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60426_215750  

 

 

 

 

 

 

 

 

 

〈第九章〉17:30

 

  本來還想,這個平時臉上就是寫著『我要下班回家』的宅女,怎麼可能特地開車送自己回家?一定有什麼企圖。直到她講出那句『陪我吃飯』時,她心裡也很自然地回了這樣的話:看吧,果然是有目的的。

  至於『答謝她當翻譯』這個理由,黃美英實在有點難以相信。她記得金太妍第一次約她吃飯也是這樣講,難道都過了這麼久,她還惦記著那件事?

  其實,在金太妍給她兩個分別是『下車陪她吃飯』和『待在車上等她吃完』的選擇時,她在腦中給了自己第三個選項,叫作『打開車門跑出去攔計程車』。畢竟比起李順圭和崔秀英,她對金太妍更感到陌生,有防備心也是很正常的。

  但仔細衡量過後,她覺得依金太妍的惰性,應該是不會勤勞到對她做些什麼不軌的事情,尤其在這種人來人往的市區熱鬧處、居民們傾巢而出覓食的時段。儘管二十五歲的她早已看清世態炎涼與人心冷漠,人類的僅存的道德底線也不會對她見死不救吧?

  她承認自己這樣想是有點被害妄想症,而且要是人家根本就沒想這麼多,她還擅自跑走,隔天應該也不用去上班了。

  好吧,既然她都要請客了,那當然得好好削一頓啊!不然怎麼對得起平時被她言語霸凌的自己呢?就算她是看不起自己的節儉,認為清潔婦吃不起這種高級餐廳,反正自己是既得利益者,她愛怎麼想就隨便她好了!

  跟在金太妍身後進了那間頗為氣派的義式餐廳,內心半是自暴自棄的黃美英如此想來,腳程頓時竟輕快了不少,甚至看上去有股昂首闊步的自信感。一方面是慶幸自己省了一頓,另一方面,則是認為她請客的行為是某種合理的補償,內心多少獲得了平衡。

 

  前來帶位的服務生將她們領至寬敞舒適的沙發座區,在她們坐下後,便遞上菜單向她們詢問道「兩位是第一次來嗎?」

  「啊……對。」

  「好的,那我先為兩位介紹一下,前兩頁都是可以單點的前菜和主菜,套餐則是……」

 

  接下菜單的金太妍漫不經心地翻閱,那聲遲疑的長音不禁令黃美英懷疑,她會不會是以前有來過,但因為記憶太模糊了無法確定,所以才會有那種停頓。

  「妳是第一次來嗎?」為此,她在服務生離去後,又向她問了一遍。

  「嗯,崔秀英她們推薦的。」似是從黃美英眼中讀出了些許期待的意味,金太妍輕輕地挑了挑眉,但沒有多問什麼,而是移開了相對的視線,繼續說「她們太吵了,秀英的食量又很浮誇,不喜歡和她們出來。自己來吃又會顯得很邊緣。」

  「原來如此。」說得好像妳平時看起來不邊緣一樣。黃美英隨口應了聲,同時默默地在心裡吐槽。

  在她的印象裡,金太妍是個不太會改變的人,一如她總是差不了多少的穿著、早上喝的就是那幾款飲料輪流。雖然這可能還是得歸到她的『懶』上,但就是讓她下意識地覺得,她會帶別人來的餐廳就是她常來的。

  原來她也是會嘗鮮的人啊……如果是常來的餐廳,說不定會給她一些特權?那種霸道總裁系列的小說不是都會有這種設定嗎?

  黃美英有些惋惜地想著,一抬眼,餘光中的金太妍正認真地研究菜單,在義大利麵和披薩兩頁翻來翻去,口中喃喃唸著好幾道菜的名字,像是選擇困難症發作了一樣,無法下定決心到底該點什麼。

  眼睛炯炯有神的像小孩一樣,好像有點可愛呢。

 

  但她對金太妍生出的好感,也就存在那寧靜無礙的幾秒內。在她情不自禁地以溫柔的目光將她的樣貌完全包覆之前,一聲闖入這份萬籟俱寂的『太妍姊姊』,卻敲破了她們與外界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玻璃帷幕。

  餐廳內充斥著的嘈言雜語頓時湧入這片世外桃源,跟著游來了一隻幾乎每天都會到公司報到的──

  「太妍姊姊?天啊!我還真的沒看錯!原來姊姊是會出門吃飯的嗎?」那張可以稱之為英姿煥發的俊美容顏,忽地從沙發後的隔牆上緣冒了出來,亮晶晶的雙眼瞪得老大,盯著一秒又變回死魚眼的金總裁猛瞧。

  大白鵝。這是黃美英對這位宅急便司機──林允兒的第一印象。因為她高高瘦瘦的、皮膚又白,每每一下車就抱著包裹衝入大門直奔櫃檯,加上工作時戴的白色鴨舌帽,像極了白鵝展開翅膀衝向主人討抱的模樣。

  而那位『主人』,就是在一樓櫃檯擔任接待與聯絡工作的徐珠玄,雖然在工作上她待得比黃美英久,仍是會因為年齡差距喊她姊姊。此外,她也是中午常來總經理辦公室冒泡的人之一,幾次之後兩人不那麼生疏,她便隨著李順圭他們對她的稱呼了。

  如今,順著大白鵝向後伸出的手望去,下班了的她依舊站得直挺挺地,瞥見金太妍凝重的神色,立刻扯了下兩人交握的手,壓低聲音緊張地說「允,妳會被太妍姊姊打死的,不要在這裡說這種話……咦?帕妮姊姊?」

  話說到一半,她才注意到坐在金太妍對面的黃美英,驚訝地喊出了她的名字。後者則因為對她們先前的臆測得到驗證,愣了幾秒才傻呼呼地笑著回應「嗨,小玄。」

  「喔?這位漂亮姊姊是……我們以前有見過嗎?」發現黃美英的存在後,林允兒便扔下金太妍,轉而望向那名雙眼彎成月牙狀的美麗女子,故作浮誇地摀著嘴叫著「該不會……是太妍姊姊的女朋友吧!真的非常感謝啊,收服了這麼一個奇形怪狀的妖魔!」

  「允……帕妮姊姊是她的秘書。而且奇形怪狀不能拿來形容人。」

  「秘書?可是總裁跟祕書很常在一起不是嗎?很適合啊。」

  她那句半開玩笑的話落入黃美英耳中,就像是某根無的飛來的箭矢,刺入她內心深處不想被觸及的部分,使她眉頭微微一皺。但為了瓦解這份只存在她和金太妍間、略顯尷尬的氛圍,她仍是咧開嘴角發出禮貌性的乾笑。

  而她的一舉一動在金太妍眼裡,則在她加速運作起來的腦中轉化為數個不對勁的訊息。她收回在黃美英與林允兒身上流連的視線,舉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若無其事地拋出一句「那,小玄,妳從明天開始調來當我的秘書。」

  瞬間,鵝膝落地的聲音清脆地迴盪在數人行經的走道上。

 

 

  在林允兒不要臉的死纏爛打下,總算是保住了徐珠玄擔任櫃檯接待員的職位。即便連面臨人事異動的當事者都知道,金太妍只是隨口說說,仍是無力阻止她的耍賴攻擊。

  總之,在這樣的因緣際會下,她們也得到了和K氏總裁與其秘書共進晚餐的機會,金太妍和林允兒、黃美英和徐珠玄分別坐在兩側,一同享用她們點來的四人派對套餐。且若不是因為徐珠玄極力阻止,得知金太妍要付帳的林允兒還想叫八人餐,黃美英這才驚覺,斜對面那名纖瘦的女孩也有著相當可怕的食量,立刻聯想到同樣會吃不會胖的崔秀英。

  太讓人嫉妒了!這種不會胖的體質,她也好想要啊!

  但很快地,黃美英心底孳生的小怨言便被盤中飧的美味徹底取代。清脆爽口的沙拉、酥脆軟嫩的炸魚柳條、濃郁甘醇的湯頭、鬆軟黏稠的燉飯、煮得恰到好處的麵條搭配酸甜可口的醬汁,以及桌邊她亟欲嘗試的瑪格莉特披薩和七分熟的嫩肩牛排。數樣餐點帶來豐富的視覺衝擊與味覺層次,美味得幾乎讓她忘了稍早在防範些什麼。

  其實卯起來吃食量也不小的她,在專於進食一段時間,暫時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慾後,思緒才重新回到這張還有另外三個人在的餐桌上。顯然在那片刻的寧靜中,已經削去大半食物的現況便證明了:這是一群光顧著吃就不會說話的女人。

  而最早吃完一輪的林允兒則拿起紙巾擦了擦嘴,為接下來的熱絡期開啟了新話題。

 

  「姊姊,關於這次的新機和耳機……嘖,雖然我想妳應該是想加快工廠糟糕的生產效率,但妳也不能忘了消費者啊!」隨手將揉成一團的紙巾扔在吃空了的餐盤旁邊,她單肘撐著桌面,相當隨性地向眼前的大老闆抱怨道「妳是知不知道妳的平均客層都落在二三十歲啊?雖然妳家的機子也不是說貴得很誇張,但現在的年輕人有生活壓力啊!一個月連出兩款,是要大家去吃土嗎?」

  金太妍沒有回話,氣定神閒地切著盤中的牛肉,定在肉塊上的眼神卻隨著她模仿客戶的語氣飄忽了起來。

  「還有,我不曉得Sunny姊姊有沒有反應,但我倒是找到了些小問題。」她從口袋中掏出剛買不久的SOTwo,尚無刮痕的螢幕有兩個點被印上密度極高的指痕,分別在手機螢幕的左上角和左下角「如果玩橫向畫面的遊戲,就會因為連按觸發到其他程式,我建議啦,可以再多設計一個開關這個的功能的指令,當然動作偵測也是,不然我在床上打的時候會因為換姿勢開到一些有的沒的。至於EHO 2.0,耳機和手機的聲音還是會有一點延遲,雖然做藍芽耳機免不了會有這個缺點,但做到百分百同步可是姊姊妳的願望,要好好加油!」

  「嗯。」金太妍淡淡地應了聲,冷凝的表情卻出現細微的變化,更是在下一秒停止動作,抬頭望向斜對面的徐珠玄「妳呢?看到了什麼?」

  「姊姊在留言區的回覆都太兇了……不可以說客戶智商低、沒腦袋、去照鏡子之類的,要好好引導他們使用產品才對嘛。」得到她的首肯,徐珠玄才緩緩道出因老闆的口無遮攔而升起的憂心。或許是兩人遠比想像中親近,在她對金太妍說話時,總會帶上一股近似於撒嬌的語氣「而且,我也覺得可以在耳機上做充電孔,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有用音響的習慣。可以單獨幫耳機充電的話,就等於是給了客人們更多選擇呀……」

 

  不只金太妍,連黃美英也相當專注地在聽她們說話,並同樣為此落下了進食的餐具。

  就常理來說,她們是不必為她提出這些意見的。但就她們的態度與金太妍的表現來看,似乎也不是第一次這樣面對面談話了,尤其,對談的內容還是這些連她都沒仔細想過的事情,更是打從心底地敬佩著這兩個觀察敏銳的妹妹。

  她怎麼就沒想到,金太妍刻意增加工廠的負擔也是別有用心呢?

  對她的不滿,似乎也是從這點上開始的。那些她私自貼在金太妍身上、視為缺點的標籤,如今卻一個接著一個地被去除,剩下來的,便是如同打磨後的寶石般光輝耀眼的她,以及縮在她的陰影下、愧疚得不知該說些什麼的自己。

 

  瞥見黃美英透著些許訝異的呆樣,林允兒痞痞地笑出了聲,得瑟地擺出撐在下巴的帥氣手勢「帕妮姊姊很驚訝我怎麼懂這麼多嗎?因為我以前也是太妍姊姊的員工啊,跟小玄一樣是站櫃檯的呢!不過就是來騷擾小玄的人太多了,我氣不過就把他們都揍了一頓,所以才離職的。」

  「允,這種事沒什麼好驕傲的吧……」徐珠玄無奈地嘆了口氣,跟著把那一小段往事補完。

  和現在的徐珠玄一樣,兩年前的徐珠玄在應付糾纏不清的記者或閒人時,最常使用的就是『非常抱歉,總裁現在沒空』和『如有任何問題請到官網向總裁投書』兩句。正因為她實在太有禮貌,言論和行為都不夠有嚇阻效果,趕不走人的結果,就是很容易在櫃檯前積出一大坨廢棄物。其中,就有人見她頗有姿色趁機吃起豆腐,徹底激怒壓抑了一天無法發火的林允兒,之後警察就來了。

  最後,她為了不讓事情鬧大而自請離職,雖然三天後就又以宅急便司機的身分回來了。

  「現在還是很多記者沒教養啊,我也會樂此不疲地繼續替小玄驅魔的……嗝!」

  她們邊聊,邊掃光桌上剩餘的殘羹剩肴,最後上完甜點和林允兒強烈要求的三人Party套酒。一桌歡騰,便在乙醇的侵蝕下漸漸斷開了對話間的連結性。

  金太妍開車,以此替酒量不好的自己找了個最合適的理由擋掉;黃美英拗不過林允兒的苦苦哀求,只好陪著走路來的她們喝。結果,林允兒推了濃度最低的莫吉托給徐珠玄,她們兩個猜拳,贏了她的林允兒喝檸檬燒酒,她就得喝下那杯四十幾度的龍舌蘭了。

  然後現在,大口乾完燒酒的林允兒,正倒在金太妍身上戳著她陰沉的臉訕笑「唔……這個人……長得、長得好像死魚喔!」

  在酒精的發酵下,稍微有點醉意的徐珠玄也沒有要阻止她的意思,僅與身旁的黃美英相視而笑,也不忘關心她的酒量「姊姊還行嗎?畢竟是濃度那麼高的龍舌蘭……」

  「別擔心,我現在意識還蠻清楚的。」話是這麼說,黃美英的笑容仍有些勉強。她的酒量著實是不錯的,但似乎是因為太久沒喝這麼烈的酒,頭開始昏昏沉沉的,似乎有些吃不消了。

  不行,她等等還要搭金太妍的車回家,要是搞不清楚自己被載去哪裡……

 

 

  「呀,妳是要走去哪……?」

  金太妍走出餐廳門口前,先是確認了徐珠玄還能扶著林允兒回家,回應了兩人的道別才去結帳。卻沒想到剛付完帳,跟著她一起來的女人早已搖搖晃晃地走出了大門,並朝著與停車場相反的方向走去。

  「要、回家啊……What……Where……」黃美英迷迷糊糊地喊著幾個單詞,掛著皮包的手臂以極大的幅度擺動著,接著便被後方趕來的人一把揪住了。

  「先回答我,妳家在TH社區的哪一棟?家裡有其他人在嗎?」金太妍無奈地握住了她柔軟的掌心,藉以引導她前往正確的方向,並在行進的過程中向她問著。

  「Hmmm……Korean?English please?」

  這也未免太扯了,喝醉就忘了自己會講韓文?

 

 

 

 

 

※ ※ ※

 

今天不想講太多

反正就

一個不小心爆字數把高能的地方甩到後面了

其實也沒有多高能啦,那樣而已(?)不會鎖的那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