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p_Qz0UAAAszyk  

 

 

 

 

 

 

 

 

 

 

〈第二十七章〉偽,完結

  『喀、喀、喀!』

  屋內的電燈被接二連三地打開,光線猶如綻開的花朵般開遍了室內的每一個角落,花瓣輕柔地撫過她的眼皮,喚醒了被化學物強制中斷意識,而陷入淺眠的她。

  「唔~DaeDae……」一睜眼便下意識地尋找近期伴她最久的人,視野的解析度因著意識的恢復而逐漸調高,讓她看清了此時自己身處的環境「這裡是……」

  長方形的室內空間寬敞而整齊乾淨,彼端的大門緊閉,相隔約兩三公尺就是供人坐憩的長椅,一排一排的延伸到她面前;兩側牆壁上方是馬賽克式的玻璃窗,彩色的玻片繪出一個個聖經上的故事。這一整幅熟悉的構圖,就算她不轉頭也知道,自己坐著的椅子後方就是神父站的講台,面對前來進行禮拜的信徒,牆上鑲有巨大的十字架,自天花板照射而下的聚光燈,更是突顯了它的神聖莊嚴。

  這是她之前每個星期日都會來的教堂,和太妍在一起後,因為起床的時間變晚,她也越來越少來做禮拜了。

  不過,她剛剛不是還在婚紗店外面,要回去拿照片嗎?為什麼跑來這裡了?

  越想越奇怪,她正想起身走走看看,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被人綁在椅子上,手腳動彈不得,而且她越是扯動,繩子就越來越緊「奇怪,到底為什麼……嗚哇!」

  一隻手忽地搭上她的肩膀,嚇得她差點尖叫,更因為她P股被強制黏在椅子上,若不是那隻手稍微施力將她壓住,十之八九會連著椅子一起跳起來。

  恐怖片的情節都是這樣,肩膀被一隻莫名的手搭上,一回頭,出現在身後的就會是腐爛的臉孔,或是一張含著爛肉的血盆大口。

  但人就是好奇心作祟,明知道可能會死還是轉頭查看。當她在自我認知的臨死前一秒,聚焦在身後的人物身上時,眼前那名長相英俊的少年面無表情地舉起了手,伸出食指置於唇前,示意她保持安靜。

  咦?怎麼不是恐怖的怪物?電影不是都這樣演的嗎?

  美英一臉迷茫地看著他走開,似是不相信這個『怪物』會就這樣放過她,翻過好幾次只存在她腦中的恐怖電影劇本,她才發覺,那本劇本根本就不存在。

  只是,丟了那本恐怖電影的劇本,她第二個想到的,卻是動作片或驚悚推理片的劇情──那是個綁架犯。

 

  「你是誰?」重新審視了自己與對方的狀態後,她試著先進行交談,能從他身上獲得多一點資訊,她才能提出假設試著解決內心的疑問。

  「Ender Bullet。」少年的聲音極為冷淡,似乎在她身後的講台附近走動。因為她的身體被固定住,那裡就成了她視線的死角。

  不曉得對方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做些什麼,這種未知,會化為一種恐懼感,也立刻讓她意識到,這是一種無形的威脅「是你把我帶來這裡的嗎?你想要做什麼?」

  「報復。」

  那就像是一針腎上腺素,又加快了她心跳的速度。

  「報復……誰?是我嗎?」美英緊張地問著,但本來就不多話的他並沒有再回答,只給了美英一派的沉默。

  若是要報復自己,那應該可以在抓到的時候就動手,但是會特地帶她來這裡,他又像是在準備些什麼,是在等適當的時機?或是另一個人的到來?還是說……她自己是人質?

  如果她被抓,第一時間會趕來救她的,就只有她的父親黃天松,和她的愛人金太妍。但上次她們才為了見父親特地飛去菲律賓,想找他報復,不必等到現在她回韓國。

  也就是說,他的目標是太妍嗎?

 

  逐步推敲出對方的目的後,她接下來所想的,無非就是該怎麼破壞他的計謀,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逃出這裡、逃離他的掌控就可以了。

  剛才已經扯過手腳上的繩結了,沒有用,但或許有辦法可以讓他幫自己解開繩子。美英的大腦難得以極快的速度運作著,除了太妍對別人太好她就會誤解這種瞎吃醋外,這大概是她將自己的不低的智商運用得最好的時候。

  然而,逃脫計畫還沒想出來,眼前一道溜過的光線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抬頭凝望了前方幾秒,她的雙眼兀地睜大,萬道細小的光芒閃爍,忽地織成了一張巨大的、極具殺傷力的網,不,正確來說,它從一開始就存在,只是她一直沒發現罷了。

  教堂中央的座位區佈滿了近乎透明的鋼琴線,由左至右,從上到下,縱橫的紋理讓她聯想到過濾麵粉的篩子。但是不像麵粉,如果是完好的具有軀幹的人體貿然經過,無疑是會被鋒利的線刀給……

  不只如此,其中幾條線的末端連接到天花板,並且延伸到她正上方那個吊燈上。美英幾乎要仰著九十度才能看見那個龐大物體的一角,瞳孔因恐懼而顫抖,眼中的吊燈似乎也搖搖欲墜。

 

  「喂,我要找金太妍。」少年的聲音又將她的視線給拉回平面,就在她耳邊幾公尺處,而且越來越近「聽好,黃美英在我這裡,妳不來的話她就沒命了。」

  太妍?他打給太妍了嗎?

  雖然不曉得是真是假,但在腦中出現太妍的模樣那秒,她最先想到是試拍的婚紗照要給她看,自己卻忘了拿,然後就被抓到這裡來了。也因此,在Ender Bullet將話筒遞到她嘴邊,要她講些話來證明自己真的被綁架的時候,她就直接把婚紗的事情講出來了「DaeDae,我沒有拿到婚紗的照片……」

  咦?不對啦,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對了!妳不可以過來,這是陷阱!妳要是過來的話,我們兩個都會……」美英還想繼續講,Ender Bullet便早先一步把電話拿走掛掉,引起她的不滿「欸~我還沒講完啦……」

  這大概就是她作為黑手黨的少夫人,說過最有威嚴的話。

 

 

  『蹦!』教堂的大門被她一腳踹開後,出現在她眼前的畫面,更是令她眼中的怒火旺盛了好幾分,幾乎就要化為一頭火龍,從她的瞳仁中竄出,將那個綁架她女友的垃圾燃燒殆盡。

  她的女人、她的老婆,居然被他給綁在椅子上。媽的!她自己都還沒綁過呢!

  「說,你的目的是什麼?」一腳踩到大理石製的地板上,她的手指緊握槍托,盡量保持冷靜地問。

  一進門,光線射入室內她就注意到了,那人在中央設置了以鋼琴線交錯而成的線網,並不是為了讓獵物自投羅網,而是更進一步地,讓它自尋死路。

  這樣的手法,是她所熟悉的,事實上,連鋼琴線的綁法都出自她之手。

  但是她沒有那個閒工夫,去猜測眼前的少年為何與她反目成仇。在黑手黨執行任務的時候,千萬不能有一絲的猶豫,畢竟,前人已經從這當中獲得夠多的教訓。

  「我要替我的老闆報仇。」Ender Bullet不苟言笑地走至美英身前,面對太妍,舉起與她相同款式的手槍。

  「不行!你不……」見狀,美英慌張地大喊,接著耳膜就受到了巨響重擊,那是子彈引燃自槍膛射出的聲音。

  『砰、砰、砰、砰、砰!』

  一連五發,全都擊中了太妍──

  槍口還冒著熱煙,隨著火藥味飄散在少年與紋風不動的少女之間,也使得後者的眉心越發地緊蹙,冷汗不自覺地自額角流下。

  ──身後的五個標靶,全都準確地貫穿了紅心。

  子彈飛行的軌跡僅差幾釐米就會擦過她的右耳、雙肩、左膝與右踝,比起讓彈頭鑽入腦殼或心臟取人性命,這種刻意避開還要命中的射擊技巧更高一籌。而且,這之間還有密密麻麻的鋼琴線,要順利命中的難度更是增加了許多。

 

  不帶任何驕傲或自滿的情緒,Ender Bullet淡然地放下了槍枝,退到一旁,指著貼在講台前方,也就是美英身後的靶。

  「這五個,妳要是能全中我就放了她,要不然,妳瞄準自己的腦袋也可以。」

  「開什麼玩笑……」太妍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吐出這幾個字,握著槍支的手背突出好幾條青筋,掌握生殺大權的食指,卻遲遲不敢放到板機上。

  她判斷軌跡的經驗告訴她,如果要確實打中靶上的紅心,靠近右肩與左大腿的子彈一定會劃過美英的身體。更何況,她還有對槍枝的陰影,縱然已經讓她想起母親過世的回憶,每次只要看到槍,她還是會嚇得往自己懷裡鑽,毫無例外。

  雖然知道她遲早得面對這樣的恐懼,但這實在太突如其然,還必須用她的生命做賭注,一次的失誤都不能允許,連她自己覺得有些過分了。

 

  「DaeDae……」剛從驚嚇恢復過來的美英又一次地被太妍的憤怒嚇到,雖然看不到自己背後有什麼東西,但她想,應該也是要太妍做差不多的事情吧?

  親眼見識太妍的槍法也僅有那一次,但她幾乎可以肯定,要她打中自己身後的靶不會是難事。然而,她陰晴不定的表情卻顯露了心裡的不確定,目光充斥著掙扎與擔憂,握著槍枝的手亦有些顫抖,令美英感到既疑惑又心疼。

  頓時,她萌生了一個想法,該不會,太妍是因為擔心她才不敢開槍吧?

  不僅是害怕不長眼的子彈會傷到無辜的她,更是因為知道她還沒完全走出母親過世的陰霾,無論是身體或心理,都不想再傷她一分一寸……

  眼前的景象彷彿與電影院她被挾持一事重疊,只是因為她們的關係不同,面對彼此的心態也有所不同了。因著這層顧慮,她似乎,就成了太妍的絆腳石。

  兩人之間的羈絆彷彿綁住了太妍的手腳,使得她在原地打轉躊躇不前。這副模樣落入美英眼中,則生成一條鎖鏈捆緊了她的心,胸悶得幾乎喘不過氣來,小嘴一張,話隨著那團悶氣就這麼衝了出來「DaeDae!開槍吧!」

  無論是從前的她,還是現在的她,總是讓太妍過度的費心了。不只是為了她,更是要為了自己,去克服這層恐懼才對。

  「可是……」

  「沒關係的,妳開槍吧。」深呼吸了幾次,她作好準備,逼著自己不能躲避接下來的一切,直視太妍的雙眼,緩緩地說「我相信……相信DaeDae。」

 

  美英的決心,不只消弭了自身的恐懼,同時也安撫了太妍急躁的心靈,讓她重新冷靜下來。

  如果連她都不怕了,那開槍的自己,還有害怕什麼的理由呢?

  束縛手腳的枷鎖,在她舉起手槍的那一瞬間化為塵埃,消散在黃美英清澈的眼中。

  這是第二次,她在她面前舉槍,更是在電光石火間毫不猶豫地扣下板機。

  『砰!』第一顆子彈掠過她的耳邊,烏如青絲的髮梢隨著硝煙劃過的軌跡起舞。

  『砰!』第二顆子彈偏過她的左肩肩頭,與粉色的布料短暫接觸,帶出了一道淺淺的裂縫。

  『砰!』第三顆子彈飛經她的右肩側,隨之一陣灼燒感襲來,橫灑出點點的血跡。

  『砰!』第四顆子彈緊貼她的左大腿外側,擦出一道狹長的血痕,將白色的牛仔褲染紅了一小片。

  『砰!』第五顆子彈,在美英咬著唇忍著不讓自己叫出來的時候,不著痕跡地溜過她的右踝邊,完美地擊碎了最後一個靶心。

 

  『啵!啵!啵!啵!』連續好幾個拉炮在室內炸開,跟著角落的音響放出結婚進行曲,掌聲稀稀落落地響起,數個或站或蹲躲在陰影處的天剋堂成員紛紛走了出來,掛著燦爛的笑容喊著「恭喜少爺!賀喜少奶奶!」

  這樣的驚喜場面一下子就讓太妍明白了是什麼事,懸在心上的大石頭終於放了下來,但她卻開心不起來。尤其,是在轉頭之後,發現義雄和君也就站在她身後嘻皮笑臉地拍手,停在門外的賓士轎車換成了敞篷的保時捷,兩旁的後照鏡綁上紅色的彩球,車後也綁好了數個鐵罐。

  又是一陣怒火湧上,她扔下手上的槍,衝過去將他們兩個都揍了一頓。

 

  「咦咦咦?又發生什麼事了?」顯然只有美英還不懂這次的畫風突變是為了什麼,緊縛在手腳上的繩索一鬆,她回頭一望,方才還拿她威脅太妍的Ender Bullet居然親自幫她鬆綁,雖然臉上還是沒什麼表情,仍是真心誠意地對她說了聲「恭喜。」

  「還能有什麼事?就是妳們通過最後一項試煉了啊!」美蘭從講台下鑽了出來,扭著肩膀活絡了下蜷縮太久變得僵硬的筋骨,接著便開始幫美英治療傷口兼解釋「這是我們瞞著少爺設計好的,早點幫妳們跨過這關,才能早點結婚啊!剛好這位難得休假回國,就請他來擔當反派角色了。演得真好啊,金澤。」

  「金澤?是DaeDae提過的阿澤嗎?」聽見熟悉的稱呼,美英開始從自己的記憶夾層中翻找,雖然偶爾會被傷口消毒的刺痛給打斷,花點時間還是拼湊出了關於這名少年的資訊。

  太妍在十二歲的時候,收養了當時才九歲、父母就被黑幫殺害的他,經過五年的訓練,他成為太妍手下最出色、暗殺率最高的殺手。因為太妍不強求他待在TK,金澤便脫離組織當起了接單殺人的職業殺手。誰知道,幾個月前他接到單回國,目標居然是自己的師父,他知道自己殺不死她,也下不了這個手,便故意洩漏殺機讓太妍有時間閃躲,事後也留了訊息讓她知道被人盯上,但基於職業道德,他沒透露雇主是誰。

  「那位先生是我的雇主,幫老闆復仇,是合情合理的。」金澤獨自坐在一旁保養使用過的槍枝,一副事不關己地說著,怎樣都不肯往美英那裡看一眼。

  「別管他,他就是小時候跟在少爺身邊太久了,話變得太少,像個邊緣人一樣。」美蘭叨叨絮絮地邊弄邊說,將繃帶的末端打成漂亮的蝴蝶結,然後伸手招人,帶美英去換早上試穿過的婚紗。

 

  要成為黑手黨夫人,除了必須為首領傳宗接代外,更需要擁有『殺人』與『被殺』的決心。黑社會是個永遠都將陷於動亂、不得安寧的世界,若是想要保護自己,殺死敵人就是必要的手段;而作為首領最親近的人之一,當自身生命成為威脅時,為了不拖累組織就必須犧牲,以保全大局為重。

  TK的現任首領與夫人,也就是太妍的父母,與其他分部的部長都在海外,經現場直播看著這場試煉。當美英脫口要太妍開槍,不要顧慮自己時,就是在向他們證實,她確實足以嫁入TK,成為下任的夫人。

 

  在場的手下們有些整理場地,拆除作為陷阱的鋼琴線,並將場景布置得更浪漫;有些則是圍在新人邊為她們打扮、上妝;還有一些沒事的就在旁邊哭,因為自家少爺是他們看著長大的,兒子要娶媳婦,這群乾爹乾媽當然都感動得不要不要的。

  由於這場婚禮舉辦得太突然,除了自家的部下外,她們還來不及邀請其他客人,導致賓客席就坐了兩三排,後面都是空的。不過,這也是因為黑手黨的婚禮需要保持隱密性,畢竟樹大容易招風,引來某些不必要的麻煩就不好了。

 

  換上西裝婚紗的兩位新人站在台前,面對曾經是組織成員現已退休的牧師。他面帶和藹可親的微笑,說了一段禱告詞並祝福後,向太妍問道「金太妍,妳願意尊重、包容,並且寵愛黃美英一輩子,讓她成為妳的合法妻子嗎?」

  起初,她愛的並不是她,放手成全他人的痛苦,令自己黯然而落寞地過了好一陣子。然而,眼前這個充滿活力的女孩,卻耐心地陪在她身邊、帶著她到處遊玩轉移注意力。其實她一直都明白,這個女孩是喜歡自己的,心裡卻還殘留著舊愛的影子無法釋懷,直到狠下心離開她的那一夜,迴盪在耳邊的女孩的哭聲幾乎撕裂了她的靈魂,這才讓她意識到──

  「我願意。」太妍溫柔地牽起美英的手,那雙深邃的眼眸就像是會說話般,在這句令人心動的承諾之下,傾訴出更多她不曾說出口的情感。

  她已經,無法從她的眼中逃開了。

 

  「黃美英,妳願意尊重、包容,並且疼愛金太妍一輩子,讓她成為妳的合法丈夫嗎?」

  和太妍不一樣的是,美英幾乎是在初次見面的時候,就已經喜歡上她了。

  但是和她相處得越久,就會發現她其實不像外表看起來的那樣,白白軟軟的,是可以親親抱抱、逗著玩的小狗狗,而是一隻兇兇的,有時候給人的感覺很可怕的狼。即使如此,她還是有脆弱的一面,會因為壓力太過沉重而耍自閉,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為世上的不公不義掉淚,更數度遭逢惡夢侵擾而失了眠……

  她不只想和她相守到老,更是想化為她的力量、成為她繼續活下去的理由。

  「我願意!」美英的雙眼彎成漂亮的月牙狀,虹膜中不只映出太妍的倒影,更是以相同分量的愛在回應她的承諾。

  「我宣布妳們結為夫妻,現在,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

 

  掀起美英頭上的婚紗,太妍的右手自她的耳邊滑過,輕輕扶在美英的頰上。

  四目相交的那一刻,在雙方眸中淌流的熠熠星光,更勝過滿天璀璨的星河。

  傾身向前,她們用唇瓣封住彼此的誓言,自交握的掌心孕育出的夙願,將會伴著她們直到永遠。

 

END

 

 

 

 

     

 

標題是系上公演的舞台劇的劇名

因為字面上的意思非常適合拿來當這種故事的結尾

完結並不代表結束,不只是因為還有番外

也是因為她們的故事並不會因為我不寫就不延續

她們才19歲,未來還有80年的人生供大家想像

 

雖然我想你們這群色魔一定會講做好做滿或操完生生完再操這種東西

 

很多人猜到教堂就是直接要結婚

但是沒想到,還得玩射擊遊戲這一套吧XD

 

1.0 上一章開頭出現的少年,以及綁架美英的少年

同時也是第九章太妍在救兩名老師時從高處射殺她的人

顧用他殺太妍的人是涂鷹久(第十章)

(關於太妍的過去,暗殺與被暗殺還有訓練殺手的部分亦在第十章

這應該是我全篇文埋梗埋最久的地方了吧

 

原型 誰不知道啊

IMG_20170125_205846  

 

 

2.03.0其實都是手下們為了第三個試煉+直接結婚聯合搞出來的

沒有人要殺妮妮,也沒有幕後黑手 (金爸爸黃爹地都很忙不在謝謝)

是我故意誤導你們的((遭毆

 

※小Bug

寫到妮媽過世那邊,我忘了妮當時到底幾歲

回去翻前面又好死不死沒翻到,所以就順順的寫了十年前=九歲

後來讀者提醒我才想到最初的設定是沿用現實的中學(15)

還被問難道美國九歲就可以上中學了嗎qwq

對不起我這個87居然弄錯自己寫的東西,我跟大家道歉orz

還有允賢部有提到太賢小時候一起長大的,住哪個城市我也一直跳來跳去

最後都是按照最新寫的內容設定,因此前面發的文章內容有稍作修訂

 

(完結了話有點多,請見諒)

 

最初這篇的構想誕生在我國三升高一的暑假(2013年)

在補習班聽數學太無聊,腦中就出現了太妮允賢大四角的雛形

但是當時就只是「允賢互相喜歡,太妍喜歡徐玄,帕妮對允兒有好感」這樣的設定

黑手黨少爺、帕妮母親過世的陰影 這些都是後來慢慢寫慢慢加進去的

開始寫的時候我還比文中的她們小一點(本人的設定是高二)

事實上現在都要升大二了,人長得比文章還快qwq

非常感謝你們的支持,讓這個長篇好好地結束了(鞠躬)

 

寫作其實是件很快樂的事情

不管有沒有寫出自己原本想的那個樣子

中途靈光一閃似地加進了一個梗

我就會忍不住去想你們看到之後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不管是大笑、髒話,埋梗給你們挖就是有趣

所以我才會千方百計的叫你們留言啊,不然我哪可能知道自己寫的東西有沒有效果XD

 

另外再重申一次,鎖H是給有跟我互動的人當獎品的

而且也不是鎖一輩子,一年之後就會公開了

 

最後

還是得感謝你們陪伴S中的這幾個小鬼頭把妹結婚生孩子(並沒有)

下篇作品就要邁入社會了,題材是最芭樂的霸道總裁X呆萌秘書

(這是20多個人投票出來的結果,我無力反駁XD

不過我寫出來的應該還是會有自己的風格吧,我想

Key word:女僕、商業聯姻、執事

 

看文上有什麼問題可以提出來,比如說字太小什麼的

新系列我會一次改正這些缺點,以新面貌和大家見面der  ow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