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125_125602100918605_1872171054_n  

 

 

 

 

 

 

 

 

 

 

〈第二十三章〉決心與絕心

  「上個月底,我們和巴西的軍火商發生衝突一事,已於上星期完成和解,對方坦承是他們的疏失,認錯了人,願意以五十萬美金賠償我們的損失……」

  各區域的部長一一起立,以字正腔圓且流利的韓文報告,準時地在三分鐘之內結束該呈敘的內容,話說完,太妍偶爾會出聲提點幾句,或者點個頭讓對方坐下。

  美英捧著總管給她的粉色馬克杯,啜著杯中的草莓鮮奶茶,端坐在椅子上凝望著太妍專注帥氣的臉龐,在心中讚嘆著自家男友完美的顏。

  進來這個地下會議室後,她想了很多,已經明白先前太妍說房子『雖然漂亮但會被發現』的意思。太浮誇的建築物就是個明顯的標的,所以在電影中,一國之君的首府或者富豪人家的宅邸,往往都是最先被攻陷或破壞的。因此,TK將主要的家室建造在地底下,房子就成了障眼法,相信就算人在別墅中,應該也有其他通道能迅速躲回地底下。

  飲盡杯中的奶茶,才剛把杯子放回桌面,在一旁待命的總管便傾下身幫她斟滿,無微不至地照料,也換來美英感激的微笑。

  在此同時,其他分部的部長也報告完一輪,回到東北亞,也就是本部天剋堂。

  聽著下屬報告時,太妍的姿勢總是維持斜靠著桌子,手肘撐在桌面並咬著大拇指指甲,看似漫不經心,實則能精準地道破事情的盲點,或是簡單扼要地下達新指令。輪到她說話時,她收回自己前傾的身子,靠在椅背上雙手抱胸,用極快的速度說完近期發生的幾個要點。

  除了逮捕涂鷹久以及允兒與黑道扯上的事情外,還有很多案子都是美英不知道的。她聽得出神,邊想著太妍都是在什麼時候去處理這些事情的,白天她們要到學校上課,晚上和她一起回家,不是窩在一起溫書就是看電影,偶爾太妍還會對她做些壞壞的事情,而且每次都要逼她說害羞的話才肯罷休……

  想著想著,腦裡出現的畫面開始有了顏色,令她的臉頰染上些許緋紅,趕緊搖了搖頭將其甩去。

 

  「從涂鷹久與其手下的供詞中,我們得到不少有關舜諳邦的資訊,包括他們獲取軍火、毒品的管道,目前正在逐步凍結該幫派的資源,預計在兩個月之內將其完全殲滅。」

  大致說明了自己的計劃,她閉上眼深吸了口氣,彷彿在為接下來要說的事情做準備,片刻後才睜開「最後,這個女孩……」

  讓美英搭上她的手,她牽著她緩緩站了起來,向在場所有的部下們宣布「……是我的女朋友,也將會是TK未來的首領夫人。」

  太妍清亮的聲音迴盪在地下三層的會議室中,清楚地鑽入每個人的耳朵,經由聽覺神經傳入大腦,解讀出了只有他們才能明白的訊息。

  這段開誠布公的話語,不僅充分展現出她心意已決,也象徵著某個古老儀式的開始。

  她說話的時候其他人理當是不能插嘴,但當她說完,在場的人卻沒給予任何反應,宛如一灘死水般寂靜,光幾十雙眼睛行著注目禮。詭異且不安的感覺陣陣襲來,令坐在椅子上的美英縮了一下,下意識地伸手握緊了太妍的手。

  太妍帶她繞過桌子走到會議室中央,空無一物的地板隨著她們移動的腳步打開,下方的升降台緩緩抬起,浮出一個蓋著白布的櫃子,長約兩米,寬一米,連同升降台差不多到她們的腰際。美英不明所以地望著那個龐大的櫃子,正想問這是什麼,太妍手一拉便扯掉了覆蓋在上頭的白布。

  透明的玻璃櫃中,躺著一個她素未謀面的男人,雙眼緊閉、嘴唇微張,還能清楚地看見他的身軀因呼吸而起伏,似是陷入沉睡一般。百思不得起解的美英皺起了眉,先不論他為什麼要在這個透明的櫃子裡睡覺,更奇怪的是,他裸露的左胸上有個手掌大小的機械圓盤,覆蓋在他心臟的位置上,圓盤頂端的玻璃罩,一明一滅地閃著紅色的光芒,頻率就和常人的心跳差不多。

  「接下來我說的話,妳要仔細聽好了。」太妍的話語將她的視線引了過去,卻沒想到對上她的眼,那雙眸子中卻沒了先前待她既有的溫柔,而是自會議開始後就存在著的,屬於黑手黨的冷酷與肅穆「想要進入TK,就必須在所有高層面前完成檢試,無論妳的身分與否,無論妳未來是不是要從事這項工作……」

  壓下升降台旁的按鈕,玻璃帷幕便由四個邊收了進去,檯上徒留男子靜止不動的軀體。她放開美英的手,從口袋中摸出一個近似遙控器的電子產品,放入她的掌心。

  「妳都必須殺死這個人。」

 

  聽見那個關鍵字,美英猛然一顫,連忙搖頭,不可置信地拉住了太妍的手臂「不、不行啦,DaeDae妳在說什麼啊……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殺人呢,我……」

  「上面的電子螢幕顯示的是他的心跳和血壓,下方有個紅色的按鈕,只要按下去,裝在他身上的心臟控制器就會釋放出強力的電流,麻痺他的心臟,在一瞬間置他於死地,連疼痛都感覺不到。」面對她的求情,太妍一刻也沒有動搖,面無表情的臉龐散發著令人不寒而慄的殺氣,如同她當時拿著槍枝與挾持她的人對峙,絲毫不顧她的生命安全般,冷血無情地說出那三個字……

  恐懼宛如利刃般,又一次刺入了美英傷痕累累的心。

  「不行……我、我辦不到……」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知道她手上拿著的是多危險的殺人用具,渾身都開始發抖了起來。她好想扔掉它,可是,手已經抖得連張都張不開……

  「他和涂鷹久一樣,在多年前殺死了一個女孩的雙親,讓她變成了孤兒,自己卻捲走了鉅款逍遙法外,前幾天才抓回來。」即使感覺得到她的身子抖得多厲害,太妍的神情依舊沒有改變,因為,唯有讓她親手了結罪犯,才能讓她明白TK一直以來所遵循的正義,都是用人命塗抹而成的血腥願景「黃美英,妳不這麼做的話,就永遠沒辦法和我在一起。我本來就是存在這個世界的人,我生來就是為了殺戮,妳要是無法接受就離開這裡,回去過平凡人安安穩穩的日子。」

  「嗚……可是、可是……」淚水已經無法控制地湧了出來,她明白太妍的使命,知道世界上不可能存在著真正的和平,更重要的是,她不願意放棄與太妍相愛的機會。

  握著控制器的右手僵硬地鬆開,美英咬著牙,讓自己的拇指移動到那個代表著死亡的按鈕之上,卻怎麼也壓不下。

  可是……她實在下不了手……

  她對太妍的愛化為一股強力的意念,卻與她內心的道德防壁自相矛盾,相互衝擊,不相上下,整個內心世界都為那兩股強勁的力量所撼動,折磨她所剩不多的理智。

  美英痛苦地閉上了雙眼,背部早已被冷汗浸濕了一片。『殺掉他吧,太妍就會是妳的了』、『不行,殺人就是不對的』,心裡的兩個聲音糾纏不清地迴盪著,兩隻手臂不斷拉扯著她,像是要把她的身心撕裂似的。她好希望,有人可以把她從這個拉鋸戰中救出來……

  指腹已經貼在按鈕之上,只要稍稍施力,使得版面感應到那股壓力,機關就會啟動。然而,此時的美英在內心的僵持下已經耗盡了大部分的精力,精神有些恍惚,已經隔絕了外面的世界,忽略了在場其他TK高層的存在,也是緩了許久,她才察覺到太妍已經悄悄覆上她的右手,連同她的拇指一同按下按鈕。

  『嗶────』經由手中控制器的提醒,她茫然一看,螢幕上的心跳與血壓已化為一條水平線,而她顫抖的手,在金太妍的鉗制下也恢復了平靜。

  同時,她的內心世界亦崩塌了一角。

 

  『砰!』『砰!』『砰!』連續好幾個拉炮炸開,會議室中彩帶與紙花飛舞,伴隨著其中一面牆的上升,劇烈的掌聲傳了出來,還有好幾聲歡呼及喝彩「恭喜少爺!賀喜少爺!終於把少奶奶追到手了!」

  在另一間暗室中站著好幾個太妍的手下,帶頭的,當然就是最不要命的義雄和君也。

  「搞什麼,不是老早就喊人家少奶奶了嗎……」太妍無奈地嘆了口氣,瞥見美英還握著控制器,如同石化般站在原地不動,她苦笑著將小女友攬入懷中,心疼的揉著她的頭頂安慰「沒事了、沒事了,妳做得很好……」

  美英還沉浸在自己親手殺了人的震驚中,眼前所發生的畫面根本傳不進腦袋裡。她雙眼無神地流著淚,控制器還被她捏得死緊,手指都幾乎遷入機殼內。感受到太妍懷抱的溫暖,她才逐漸恢復知覺,丟下了控制器,捶著她的胸膛大哭起來「嗚嗚怎麼辦……我、我害人家死掉了……我害人家死掉了啦……」

  耐心地承受美英的捶打和眼淚,她溫柔的嗓音中帶著些笑意,並指向本來躺著個『死人』的平檯「妳哪有害人家死掉啊,好歹看一下人好嗎?」

  美英哭哭噎噎的回過頭,卻只看到那個人已經醒來,坐在平檯上,還笑著向她打招呼「少奶奶您好,我叫新平,專長是心臟暫停的演技。」

  她的表情一下子定格在那裡,說有多呆萌就有多呆萌。

  「正確來說,妳只是讓人家死掉了一下下,但還沒有完全的死掉。」太妍撿起地上的控制器給美英看,上頭的各項數值都已經恢復了正常「剛剛跟妳講的也都是編出來的,他是我爸的手下,也不是什麼殺人的罪犯啦。」

  「嗚……」縱使聽完她的解釋,美英宣洩的情緒還是停不下來,鑽回太妍懷裡又繼續哭「嗚妳好壞……怎麼可以騙人家,嚇死我了嗚嗚嗚……」

  「不騙妳的話,難道要真的叫妳殺個人妳才高興嗎?」

  「不要!臭DaeDae、壞DaeDae…嗚嗚嗚……」

 

  這是自古流傳下來的規定,想要成為TK的家族成員,必定要殺死一個人作為證明才能加入。但是到了近代,首領夫人的職責已不如以往──陪著首領征戰,成雙成對的出生入死,而是作為家族的心靈支柱那樣的存在。因此,『殺人』的成規還存在,但是怎麼樣才算成功殺死,並沒有特別定義。

  美英善良的個性眾所皆知,他們也都很喜歡這個天真單純的少奶奶,雖然既定的流程還是得照著走,勢必得讓她受一點傷,但這已經是眾人討論下來,最能夠減少傷害的方法了。

 

  「少奶奶真的和夫人好像啊,當年首領是用毒令其假死,夫人抉擇了下手後,一樣是抱著首領大哭呢。」回到座位上後,幾個一直都用面癱臉開會的各區部長終於能夠緩下僵硬的面容,紛紛前來敬酒,年紀輕點的誇讚太妍的好眼光,而跟過太妍父親的幾位前輩,則會忍不住地憶起當年。

  從階層高的慢慢輪下來,最後還是到了太妍那幾個手下,一看到他們來,她就沒好臉色。

  「皇上、皇后娘娘萬福金安──」一行人在她面前下跪,叩首而拜,最前頭的義雄和君也各奉上一袋尿布和一罐奶粉,暗示某事的意味已經夠明顯。

  美英難得地看見好脾氣的太妍額角爆出青筋,好奇地伸手摸了摸,居然真的可以摸得到突起!

  「我說……你們這是當我爸媽都不在了,還是鼓勵我篡位?」她努力壓住踢翻他們的衝動,勉強從齒縫中擠出這幾個字,但是,他們好像也不打算聽。

  「皇上,您就和皇后娘娘盡量生沒有關係,最好可以組一個少女時代,微臣已經打算服侍您的子孫一輩子了。」

  「給我滾!一群智障……」

 

 

 

 

 

※   ※   ※

給你們看看前面那一段我本來打了什麼

 

2017-06-02_213149  

 

幹超智障的XD本來想說可以搞笑一下但是接不下去XDDDD

只好刪掉重寫了wwwwww

(然後又有人在留言回 妮妮開會的時候應該會盯著自己老公帥氣的模樣吧

乾居然破梗了XD 還好我沒真的寫進去wwwwwwww)

 

 

中間有沒有很高能啊(゚∀゚ )

自己都覺得這個梗超棒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喜歡虐妮妮喔(ノ´∀`*)感覺她手足無措軟軟的哭著就超可愛的啊啊啊啊

但是又不想寫太長所以虐一下就停了(?

 

還有那句『殺掉他吧,太妍就會是妳的了』的內心話,超可愛的根本wwwwww

完全展現出了妮妮的占有慾啊XD

 

後面就是耍白癡了Wwwwwww

上次有人問到義雄跟君也度假哪去了

回來了啊www我可沒有忘記他們吶wwwww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