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Omfy5UoAAFg6h  

 

 

 

 

 

 

 

 

 

 

 

 

 

〈第十九章〉缺了一角的圓

  由於涂鷹久不完全是黑幫份子,涉及廣泛也包含了公家機關的利益,太妍便選擇將他的人與調查資料轉交警方,讓司法還給世人、以及受害的帕妮一個公道。

  首先便是開除他主任與代理校長的名份,之後一一追討他販售的毒品與武器,逼他把所有的錢都吐出來,並且讓成為商品的奴隸們恢復自由之身。

  在太妍干涉下,法官判給提供筆錄作證的帕妮一筆賠償金,雖然換不回她已逝的母親,卻是愧於無法親手了結涂鷹久,一種另類的補償。

 

  事情圓滿落幕後,滿叔的復原情形相當不錯,經醫生同意便讓他提早出院,接回校長的職位。

  回到學校,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設宴款待為了保護學校,出面與涂鷹久對抗的學生會。雖然太妍隱瞞除了圖書館改建以外的事,其他人也不遺餘力地提供協助,收集資料或是提出應對計畫,連不是成員的允兒和徐玄都幫了不少忙。

  校長室中放了好幾張長桌,擺上滿滿的料理,讓她們像是吃自助餐一樣可以夾自己喜歡的食物吃到飽,對這幾個飯量超乎常人的少女而言,可說是一大福音。

  「唔唔唔順圭~這個好好吃喔!」崔秀英來回夾了好幾輪,筷子都沒放下過,乾脆就直接在餐盤前定居,接著被氣壞的李Sunny拖走「妳吃慢點是會死啊?當別人都不用吃了逆?」

  「啊痛痛痛……」被她扔進隨便一個座位區,因為她瘦,撞到任何一個地方都沒什麼肉可以當緩衝。扶著P股和腰部坐了起來,她才發現這張桌子上也擺滿了盛裝好的食物,眼睛一亮,舉起筷子就要大快朵頤一番「原來小順圭都幫我準備好了啊,那我就不客氣……啊!」

  「不客氣妳媽!這些是我要包回去給Luna吃的,要吃自己去夾!」孝淵倒是很不客氣地將她踹下了椅子。

 

  「嘿嘿,我就說啦~姊姊們可不能沒有我呢~」另一邊,允兒以一種非常傾斜的角度拎著果汁杯,蹭到俞利和西卡中間,驕傲地抬起鼻子,後者則嫌棄地白了她一眼「滾,妳也就買宵夜回來分我們吃而已,吵P啊。」

  「哪~有~那是秀英姊姊說要去買的,我只是順便~」她張開雙臂一摟攀到鄭西卡身上,立馬就被臉本來就黑的俞利扒了下來,沒好氣地說「每次出去買飯的都有妳!相較之下忙內幫得還比較多好不好……」

  「欸!要先吃飽了才有辦法思考啊!妳說對不對嘛小玄~」

  本想要爭取認同的林允兒一回頭,卻發現跟在身邊的小女友早已消失,出現在校長室的另一頭,雙眼發光地與學生會長聊天。

 

  知道太妍以黑社會的手段制裁罪人,徐玄的內心是敬佩的,卻也因她需背負殺人的罪業而惋嘆不已。但就如伊塔羅‧卡爾維諾所寫,即使全然的良善,也無法填補世界不完整的缺憾。

  「所以姊姊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接觸黑社會的事務了嗎?」然而上述的種種情感都已然成為事實,真正令她不解的,是小時候對她的背景印象,與現今了解實情後的反差「可是以前去妳們家玩的時候,只見過伯伯和伯母,也沒有管家或其他人……」

  「那兩位其實不是我真正的父母,他們是我父親的部下,照顧我的生活起居也保護我的安危。」太妍溫柔地摸著她的頭髮,知道她對自己一定有許多疑問,溫聲解釋著「為避人耳目,也是讓我學習獨立,我們離開S市的總部到J市居住。但是有一天,我們被仇家的人發現,實在沒辦法繼續在那裡待著,所以趁夜逃走了,也來不及和妳說再見。」

  憶起那段往事,太妍還能有說有笑,卻不曉得曾在多少個夜晚因那段回憶失了眠。她總是會想起那個可愛懂事的小女孩,知道自己的不告而別一定會給她造成很大的傷害,更無法忘懷兩位親如父母的部下,因自己任性地想給她留下訊息,無時無刻不護著自己,而錯過最好的逃脫時機,葬送了性命。

  在遺憾與愧疚的推動下,她將保護部下與旁人的責任心封進了童年有徐玄存在的回憶裡,以強迫自己成長。因此五年多來,她沒有一天不想她,在S中遇見她時,她甚至以為這就是她已經能夠獨當一面,接下首領一職的證明,也有足夠的能力守護她、和她在一起。

  但是,天意她終究無法掌握,守護徐珠玄的位置已經被林允兒奪走,而她心中的旗幟,似乎也慢慢飄向了那個有著美麗笑眼的女孩……

 

  「原來如此。那姊姊為什麼還住在學校宿舍?」

  「也沒什麼……因為我家有群人在太吵了,雖然,和那兩個住一起也沒安靜到哪去……」金太妍無奈地瞥向了正在乞討與施捨飯菜的某兩人。



  太妍和徐玄的談話彷彿開動的火車般,沒辦法說停就立刻停下來,這讓在一旁等著和太妍說話的帕妮,從長桌的另一頭等到了長桌的尾端,最後更等到了用餐區,獨自縮進最靠近角落的位置。

  那張桌上擺滿了盛好的食物,對面坐著承包此處的金孝淵。但黃帕妮卻不管三七二十地坐了下去,隨便拉過一盤的食物就切著吃了起來,孝淵本來想要阻止她,卻在看到她臉上心灰意冷的神情後,被嚇得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他奶奶的,這姑娘啥時有了這麼厭世的表情?

  最近一直有掛傳出來,說帕妮日後會成為大韓民國黑道第一夫人,她還是不要亂惹人家好了……

 

  然而她並不曉得,這位未來的黑手黨夫人,就是被未來的黑手黨首領惹得如此不悅。

  涂鷹久認罪的那天,將零碎的回憶重組後,幾近崩潰的她竟不自覺地吻了太妍,並在沒多久後就耗盡精力暈了過去,醒來時就已經在自己家裡了。

  有太多太多想說的話,對於她幫助自己拼湊記憶的感激,對於她接受自己的眼淚與情緒而感到抱歉,還有就是,想更明確地表明自己的心意。

  即使那天太妍也回吻了她,她仍不明白那是她的憐憫,還是她情合意投的回應。

  可是,那個木頭居然和小玄聊那麼久,還那麼溫柔的摸人家的頭,她不開心!

 

  從她用刀叉可以在盤子上刮出痕跡的力道,就可以知道她現在的憤怒指數有多高,坐在她對面的孝淵更是緊張得要命,萌生了想要放棄這桌食物以保住性命的念頭。正當她拎起書包就要這麼做時,帶著滅火器的允兒便突然出現在桌邊。

  『叩』她將一杯漂亮的粉紫色漸層飲料放在帕妮面前,友善地笑著說「帕妮姊姊,這杯汽水的顏色很漂亮耶~給一樣漂亮的妳喝最剛好了!」

  「咦?是Pink的耶~」果不其然,一有粉色的東西出現,帕妮很快就被轉移了注意力「這是什麼啊~?」

  「是用一種叫作蝶豆的花煮出來的天然色素泡的,超酷的對吧?還可以弄成很多不一樣的顏色喔……」單純的帕妮並不知道,允兒語氣中的歡快不是與她分享飲料的喜悅,連孝淵也看得出來,那是一種心懷不軌的期待。

 

  於是在允兒介紹完後,孝淵就藉口要和她去拿飲料,離開了座位就再也沒回來。帕妮則因為對粉色的飲料感到新奇不已,很快就喝完了整杯,然後心情愉快地繼續吃東西。

  直到長桌上每個盤子都空了,兩大食神也心滿意足地打了個飽嗝,眾人收拾完畢準備回家,才發現倒在椅子上睡得不省人事的帕妮。

  「欸、欸!帕妮!要走了啦還睡……」Sunny試圖把她搖醒,還趁她沒醒偷摸了把她的P股。

  「大概是吃太飽就睡著了吧,果然是豬。」一起過去叫她的西卡又補了一句。

  發現叫不太醒,Sunny乾脆整個將她拉起來,然後就聞到了一股超重的酒味「天啊,誰讓這妮子喝酒的啊……這不好好處理不行,呀!金太妍!」

  當帕妮出了問題的時候,丟給她準沒錯。

  「滿叔叫的食物裡有用酒料理的嗎?那得吃多少才會醉成這副德性啊……」太妍傷腦筋地望著癱在椅子上囈語不斷的她,泛紅的臉頰讓她熟睡的樣貌顯得更天真可愛,不禁讓她看傻了眼。

  「還是請人開車來,幫忙送她回家好了。」她喃喃自語地拿起了手機,走到校長室外撥給了義雄,雖然那個三八傢伙大概會直接把車開到賓館……

 

  『喀!』用美英之前給她的備份鑰匙把門打開,她回到車上把美英抱下車,並回頭對司機拋下一句「先回去吧,把她安頓好,我會自己搭計程車回去的。」

  「是,少爺。」開車的是另一個部下,因為事情結束後,義雄和君也偷偷溜去渡假了也沒告訴她。這樣也好,家裡少了那吵鬧的兩口子,省得她一天到晚在那邊尷尬。

  開了大燈,她暫時將美英安置在沙發上,放下兩人的書包,到廚房去熱了一杯牛奶。

  「帕妮、帕妮!」坐到她身邊,太妍輕輕搖了她幾下,見她雙眼微睜,已有慢慢甦醒的跡象,便將她扶了起來讓她靠著椅背,將粉色的馬克杯遞到她唇邊,輕聲說道「喝掉這個再睡,這樣妳明天才不會頭痛。」

  「嗯…太妍……?」還沒看清眼前的人究竟是誰,只聽見那道溫柔的嗓音,她便下意識地喊出對方的名字。被酒精麻痺的思緒似乎慢了半拍,小嘴一張開,微熱的杯緣就湊了過來,一股暖流隨之傾入她口中,順著喉間滑下。

  「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去洗澡?還是直接上去睡覺?」待她喝完之後,太妍的拇指抹去她唇邊的痕跡,充滿關懷的眼神帶著些急切,卻是無比耐心地等著她的答案。

  「唔嗯……」美英孩子氣地搖了搖頭,往太妍那裡坐近了些,突然膩進她懷裡抱住她,靠著她的頸脖輕蹭著,像是在撒嬌一般,卻帶著些哭腔,聲音也像裹了蜂蜜似的黏膩「太妍~」

  被她這麼一貼,太妍的身子大概僵住了五秒,羞赧的溫度自她的脖子開始向上侵略,覆滿了白皙的面容並蔓延到耳根。因著她這般親暱的舉動,在耳邊用酥到快讓人融化的聲音喊著自己的名字,她一時之間也不曉得該怎麼回應,除了先放下馬克杯,避免自己一個手軟摔破它,就只能結結巴巴地回她「妳、嗯……怎、怎麼了……?」

  「我喜歡妳……」出口的聲音因尚未消散的睡意而顯得有些慵懶,似是擔心她會再一次推開自己,雙臂便將她攬得死緊。抬起頭,粉色早已暈染了那張埋在頸間的小臉,眉頭微皺,眼中的愛意在酒精的昇華下表露無遺,小嘴吐出少許醉人的酒香,傾瀉出醞釀在心中已久的不安及委屈「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妳……可是為什麼…妳都不喜歡我……」

  太妍的眼睛驀地睜大,在理解她告白之中的意思後,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手掌蓋住她的頭頂揉了揉,安撫懷中喝醉了正在鬧脾氣的小受「我哪有不喜歡妳啦……」

  她感覺自己像個放羊的孩子,多次因自己虛偽的言語表態,已經失去了他人的信任。但是,美英並不是那些愚蠢的村民,而是跟在她身邊,一次次被她的話嚇得四處逃竄,最後卻又天真地回來的小羊。

  以為上次親了她就算是表明真心,她竟然不領情,金太妍頓時有點哭笑不得。

  「黃美英,我很喜歡妳。」語氣突然變得正經,卻又不失她原有的溫柔,只想將她這輩子所有的真心誠意都留給她,為此,她不想再有所隱瞞,只要能消除她心中所剩的顧慮,她什麼都能如實以告「之前一直不承認,是因為我不希望有人拿妳來威脅我,就像之前在電影院發生的那件事,我不曉得如果再有下次,還能不能像之前一樣裝作不關心的樣子;對妳守住記憶裡母親去世的秘密,也是擔心萬一涂鷹久知道了會殺妳滅口,直到確定他已經不構成任何威脅,才讓妳去面對……」

  太妍款款地道出一切,與美英對視的雙眼建構出了以愛為名的橋樑,將自己的心意毫無保留地傳送給她,並且,給了她這輩子謹守一人的承諾「但是以後,我不會再有逃避的想法了,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要靠自己的力量保護妳。」

  「太妍……」又一次喊著她的名,又一次體認到她的細心與良善,又一次在張口時嚐到了自己的淚水。美英的心窩暖暖的,被太妍的真情感動得一蹋糊塗,除了喊她的名字之外,根本沒有別的詞彙或語句,可以表達此刻她內心的悸動與雀躍。

  又一次,她主動吻上了金太妍,卻是帶著無窮無盡的喜悅。而那條鑽入她口中的舌尖亦愉悅地舞弄著,與她交纏,擦出了不同以往的火花,燃燒在沉而不靜的夜裡。

 

 

 

 

 

 

 

 

※   ※   ※

這幾章都是接著寫的啊,順得有些不可思議

然後距離精靈王來台也只剩下十天了,開醺醺owo

 

在太妮在一起前不忘帶個太賢www那個寵溺真是(ノ´∀`*)

至於阿鵝給妮喝了什麼,又為什麼要這麼做,就不言而喻了(?

 

下一章鎖密碼,但是不看也不影響劇情,可以和21完全銜接

不吃肉或者沒密碼的也不用擔心R

 

想要密碼的就在本篇楔子~19章湊齊10篇留言

老子都有在算不要想騙我

更新章節後我會在留言回覆給妳們密碼

懶得留言的就乖乖等一年吧,淹死你們(゚∀゚ )

 

備註

2017-05-08_23594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