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8382343267  

 

 

 

 

 

 

 

 

 

 

〈第二十一章〉萌發的新芽

  如果用個成語來描述黃美英起床時的感受,大概就只有肢離破碎能形容。

  「嗯~」經過一夜的折騰,全身沒有一處不痠疼,連翻個身想膩進枕邊人的懷抱,腰部都像要位移了一樣。而且在好不容易翻身之後,她才發現雙人床的另一端竟空無一物,被窩和枕頭冰得像絕對零度,凍住了她向前伸出、索求溫暖的小手。

  「太妍……」尚未清醒的小受迷濛地對著無人的空位喊了聲,經過漫長的開機過程後,才理解到身邊已無他人的事實「咦?太妍呢……?」

  疑惑的瞳色逐漸覆上一層驚慌,之後又被絕望失落給取代。昨晚兩人瘋狂的歡愛並不是夢,軀體的疲憊與下身隱隱約約的疼痛再真實不過,肩膀與胸口,還留有如火一般炙熱的她吻下的痕跡。

  雖然那樣狂野的金太妍令她感到陌生,但鼻尖與枕頭上還殘留著熟悉的氣味,讓美英確定了,就是她。

   以為身上有她的烙印,就足以證明自己已經屬於她,而她也不會再離開自己。原來,這終究還是無法實現嗎……

  眼裡逐漸起了霧氣,美英難受地在被窩裡縮成一團,卻再也感受不到一絲溫暖。她孤單、她寂寞、她覺得冷,但是沒有人安慰她、陪伴她,只在她閉上眼默默流下淚的時候,一個物體由上而下,隔著棉被壓住了她,重重地將她困在棉被與床單之間。

  「唔……」美英被壓得喘不過氣,卻怎麼都推不開上方的物體。她掙扎著扯下棉被,探出頭來大大的吸了口氣,出現在上方俯視她的面容,卻使得那張紅潤的小臉一驚,愣在那裡。

  「起床了,再睡就要遲到了。」那人只穿著小背心,金色的髮絲紮成了短短的一束,笑容就像陽光般晴朗卻帶著些許藏不住的痞氣,迅速地在她唇上啄了一口「還是,妳今天想要請假,再陪我多打個幾砲?」

  面對她的笑顏,美英腦中瞬間閃過幾千萬個昨晚的畫面,被壓在沙發上、跨坐在她身上、雙腿以非常羞恥的角度分開、還一直在她面前自己來……

  臉炸紅就算了,她還能感覺得到,因為她的調戲和自己不由自主的回想,大腿根部居然已經濕了一小片……

  「不、不要……」美英又羞又怕的推了她一小把,縮起自己的身子擠到床邊,穿著粉色睡袍的身子脫出棉被,試圖下床逃離她可能會把自己再抓回來折磨一天的魔爪。誰知道,腳趾才碰到地板,她的雙腿就像筋骨被抽離般一陣癱軟,幸好太妍及時將她拉回床上,才不至於跌倒。

  「我有說妳可以走嗎?嗯?」落入金太妍懷裡,先是聽見她低沉微啞的嗓音,爾後對上她的眼,似狼的眸子中透出依舊深不見底的慾望,揚起的嘴角彷彿也露出了貪得無厭的獠牙。

  昨晚本性畢露的她就是這個樣子,不管說了多少次不要,她就是不肯停下。思及此,粉色的小貓不禁起了一陣惡寒,無奈軟軟的身子根本沒有力氣,小爪子掙不開狼臂溫暖的懷抱,只能嬌赧地迴避她灼熱的目光,弱弱地低聲說「Dae…不要……太多次…好不好……咦?」

  然而,金太妍並沒有如她想像般,霸道地將她壓往床鋪。而是一把將她抱起,朝浴室走去,聲音恢復了平時的清亮,眼裡的邪氣亦不復存在「說什麼呢?等等還要去學校上課呢。」

  「呀……」於是,她才意識到自己被她給耍了,而且還在她的誘哄下說出那種羞人的話……

  「妳這個壞人……把人家弄得好累,又這樣欺負我……」美英只能用小拳頭捶她幾下以表怒氣,抱著她的太妍也乾脆任她發洩。直至進了浴室,讓她坐到洗手台上,她一手抬起美英的下巴,慢慢湊過去,突然在她鼻尖親了一下,見她似是驚嚇般露出呆愣的表情,滿意地笑了笑,又從她的唇上吻了下去「唔~」

  一個帶著草莓味的清涼的吻,宛如為美英的倦容注入了一股活力,也令她的感官甦醒過來。

  「唔,妳用我的牙膏刷牙嗎……?」濃稠甜蜜的早安吻結束後,美英就著自己舌尖嚐到的味道,無厘頭地對太妍提出了這個問題。

  「是啊。」太妍又一次失笑,將擠好牙膏的牙刷遞給了她。

 

 

  昨晚的一夜纏綿,不僅釋放了雙方對彼此的慾望,也將太妍心中的最後一道枷鎖解開,對美英的感情終於不再保留,可以盡情地愛她、寵她。雖然也因如此,初次要她就要得有些過頭了。

  仍未從床上起來的她望著熟睡的美英,愧疚地想了半天該怎麼補償,最終決定,再煮一頓早餐賠她。

  「哇啊~這些都是妳做的嗎?」撒嬌著要她抱自己下樓,太妍一踏入飯聽,美英就被餐桌上滿滿的食物給嚇了一跳。

  「東西其實和上次差不多,將就點吃吧。」把美英放到椅子上,太妍倒了兩杯咖啡放上桌,之後便坐到她身邊,與她一起共用早餐。

 

  這對美英來說該是多麼奢侈的幸福?雖然醒來的瞬間以為又回到了一個人的常態,突然出現的愛人卻闖入了令人懼怕的一片靜謐,像個王子般將她抱起,救出了被孤獨層層包圍的她還有最真實不過的,象徵她們的關係已經有所改變的親吻。然後,還坐在她身邊陪她一起吃早餐。

  即使她與自己小時候幻想的白馬王子相差甚遠,論其帥氣與浪漫的程度,印象中的王子根本比不過在她眼前的金太妍。

  「太妍……」在那人叉起切好的法式吐司遞到她嘴邊,溫柔地要她張開嘴吃下時,美英的雙眼一下子紅了。再抬頭看見太妍的微笑,她已經顧不了那麼多,直接膩到她懷中,雖然心裡是高興的,說出來的話卻忍不住哽咽了「好幸福……好像夢想實現了一樣……」

  再怎麼美味的食物對她來說都不是最重要的,而是此刻她正沐浴其中,被人捧在掌心呵護寵愛的感覺。

  聽著她似哭著卻是在撒嬌的嗓音,太妍一臉無奈地放下叉子,抱住懷中的小女友,撫著她的背輕聲道「我也是啊,真的好開心吶……」

  幸好事情已經結束了

  再這麼冷落她下去,萬一她放棄等待自己,愛上了別人,她一定會後悔一輩子。

 

  其實,她昨晚本可以忍住不奪走她的初次,即使面對誘惑地親吻她的黃美英,她依然保有理智,且為著黃美英是否在清醒的情況下,也會願意與她發生關係而困惑不已。

  這樣的疑問,是在聽見她說出『生孩子』這個關鍵字後,才真正被破解。因為她還記著自家父親說過的話,雖然她們不可能真的做出一個孩子,她卻是願意為自己生孩子的。

  雖然是帶著情色意味的說出『我們做一個吧』這種話,隱含的意義卻著實感動了她,也讓她卸下所有顧忌,如同被放出牢籠的野獸般,肆無忌憚地馳騁在一片自由之上。

  「那、那妳為什麼,要說那麼害羞的話,還要人家自己來……」昨晚的美英是半醉半醒的狀態,也還記得大部分和太妍翻雲覆雨的過程,自然察覺得到她的改變。此刻聽完了她的解釋,她縮在椅子上捧著杯子,小小聲地問著,意有所指。

  「那只是調戲妳而已,誰叫妳這麼可愛~」伸手輕輕地捏了下她的臉頰,立刻換來美英不滿的嘟嘴「昂~妳這個壞蛋……」

  「妳不也很喜歡嗎?自己來的時候很快就到了呢。」

  「呀!金太妍!」

 

  吃完早餐、收拾殘局並換好衣服後,小情侶甜甜蜜蜜地牽著手走到外頭,美英一眼便看見停在她家外頭的金色野狼125,訝異地歪了歪頭「為什麼妳的車……我們昨天不是坐車回來的……嗎?」

  「請人幫我送來的,因為妳的腳……妳現在應該不太想走路過去吧?」太妍轉過頭對她露出了痞笑,再度惹紅了美英的俏臉,掄起小拳頭作勢要揍她。

  突然,不遠處傳來了開門聲,鄰居大嬸從隔壁門口走了出來,提了個菜籃,見到在門口打情罵俏的她們,除了一臉我要去買菜外更是將『此處有卦』全寫在臉上「喔莫,這是妳男朋友啊?」

  「欸、啊?嗯……」美英心虛的望了太妍一秒,而她也尷尬地搔了搔臉頰,顯然還是很不習慣這樣的稱呼。但是,她並沒有放開牽著美英的手。

  「才剛在一起沒多久吧?很不錯啊,一表人才呢,只不過矮了一點。」只是她接下來說出的這句話,讓太妍的手不自覺地握緊了一點,美英也在她看不到的角度偷笑了一下。

  以幾乎是稱讚的眼光審視完太妍,她的目光回到美英身上,察覺到她臉上尚未消散的疲憊與眼下淡淡的黑眼圈,又接著說「妳昨晚沒睡好啊?也是啊,昨天不知道哪裡的貓整晚叫春,害我都睡不好。」

  「咦?好、好像是吧……」美英萌萌的眨了眨眼,似乎正在回想著昨天哪裡有貓的叫聲。倒是太妍頗不自然地笑了下,有禮貌地開口回道「那真是辛苦了您,早點去早點回來休息吧,路上小心。」

  她怎麼能說,那隻貓就是自己現在牽著的這隻呢?

 

 

  第一次接到學生會長傳給她的訊息,她嚇得魂都快飛了。

  『中午有空嗎?到辦公室來找我。』手機螢幕亮起的剎那,她不顧老師還在上課,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飛也似地奔向外頭,去找那位下了玉旨的聖上。

  她並不把這當成什麼崇高的榮耀,沒有任何受寵若驚的念頭,頂多也就只有驚,因為她以為,自己昨天幹的『好事』被發現了。

  遞給帕妮姊姊的那一杯粉色氣泡飲,裡頭摻了一些酒味不重,但後勁很強的酒類,還有一點點買限制級漫畫的時候跟老闆揩來的藥,他說因為會讓水的顏色改變,賣不太出去,就發送給老主顧(?)。她壓根沒有想過要用在小玄身上,因為小玄也不喝飲料,本來是想玩玩俞利姊姊和秀英姊姊,但是一看到被冷落在旁邊的帕妮姊姊,她良心發現,就用來做善事湊合這對苦命鴛鴦了。

  但是,她自認為是善事,當事人可能不這麼認為。

  不行啊,如果太妍姊姊因為這樣恨她,她以後在學校要怎麼活?出了社會要怎麼辦?那可是大韓民國黑道第一勢力啊!快想想有什麼理由可以瞞她,想啊想啊……

  終於,她在跑到學生會辦公室之間的五分鐘編好一個故事,打算把這個鍋甩到不知情的侑秀兩人身上給她們背,而自己只是一個被強迫行動不然就要被沒收宵夜的跑龍套角色。

  「會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然而,在她『碰』一聲地甩開辦公室的門時,眼前出現的卻是這個畫面。

  帕妮姊姊姿態嫵媚地雙腿分開,跨坐在學生會長身上,纖纖玉手捧起那張陰柔俊美的臉,吮著她的唇,唇瓣之間還看得見正在熱切交流的小舌;而坐在椅子上的人,一手扶著身上人的腰,另一手則探進她裙中,不曉得進行著什麼樣的動作。雖然這一切,都在門被打開的那一刻靜止了。

  「我只是……我只是……」林允兒的腦袋似乎出現了無限大的Lag,愣在原地重複著一樣的話,而在她身後的時鐘,秒針卻一絲不苟地持續走著,兩者呈現相當大的對比。

  直到眼前的兩張臉拉開了距離,帕妮姊姊從會長身上下來,還欲蓋彌彰地拉平了皺掉的裙子,她才意識到自己進來的並不是時候,急急忙忙地帶上門退了出去。

 

  無論是在學校還是在家裡,她也常常看見某兩個沒節操的姊姊隨隨便便就親起來。但是這次在辦公室裡,親眼見到學生會長和帕妮姊姊那麼火辣的親密互動,她只想說,Oh my fucking god……

  剛才那一幕帶給她的震驚還沒消失,在餘悸猶存的情況下,允兒在辦公室外來回走了好幾趟,平復自己激動的心情和腦中胡亂出現的腦洞。過了不下十分鐘,她聽見下課鐘響,正是午休時間,她才鼓起勇氣開了門,再一次進去。

  這回,那兩人都好端端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什麼都不敢做,然而她們臉上還未退去的紅暈卻出賣了一切。

  帕妮姊姊害羞地望著桌面,不敢直視她。至於學生會長則是翻著文件,過快的速度卻暴露了她根本沒在看的事實,恐怕一樣是基於鴕鳥心態不敢抬頭,卻仍是故作鎮定地問著「先說說,妳剛剛那句『我不是故意的』,是怎麼回事?」

  「啊……我……」原有的劇本被打亂,剛剛想的理由和她被姊姊們威脅可歌可泣的經過,現在似乎都派不上用場了。情急之下,她只好邊解釋,邊想了一個新的「我昨天……在學校的時候……吃、吃太多了……但是!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很餓……對,真的很餓,所以後來的東西……我全吃光了……對不起。」

  她不自然的表情和語氣,金太妍光用眼角餘光就瞥得一清二楚,也知道她想說的事情並非如此。其實,她不是沒有注意到林允兒給的那杯飲料,因為黃美英的異常,都是在將其喝下肚之後才出現的,她一定是在那之中加了什麼。不過,她並不打算追究,叫她來這裡的目的也不是為了責備她。

  「妳就因為這件事情向我道歉?那我問妳,妳知道我要妳來這裡做什麼嗎?」她挑著眉問了會,得到允兒的反應先是點點頭再搖搖頭,嚴肅的表情忽然緩解,臉上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允兒,妳有沒有興趣接下任的學生會?」

 

 

 

 

 

※   ※   ※

喔耶火速的完工

先去洗澡等等再來挑錯

今天本來可以早點發的,都是因為該死的電腦版賴開不起來

害我花了些時間卸載再安裝= =凸

 

上章看完很多人都在問隔天妮妮起床的反應呢

都沒有人猜金直男會射後不理嗎wwwwwwwwwwwwww

好啦事實是也沒有,而且還暖得會撩死一票人

 

粉色小貓萌死了想抱一隻回家養

 

嗯對之後的金直男應該就會回復正軌了

對黃小貓就是個紳士括弧變態

 

然後我也覺得自己應該病了

不僅學姊們之後大概也會把同學抓進來寫文

身旁都是可愛的女同學真的太萌了狗糧吃不完 (雖沒有真的在一起,開開腦洞也很飽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