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4Fm_8kVcAA4GzA  

 

 

 

 

 

 

 

 

 

〈第三章〉扔不掉的劇本

  「嗚啊!」驀地從夢境中醒來,金徐玄猛然睜開眼睛,就被眼前放大的Keroro軍曹臉嚇了一跳,身子下意識的退後,然後就摔下了床。

  「啊幹!好痛……」摸著撞疼的背和P股,與地板親密接觸的痛覺迫使她的髒話脫口而出,同時也撞醒了她的理智。

  突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並不在她摔下床,她立刻爬了起來,看清房內的景象後,暈倒似的又貼回了地上,然後發出一聲長長的哀嚎「幹——」

  睡一晚醒了之後還沒變回來,應該就是沒救了。

  頹喪得猶如一癱軟泥般在地上動也不動,她真的好不想面對這個現實,何況等等還要去上學……

  腦中閃過裝病請假的念頭,小玄的爸媽這麼疼她一定會答應的。

  不過要是這樣,就變成小玄要獨自一人用她的外表在學校度過尷尬的一天,也未免太沒義氣。而且一直逃避這個問題也不是辦法,早晚都要去學校的……

  種種因素逼迫下,她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起來,發一個大哭的貼圖給權允兒,然後進浴室盥洗。

 

  靈魂交換後,一天的開始,對她來說也等同於揭開了災難的序幕。

 

  打開衣櫃,隨手一拿就能從那排整整齊齊的衣物中找到她們學校的制服上衣和裙子,但諒她再怎麼東翻西找,就是沒有她平時穿的制服長褲。

  似乎有聽小玄說過,她媽咪覺得穿裙子比較漂亮所以沒給她買褲子,可是、可是、可是,她真的不想穿裙子啊QAQ

  抱著可能是對方記錯那微乎其微的機率,她拿著制服的短裙走出房間,打算去向小玄的媽求證。聽見廚房傳來鍋碗瓢盆碰撞的聲響,她便朝那裡走去「媽,我的……」心想不意外的話大概會看到金氏夫婦在那裡,然後,她果然看到了……

  金太妍將黃美英壓在洗手檯邊,左手摟著她的腰,右手拿著半根剝好的香蕉餵她吃;黃美英則張著誘人的唇,陶醉地舔著金太妍遞來的香蕉,望著她的雙眼仍不斷地在漏電,細白的小手,已經悄悄解開了伴侶襯衫的幾顆鈕扣……然而,這一切充滿情慾味道的動作,都因為金徐玄的闖入被打斷了。

  「我的……我的……」

  站在廚房門口的女兒已然成了一尊石像,夫婦倆趕緊分開,尷尬地咳了幾聲。金太妍欲蓋彌彰似地急著要處理掉那根用來調情的香蕉,但是拿著也不是,放著也不是,最後還是只能塞進嘴裡吃掉。

  「咳,小玄啊,妳今天……」因為咀嚼的緣故口齒不清,她趕緊喝了一口咖啡吞下再繼續說「……妳怎麼這麼晚起來?」

  對吼,小玄都會提早半個小時出門到學校預習,這個時候早該出門了,也難怪她的Dae地媽咪會……

  「啊……我、我昨天比較晚睡一點,今天就比較晚起來了……」平時她也不會那麼早睡,都打電動打到半夜十二點。昨天是因為無事可做才提早上床,但時間未到,她還是滾了很久才睡著「我、我是想要問媽、媽咪……我的制服褲子呢?」

  「咦?我們家沒有啊……」黃美英一臉無害地望著她,更讓金徐玄感到絕望「妳從小到大都是穿裙子上學啊,怎麼突然想要穿褲子了?」

  「沒、沒有啦,我只是問問而已……想說有多的話,可以給允兒姊姊穿……」她小聲地說著,背影落寞的躲回自己房間了「對不起打擾了,妳們繼續、繼續啊……」

 

 

  以往,金徐玄都是金家最早起床、最早出門的人,因此她的早餐都會在前一晚準備好冰起來,出門前熱一下就可以吃。但是昨晚,她實在餓到受不了,半夜就偷偷溜出房間吃掉了,她的父母才會以為她早已去學校。

  日復一日的生活規則,正相當顯著地被打破。就好像交換了原本持有的鑰匙,打不開的門,便會成為穿不過的牆一般。

 

  因為本來的早餐成了昨晚的宵夜,她現在還得去買等等要吃的早餐,否則就要餓到中午了。

  在遲到的前一分鐘衝進教室,她在全班的注視下,乾笑著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後把一袋三四個三明治壓進書包深處。

  果不其然,權允兒早早就到學校預習今天會教的內容了,與她還是『金徐玄』時的習慣如出一轍。

  見到這個與她靈魂交換的苦主,也是唯二知道這件事的人,她的委屈與難受都在一時間湧了上來。粗魯地將書包扔到桌上,也全然忘了此刻的自己還穿著裙子,一腳跨過椅子反坐在上頭後,她立刻擺出欲哭的表情,壓低了聲音向權允兒訴苦「小玄,妳居然沒有長褲嗎QAQ」

  只見一臉正經的權允兒咳了咳,用更低的聲音說「咳,姊姊我才是允兒……」伸出手指比劃了幾下,叫她轉過去坐好,不要穿著裙子還用這種坐法。

  「啊……對、對吼……」心靈上短暫的放鬆,差點就讓她迷失了此時的『自我』,在她的提醒下,才想起旁邊還有他人的存在,必須回到現在這個外表的束縛之中。清了清喉嚨,徐玄試圖用高一點的聲音說話,卻因為不習慣這樣的語氣,反而表現得太像撒嬌而令自己作嘔「允兒、姊姊……我們可不可以換一下……」

  「那、那好吧!我人真好~」對面的允兒,也試著裝出得瑟的表情和偏低的聲調說話,聽起來卻還是怪裡怪氣的。

 

  兩人長年下來的習慣不同,根本就無法適應如今的穿著,在家裡勢必得乖乖配合才能瞞過父母,但是來到學校,她們第一個想到的都是交換身上不熟悉的衣著。

  到廁所換下後,徐玄從上面把裙子丟到隔壁間,但允兒卻丟得太用力,直接從她頭上飛了過去。

  「啊啊啊!」褲子脫手後,她發出一聲詭異的尖叫「我明明只用了一點點力耶?」

  「啊……」伸手沒來得及撈到的徐玄則呆在原地。

  奇怪,我平時的力氣有這麼大嗎?

  允兒迅速地穿上裙子之後,立刻飛奔到隔壁隔壁間,幸好褲子是躺在地上沒有掉進馬桶裡。誰知道,她再丟一次還是過了頭。

  金徐玄感覺到自己的雙腿一涼,心也跟著涼了一半。

  「呃,姊姊妳開門好了……我拿給妳。」允兒無言地將它撿起,不敢再嘗試一次,站在門前如此提議道。

  「唔……好啦,那妳不可以看喔!」徐玄扯著衣角有些羞赧地說完,突然,她一個機靈,意識到自己剛才說了些什麼,臉色鐵青地摀住了自己的嘴巴。

  我、我怎麼會說出這麼娘的話啦QAQ

 

  雖然換完後感覺習慣了許多,心理壓力卻沒有因此減少,因為在同學的眼裡,這彷彿是鐵樹開花般的世界奇觀,是幾百年幾千年才會發生一次的罕見事蹟。

  「欸權允兒,這個餅乾好……」聽見她們進教室的聲音,崔秀英轉頭一望,話還沒說完就被穿著裙子的允兒嚇得零食掉滿地,裝滿零食碎片的嘴也忘了闔上,掉到地面的全被她養的螞蟻迅速地搬走。

  「哇靠妳們現在是怎樣?」李Sunny就比較高端一點了,沒有像秀英一樣中了石化咒語,雖然臉上長了滿滿的問號,起碼還保有思考的能力。

  小玄的媽咪想讓她穿裙子比較可愛,所以沒買褲子,那就算了,從不穿裙子的權允兒居然穿了裙子?

  或許是猜到Sunny正在推測她們兩個交換穿著的原因,徐玄有些急切地想解釋「沒、沒有啦!我們只是……」但是只要一低頭,看見自己正穿著短短的裙子,內心的羞恥便降低了她編造藉口的能力,明明是她最擅長的事情,一時之間居然想不出來。

  不遠處的金孝淵見狀也晃了過來,手賤的掀了一下允兒的裙子「矮鵝~~~權允兒穿裙子耶!」但是不曉得有沒有看到什麼,鹹豬手一下子就被她打掉了。

  臉紅了一會,允兒仍是盡量讓自己保持鎮定,說出她不知道在何時就想好的理由「今天比較熱,我想穿裙子,小玄的腳上有傷口,所以她媽咪讓她穿長褲。」

  或許是難得看見她這麼正經的模樣,眾人似乎都接受了這個理由。唯獨腦袋還有運轉空間的Sunny在心裡吐槽:可是有傷不是應該通風嗎?算了,小玄媽咪的智商……

  「喔,我以為妳腦袋壞惹。不過小玄穿長褲蠻好看的耶!腿很長~」腦袋只是裝飾用的孝淵正常運作,毫不猶豫的就嗆了允兒然後讚美徐玄。

  「妳他媽才腦袋壞了……啊不是啦,謝謝姊姊~」徐玄先是小聲嘀咕了幾句,卻又突然甜笑起來,彷彿一杯紅茶被加了三顆糖般,膩得直讓人起雞皮疙瘩。

  「不、不是,什麼啊!為什麼不稱讚我一下……我穿裙子也很漂亮啊!」得不到稱讚的允兒亦開始胡鬧起來,卻像是不好意思般稍稍紅了臉。

  「啊好啦很漂亮啦,妳那張臉穿什麼都很漂亮啦!」Sunny也熟悉地敷衍了她,秀英更乾脆無視她的話「算了吧妳!賠我一包零食先!唔!」但她只要一開口就是講到食物,Sunny覺得吵,直接塞了一個三明治進她嘴裡。

  話是針對允兒,卻是徐玄對她露出了委屈不滿的神情,又很快地消失不見。允兒慢了半拍才想到她應該要回些什麼,正要開始盡量不正經的反駁,教室的門便被打開,老師權寶兒走了進來。

  「欸欸欸還站著幹嘛,上課了!」她一個豪爽地將數學課本『啪』一聲攤到講桌上,剛插好麥克風拿起來,視線便自動尋向可能在教室內的權允兒。

  見那個男孩子似好動的允兒居然破天荒的穿著裙子,她也很是吃驚「妳們今天怎麼穿這樣啊?愚人節整人喔?」

  她不說,或許班上還有些同學沒注意,但是這麼一提,全班同學的視線真的就都聚焦在她們身上了。有一些,則是飄到事發必有掛的孝淵身上。

  「老師不是我喔,權允兒自己說是她們主動換的,不干我的事!」然後,她就很自覺地舉起了雙手。

  「我又沒說是妳,對號入座什麼?」寶兒瞥了她一眼,又回到那對交換穿著的青梅竹馬身上,雖然對此仍有些疑問,但或許是因為其中一個是資優生徐玄,她便不假思索地聳聳肩,不打算再追問下去「回來坐好,要換回來也是下課的事情了。」

 

 

  事實上,權寶兒是權俞利的姊姊,也就是允兒的姑姑。於公,她理當是不能因為有這層親戚關係就特別照顧她什麼,相反的,因為她特別調皮,常常捅出簍子來,給予她的責備與處罰反而比其他同學要重;但是於私,她還是會默默地關注她們,連同和她們很好的金家的女兒一起。

  「……這題就是這樣解的,知道了嗎?」粉筆的筆跡在一個井字符號的末端倏然停下,她轉頭察看學生們的反應,意外地看見了徐玄點著頭打瞌睡,允兒卻認真地聽她講解的模樣。

  又一次在心裡詫異,但是也又一次的沒表現出來,回過頭看下面的試題「好,那麼練習題兩題你們自己寫寫看。」

 

  「小玄,上課不可以睡覺啦,快起來!」

  感覺到後方有人用筆戳她背的觸感,金徐玄突然驚醒了過來,迷茫地轉頭回望「唔?中午吃什麼?」

  幾乎同一時間,教室另一頭的秀英和Sunny也出現了相似的對話。

  允兒的身子微微向前傾,焦急地壓低聲音說「還沒有到中午啦,妳不可以睡著,被人家發現了怎……」

  「怎麼了?發現什麼問題了嗎?」她還沒說完,就發現本來還看著課本的寶兒老師,已經將視線移到了她們身上。

  徐玄被她或多或少有些不高興的語氣嚇了一跳,打了個冷顫後跳回正面,慌張的眼神飄著不敢對上,努力想著該如何替自己解圍「啊、就……我們發現這題有一個新的解法了!」

  「喔?真的嗎?那妳上來解解看。」讓出個位置給她,寶兒的眉眼中透出了對她的期望。因為也不是第一次,她提出了突破性的解法或教法。

  父親是國內頂頂大名的外科醫生,母親則是頗富盛名的時尚雜誌總編輯,優良的基因加上勤勉好學,使得她在課業與各項賽事上都能取得好成績,善良謙虛的性格更是深受老師們的喜愛。

  「喔……可是我……」似是忘了徐玄在各個師長與同儕間的印象如何,當她意識到這簡直就是在挖坑給自己跳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老師,我來吧!剛剛小玄已經教會我了。」在全班一陣譁然之中,權允兒緩緩地站了起來。想當然,她就是來幫徐玄收這個爛攤子的。

  「好,妳來試試看,算錯也沒關係的。」

 

  不過倒是第一次,是由她教會允兒讓她上台演繹的,因為這孩子上課總是在睡覺講也講不聽,或許有了徐玄的勸導,真的可以讓她乖乖的唸書。

  允兒在眾人的目送下,習慣性地走上台,想也沒想便提起粉筆算了起來。三十秒過後,毫無瑕疵的計算過程連同答案便攤在眾人的目光之下。

  何止全班呀然驚恐,就連徐玄自己都不顧形象地掉了下巴。

  一瞬間,她的腦中閃過了這樣的想法。

  如果此刻在台上解出題目的是她,該有多好?

 

 

  四節課過去,好不容易撐到了午休時間,兩人都餓得飢腸轆轆。只不過,一個是身體真餓,一個是心理上進食的時間到了,會自動自發的喊餓。

  打開便當盒的那一刻,因為徐玄留著口水的模樣實在太引人注目,被允兒急急忙忙的拉出了教室,到頂樓去避人耳目。

  「小玄,我覺得@$!@#$%~%︿&(*&%︿$@~!#(&%#……」於是,現在便能看見金徐玄豪邁的盤腿坐在地上,大口扒著便當,嘴裡還有飯菜卻口齒不清硬要說話的模樣。

  「允,妳先吞下去再講,這樣我聽不懂。」權允兒無奈地擦掉了噴到她身上的飯粒,併著腿小口地吃著巨無霸的飯捲。

  「喔喔喔!」她趕緊把口中的飯菜殘渣吞了下去,但是因為食道不夠寬,她又咀嚼得不夠細,搥了搥胸膛才讓食物下去,繼續說「我剛剛是說我覺得妳把我演得太聰明了,這樣大家就會以為我很會讀書,要是考爛了會罵我的。」說完又扒了兩口飯。

  本來一臉『妳要噎死我啊?』的允兒聽她這麼一說,臉色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所以妳是想要繼續考不好嗎?」

  「啊……沒、沒有啦!」徐玄心虛的笑了一下,繼續扒飯,然後靠著過去看了眼她手上的食物「妳吃什麼啊?看起來很好吃耶owo?」

  「妳爸做的飯捲,嗯…雖然有點鬆散但是還蠻不錯的。給妳吃吧!我吃不下了……」

  接過允兒遞來滿滿一盒的大份飯捲,徐玄面露興奮之情,咬下的時候更是一臉滿足「太好了!我早上看妳媽媽帶便當的時候,心都涼了qwq」

  「怎麼了?Dae地不是帶妳去吃了蔬食還打包回來了?」受到她媽咪的影響,有疑問時,允兒也會下意識的歪著頭說話。

  「對啊對啊!可是這個便當……雖然很豐盛,但真他媽太少了qwq」咬了幾口再扒扒便當盒裡的菜,她手上的筷子和飯捲起起落落的,交互使用得相當順手。

  「我們的食量是件很麻煩的事情呢,昨天看到晚餐我也嚇死了……」隱約地,能夠聽見允兒語氣中的顫抖。

  「啊!要不然妳把吃不完的裝起來給我好了,這樣我就不會覺得少了。」雙頰塞滿飯粒的徐玄一臉天真樣,對嘛,老子還是很聰明的,老爸老媽一定會為我感到驕傲ˊˇˋ

  「不行,我覺得我們要訓練自己適應彼此的食量。」允兒皺著眉,低頭望向還是扁平的肚子,似是在思考是不是該繼續進食「如果短時間內我們沒辦法變回來,那就得做好長期扮演對方的打算,也就是說,我必須變成妳,妳也要變成我才行。」

  「我知道了……」被突然結凍的氣氛給感染,徐玄自發性地放下了手中的飯捲,糾結片刻,又留戀地拿了起來,可憐兮兮地問道「那今天這盒我可以吃完嗎?最後的午餐qwq」

  「……好吧,今天可以先吃。」她才剛應允,徐玄盒中的飯捲又少了一條。嘆了口氣,她拿出隨身攜帶的筆記本,在上頭寫了些什麼。

  「啊對了,放學後校隊要練習欸,妳要代替我去嗎?」前幾秒才剛被提醒,這一秒,她還是很不客氣地對允兒噴飯粒。

  「什麼?!那妳要幫我去讀書會嗎?我今天要分享伊塔羅‧卡爾維諾的《分成兩半的子爵》,妳應該可以吧?我上次有借妳看。」

  「啊~那個…那個我好像……」從書名她還能聯想到封面,但是她完全想不起內容在講啥,連書放哪了都不知道……

  彷彿聽見身旁人加重的鼻息,徐玄的額上泛出了些許冷汗,就著薄弱的印象回答她「我、我有看完啦,就是一個學會影分身之術的大叔嘛!可是我忘記了,不曉得可以講什麼……」

  但是自欺欺人這招,顯然對允兒不管用,只瞟她一眼,就在她身上貼上『沒救了』的標籤「唉,好吧,不然今天就先都請假好了……」

  「好啊ヽ(✿゚▽゚)ノ」徐玄的內心非常少女地撒著小花花。

  「不要高興得太早,今天沒分享下次還是要的。」允兒低頭望著筆記本上的筆跡,思考了一小下,又說「今天放學後妳教我打球,晚上吃完飯來我家……不對是去妳家,我告訴妳下次怎麼分享吧。」

  「好吧……所以到底是去妳家還是來我家?」

  「……金家。」

 

 

 

 

 

※   ※   ※

 

 

 

允ver

 

 

雖然拖得有點久但還是如期完成了ヽ(✿゚▽゚)ノ

其實上個月沒更這篇,因為老子太忙沒空ヽ(✿゚▽゚)ノ

這個月則是因為前面脫離草稿寫太長惹ヽ(✿゚▽゚)ノ

小花撒好撒滿ヽ(✿゚▽゚)ノ

 

本章的目的是想表現出滿滿的矛盾感

包括妮妮那傻逼為什麼可以生出這麼聰明的小玄(喂

 

伊塔羅卡爾維諾的小說好看歸好看

但是真的難到透毀(吐血)

沒有要唸中文系的請不要摧殘自己謝謝

 

提問 (給不知道留言什麼的人使用

為什麼小玄要提早到學校預習呢 (請盡量歪

 

最後

公布我們的草稿片段

41757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