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shot_2016-06-24-23-08-54.jpg

 

 

 

 

〈第十四章〉14:30

  「Let me see……sweet pepper、cauliflower、mushroom and carrot……」這天星期五,下班的黃秘書拿著長長的購物清單,慣性地以英文唱名點著購物車內的食材,細白纖長的指尖劃過龍飛鳳舞的單字逐一往下,最後停在蔬菜列唯一的水生植物上「對了!還有這個啦,khumbu!」

  她放下紙張,抬頭在賣場中搜尋了會,目光最終停在海產區。

  金太妍見她邁開步伐就要往那走去,趕緊拉住「那是乾貨,笨蛋。」

  「嗯?那不是水生的嗎?」黃美英懵然地看著她截走車,為了跟上她稍快的腳步,便順勢勾住她的手臂。

  「對,但不曬成乾會重得像石頭,跟妳的腦一樣。」

  她過於無奈的語氣,讓黃美英氣得擰了她一把。

 

  買菜是黃美英的工作之一,她得記下金太妍叨念著需要的每項食材,並在下班後提醒她開車到超級市場。通常金太妍只負責駕駛,車子停好就是癱著打遊戲等她回來,是這次預計採買的食材太多,黃美英才把她拖下車。

  她有點好奇,如果沒跟進來,小女僕順利買到乾燥昆布的機率有多少。但她很快就放棄了思考,一方面是懶,一方面則是注意到,黃美英終於從好幾排的海草製品中,尋獲了高湯用昆布乾。

  金太妍的嘴角勾起難以察覺的弧度,刻意喊出了那個名字。

  「呀,海帶。」

  「唔?妳在叫我嗎?」本名和海帶只差一個音的黃美英很是自然地回頭問道。

  「妳叫海帶是不是?」金太妍面無表情地拿起架上的海帶芽,還刻意指著包裝上寫得大大的「」(yeok)。

  「妳……」她才後知後覺地明白對方的意圖,掄起小拳頭在她面前空揮了下,轉過身推車就走「不理妳了,哼!」

 

  金太妍欺負她不熟悉韓文就算了,更討厭的是,那張毫無情緒波動的死魚臉,使她看上去萬分認真,一點開玩笑成分都沒有,彷彿這份怒意純粹是自己過度解讀而無理取鬧似的。

  黃美英又一次覺得自己敗給了她,不只是各方面的無法反駁,更是因為,她已經沒辦法打從心底討厭這個壞傢伙了。

 

  結束蔬菜類的採購,黃美英獨自推著車前往肉品區。尾隨其後的金太妍邊逛邊看,又在冰品區停駐了一時半刻,極慢的步調和她拉開些許距離,待她徐徐踱過去的時候,小女僕也差不多把清單上的肉類都放進車裡了。

  豬五花、雞腿肉、雞胸肉、培根,這些都是下禮拜可能會試做新菜的食材。她覺得有這些就差不多了,黃美英手中卻還拿著一盒韓牛里肌,目測是適合烤肉的那種。

  聽見她的腳步聲,黃美英便興沖沖地轉過身來,舉起手上那盒要價不斐的肉片,發亮的雙眼閃著期待的光芒「太妍,買牛肉好不好?」

  「不是說不理我了嗎?」她倒是相當直接地帶開風向。

  「妳只有上次做三明治煎過而已,人家想吃牛肉……」黃美英微微壓下眉尾,揚起的尾音在無意識中變得黏膩。她早已被那急轉的勁風吹慣,不為所動地將話題接回來,又向她投出一枚狀似無辜的撒嬌炸彈「好不好嘛?」

  那一方莫名遭美軍空襲的貧壤,在絢麗的蘑菇雲緩緩消散後,本應寸草不生的瘠土,竟奇蹟似地冒出了鮮嫩的綠芽。

  她無奈地舉旗投降,接下那盒牛肉,放入購物車中。

 

  其實金太妍很少拒絕她的要求,可無論她答應了多少次,黃美英開心的程度也絲毫不減。她強得可怕的勝負慾,彷彿也能在這種非競賽的時刻得到滿足。

  她高興地咧嘴而笑,正要向她吐出『我們一起吃吧!』幾個字,一道熟悉的聲音便由後響起「欸?還真的是耶!妳們怎麼也在這裡?」

  金太妍無神的雙眸向上移了幾分,難得拓寬的視野收入一抹瘦長的身影。

  黃美英亦在回頭查看之際,出口的愉悅硬生生地轉為驚訝「秀、秀英?」

  「下班後一起來買菜嗎?哇,居然能把這隻廢宅拖出來,不容易啊……」她盯著金太妍的厭世臉片刻,再轉回黃美英身上時,眼神和語氣滿是同情。

  「沒、沒有啦!我們……」擔心自己和金太妍同居的事情曝光,黃美英的目光不知所措地飄了會兒,竭盡全力地組織語言後僵硬地回著「就、我、只是請太妍教我做菜,因為我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所以才會和她一起……」

 

  腳步慢了點的李順圭自然地從旁出現,不打算聽黃美英解釋,與正在對談的兩人保持距離,單單將矛頭指向被晾在一邊的金太妍。

  「原來妳喜歡這種的啊。」

  「什麼?」

  「撒嬌啊,可愛的、有點傲嬌的類型,眼睛還要水汪汪的像小動物一樣。」她意有所指地笑了笑。

  「妳想說什麼?」金太妍冷冷地瞪著她,除了被揶揄外,更多的是被人看透心思的惱怒。

  「我以為妳會喜歡性感一點的呢,下次要向妳撒嬌的話,我會改進的。」

  李順圭眨了個眼,雙目的焦點隨即與她錯開,掃過載滿食材的購物車,虹膜又烙上黃美英穠纖合度的身形,透出一股欣慰。

 

  她以輕鬆的態度表明,與工作互不相干的事,就算承認又何妨?

  金太妍縱然明白她的意思,也不會因此就變得坦率。尤其,不遠處又射來兩道異常焦灼的視線,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分散,眼角餘光瞄向了左方,約莫十公尺外的調味品架後。

  「哎呀,居然跟到這裡來了嗎?」李順圭的聲音聽起來很不意外。

  「她們是誰?」

  「我們公司的職員啊,是資訊部的,兩個都是課長呢,從我和飯桶進來就跟在後面說閒話。」

  「聽起來很煩。」金太妍皺起眉,她只記得常幫崔秀英烤東西的那五個小職員,其他人的樣子怎麼也想不起來。此刻,她一反常態地想往回走,去看看那兩人長什麼樣子。

  「是很煩,但妳不要隨便解雇人家喔!公司已經快招不到新人了。」李順圭以警告的口吻接道,阻止了自家老闆沒說出口,但十有八九已在內心計畫的裁員行動。

  金太妍不耐煩地嗤了一聲,拉過半滿的購物車,轉身就走。

 

  「咦?太、太妍!」聽見車子溜走的聲音,黃美英與崔秀英的討論才終於有了句點。前者慌張地跟上她有些急躁的腳步,臨走前還不忘向她們道別「抱歉,我們先回去了,下星期再見嘍!」

  好不容易結束對話,黃美英才鬆了口氣。她不過想找個藉口掩飾她們同居這件事,卻忘了與『食物』相關的話題,崔秀英永遠都感興趣。

  她確實在協助金太妍做飯的過程中學到不少,那樣的說法也不全是謊言。就怕對話中的蛛絲馬跡,會透露這個她極度想隱瞞的秘密。

  她進公司不到一年,就因任職總裁秘書身處最高層,即便沒有多少實權,仍是讓不少資歷更深的職員甚感不平。但工作本來就是上級指派的,她自認為沒有做錯什麼,別人要嚼舌根就隨他們去,諒她再想管也管不住。

  但自從開始出入金太妍家,和她的關係變好後,黃美英就覺得最初的立足點已經不存在了。旁人若說她攀龍附鳳,她也無法反駁。

  她承認是自尊心作祟,不想讓別人覺得她沒有真實力,又捨不得放下和她變得親近的金太妍,也只能盡量劃清工作與生活上的界線了。

  她應該會諒解的吧?

  黃美英望著金太妍推車前往櫃台結帳的背影,出神地想著。

 

 

 

  鄰近月底,她們很快又要迎來長達十天的年假。

  暫停營業前,各機關勢必都得呈上業務總結,這將會是負責審核的上層最忙碌的時刻,批閱完若有問題,還得預留時間發還另作修改。

  然而,距離年假不到一個星期時,金太妍卻在會議上宣布一項決定:過年後將會有為期三天的限時降價,壓低新系列手機和耳機的價格,其他家電也將會有程度不同的優惠。

  為此,他們必須在最後幾天完成事前作業,假期結束後才能立刻上軌道。

  聞言,幾個部長面面相覷,半信半疑地問道「年後才開始降價,您還打算當天才對外宣布……恕我直言,這樣不會太晚嗎?」

  「是晚了點,但我們都要放假了,難道基層的員工就不用放嗎?」金太妍一手撐著下巴,一手轉著筆,漫不經心地回道。

  這種回答聽來天真得可以,黃美英卻從她指尖飛轉的那支筆察覺到,她對產品有絕對的自信。相信即便錯過先機,也照樣能為公司牟利。

  「不是吧,根本就是妳不想過年還顧著公司啊。」會議室中亦佔有一席的李順圭啞然失笑。同意是同意了,但聽她說得那麼理直氣壯,她真的不吐不快。

  『啪』金太妍手上轉得極順的筆,竟在李順圭的話之後滑出掌中,自桌緣滑出,摔落。

 

  雖說是年假,對隻身來到韓國的黃美英來說,早已沒了家族團聚的意義。

  她若獨自住在小公寓中,或許寂寞了點,單身一人卻意味著沒有家庭紛擾,倒也挺好的。而今,她面對金太妍可能得和家人過年的事實,埋藏在內心深處的孤獨便藉機肆虐,搞得她心慌意亂。

  她難得上班還掛念著其他事宜,不得已,只得提起勇氣問「妳……回家過年嗎?」

  據悉,K氏集團理事長將事業交付兒女後,便與夫人旅居世界各地。他們非常低調,出現在鏡頭前的次數少之又少。作為理事會秘書,固定參與會議的李順圭甚至表示,都快忘了金叔叔長什麼樣子了。

  儘管知道她的家人不常回國,還是得以她親口說出的答案為主。

  「沒有。」此時,金太妍正盯著電腦螢幕,審視過年後就要放上官方網站的降價廣告,直截了當地回「妳呢?」

  「我也沒有,我們家沒有過農曆年的習慣。」她這才鬆了口氣。

 

  逛完新的廣告頁面,金太妍這才抬頭,瞄了她韓裔美籍的秘書一眼。

  沒有過年的習慣?是長期受美國文化薰陶?還是別的原因導致她過不了?

  她提起躺在手邊的筆,隨手拉來紙張,邊想邊記錄廣告頁面需要修正的問題。

  筆尖在接觸平面的當下溢出一道深藍色的淺川,延伸不過幾毫米便猝然乾涸,荒煙漠土中徒留陷落燥旱的溝壑。

  「媽的,斷水了。」

  「一定是剛剛在樓下摔到的,就叫妳沒事不要轉筆吧。」黃美英輕笑了聲,望著金太妍拼命甩筆的模樣,也沒有再嘲諷下去,而是拎起自己的筆先借她。

 

  處理到一個段落,她下樓送文件,順便到對面雜貨店替金太妍買筆。

  午後,雜貨店內有幾個K氏的員工,挑著飲料、零食,甚至就站在店外抽菸聊天的也有。黃美英對此見怪不怪,她一心找著原子筆,在文具區前逗留許久,絲毫不在意背後幾道異樣的目光,以及刻意壓低聲量的竊竊私語。

  她拿著金太妍給她的藍筆一一比對,卻怎麼也沒看見相同的樣式。轉眼間,店內其他人紛紛結帳離開,她便在葵姊的招呼下主動前往櫃檯詢問「不好意思,請問有賣這種款式的筆嗎?」

  瞥見那支設計簡陋的拔蓋式原子筆,她隨即露出嫌棄的表情,一眼悉知她的來意「妳出來幫她買?呀,這傢伙怎麼還是一樣啊,賺那麼多還在用幾百塊的筆……」

  「咦?」她意料之外的反應讓黃美英驚呆了,趕緊低頭確認筆上是否有名字或記號,但透明細窄的筆管和褪色的筆蓋如她所識,什麼都沒有。

  「這種真的不好賣,所以我們很久沒進貨了,我去看看裡面還有沒有。」找過櫃檯下的抽屜和收納箱,葵姊抓了抓隨意束起的金髮,起身走向後方的儲藏室。沒多久,她拿著一個積滿灰的紙盒走出來,翻開蓋子,裡頭躺著最後幾支同樣的拔蓋式藍筆「喏,就剩這裡了,用完記得叫太妍自己去找啊,我們這裡都沒了。」

  「謝謝!麻煩您了。」黃美英露出感激的笑容,連忙詢問價格並結帳,隨後好奇地問「請問,您怎麼知道我是替她買的?您認識她很久了嗎?」

  「也還好啦,就是她進去前在這裡打過一年工,買了那種筆來用,就一直用到現在。我們進的全都賣給她了,大概也沒有別人會用吧。」葵姊不以為意地聳了聳肩,將攤平的紙盒隨手扔入回收桶內。

  「真的嗎?太妍以前在這裡工作過?」黃美英驚訝地睜大雙眼,長長的睫毛上下刷動,以及好奇地伸長脖子的模樣,看起來和鴕鳥真有幾分相似。

  「是啊,問她為什麼想來,就一副蠻不在乎的口氣說,想知道現在年輕人的工作環境怎麼樣。那種自大懶散的態度真的很欠揍,好像閒閒沒事才跑來工作一樣,我們也考慮了很久才決定錄用她。」她臉上浮現的那抹無可奈何,很快地隨語氣變化緩和下來,流露出些許稱頌的神色「不過她其實很聰明,也蠻認真工作的,餐廳、工廠、市場、貨運公司都待過了。直到離開時她才告訴我們,原來她是對面大公司的下任總裁呢。」

 

  黃美英聽得一愣一愣的,活躍的想像力頻繁地壓下快門,拍出金太妍可能經過的風景。每一幀,都足以顯示她三十年的人生閱歷之豐富,為她獨到的眼光、精明的決策墊下堅厚的基石。

  原來,琴姊說的天才就是她。

  她生於富貴人家不愁吃穿,遇上大風大浪憑藉聰明才智也能迎刃而解,過於順遂的人生乏味得令她提不起精神。過去她藉由更換工作尋找樂趣,如今作為領導者雖需洞悉時局、發號施令,依舊是等待的時候居多。無聊的時候,也只有不斷推陳出新的遊戲能讓她解膩。

  看上去什麼都沒做的人,卻是因為什麼都做了而無事可做。她向來以勤奮為傲,從未想過『怠惰』還有這種可能。

  就連最初,她以為金太妍是紈褲子弟,揮霍無度、目中無人的印象都不復存在,因為那樣的人適應不了基層的勞動與服務精神,更不可能親口說出『員工們也需要放假』這種話。

 

  「話說回來,當大老闆真不容易啊,好多員工翹班跑來這裡聊天,抱怨東抱怨西的,全都往她頭上怪就對了。」

  「因為太妍不喜歡解釋嘛,難免的。」黃美英不置可否地笑笑。關於這點,有李順圭和崔秀英兩個會說話的人在,問題倒是不大。

  「何止是她,妳們也是啊。」葵姊輕嘆了口氣,語帶保留地瞥了她一眼「當她的秘書,妳也辛苦了呢。」

 

  道過謝後,黃美英愉快地走出雜貨店。

  她以為自己會忿忿不平,會恨上天把她造得平庸愚鈍,卻意外地心情很好。

  或許是接受了『人有個體差異』的說法,又或者,因為那個人是金太妍。

  過馬路前,黃美英抬頭望著自己平時待著的頂層,想像在那片玻璃帷幕之後,金太妍認真讀著公文的樣子。眸底隱蘊著欽佩與仰慕,透出一股她自己也察覺不到的溫柔。

 

 

 

 

  

 

1.0 明明聽說幾個小智障取笑妮妮的本名還編了一首海帶Rap

為什麼我搜了都只有新聞沒有片源!

這分明就是詐騙吧(摔筆)

 

2.0 新年快樂啊大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