:SVNNY☆515、卍帥氣乂允卍,她會心一笑,也向那兩人發出了好友邀請。

  「笑什麼?」

  「我很高興啊,被總裁認定為朋友了呢。」

  「嗤,說什麼傻話。」

 

  確認好友的當下,金太妍在黃美英心中的位置與形象,也就建構起來了。

  她話不多,是因為多說多把柄;她不說真話,是不讓旁人猜透她的心思;她看似懶散無為,看人閱事的眼光卻極佳,對產品也有一定的堅持;她上任半年,從不急著向外界證明自己的能力,因為公司蒸蒸日上的業績就是最好的證明。

  旁人覺得她難以相處,覺得她冷酷無情,但那又如何?作為職場上的決策者,或許只有這樣才能不被情感左右,做出對公司最好的選擇。

  人與人之間總希望以真誠相待,卻又老是拿『笑容』當評判標準,多數人便將其堆成面具,轉而檢討赤裸冷清的真實面容。

  和那樣的虛偽相比,金太妍的冷漠疏離反而顯得任真自然。那只是不善交際的她慣於面對眾人的模樣,若真的無情,她少有的幾個朋友也不會待之有義。

  如今,她們既是從屬關係,也是同居的室友。這樣的轉變不僅發生在她對金太妍的看法上,也同樣地體現於金太妍對她的態度中。

  經過數個月的觀察,黃美英認為,金太妍其實不是冰山,而是一座終年積雪的休火山。

 

 

  「呀,黃美英。」這天金太妍忍無可忍,連名帶姓地喊她,抬眼便投去惱怒的一眼「妳不想領薪水了?」

  「嗯?您這是想辭退我嗎?那您以後就得自己看公文、泡咖啡,家裡的地恐怕也只能自己拖,衣服要自己洗了。」黃美英無辜地眨了眨眼,以輕快的語調掩蓋威脅的味道,使得辦公室的這一方明亮,與彼處慍怒的冰雕有著極大的反差「您難道不知道,上個秘書被您辭退後,在外面說得有多難聽嗎?Sunny、不,秘書長都抱怨沒人來應徵了呢……」

  聞言,金太妍擰了擰眉,不屑地退出遊戲,將手機扔到一旁,接著便攬過桌邊堆積成山的公文開始翻閱。

  「總裁英明,今天也要以準時下班為目標喔!」黃美英滿意地露出甜笑,確定好友頁面上﹝Taenggu﹞狀態顯示『已下線』,才按下回送道具的按鈕。

 

  出於好奇,黃美英辦帳號後也玩過幾回。雖然《GG》對新玩家相當友善,玩一場也不會耗費多久時間,但加上對話與動畫,其龐大的劇情卻使主線推進的速度異常緩慢。一個角色共有十五個章節,每個章節約有八到十首歌,她花了一個小時才打完序章,連其他角色都還沒遇見,更別提其他支線劇情和副本。

  然而,不到一個星期,金太妍就差不多把九個角色的主線都打完了。

  黃美英大概估了一下她得花多少時間玩,得到的數字令她頭皮發麻,決定好好控管她玩遊戲的時間。於是,她們之間的『友情信物』,便成了小菜鳥擊潰國服冠軍的利器,若不關遊戲,她不給道具解鎖新譜面,她一樣玩不下去。

 

  對金太妍來說,道具也不是非從她手中拿到不可,而是秘書只有這麼一個,若和她作對,做什麼事都不方便。更準確地說,黃美英壓根就不是用遊戲脅迫,她本身的重要性,就足以讓怕麻煩的金太妍退一步妥協。

  她突然明白古代皇帝被太后擅政是什麼感覺。

 

  漸漸地,金太妍不再需要黃美英提醒,完成日常任務就關掉手機開始辦正事,也會自發性地收拾辦公桌和垃圾,讓桌面重見天日、冰箱也終於恢復了它應有的儲藏空間。

  起先只是希望能抑制她的上線時間,根本沒想到她會這麼聽話。黃美英頓時覺得先前受到的嘲弄都成了過眼雲煙,現在的自己能被重視,終於從媳婦熬成了婆,不必在她面前忍氣吞聲了!

  當然,黃美英對金太妍的影響力僅限於日常生活,只是論意義,她們脫離了上與下的絕對服從,進入互相尊重、相輔相成的關係。

  有了這樣的認知,黃美英更是勇於發表。雖然金太妍看起來不好溝通,善於傾聽的性格早在先前與林允兒、徐珠玄的飯局便嶄露無遺,對意見的接受度相當高,也會向她解釋自己的考量。

  衝突少了,轉為半開玩笑的相處模式,讓兩人間的氛圍輕鬆許多,對雙方的好感亦跟著水漲船高。

  花前月下,那隻總是躲著小男孩的貓,終於在他的悉心等待下踏出好奇的步伐,來到蹲著的他腳邊,輕輕蹭過他示好地伸出的右手。

 

 

 

 

 

※ ※ ※

 

1.0 久等了

期末爆炸完到現在都有在肝

只是中途跑去構思生賀了,每年的這個時候總想幹點大事

(然而都只有幹起來,沒有成功幹起來,媽的ouo)

 

2.0 關於《Guilty Gene》的設定也花了一點時間

不曉得會不會全用到,但遊戲這塊領域姑且算是我能多寫的地方

也有一個腦洞是和音樂有關的,就順便把設定做好了

只希望未來能順利問世嘍

 

3.0 妮妮29號要來台灣惹多希望可以看到她本人QQ

 

4.0 國中地科微科普

和我妹在討論死火山(永久停止活動)和休火山(暫時停止活動)的差別

草:所以你覺得金太妍是哪種火山?

狗:看對象是誰啊,在黃美英面前就是活火山,全年無休的那種。現在黃美英在國外,大概就是一腳在死火山裡,另一腳掛在休火山那晃著。

草:啊,那個噴發的盛況,好想瞻仰一下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