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一個禮拜樂學就要放榜了...

那天有同學說我很難上害我緊張了啦QAQ

 

 

 

 

以下放文

 

 

 

 

 


四月中,位於加州海岸的洛杉磯因即將脫離雨季而乾燥無比,晴朗無雲的天空好適合讓兩個好友在放學後坐在路邊吃冰淇淋。

 

「Jessi!Jessi!鄭潔西卡!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帕妮搖著眼前的好友,不敢相信她已經練就睜著眼也能睡的功夫...
「啊...帕妮啊...」西卡恍神恍神的轉過頭來看著她,手緩緩的舉起指著前方「妳看那裡,是不是有個箱子在動...?」
「Where...啊!」順著她的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遠遠的,巷口的一個箱子真的慢慢的在移動...「欸...我們快走好不好!」
她拉著西卡就要站起來,但西卡卻掙脫了她的手往會移動的箱子跑去。

 

氣喘吁吁的蹲下身來,她伸出一隻手壓在箱子的上面,不讓它再移動。突然就感到有一股力量正從裡撞擊著箱子,又稍微移動了一點。
「不要用了啦那個好可怕~我們快回家啦!」帕妮遠遠的站著不敢靠近,四處張望著想找人幫忙勸阻...可是都沒人啦吼!
但西卡完全不理她...小心的把箱子打開,一顆黑色的小頭就從裡面冒了出來。

 

「妳終於來了!」帕妮看到西卡走了回來才鬆了口氣「我們快回家吧!」
西卡卻把書包給打開,拿出她的外套又朝箱子跑去,回來的時候裡面躺了一隻貓。
「只是貓,沒什麼恐怖的。」
「真的嗎...啊─好可愛~~~~~」
「......」
「可以讓我養牠嗎?」
「嘖,剛不知道是誰要快回家的喔!」
「好啦好啦~妳等我一下!」說著帕妮拿出手機,跑到一旁打電話去了。

 

西卡開始逗弄眼前的貓兒,很小隻,是出生大概3個月大的母貓,看起來很有精神應該是沒生什麼病才對...嫌無聊的西卡便開始和牠對話。
「妳怎麼這麼黑啊...要是不放在箱子裡在那邊走有誰會看得到?」
「幹嘛不叫一聲只會在那邊撞箱子...」
「要撞箱子也請妳從上面撞!從旁邊就算妳撞到頭破血流也不會有人理妳!」
「呆子!!!」
西卡指著牠的臉一附惡狠狠的樣子,卻在看到牠無辜的小臉時徹底心軟。
「喵~Yul─」小黑貓欲哭無淚的喵了一聲,那樣子整個就萌到西卡心裡,讓她一陣不自主的臉紅心跳。
說也奇怪,家裡的另外一隻貓明明比牠更可愛,卻從來沒給過她這種感覺。

 

「Jessi!」
「What’s wrong?」
西卡一回頭,就看到帕妮向她跑了過來,一臉哭喪樣。
「Daddy說,要等我們搬完家才可以帶牠回家...」她看著西卡懷中的小黑貓,又看看西卡「先帶替我養牠好不好?Please~~~」

 


事到如今她又怎麼能說不要呢?
反正...她家裡都養一隻貓了,再帶一隻暫時回家養不要緊吧!
「我回來了。」
「姊姊!」小水晶聽到她的聲音,從她房間跑了出來,手上還抱著一坨白色。
當她看到西卡手上那一坨大小相當的黑色時,愣住了「姊姊...那是什麼?」
「人家拜託我幫她養的啦!DaeDae怎麼了嗎?」她指著小水晶那一坨蠕動不已的白色。
「喔...對了!妳看牠!」小水晶將那坨白色的小短手抓起來,像是在逼牠做『投降』的姿勢一般,獻給她親愛的姊姊看「DaeDae都已經一歲多了,看起來都沒長大!」
「......」西卡從來沒注意到這個問題,經由小水晶的提醒才發現...是眞的!
DaeDae一歲多、呆子才三個月,可是兩隻幾乎一樣大,都是單手就可以捧起來的大小!
這是怎樣,嚴重發育不良嗎?她明明記得都有按時餵牠吃飯啊...

 

「還有...姊姊妳會不會覺得,DaeDae最近很沒精神?」
「......」西卡不說話,先看看牠的臉。
果真不是一般憔悴,看牠一附憋屈樣,想吼又不能吼的樣子,絕對是跟她悶騷的個性有關。但牠只是一隻貓,是有什麼委屈好憋的?每天讓牠自由自在想吃就吃想睡就睡,連她自己都羨慕了!所以只剩一種可能...
「水晶...」
「是,姊姊。」
「妳有帶過DaeDae出去嗎?」
「媽咪不是說不能帶嗎?所以我沒有啊!」
「......」
「怎麼了嗎姊姊?」
「我猜牠只是長大了,思春...」

 

 

 

『Jessi~很抱歉讓妳等這麼久~再等一等,東西整理好我一定會去把牠帶回家 (: 』
西卡看著手機中帕妮傳來的簡訊,心想她應該很忙吧,最近這幾天她們都沒見到面...

 

幾天後,帕妮來到了西卡家。
「不好意思打擾了!」
「帕妮啊,我家現在沒人...」
「啊...是嗎?」帕妮尷尬的笑了笑。

 

「奇怪,牠們是都跑到哪裡去了...」西卡找不到貓,心裡正在疑惑的時候就聽到帕妮的驚呼「啊!小黑在那裡!」
轉過頭去一看,餐桌的下面露出了一顆黑色的貓頭...
「吶~人家再叫妳呢!小黑~」西卡蹲下來惡趣味的戳了戳牠的額頭,但牠卻動彈不得卡在那裡,惹的兩個人一陣暴笑不止。
「哈哈哈哈哈─」
「喵嗚~Yul─」小黑用力的想從洞裡鑽出來,無奈就是因為幾個禮拜讓牠長大了不少,而且在牠面前的兩個人還很沒良心的只會在那裡笑...

 

「啊哈哈~唉呦!」正笑的很開心的西卡突然被撞了一下,跌坐在地上「唉西...痛!」
眼前好不容易衝出來的貓兒看見西卡痛的皺起小臉,慌張的喵了一下,又衝上去蹭了蹭她的手以示抱歉。
「哈哈哈~牠在跟妳道歉耶!哈哈哈哈...」
「喂!這真的很痛好不好!」
「好嘛對不起嘛...啊─」餐桌下突然又爬出了另一隻小白,惹得黃帕妮就算用手摀住嘴巴還是尖叫聲不斷「好可愛~」
只見小白爬出來後一臉憋屈的坐在地上,舔舔自己短短的手手開始洗臉臉~
看到這個畫面,西卡忍不住說「噗~妳該不會用臉把牠推出來吧?」
「哈─」小白對西卡做出了一個很兇狠的表情。可是牠臉上的毛看起來就是一副扁扁的樣子...
「噗哈哈哈哈哈~」

 

帕妮這次就沒跟著西卡再笑了,伸出手把小白從地上抓起來放在手掌上,凝視著牠的臉幾秒後,又開始Repaet『好可愛』...
「好可愛~牠是妳原本養的那隻嗎?叫什麼名字啊?」
「牠嗎?叫DaeDae。」
「好可愛喔~我可以換養牠嗎?」帕妮露出了招牌的月亮笑眼,閃得DaeDae就這樣活生生的定在那裡。突然再朝牠的小鼻子親了一下,整個貓臉瞬間變紅不說,全身上下的毛還全部都豎起來...
牠轉過頭來,堅決的看著西卡的眼睛,請求。
看到這畫面的西卡也定格了,天啊...這思春的孩子是找到牠的春天了嗎?

 

 

 

「喂!呆子妳是想失意多久啊?」秀妍戳了戳那隻蹲在牆腳的呆子,牠幾乎都跟牆腳的陰影融成一塊了...
「喵...Yul~」像是知道自己被拋棄一般,牠任命的坐在牆腳任自己腐爛,又是令人發笑的場景。
秀妍嘆了口氣,抓牠起來,看著牠哀怨的眼睛。
「妳聽清楚了,黃帕妮是傻子啊!」
「?!」
「只有傻子才會不要妳的,我不會啊!而且...」她想了想,一臉嫌棄的瞇起眼睛「一個傻子一個呆子,妳確定妳到她家去還能活嗎?」
「喵~」呆子無辜的垂下耳朵,突然又一臉正經的反問她『那DaeDae怎麼辦?』
「噗~妳還有心情擔心牠啊?Don’t worry,人家只是悶騷好嗎~牠懂得照顧自己的。」

 

拍拍牠的小腦袋,她心裡出現了一個想法。
要是今天被帶走的真的是呆子呢?嗯...有點無法想像生活該怎麼過。雖然只養了牠幾個禮拜,卻已經像是花朵適應了一個環境,又會因為突然被抽離而感到渾身不自在。
或許是因為牠和自己一樣有想法就會去做,而不是像DaeDae一樣悶騷什麼都悶在心裡。
肚子餓時會叫、無聊的時候會叫、心情好也會叫、心情不好的時候除了蹲在牆腳就是喵喵叫、睡覺之前還會叫一下表示晚安。
不得不坦承,她對呆子其實是很私心的。
早上讓牠叫起床還不會生氣、就算有很多功課要做還是會抽空陪牠玩、看到牠心情好就讓牠蹭、看到牠心情不好就安慰牠,還有自己最喜歡的就是牠類似『Yul』的發聲,像是在和她撒嬌一樣,很可愛。
拿一隻悶騷去換一個呆子,其實還不錯,至少在她看來帕妮應該比她更適合照顧悶騷,而自己應該也更喜歡呆子。
喜歡,嗯。

 

 

 

暑假結束後,帕妮要飛去韓國念高三,早上西卡到機場去送她,卻看見帕妮飛奔著跑過來,幾乎撲倒在她身上狂哭。
「嗚~Jessi...DaeDae牠不見了!」
「真的?怎麼會?」西卡也訝異的說不出話來,帕妮不是說好要帶DaeDae一起去嗎?所以那悶騷不可能鬧這種脾氣啊!
「我也不知道,可是早上醒來就找不到牠...怎麼辦?」帕妮哭的好傷心好難過,現在不帶牠一起去,就等於整整一年的時間再也看不到牠...
西卡抬頭看了看時刻表,她要是在不上飛機就要來不及了...「沒辦法了,妳先走吧!」
「Jessi...」
「我知道DaeDae很重要,可是妳一定得走!我會幫妳找牠的,放心。」她摸摸帕妮的頭安慰著她,一番折騰讓她又哭又鬧的總算還是上了飛機。

 


怎麼會這樣?她也不懂。
自從帕妮帶走DaeDae之後她也去過她們家看DaeDae能不能適應,結果比在她們家還好!雖然牠還是一樣悶騷還是一樣都沒長大,可是一看到帕妮整個是生龍活虎又活蹦亂跳...哪裡還有之前那副思春的模樣?
更可怕的是只要帕妮露出她招牌的笑眼,DaeDae就變成另一個呆子了...走路常常跌倒又常常撞到東西要不然就是卡住,還常常對著帕妮身體的某部位發痴...天啊...
噁...結論就是,牠完全沒有理由要跑走啊!

 

「Yul~~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秀妍逗著眼前的呆子,到現在乾脆也叫牠Yul了。
「喵?」Yul一臉茫然的看著她,牠知道主人心情很不好。
「妳的朋友啦!那隻悶騷不知道死到哪裡去了...」害她的好友擔心的要死,又害她得拿零碎的時間來找貓不能睡覺...
「吼~等我找到牠,不管黃帕妮怎麼求我,我一定要捏爆牠的臉!!!」
「喵~Yul─」Yul意有所指的叫了一聲,蹭了蹭她的手。
「怎樣?」
「喵!」牠跳下床,跑到門旁邊抓抓門,接著又轉頭回來看她。
『我也要去找!』
「噗~妳真的很呆耶!」這不是吐槽牠,此時秀妍的眼神中充滿著寵溺般的柔情。
因為牠不是普通呆子,而是善解人意的呆子啊!

 

 

 

一年後。
「Jessi~好久不見!我好想妳~」
「Me Too!」
兩個重逢的好友在機場又叫又跳的,尤其是帕妮,那聲吼無不引來旁人注目...
「嘖,欸妳小聲一點啦!看來到韓國也沒讓妳學到什麼...」西卡開玩笑似的瞇起了眼,接著又立刻問「在韓國住的還習慣嗎?」
「嗯!宿舍的同學都對我很好。只是...」她苦澀的笑了笑「沒有DaeDae陪我,有點寂寞...」
看見帕妮露出這樣的表情,西卡頓時覺得好自責「這樣啊...對不起,我還是沒找到牠...」
「嗯...沒關係的!我知道妳已經盡力了。」她連忙朝西卡擺擺手表示沒事,這一年來她想了很多,已經比較能接受。雖然,她還是不太能習慣沒有DaeDae在她身邊蹭來蹭去的生活...
「Wait!」西卡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東西,交給帕妮「我想...這是妳家悶騷的。」
「這...」那是之前她親手為DaeDae做的項圈,整個是亮粉紅色上面還繡著D&F的圖案,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條...
「可是我也不知道這是在哪找到的,因為是我家呆子找的...」說也奇怪,那天她帶著Yul出門找DaeDae,雖然沒找到貓但找到了這條項圈,連她自己都覺得神奇!
「Thanks!」帕妮的眼睛泛著淚,緊緊的抱住她。
至少今晚,她不會再因為沒有DaeDae的陪伴而失眠了。

 

 

 

「喂?Jessi~妳不是說要來送機的嗎?」
『喔喔!我到機場了...』
「妳快一點!要上飛機了!」
『I Know~~』
遲遲等不到人的帕妮還沒見到她,忍不住開始在機場裡大喊「鄭潔西卡~~~~」活像個秘書似的...
聽到帕妮的呼喚,西卡也很快就找到她了「呀!不要那麼大聲!這裡是機場!」
「誰叫妳那麼晚來...欸?妳帶那麼多東西...」她著西卡手上大包小包的,最可疑的還是那只大大的行李箱...
「懷疑啊?我要和妳去韓國念大學了啦!」西卡沒好氣的睨了她一眼,卻又再次遭受到帕妮大嗓門的聲音攻擊「啊~謝謝!妳人最好了~」
「唉西...妳小聲一點!」要是再來一次說不定她就不想去了...
「Sorry~」帕妮充滿歉意的吐了舌頭,突然又像想到什麼般開口「對了!Yul呢?妳有準備要帶她過去嗎?」
聽到那個名字,西卡的嬌軀微微一顫,接著露出了嘲諷般的微笑開口「我猜,那兩個一定是串通好的...」
「為什麼...難道說...」帕妮不可置信的望著眼前的西卡,只見她眼裡倔強的淚光不停閃爍著。
「等牠們回來,我一定要把牠們抓去讓狗追。」她抓著行李箱的拖桿準備就要走,帕妮立刻心疼的抱著她「I’m Sorry...」
不再說話,只是讓她發洩著內心的寂寞。只是此刻,她也好想牠...

 

 

 

 

 

有沒有覺得太妮很搶戲這樣XD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變的超愛吃的...(被毆霸上身)

早上最後一節課都很餓

中午盛完飯還不能直接吃!!要等老師喊開動(這什麼爛規定啊!!!!!!!!!!!!!!!!!!)

忍不住先吃一小口...然後就被我隔壁的小孩說我偷吃OAO

天啊...難道我最近真的被毆霸上身...

那也讓我長到171嘛好不好QAQ

 

國文課要考注釋(這也是爛規定)

反正都國三要畢業了還考P啊!!!!!!!!所以大家原本要亂寫的...

最後還是有乖乖考= =

只有我OAO    還有另一個在注釋本後面寫"考注釋十大缺點"的某同學

我們亂寫XD

 

原版:

忘機友:彼此坦承相待,沒有心機的朋友。此指白鷺和沙鷗。

傲殺:極度輕視。

斷腸:肝腸欲斷,形容悲傷到了極點。此指漂泊他鄉、思家心切的感受。

古道:年代久遠的道路。

昏鴉:黃昏時歸巢的烏鴉。

刎頸交:指同生死共患難的朋友。

萬戶侯:享有萬戶田賦收入的侯爵,泛指達官顯貴者。

 

我的版本:

忘機友:會忘記手機的朋友。此指白痴和笨蛋。

傲殺:極度輕視,用驕傲殺死對方。

斷腸:腸穿孔沒有及時治療,最後就斷了。此指腹痛難耐、生不如死的感受。

古道:年代久遠的道路。引申為梅子綠茶的品牌。

昏鴉:昏頭的烏鴉在黃昏時歸巢,不幸被車撞到。

刎頸交:指同生死共患難的朋友,但必要時會拿劍指著你的喉嚨。

萬戶侯(猴):養了一萬隻猴子的諸侯。

 

好笑嗎XD

我同學有寫的是"天涯"

原本是 天邊。此指異鄉。   結果她好像寫"天牙:牙齒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有才啊XD其實她還有寫別的...

只是因為我沒問她能不能放...所以不便透露啦~~

最後我還畫了一個加分區,裡面寫九隻的韓文...

被大家吐槽是扣分區QAQAQAQAQAQ好難過((淚奔

 

音中的TTS今天要離開了QAQ

嗚嗚我的太妮夫婦和小玄玄不要走~~~~~~~~~~~

可是有特別舞台其實有點期待...

台灣的音中之前重播,已經又到TTS主持的時期了~

只是不知道要多久才會到Twinkle...

還有之前太賢主持的那集我沒看到QAQ

 

女王要保佑我有中樂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eawolf
  • 刎頸交那個我笑出來了XD
    太妮真的有很搶戲這樣XD
    不過~Yul這個呆子能走去哪
    黑色一團又會看不見一定會被狗追啦XD
  • 哇~那這樣DaeDae不就慘了...
    白色的而且又腿短...更慘= =
    跑去哪了呢((遠望
    噓~其實這個是秘密。+。

    高讚Top☆ 於 2013/04/13 21:22 回覆

  • 羊羊
  • 哈哈哈~親的注釋太好笑咯xdd
    不過這樣不會被老師噹嗎??

    我要TTS啦!!!!!!Q Q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金家三口啦><"
    我不要GoodbyeMC啦~~~(坐地板打滾~)
  • 呵呵~反正老師又不看注釋="=
    老師太懶,是給後面的同學改
    改完再給國文小老師登記,而國文小老師是我啊哈哈~~~~

    嗚嗚我也不要TTS離開QAQ太妮賢啊─((吶喊

    高讚Top☆ 於 2013/04/13 21:25 回覆

  • yao。
  • 後面的註釋太有才了啦,
    不過這樣寫,考試的時候不會只記得自己編的吧(笑)。

    雖然Yul跟DaeDae都不見了,
    但是去韓國會遇到真人版吧(灑花)。
  • OMG我完全沒想到...
    不過要是眞的都想不起來的話就慘了XP

    灑花~那就要等下集公布嘍XD

    高讚Top☆ 於 2013/04/15 04: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