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ls  

 

 

 

 

 

 

〈第十八章〉雨水與屋簷

  僅瞥了一眼她扔來的照片,埋在意識深處的記憶便浮上腦海,令他想起了幾個不是很鮮明的畫面──超市的招牌、閃爍的車燈、積水的停車格、一群穿著黑色西裝的人們,以及懷中早已看不清長相的女人,依稀也出現了某個小女孩的身影……

  記憶猶存,卻仍是無法判定她說的是真是假,反正他也不在意,更沒必要再和眼前的人多說什麼。

  「就算人真的是我殺的又怎樣?妳還是先顧好自己吧!」涂鷹久露出狂妄的笑容,隻手伸進外套內側拔出暗袋中的手槍,眼中的暴戾就像個準心,咬住了五米以外太妍的腦袋,槍口舉到定點,卻在下一秒便被飛來的鋁罐擊落。

  他還來不及喊糟,金太妍的身影便瞬間移動到辦公桌前,一手撐在桌面翻過,準確地踢中他的腹部,毫不留情的力道將其逼退了好幾步「唔!」

  雙足輕巧地落地,她一腳踩住那把從涂鷹久手上脫落的手槍,由上而下,以一種極為鄙夷的目光藐視他「別白費力氣了,這回你是逃不掉的。」

  「開什麼玩笑!別以為妳是天剋堂的我就會怕妳!」涂鷹久怒吼一聲,抽出腰間的小刀朝她刺去,隨著眼中的殺機一併增強的,便是害怕自己落入牢籠的恐懼。

  然而,太妍卻只當他是垂死的掙扎,看透他的攻擊軌跡,不以為意地一閃,輕鬆躲過後抓住他的手臂,身子一翻,把他面朝下地壓制在地。

  這一番動作使得他手中的刀柄鬆動,太妍順勢奪過,手指轉動讓刀尖朝下,握緊的右手青筋畢露,怒意凜然的雙眼閃過一絲嗜血的本性,聚焦在他的後頸上。

  從後頸刺入並將刀鋒向下帶動,劃開他的背部直至尾椎,是她慣用的殺人肢解起手式。她面對的多半是作惡多端的組織高層,光是痛快俐落地了結,還不足以償還他這輩子犯下的罪。只有避開要害、自肢體末端下手的凌遲,能夠延續罪人的生命與痛苦,才是她一直以來所信仰的暴力美學。

 

  腦中已經有了肢解的基本藍圖,卻在那一刀落下前,被突然闖進校長室的義雄給打斷「住手啊少爺!您不能這樣,少奶奶她會……」

  「啊──」刀光驟下,銳利的尖端刺穿了涂鷹久的右手掌心,將他的整個手掌釘在了地板上,汩汩流出的血液與他此刻痛苦的慘叫,正是太妍最後決定給他的懲罰。

  「放心吧,我知道不能殺他。」太妍好整以暇地站了起來,甩了甩手上濺到的血滴,並將口袋中一直開啟的通訊設備給關閉,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呼之欲出的魔。片刻,她才睜開眼睛,短暫被殺意蒙蔽的雙眼已恢復一片清明「龍叔和君也那邊呢?攻進他們的基地了嗎?」

  「早就拿下了,那種小小的基地根本沒什麼地方可躲,相關人士也差不多都抓到了……」話說到一半,幾名全副武裝的刑警便趕了進來,向太妍點頭致意便押走了涂鷹久。

 

  為了讓涂鷹久的罪行公開,她請人調出校長室的監視器,自己則帶著小型通訊設備,將影像與聲音傳送到架設監視系統的學生會辦公室,除了操控設備的兩個手下和警方,還有一群學生會的成員,包括帕妮都在那裡看著。

  只要讓他承認罪行,這些影像與音檔都足以成為起訴他的證據,外頭還有好幾個部下守著,根本沒必要殺他。然而,殺人已經成了一種習性,一旦手中握著能致死的利器,她就會機械化地奪去他人的性命,思考的時間漸漸縮短,最後連人性都將不復存在。

  喚醒她的理智,令她在最後一刻改變攻擊目標的,並非義雄那一句帶著警告意味的喊話,而是突然浮上她心頭的──黃美英的笑容,亦是使她著手調查起這件案子的原因。

  黃美英的心理創傷正是目睹母親遭人殺害造成,若是今天再看見那樣血淋淋的場面,即使隔著螢幕,也一定會對她造成不小的衝擊。況且,聽見涂鷹久承認他殺了自己的母親,她現在的狀態應該也不太好……



  『某一次超市搶劫失敗,你為了逃掉,竟然抓了無辜的居民當人質,他們已經丟下武器,你他媽還是照樣開槍殺了她!』

  『她的女兒就在現場,你當著一個女孩子的面親手殺掉了她的母親,你根本就不配當人!』

  藍芽音響中傳出太妍句句憤怒的言語,其銳利幾乎可以劃破空氣,分裂了學生會辦公室中一派的沉默。在聽到的當下,美英震驚的情緒全寫在臉上,尤其之後又聽到涂鷹久說的那句『就算人真的是我殺的又怎樣?』,她只覺得,怎麼有人可以這麼邪惡、這麼殘忍?那個被他殺掉的母親該有多無辜,對她的孩子而言又是多麼難以抹滅的傷害……

  『美英……』

  不知怎麼,她的心臟比以往都沉重地跳動著,一下又一下地撞擊著她灼熱的胸口。一時間覺得難以呼吸,她張開嘴巴想吸入更多空氣,嚐到的卻是從自己頰邊滑落的淚水。

  『夠了,你還想逃到什麼時候!』

  『別過來!不然我就開槍了!』

  『聽話,待在原地……』

  時時糾纏著她的夢魘毫無預警地襲來,那些曾在她腦海中演繹的場面,竟與方才太妍所敘述的案件如此相似。

  又或者,指的就是同一件事情。

  好幾個晚上她所夢見的人,有些畫質仍低得無法辨認,直至今日、直至現在,她終於看清了那名受害者的臉──與她有著幾分神似,卻又較她成熟了不少,而那雙眼睛所透出的溫柔更讓她覺得熟悉不過,正是她的……

  『媽咪……』年僅九歲的黃美英,以及現今十九歲的黃美英,在不同的時空中重疊了。

 

  「什麼?」聽見她喃喃自語似的說出那個名詞,站在她前面的鄭西卡和李Sunny驚訝地回過頭,在看見淚流滿面的她之後也嚇壞了「帕妮,妳怎麼……欸!」

  其他人也被吸引了注意力,但她們還沒問清楚,一副受到打擊的帕妮驚恐地後退了幾步,轉身便奪門而出。



  「十年前涂鷹久為了逃跑而撕票,被殺害的,就是帕妮的媽媽。」接到Sunny打來的電話,得知帕妮不見了,太妍邊跑邊找,一邊向其他人解釋著「其實,帕妮當時就在現場目睹了一切,但因為精神受到太大的衝擊暈了過去,醒來之後,就忘了那天發生的事。」

  人的記憶並不會遺失,只是想不起來而已。她的潛意識封鎖那段恐怖的回憶,是為了保護年紀還小的她,直到最近看見太妍手上關鍵的『槍』,才打開她封閉已久的心門。

  天色漸漸暗了,卻不是因為太陽即將下山,而是來襲的鋒面捲起大量的烏雲,遮蔽了本就相當陰沉的穹頂。雨水開始一滴滴地落下,並在短時間內成了稀哩嘩啦的傾盆大雨,從行政大樓跑到學生會辦公室所在的教學大樓,已經讓太妍濕了半身。

  自走廊望向天際,她的眼神鎮定得比任何時候都沉靜,波瀾不驚。並不是在想為什麼這場雨來得這麼不是時候,相反地,為送走她心中的悲傷與痛苦,這可以說是再適切不過的時機。

  至於那個代表離別的驛站,她自己,應該已經選擇好了。



  數以萬計的雨滴如同千針般,一支支扎在她的背上,冰冷的刺痛感,卻怎麼也比不上被回憶的利刃割得千瘡百孔,那般的破碎、那般的無助。

  失魂落魄的黃美英來到無人的停車場,眼神恍惚,視線一再被落入眼中的雨滴模糊,又或者,那本就是自她眼中泛出來的淚液。

  承載了太多畫面,她的腦袋有些受不了的隱隱發疼,四肢也像是被抽去了力氣般,如同斷了線的人偶,跪倒在積滿雨水的停車格中,濺起少許的水花與泥沙。

  『聽話,待在原地……』

  『別怕,沒事了、沒事了……』

  那段不堪的回憶化為了一張張照片,隨大風起兮,雜亂無章地在空中飛舞,令人眼花撩亂。

  在挾帶著畫面與聲音的風暴中,出現了她母親的笑容,以及朝自己伸來的一隻溫暖的手。她的身子微微發顫,猶豫了一下也緩緩抬起手去碰觸,卻在一道砰然巨響與帶著硝煙的血光炸開後,母親的臉孔也如同鏡面般碎裂,化為粉塵蕩然無存。

  「不!不要──」美英抱著自己的頭尖叫著,淚水失控地爬滿了她的臉龐。回憶的卡帶一再重複播放,卻又會被害怕去面對而試圖掩蓋真相的手給按下停止,彷彿剛從土壤中探出頭的嫩芽,被毫不知情的旅客踐踏一般。

 

  傷痕累累的美英在雨中瑟縮著,哭泣著,淚水剝奪了她的思考能力,只能強迫自己不要再去作任何回想。此刻的她,連雨水打在身上的感覺都所剩無幾,甚至忽略了外界一切與她接觸的元素,過了半响,她才發現並不是她感覺不到,而是有人蹲在她身邊,替她撐傘擋住了所有可能落在她身上的水滴。

  抬眼觀望,在模糊中逐漸清晰的,是帶著溫柔到極致的笑容,眼神充滿不捨與心疼的太妍。

  一句話也沒說,甚至連一個字也不需要,她只是取出懷中的黑色手槍,放在膝蓋上,接著拉起美英的手,微微握住,慢慢地放到了那把槍上,堅定的眼神與她對望,點了點頭。

  別怕,我在這裡。

  一股暖流自她的掌心傳來,那雙深邃的眼眸透出強大的安定感,支起了她崩塌的心靈世界,同時也給了她勇氣,鼓勵她再次面對,有她陪在身邊。

  與她對視了片刻,知道自己不再是一個人,美英眨了眨眼,閉上雙眼,陷入自己的記憶深處。

 

  ※

  「媽咪~我們晚上吃粉紅色的義大利麵好不好~」拉上粉色小雨衣的帽子,走到超市外的停車場,她牽著母親的手歡快地擺動著,剛結束完一輪採購,年紀小小的她沒發現母親剛買的都是要煮咖哩飯的材料,只是天真地說出了自己想在餐桌上看到的晚餐。

  「今天爹地要回來家裡吃飯喔,我們先煮他喜歡吃的咖哩飯,明天再煮美英想吃的,這樣可以嗎?」母親的肩上背著購物袋,一手撐著傘,一手則緊緊地握著了她的小手,深怕只要一放開,孩子就會從她眼前消失似的。

  「好~爹地排第一個,美英排第二個!」她伸出小小的手掌在空中比出了一和二,那雙笑起來和嘴角有著相同弧度的眼睛,與她母親的如出一轍。

  還來不及討論甜點要吃什麼,在距離自家的轎車剩不到五公尺時,母親一直緊牽著她的手,卻突然放開了。

  那把粉色的大傘也因此摔落地面,傘柄與傘面,都被濺起的泥水潑上了點點汙穢。

 

  她回頭一看,母親竟被一名戴著黑色面罩的男子挾持,脖子被他強壯的臂彎箝著,強迫她與他一同轉過身,面對自後方趕來,一群穿著黑色西裝的人們。

  「媽咪?」她一臉茫然地望著這群大人,完全不曉得這是什麼情況。她不認識那個叔叔,也不曉得他為什麼要抓住媽咪……那些人又是誰?

  「夠了,你還想逃到什麼時候!」站在那群穿著黑色衣服的人最前頭,頭髮短短灰灰的叔叔望了她一眼,嚴肅的眼神立刻射到了抓著她媽咪的叔叔身上。

  「啐,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被你們抓到……呀!都給我後退點!」看不見臉的叔叔拿出一把黑色的槍,指著她母親的頭。那是小美英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槍,她以前只有看過哥哥的玩具槍,扣下板機會發出『咻咻咻』的聲音,她本來還以為,叔叔手上的槍也是那個樣子……

  「煩死了,條子沒來,倒是你們一直來礙事……給我報上名來!」

  灰色頭髮的叔叔不屑的輕哼一聲,這時她才發現,他的手上也拿著幾乎一樣的槍「逃得過法網,不代表你能逃得過天的制裁。」

  「這…難道是…The Katana of Atonement?」眼中閃過一絲挫敗,他似乎沒想到自己居然被這個難纏的掃黑組織給盯上。不過,只要他手上還有人質,那群人也就動不了他「那也無仿,你們最好聽我的話,別過來!不然我就開槍了!」

  不全然是因為害怕那個男人手上的武器,更是被他威脅的語氣與帶著兇氣的眼神所震懾,是小孩子都會感到恐懼。她雖然想逃,卻更擔心自己的母親,急著想回到她身邊,粉色的公主鞋便往前踩出一步。

  「美英,不要動!」注意著她的一舉一動,發覺此事的母親開口制止了她,即使她此刻的心情亦不得平復,卻仍是以保護並安撫女兒為首要之務「聽話,待在原地,不要過來……呃!」

  架著媽咪的奇怪叔叔又把她往上拉了點,腳步開始向後挪動,試圖在對方想出計策前就先帶著人質跑掉,確保自己能安全逃離「呀!先把你們手上的槍都丟掉!快點!」

  對面的灰髮男人抿著唇,沉默片刻,最後選擇將手上唯一能制止他的武器拋出,後方的幾名部屬見狀,也只能認命地照做。但是,這並不代表他會讓那名罪犯稱心如意,凌厲的視線越過他,瞧見了在遠方伺機而動的三名部下,稍做了個手勢……

  『砰!』然而,在命令完整下達前,在他們面前的女人的頭顱,卻猛地炸裂開來。

  「媽咪……」母親的臉,在那狠心的一瞬間便被破壞殆盡。在美英眼中映出的滿天血花,就像煙火一樣繽紛絢麗,家庭團圓的夢,也在未來的數十年中就此被敲碎。

  自孔洞中流出了鮮紅混雜粉白的液體,在大量水滴的沖洗下蔓延開來,那樣鮮明的色彩卻沒有因此變淡,在年幼的孩童心中留下了消之不去的印記。

  腦袋運轉的能力已經被強制停止,徒剩能夠接受外界訊息的感官,她的雙眼只看見倒在地上、頸項以上不甚完整的軀幹,她的耳朵聽見灰色頭髮的叔叔大聲喊著『快追!別讓他給跑了!』,她的鼻子聞到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她的舌頭嚐到了落在她臉上的雨水濕鹹的味道……

  視野被突然靠近的黑色身影給遮蔽,她呆愣地抬頭,灰色頭髮的叔叔在她面前蹲下,高大的身軀環住了她,將她的頭按往頸肩,撫著她的後腦斷斷續續地說「別怕,沒事了、沒事了,妳媽媽…她…會沒事的……」

  ※

 

  「媽咪…媽咪……」終於接納那段回憶,也就代表她得承擔埋藏了十年,在真相之中的悲傷。一聲聲喊著的,除了是對逝去母親的想念,亦是無法挽回生命與親情的遺憾。

  膝上的槍枝,因扶在上頭的手離去而落入水窪中。心中出現了偌大空洞的美英,情不自禁地撲往太妍懷裡,尋得了依靠,便像個九歲的孩子般放聲大哭「嗚嗚媽咪…媽咪死掉了……好恐怖…我好害怕……媽咪——」

  當年被過度的恐懼所壓抑的眼淚終究得以釋放,十年過去,與對母親的思念縱橫交織,其悲苦更甚,更令人聞之心碎。

  太妍緊咬著下唇,雖然早就預料到會有這種情況發生,也非讓它發生不可,親眼見到她崩潰痛哭的模樣,再怎麼冷靜也不禁紅了眼眶。

  腰間被她的雙手緊緊環繞,懷中的粉紅小物不停地顫抖抽泣著,悶悶地傳出肝腸寸斷的哭聲。目睹這一切,太妍再也無法隱忍,一手將懷裡的她緊抱,哽咽似的低聲說道「對不起…對不起還得這樣傷害妳……那個時候,如果我爸有早點行動就好了……」

  與涂鷹久對峙的『The Katana of Atonement』領導人,也就是她的父親。因為美英曾提及對The Katana of Atonement的人有印象,太妍才會擔心當她看見自己的父親時,是否會想起什麼。

  她父親,其實也對這件親手處理的案子非常過意不去,沒救回她母親,最起碼把年紀還小的她帶離現場,所造成的傷害也不會這麼大……

 

  還想再說些什麼代她父親表示歉意,懷中的美英卻突然抬頭,雙手扶住她的肩膀向上攀,偏頭吻住了她的唇。

  那雙微睜的雙眼依然泛著淚光,依然帶著癒合不了的傷痛,自她懷中獲得的溫暖並不足以填補心中的空缺,她便渴求進一步的,能夠取代親情的另一種情感。

  是啊,因為父母不在身邊,她一直都是這麼沒有安全感的孩子,所以她才會一直急著要自己給她確切的答案吧。

  貼著美英的唇,太妍無聲的嘆息著,摟緊懷中的可人兒,霸道卻又不失溫柔地吮著她的唇舌,用行動來作答。

 

 

 

 

 

 

※   ※   ※

 

有沒有體會到人生的大起大落www

 

我想這應該就是全文最虐的地方了 (不含番外#

雖然接吻可以定義成閃光,但就意義上是安慰,所以我還是看成虐啦XD

 

現實交錯回憶的段落太長無法細分,於是就變成很長的一個章節

我覺得我已經寫很細了所以不曉得要再解釋什麼((撐下巴

 

對了

不意外的話第20章會鎖

下一章會放出留言的統計數量,不清楚的自己看著辦

想看黑化的金爺就都給我補到十篇啊(゚∀゚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