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v2Q4UwAAznCd  

 

 

 

 

 

 

 

 

  開展前,金太妍去了一趟美容室,修去長短不一的雜亂髮絲,又漂成略帶棕色的霧面金,一回家就讓黃美英差點認不出來,聽到她說話的聲音才確定真的是她。

 

  稍微打扮一下,本一直給人頹廢印象的她便判若兩人,整潔有神的模樣看著就像偶像明星般光鮮亮麗,也讓黃美英不停發出少女心爆發的尖叫,紅著臉在她身邊繞來繞去,連視線都捨不得從她身上離開似的。

 

  可是好看歸好看,那層妝容就像一層虛偽的面具,藏住了最原始的她。雖然有品味多了,距離似乎也遠了,好像不再是屬於她一個人的了……

 

  此刻的金太妍為聯絡各方負責人正忙碌著,她也只能縮在沙發上望著她,等待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黃美英也跟著金太妍去了B市。儘管她對那個展館有不好的印象,一踏入她的展區,便被乾淨明亮的空間與她擺在前頭的數個作品給吸引,不悅之情一掃而空。

 

  此次的主題名為『Butterfly Kiss』,是金太妍以各種不同的素材與形式表現蝴蝶之美,有些翩翩起舞、有些雙雙駐停在窗台、有些一上一下地棲於樹梢、有些則是親暱地纏繞觸鬚或者尾端相交。少數是她在家中的工作室看過的,但因為每次她都是一樣一樣製作,從沒想過像這樣逐一陳列在如迷宮般迂迴的展區中,會是多壯觀的景象。

 

  「哇……DaeDae好厲害喔……」她挽著金太妍的手臂,因她所做的龐大數量與細數不盡的項目驚嘆不已,有油畫、水墨、紙雕、刺繡、文字排列、馬賽克拼貼等等,還有許許多多她不了解的形式。

 

  但在她眼中,這些作品僅留於視覺,卻不能明白金太妍賦予作品的核心意義是什麼。黃美英困惑地拉了拉她的小指,向她問著,卻只得到了她這樣的回答「藝術就是不能用言語表達的,才用這些展示出來啊。」

 

 

 

  沒多久,金太妍便受到工作人員的傳喚,得去確認剩餘的一些事項。被留在展區的黃美英獨自走著,看完全部的作品後,又從出口折返,最後停在她認為最漂亮的蝴蝶木雕前。

 

  兩隻栩栩如生的蝴蝶相對著,頭部輕輕地相倚,像是在說悄悄話似地親密耳語,又像是在親吻般貼著對方的唇。

 

  她第一次知道金太妍會那麼多東西,既敬佩,內心卻也一陣陣地揪著。她花了多少時間學會這些?又花了多少時間去設計並實現作品呢?那些令她寂寞難耐的夜晚,她都是像那樣窩在工作室,與這些作品日以繼夜地奮鬥嗎?

 

  可實際上,她也不曉得她晚上有沒有回來過,反倒是早上才回家的情況多了些。雖然她對藝術一竅不通,金太妍也從來沒有向她說明過什麼,連方才她的提問也簡單地敷衍過去了。

 

  她心裡冒出了一個不祥的想法,拳頭不自覺地收緊,眼神也更沉了幾分。此刻的她若落在靈力高強的人眼裡,絕對看得出她身上正泛出的粉紫色星芒,周遭的空氣彷彿要被那毫無溫度的光芒給凝結似地,沉重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美英!」幸好在這時,金太妍的一聲喊叫喚回了她的理智,也驅散了她身旁聚起的魔力。黃美英連忙甩甩頭,試圖將她對金太妍的猜忌趕出腦海,並換上開朗的笑容,轉過身去回應她的呼喚「怎麼了?Dae……」

 

  她嘴角即將綻放的燦爛笑靨,倏地被那兩人相偎的身影給徹底抹殺。

 

  「美英啊,抱歉這麼晚才向妳坦白……」金太妍有些不好意思地傻笑著,牽過身旁妙齡女子的手,握牢在掌心,一如她跟著說出口的文字般堅決「她是我女友,我們已經交往兩年了,只是怕妳會認生,就一直沒告訴妳……」

 

  黃美英根本不曉得金太妍牽著的女人長什麼樣子,在聽見她的話之後,她猶如被剝奪了感官能力與肢體行動般,像尊雕像般動也不動地站在那裡。

 

  『碰!』接著,她體內的魔力就像一顆炸彈般,大量的粉紫色光芒傾洩而出,使得整個展場颳起強風,館內的擺飾與展示品皆被吹得東倒西歪。

 

 

 

  「呀啊啊啊!」在魔力的激發下,黃美英現出的毛髮、耳朵與尾巴,全都轉成了顏色偏暗的粉色,深色的紋路從她的肌膚上浮現,宛如藤蔓般攀上她的手腳,並向軀幹與臉部蔓延。因強大的魔力開始在她體內扎根,那如同四肢即將被鑽透的痛苦,令她承受不住地抱著頭尖叫,因心碎與疼痛而淌出的淚水不斷落下,卻又被揚起風暴的魔力給盡數吹散。

 

  討厭、討厭……她討厭那個人……討厭金太妍……為什麼要瞞著她這麼久……

 

  強烈的妒意與憤怒旺盛地燃燒著,將黃美英的胸口熾出一個閃著粉紫色光芒的大洞,深色的火舌狂亂地舞動,在她美麗清秀的臉龐也紋上烈焰般充滿野性的紋章。自那一刻起,傳自四肢百骸的疼痛便兀地中止,似是傳導知覺的神經已經斷裂一般,只剩下心窩處那曾被撕裂而尚未癒合的陣陣悸疼。

 

  她的雙手頹喪地垂了下來,就像是放開了妄想持有的物品般,泛淚的紫眸充斥著深深的絕望,那便是她最後擁有的情感。

 

  片刻,她的眼底重新升起一股濃厚得無法驅散的情緒,沉睡在她心中的魔又一次地甦醒,帶著令人不寒而慄的寒冷殺意,聚現在她晃著刀光的尖銳利爪上。

 

  殺了她。

 

  黃美英壓下的身子如彈簧般跳起,像一隻利箭射向金太妍身旁的女人,出竅的長爪瞄準了她的脖子,準備取下她的首級。

 

 

 

  『磅!』

 

  展館的牆壁忽地被一道白色光束貫穿,四碎的水泥塊七零八落地飛散開來,又接著被衝入館內的白色流光給捲起。那道如水般柔和的白光首先襲向黃美英,以極快的速度將她包裹其中,如同一個巨大的白繭。細看之下,光芒中有成千上萬的文字浮動,消弭了自她身上湧出的大量魔力,徒留心口處鼓著深色光芒的裂口。

 

  行動遭到限制的瞬間,面目猙獰的黃美英先是露出了詫異的神情,爾後因為團團圍住她的神力與體內的魔力相互衝突,那幾乎要將她擠壓至死的窒息感令她驚惶不已,張牙舞爪地攻擊著沒有實體的光壁。她就像是隻被陷阱困住的野獸,憤恨地高聲嚎叫,試圖突破眼前的障壁牢籠。卻又在觸及流光之際,釋出更多包藏於文字中的神力,越拼命掙扎就越是增加她的痛苦。

 

 

 

  從裂開的牆走入館內的金太妍緊握毛筆,咬著唇,不忍地控制著覆於黃美英身上的魔力。她向來就連打罵都捨不得,如今卻得加諸這種生不如死的痛苦在她身上,她的不情願與無法諒解,全都化為洶湧翻騰的怒意,『唰』一下地淹沒了不遠處那個牽著別的女人的『她』。

 

  「呀妳這狗崽子,為什麼總是要打斷別人的好事!」那人自然也不會高興到哪去,在充斥場內的神力影響下,他的聲線與外型也逐漸變回原樣,是個頸脖間環著些許鬃毛的雄性貓妖。而他身邊的女性則是個妖嬈嫵媚的魔族,因難以忍受力量相斥的不適,忿忿地向她扔來一個眼刀便離去。

 

  「你好意思說?不是你先讓人聯繫我,好把我引出這個展場的嗎?」金太妍不屑地回道。剛才打來的人說出事了,她回到工作人員的休息室時,就看見一隻闖入的魔族雜支被李順圭一腳踩在地,隨後整棟大樓晃動起來,她們才察覺到展場的變數。

 

  確定黃美英的魔化停止後,她強迫自己先不去注意她,將視線定在眼前的貓族男子,也就是消息中某個深山部族的首領身上。她減少了壓制黃美英的力量,集中在筆尖,以防對方隨時都有可能發動的攻擊,盡可能冷靜地問道「你做了那麼多喪心病狂的事,就只為了讓她成魔?這樣做到底對你有什麼好處?」

 

  「擁有力量的人類啊,你不可能明白我族的悲哀與仇恨。」牠高傲地抬起頭,耳朵與面頰有著多道傷疤,展示著牠顯赫的戰績,金色的眸中透著勃勃的野心,以及痛徹心扉的不甘「數百年來,我族的生活領域便一直遭到你們壓迫,如今連孩子都養不活了,又該如何與其他妖族爭奪那稀少的資源?該如何保有我族的自尊?只有成為魔族、獲得魔族強大的力量,才能保障我族的生活所需,讓貓族的血脈傳遞下去!」

 

  牠的大手一揮,數十個躲藏在屋外的貓族青年便破窗而入,提著武器,雌牙咧嘴地向她咆嘯。高瘦的身形讓牠們看上去相當敏捷,實際上卻已是瘦骨嶙峋,證實了牠們的首領所言不假。

 

  「呀,還真的被妳猜對了欸,烏鴉嘴。」為了處理被抓到的魔族,晚來的李順圭慢條斯理地走到金太身旁,扭了扭右肩,掌中的燒酒杯泛著剔透的金色光芒。

 

  不久前,她從西王母娘娘那裡打聽到,近期有些地方的妖怪為了提升力量,不惜將罪人與能力較低的孩子殺死,作為祭品與魔族交易。金太妍猜想,或許黃美英就是被選中而得到力量的孩子,因為不是每個個體都能承受那麼龐大的魔力,她的存在卻會影響族內的其他貓妖。或許其他族人對此仍有爭論,年幼的她在爭鬥的過程中遺落,又被當晚下著的大雨混淆了視聽,才逃過一劫。

 

 

 

  「現在講那些有P用,在引起更大的騷動前得盡快解決牠們,不要破壞我的作品啊!」金太妍心急如焚地怒罵著,提起筆寫了一連串咒文揮向前,首當其衝的幾隻貓妖連同他們的首領便被她轟飛。

 

  她擔心的不只是會牽連到無辜的群眾,更是因為還有幾乎魔化的黃美英在現場,若是因此引來其他不知情的神使,錯傷了她就不好了。

 

  「唉西,幫妳復原就好了咩,計較那麼多……」李順圭大聲嚷嚷著,以神力製造出的空間不斷將衝來的貓妖轉向建築物外,卻沒想到竟也將外面的魔族轉了進來「暈,出大事了,這些又是哪來的?」

 

  展館上方大片的玻璃窗戶紛紛被闖入的貓妖擊破,眾魔感應到黃美英竄動的魔力,有如受到吸引般紛至沓來,在她完全轉生前,她身上豐沛的魔力可說是再好不過的糧食。很快地,金太妍施咒的速度已無法抵擋大量湧入的妖魔,她苦惱地抓了抓頭,想著是否該封住所有出入口,可那也就代表著,不把牠們全都殺死,是不會結束這場動亂的。

 

  她退到關著黃美英的光牢前,本想讓李順圭把她們一同轉移到建築物外,最起碼對場地與外人的損害不會再增加下去。但開口前,掙扎到精力盡失的黃美英似乎也察覺到她的到來,半睜的眸空洞無神,在流淌著白光與粉紫色光芒的小空間載沉載浮,氣若游絲地喊著她的名字,帶著哭腔的呼喚是她始終如一的執著,與對她訴說不盡的愛意「DaeDae……DaeDae……」

 

  金太妍心一揪,眼前閃過無數她與黃美英相處的回憶。從最初在家門口撿到她,就已經猜到她或許是戰爭武器或工具的可能,因為她年紀還小,她實在不忍破壞她的單純童貞,才會盡力避免她與魔族接觸。

 

  她以為自己已經將她保護得夠好了,可沒想到,最終會讓她成為魔的,卻也是她自己……

 

  她握緊雙拳,將寫到一半的筆端一同收入掌中,再度抬起頭時,雙眼睜出凌厲的白光,嬌小的身子隨著神力的湧現緩緩飄起。雖已停下書寫咒文的動作,自她身旁冒出的點點白光卻逕自飛往她的上方,迅速地聚為一個拳頭大的光球,且以相當可怕的倍率膨脹成長,沒多久就變得比她本人還大。

 

  「媽的,真是夠了,這是我的展場啊!都給我滾出去!」金太妍怒不可遏地大吼一聲,頓時,數以萬計的流光自球體傾出,如同洩洪的水庫般沖散一切,將館內所有她不歡迎的妖魔強行驅離。

 

  元始天尊的身影在她身後一閃而現,她不必回頭也感覺得到祂的存在,正是祂將那股龐大的力量借給了自己。

 

  『不去傷人,邪念就不存在嗎?』祂的聲音迴盪在充斥著流光的空間內,顯得格外清晰,像是發自她內心,也像是從她口中無意脫出的文字『真的感到愧疚,就去理解她所需要的吧……』

 

 

 

 

 

  睜開雙眼的第一秒,金太妍的瞳孔才變回深棕色。她抬起頭四處張望著,展館似乎已經恢復原樣,彷彿方才混亂的場面從沒發生過,若不是因為束縛著黃美英的白繭還在,她或許會認為,那只是閒著沒事做的天尊讓她看見的幻象罷了。

 

  李順圭前後揮了揮手,一臉幸災樂禍地要金太妍快去安撫黃美英,接著就去應付聞聲前來關心的工作人員。雖然打鬥的場面稱不上火爆,在開展前鬧出事情的話對雙方都不好,還是編個理由說小情侶吵架,剛才的晃動都是地震之類的好了?

 

 

 

  在光牢中停止掙扎的黃美英低著頭,被凌亂的髮絲遮住了大部分的面容,微張的唇時有時無地喃著金太妍的名字。此刻她胸前冒著魔力的孔洞只剩下幾簇殘餘的火苗,炙燙著周圍被烙上紋章的雪白肌膚,伴隨著陣陣痛楚,傳至她仍不停發顫的四肢。

 

  金太妍看著於心不忍,深吸了一口氣後,走入那個由她所造的光牢,不顧她胸前還有燙人的魔焰,伸手輕輕地擁住了失魂落魄的她。

 

  「對不起,剛剛都是為了讓那個姊姊能盡快升天才假裝的,不要生氣好不好?」她以溫柔得連自己都不認識的語氣說著,令剩餘的神力捻熄她胸口殘留的焰火。魔力逐漸從她體內消散後,湧回的妖力又重新遍佈了她的軀體,讓她的手腳恢復力氣。

 

  『啪!』但她卻萬萬沒想到,黃美英抬起手來就往她臉上甩去一巴掌,而且因為沒收爪子,直接在她的左臉抓出三道淺淺的傷疤。

 

  人類的身體素質沒有硬到能抵過貓妖的全力一擊,於是,被打飛出去的金太妍便在半空中看見了這樣的景象:最後的一點粉紫色的魔力跟著她的光牢一起飛逝,而浮在其中的黃美英維持著揮爪的動作,粉色的眸子終於有了生氣,卻是極其哀怨而氣憤地瞪著她。

 

  「嘶……美英啊……」跌落在地的金太妍狼狽地撐起身子,被抓傷的臉頰印著熱辣的疼痛感,在她痛呼著要向黃美英解釋時,那隻退去魔力的米白色貓妖一下子撲了過來,壓在她身上發洩似地捶打,哭到嘶啞的嗓音向她吼著「DaeDae是笨蛋!大笨蛋!妳每次、每次都這樣……妳明明說過……最喜歡的是我,可是每次都和不認識的人那樣,我、我不喜歡!」

 

  黃美英已經忍了好久,不肯說出來,都是怕這份過度的佔有慾會讓金太妍厭煩。然而,剛才她也很明確地感受到被內心的嫉妒吞噬的感覺,靈魂像是被丟入一片黑暗之中,身體也不是自己的,什麼可怕的事情都做得出來似的。她甚至,也有了傷害金太妍的衝動,因為每當她出現在眼前,心碎的感覺總讓她想徹底撕裂那個她深愛著的人影,無論那是虛幻的還是真實的,彷彿只有這麼做,傷痕累累的心才能痊癒。

 

  可是,突如其來的一片白光包圍了她,帶來了和她的懷抱一樣的溫暖,以及她身上特有的令人安心的氣味,那像是被她摟在懷裡順著毛安慰的喜悅,讓她再次獲得了安全感。也因為這樣,她下定了決心,把不好的感受告訴她,要她更在乎自己一點。

 

  「我、可是……唉……」被她壓著起不來,金太妍只能無奈地接受她任性的攻擊,望著她鼓起腮幫子氣撲撲的模樣,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為了能好好說話,仍是握住了她差點沒把自己捶出內傷的手「妳不喜歡我嗎?那我們可能就不能在一起了喔。」

 

  「嗚不要!我要、要和DaeDae在一起……」聽見那個關鍵字,她就猶如被踩到尾巴般炸了毛,不管不顧地鑽進她懷裡,緊緊地環住了她的腰,邊哭邊說「就算討厭……DaeDae也不可以、不可以離開美英……」

 

  上一秒還把她當成仇人狂揍,下一秒就示弱哭起來的軟萌小物實在太可愛,讓悶騷的金太妍不得不打開心房。總是說不出口的愛,也在黃美英的催促下有了嶄露頭角的機會。

 

  「沒有想過妳的感受是我不對,以後不會再讓妳生氣了,我保證。」她捧起黃美英哭花的小臉,輕輕地在她唇上印下一吻「DaeDae也想和美英一直在一起,所以,再喜歡我一次可以嗎?」

 

 

 

 

 

 

 

  幾天後,新聞頭版又是金太妍牽著黃美英的照片,繼上次的『女兒』後,這次的她們在B市的火車站被拍到,外界猜測極有可能是未婚的女友。

 

  金太妍一臉糾結地捏著報紙的邊緣。去你的,還不都是因為人太多,怕她走散了才要牽好,誰知道人那麼多居然還會被認出來!

 

  分享報紙的權俞利幸災樂禍地笑她「喲,天倫之樂呢,老婆和女兒長得真像。」

 

  而黃美英因為不曉得上次的事情,一聽到她有女兒就炸了毛,在她們解釋之前壓根就沒想到那是幾個月前還沒長大的自己。

 

 

 

  自從和金太妍在一起後,黃美英就再也沒有魔化過了。因為現在的黃美英可以光明正大地吃醋和發火,若她不謹慎些,和其他雌性生物保持距離,在她徹底轉生成危害世界的怪物前,大概會先把金太妍的臉抓成波蘿麵包。

 

  於是,金太妍就介紹有肢體需求的女鬼來找權俞利,導致她幾乎天天都要挨鄭秀妍揍。

 

  「憑良心講,妳一個被揍跟整座城市被毀掉,妳選哪個?」每每看到權俞利被揍出來的熊貓眼透著不服的情緒,金太妍總是無所謂地聳聳肩,冠冕堂皇地牽著黃美英離去。

 

  『犧牲少部分,成就大部分』嘛,既然黃美英發怒的危險性從少部分變成大部分,她當然要堅守保護世界的責任啊,是不是?

 

 

 

  首展結束後,從B市回S市的車上,黃美英靠著睡著的金太妍,安靜地玩著她刻給自己的蝴蝶木雕,嘴角不自覺地上揚著,幸福而安定的笑容顯而易見。

 

  她其實沒有完全理解金太妍作品的內涵,直到最後一天接近閉館時間,大部分的參觀者離開後,她又帶著黃美英走了一遍,卻也只是讓她看著,沒有要解釋的意思。

 

  黃美英再怎麼睜大眼睛仔細瞧,都沒發現和原先有什麼不同,甚至連擺放的位置和角度都從一而終。她有些失望地跟在金太妍身後,走出曲折而寬窄不一的展區,黯淡的雙眸在看見出口處旁的一面牆後,才又恢復神采再度亮了起來。

 

  本來空無一物的白牆貼滿了五彩繽紛、蝴蝶形狀的便條紙,她好奇地湊近一看,竟是各個參觀者留下的姓名或暱稱,其中也不乏兩兩成對的情侶們。

 

  「DaeDae……這是?」黃美英眼中有著異樣的光芒閃動,金太妍便笑著遞給她一支筆,還有一隻空白的粉色蝴蝶。

 

  「這是最後一個作品,就差我們了。」頰上貼著紗布的她晃了晃指間夾著的藍色蝴蝶,已經事先畫上她同樣也是蝴蝶圖樣的簽名。

 

  黃美英內心一陣怦然,腦中浮現了方才閱覽過的眾多藝術品,兩隻蝴蝶比翼而飛的模樣頓時與她們生活的景象重合,每一個畫面、每一個環節,彷彿因她們而生,藉她創造藝術的手記錄了她們相處的點點滴滴。

 

  也就是說,早在她循著這個展題開始創作的時候,自己就已經融入她的作品之中了,或許,還遠比自己喜歡上她的時間要來得早。她沉摯如水的柔情與疼惜,一直都藏在那具冷漠的外殼之下,在深不見底的、連她都始料未及的地方。若真是這樣,那自己吃的那些醋又有什麼意義呢?她的所作所為,不就只是幼稚地無理取鬧而已嗎?

 

  「哭什麼呢?寫個名字而已嘛,這樣DaeDae就是妳的啦。」

 

  在金太妍的手撫上她的臉頰之際,她才意識到自己竟然又哭了,感動混雜著愧疚還有其他亂七八糟的情緒,全都一股腦地流了出來,迫使她克制不住地撲往她懷中,盡情宣洩。

 

 

 

  而金太妍沒說的是,選擇了這樣的展題,說是她早有預謀也不妥當,因為那樣的情感是在製作的過程中慢慢滋長的。要是說一開始就對她有好感的話,不就承認自己是戀童癖了嗎?

 

  最初,她多少都會將自己的童年投射到黃美英身上,因為身上過於強大的力量,使得常人無憂無慮的童年離她們異常遙遠。因此她特別喜歡飛翔的意象,期待有一天,她們能擺脫命運無情的束縛,在屬於她們自己的花園自由地飛。

 

 

 

  為了完成這個目標,她向元始天尊請求,請祂找到黃美英父母讓她們相認。

 

  和金太妍預料的一樣,她的父母在那晚便慘遭首領殺害。以靈體出現的祂們在相聚之時緊擁著她,因能夠再次重逢而感動欲淚,又因無法保護她、陪她成長而感到遺憾不捨。

 

  在黃美英得到『嫉妒』魔君賜予的力量後,首領為了加速她魔化的過程,企圖將她帶往魔界。知情的祂們和幾位正直的族人計畫中途攔截,雙方進行了一場殊死鬥,只來得及將帶著她的人擊落,不久後便全軍覆沒。

 

  祂們悉心地安慰著她,告訴她不需為此感到自責。在感謝救了她的金太妍,並得知有人會好好照顧祂們的女兒後,便毫無遺憾地隨著陰間使者離開了。

 

 

 

 

 

  「DaeDae,為什麼妳會選蝴蝶來當題目啊喵?」

 

  因應黃美英的要求,在辦第二場展覽之前,金太妍打算帶她出國玩一趟,晚飯後正靠在床頭翻著旅遊雜誌,挑選氣候合適又不會有太多觀光客的地點。在東歐翻了幾頁,她感覺到肚子癢癢的,又順著她軟軟的聲音抬頭,只見自己的肚子竟被她用爪尖刮出了一隻蝴蝶的痕跡。

 

  她是覺得沒抓到流血就無傷大雅,但她居然就樂呵著玩起來了?敢情是把她的皮膚當畫布了是吧?

 

  然而,疼老婆的她還是沒表現出什麼不滿,只是咬著菸繼續看雜誌,就她的問題這麼答道「妳聽過『莊周夢蝶』嗎?大概就是在說以前有個人,在睡覺的時候夢到自己變成蝴蝶,醒來時懷疑著自己到底是人還是蝴蝶……」

 

  說著,她揪住了黃美英還在肚子上作亂的小手,以免她邊聽故事邊繼續把她的肚子畫滿。

 

  「以前,我總是祈禱自己是身在一場夢中,醒來就會發現家人還在,我既不是神使,也不是藝術家,就是個平凡的人。可是現在,我遇到了另一隻蝴蝶,所以不想醒來了,覺得當蝴蝶也挺不錯的。」

 

  既然都被抓住了,那她也就順勢爬到金太妍身上,抱著她盡情地蹭著,兩條尾巴歡快地舞動,掃去她吐出的一團團白煙「是這樣啊喵,我還很困擾DaeDae是不是特別喜歡蝴蝶呢。蝴蝶小時候的樣子醜醜的,美英不喜歡……」

 

  「……」原來她是在意這個嗎?話說身為一隻貓她也害怕太多東西了吧?

 

  「對了!還有一個喵……」黃美英忽地坐了起來,左右手各伸出一指輕觸,模仿蝴蝶交尾的樣子,歪著頭向她問「為什麼蝴蝶的尾巴要像這樣碰在一起?我問過Sunny了,可是她叫我回來再問妳耶。」

 

  黃美英完全沒有意識到,她正以雙腿分開的姿勢跨坐在金太妍裸露的腹部上,腿根處與她敏感的腹肌只隔著一層薄薄的布料。

 

  清楚感受到那裡的濕熱度,金太妍倒抽一口氣,當機立斷地闔上雜誌、將菸捻熄,抱起身上那隻貓,下床走向浴室「這個我必須用實際行動向妳解釋了,洗完澡再告訴妳。」

 

  「今天這麼早洗嗎?喵……討厭啦,為什麼要一直揉人家的尾巴……」

 

 

 

 

 

 

※   ※   ※

 

1.0 與其說魔女姊姊跟神使哥哥(?)很像

倒不如說是一個對稱的概念

其實沒有刻意營造什麼卻發現了神跟魔的道德觀有根本上的差別

在不知不覺中出現了這樣的設定,我自己也覺得很神奇w

 

2.0 對der,這裡的嫉妒魔君就是魔女姊姊家的利維坦大人

所以兩個美英是師姊妹的關係(?)

雖然一樣都是『嫉妒』,可是她們嫉妒的事物是不一樣的呦

 

3.0 對啦我就是中二你們想怎樣就怎樣吧←__←

雖然我也覺得到後面有點無力了,所以才拖了一下

(果然還是不能亂立什麼準時更完的Flag嗎)

 

4.0 雖然設定上309跟801應該是平行世界

但因為我的私心真的好想要讓他們相遇,但又懶得寫太多

所以計劃來個Q&A

如果有人想看小短篇就提個主題,我會考慮出特別篇

沒人理我我就不寫了(BTW不會有雜交這種東西,不要再讓我4P了)

 

5.0 啊然後明年

嗯……本來是有想續集的,可是我不曉得會不會改變心意XD

所以就到時再說吧

 

6.0 上次忘了講我也會去妮妮的見面會

雖然那個位置是不可能聞到絲襪的香味了QQ (本來就不可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藍
  • 你好,我是一名新讀者,很喜歡你的文(一口氣看了數天,快全看完!)
    喜歡你能引起我想像力的文筆,加油!
  • 謝謝www也希望能繼續看到妳留言XD

    高讚Top☆ 於 2018/08/12 10:4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昀
  • 等等是我生物沒有學好嗎,蝴蝶怎麼有尾巴XDDD
    終於結束這篇了,妮妮忌妒也太可怕了吧果然是小母獅嗎XD
    妮妮就是平常呆萌呆萌的,然後呆萌之間又會莫名其妙的很誘人
    也難怪金太妍那麼縱慾(遭巴飛
  • 是沒有啊,所以實際上指的是尾端
    對貓來說昆蟲的末端稱之為尾巴也很正常吧
    畢竟貓自己也有尾巴啊,不要拿人類的思考模式去揣測貓的心理好嗎XD

    搞不好魔化之後就變成獅子了ouo
    縱慾的點其實是因為仗著妮還不懂事吧wwwww

    高讚Top☆ 於 2018/08/12 21:23 回覆

  • Faith_Hope&Love
  • 動不動就炸毛,怎麼覺得〝oh~好可愛〞
    〈是可以這樣理解的嗎?〉

    就說美英不喜歡了
    即使是工作也會讓她炸毛的
    看吧~ 被巴飛了吧 〈想想菠蘿麵包...下次謹慎點><〉

    如果對象是美英
    太妍啊~ 承認自己戀童沒有什麼不好 哈哈哈~

    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 XD
    不過對象是太妍呢~
    很安全的〈??? 〉
  • 可以wwww現實中的妮也是怎樣都可愛的/////////
    波蘿麵包也不錯,可以吃(?)

    如果對象是美英......
    今天有人舉報太妍戀童
    一個禮拜後有人來查,小女孩已經長成大女孩了###

    這個......不好說#

    高讚Top☆ 於 2018/08/18 13:24 回覆

  • 麻糬燒
  • 哇~~最後金爺能只對妮妮做壞壞的事還能貫徹“犧牲小部份,成就大部分”這個初衷,真是可喜可樂可喜可樂😆😆
    最後抱妮妮去浴室做什麼呢~真想看看((鼻血
  • 想喝可樂就去買啊wwwwww
    番外出來了去看看就知道了#

    高讚Top☆ 於 2018/08/18 13:2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訪客
  • 不好意思 已按照提示輸入TaeNy於最新文章 卻未能進入文章
  • 因為出了一點Bug導致我設定的密碼會跑掉
    現在改回來了,再去試試吧

    高讚Top☆ 於 2018/08/19 00:58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