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sd profile  

 

 

 

 

 

 

 

 

 

  以槍聲與黃美英的尖叫作結後,全黑的大螢幕上突然出現了『畢業快樂』的字樣。眾人還沒從最後那發子彈的震撼中走出來,舞台上的聚光燈一亮,出現在燈下的權俞利拿著講稿,清了清喉嚨,嚴肅正經地說著「六月,是鳳凰花開的季節……

  「呀,權俞利!」但是才講沒幾句,金太妍就伸手過來拍了拍她,緊張地壓著聲音小聲說「妳他媽跳段了啦,不是要先介紹這部片才念賀辭的嗎?」

  「啊啊對吼!我忘了……」那副彷彿被叫醒般的模樣,實在讓人不難想像,她剛剛是不是在禮堂內燈光全暗的時候真的睡著了。台下的畢業生與些許在校生都被出包的她給逗笑了出來,因為那部沉重的影片而降到谷底的氛圍,頓時有了些許緩和,甚至在她開始介紹影片的涵義與拍攝的緣由後,慢慢地提升了起來「The Great Escape,這部微電影獻給在場所有的畢業生,希望大家未來能夠不受社會束縛,走出自己想走的路。另外,也不要像我和金太妍一樣,見色忘友到發瘋的程度。」

  「以上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僅是巧合。」一旁的太妍淡淡地補充了一句。

  「提議拍這部微電影的,是現在的學生會長林允兒,劇本由上屆學生會成員們共同構思,學校贊助拍攝,歷時兩個月終於完成。」

  「其實應該可以更快拍完的,但實在有太多事會影響到進度,像是Jessica拍到睡著、權俞利忘詞、林允兒又餓到暈倒……

  「靠,金太妍妳爆什麼料啊!」

  擔當畢業典禮司儀的兩人不按牌理、一搭一唱的隨機互動惹得台下的同學們笑聲不斷,不時出現熱烈的掌聲與前排熟悉的歡呼聲,更讓氣氛越發熱鬧起來。

  介紹完微電影,兩人順勢帶入最後的畢業賀辭,以一句『珍重再見』畫下句點後,便結束了整個典禮。

  最後一次,解散所有的畢業生。

 

  剩下的時間,就是給大家拍照留念以及道別用的。當然,除了還沒從台上下來的金太妍和權俞利外,其他七個人很快地便聚在了一起。

  「為什麼我一個戲劇社的棟樑那麼早領便當QwQ」林允兒一直在用令人心生厭煩的娃娃音很不要臉的哭夭。

  「可是姊姊妳吃得很開心不是嗎……?」徐珠玄是滿臉的疑問,每次到午飯時間,導演一喊cut,她都興高采烈地跑去領便當來吃,還會跟秀英姊姊搶第一。

  「就是怕妳餓,才把妳的戲分提前結束。」鄭西卡抱著胸冷淡地說著,左顧右盼地模樣顯然是在找那個收了麥克風就應該要出現在她身邊的呆子。不仔細看的話不會發現,她今天的目光比平時還要銳利了幾分,像在警戒著什麼似的。

  「便當是我叫的owob」崔秀英得意地邀功,知道飯錢有人會贊助後,她馬上就回頭跟金太妍要了龍叔的電話。那段時間,她每天都會很準時地打電話去他們家──訂便當。

  「原來是妳!難怪會多好幾個出來!妳是以為在吃自助餐吃到飽嗎?」李Sunny咬牙切齒地揪住她的耳朵,像是要拉開她的耳道,然後對著那裡面吼著「贊助商看到餐費還以為我們在拍幾百人的大電影,誰知道我們的演員才九個!」

  「哭P啊,最可憐的是我好不好?早早被炸死就算了,從頭到尾還都是一個人,領了便當在旁邊也是看妳們放閃……」金孝淵一針見血地表達了單身狗的無奈與憤怒。

  「嘻嘻,我的DaeDae真的好帥~演戲帥帥的,在台上講話也帥帥的~」根本活在平行宇宙的黃帕妮一如既往地犯著花癡,眾人則習以為常的無視,揮手攆去無端飛來的粉色小花花。

 

 

  此時,一名棕色頭髮的女學生有些懼縮地走了過來,從制服上繡著的圖樣和學號可以得知,是和徐玄同年的一年級生。但是第一個認出她的,卻是有時候還會把俞利、允兒、徐玄搞混的孝淵「耶?Luna呀,妳怎麼來了?」

  她是熱舞社的學妹,即使孝淵已經卸下社長的身分,還是常常回去帶新人練舞。對於這個歌唱得極好,又願意多花時間下來練習的學妹她特別有印象,甚至還有幾次把太妍也一起拉去社辦,只因為學妹隨口說了句:如果可以向太妍學姊請教唱歌技巧不知道該有多好。

  一見到這些學姊們,她立刻鞠了個九十度的躬問好,之後深吸了口氣,鼓起勇氣對著孝淵說「孝淵學姊,可以請妳……給我妳的、第二顆……釦、釦子嗎?」

  歷久不衰的校園文化:擁有制服的第二顆鈕釦,就等於是擁有了對方的心。

  『嗚喔──』除驚訝得瞪大眼睛的當事者外,其餘六人同時發出了揶揄性質的歡呼,俞利和秀英還好心地推了她一把,要她不要讓對方乾等,趕緊回答她。

  「啊這個……我……」似乎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孝淵不知所措地抓了抓凌亂的頭髮,在想著要怎麼回答才不會尷尬,但沒有要拒絕的意思「可是我、我沒有可以……弄下來的東西……」

  「哎呀妳乾脆跟人家上去教室啦!」

  「大好機會欸!」

  「不要在那邊說自己只能吃狗糧了!」

  幾個粗手粗腳的小夥伴們起鬨著把她們推到了門口,不遠處的西卡則使了個眼色,意思是,沒脫魯就不要回來了。

 

  送走了才剛要開始萌芽的小倆口,轉過身的Sunny臉色一變,伸出一指用力戳在秀英制服的第二顆釦子上,一副要她的命般惡狠狠地說道「這個東西,明年我會回來跟妳拿,妳他媽最好給我留著,吭?」

  面對她的威脅,秀英也沒在怕地笑了笑,雙手捏住她裝氣而鼓起來的臉頰「是這樣啊,我以為順圭學姊要留級和我一起畢業呢……啊!」不怕死的下場,除了當下的這個拐子外,有很大的可能會再加上今明後天的宵夜。

  另一邊,允兒睜著清澈無比的水亮雙眼,誠懇地握住了徐玄的手,舉到兩人的胸前,信誓旦旦地說著「小玄,釦子什麼的不重要,我的心和我的人,早就已經是妳的了。」

  「所以,到我要畢業的時候,如果我把釦子給別人,也沒關係嗎?」徐玄有點小腹黑地問著她,只見允兒笑得燦爛,將她的手握得更緊「看情況,如果是給姊姊們不打緊,如果是給別人的話……」

  她腦袋裡面想了什麼可怕的東西,就不要追究了。

 

  解散後過了段時間,太妍和俞利遲遲沒回來,帕妮一直東張西望地找著人,西卡就等得有點心浮氣躁,每隔三十秒就發一則訊息。終於,在俞利的未讀訊息要突破99+之前,那一黑一白的身影終於出現在人潮的末端。

  「不好意思,借過,借過一下……」人潮眾多,對於不到一米六的太妍來說,她根本是被夾起來移動,好不容易到了空曠處,卻發現擋到別人拍照,又只好回到人多的地方……

  「呃抱歉,要拍照晚點在說好嗎?先讓我過去……」至於比較高的俞利就很容易被迷妹攔截下來,不是要簽名就是要拍照,脾氣好的她婉拒之後,順著動物歸巢的本能(?),一心就只想回到女王身邊。

  但是,她們卻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對不起,秀妍,人太多了我……」回到臉色難看的西卡面前,俞利差點就要直接跪下請罪。但在發現她的目光直盯著自己胸前後,她才發現──

  她制服上衣的鈕釦居然被全部拔走了。要不是因為裡面還有T恤當底,現在應該是春光外露的狀態。

  一時間,她沒第二句話,一溜煙地鑽回人群之中去尋找散落在不同人手裡的釦子。

  「美英啊,我……」發現自己制服的情況和俞利一樣,在帕妮慍怒的目光灼燒之下,太妍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臉頰,本來也想跟著俞利回去要,她卻筆直地向自己伸出了手,意思要她把制服脫下來。

  她要親自去討回來。

  在那個會令人起雞皮疙瘩的瞬間,太妍突然意識到,或許帕妮會嫁入黑手黨並不是偶然。

 

 

  這一段小插曲,並不會影響到畢業典禮歡欣鼓舞的氣氛。雖然是歡騰的、令人高興的,亦是一種形式上的告別。

  「臭小子,接下了學生會就要好好做,就不要等我們回來看的時候,只有學生餐廳和福利社被改造!」俞利一手攬上允兒的脖子將她拉了過來,右手捏住了她小小的臉,雖然是帶著笑容說,警告的意味也是十足。

  和允兒住在一起的這兩個姊姊一同考上了外縣市的大學,畢業後還會在這個家住一段時間,直到她們在新學校附近找到租屋處才會搬離。但是儘管如此,還是要把今天弄得像最後一天見面的樣子。

  「齁,妳也要看小玄同不同意我……啊不是啦!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啦!」允兒嫌棄的撥掉她的手,卻推不掉賴在身上的她。一見到西卡緩緩地走來,神情便像翻書般『唰』一下地驚恐了起來。

  鄭西卡一手一把鈕釦,另一手握拳,一副就是要從她引以為傲的臉上揍下去的模樣。被架住而躲避不及的她無法閃躲,閉上了眼準備接受突如其來的一擊,沒想到,屈起的指節輕輕地敲在了允兒的腦門之上,那隻手就縮了回去。

  「說什麼傻話,她沒有拖累到忙內就好了,還談什麼改造。」

  「欸!姊姊~~~」

 

  「小玄啊,妳要注意身體,不要只顧著唸書和忙學生會的事情忘了吃飯,知道嗎?」給了徐玄一個溫暖的擁抱之後,太妍就像個爸爸般悉心地叮嚀著她的生活起居,吃喝拉撒睡都要正常、課業上有不會的要問老師、和林允兒出去玩不能太晚回家等等等等。

  「DaeDae,小玄這麼聰明,她不會不知道啦。」正在把散落的釦子縫回太妍制服上的帕妮信心滿滿地拍了下太妍的肩,接著摸了摸徐玄的頭頂「小玄如果有問題,隨時都可以找我們喔!啊不過……我們可能沒辦法馬上趕來找妳就是了……」

  見帕妮笑容中的熱度有些不好意思地減退,徐玄也貼心地回道「沒關係,在妳們回來之前,允兒姊姊應該會先幫我擋著。」

 

  聽見自家女友點名的聲音,允兒的視線一下子投了過來,就像是在大草原上感受到獵食者的窺視,而緊張兮兮地揚起脖子般,不顧自己的下巴快被俞利握到扭曲變形,注意力全都放到了正在對話的一家三口上。

  三人都沒錯過這個畫面,帕妮和徐玄噗哧一聲地失笑,太妍則放下了扶在徐玄手臂上的手,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來到允兒身邊,開口就想說些什麼。覺得突然這樣說話太尷尬,硬是給她咳了幾聲,以為這樣比較能緩和氣氛,出口的話卻又比剛才僵硬了幾分「妳以後……咳,小、小玄就拜託妳照顧了……」

  這幾乎是會從五、六十歲的人口中說出來的老梗台詞,聽得其他人大翻白眼,現在是在嫁女兒是嗎?

  但是這番話在允兒耳中,可以被詮釋出來的含意實在太多太多了。

  其他人不會明白的是,那時在醫院太妍姊姊來探望她,對她的敬畏之心與搞出這件鳥事的自責,一度讓她放棄了和小玄在一起的機會,親口向太妍姊姊說了希望她保護小玄。事後想想,那樣的自己真的太沒擔當,姊姊回眸的那一眼即是對她的鄙視與失望。直到現在,才真正獲得了她的承認,雖然很彆扭,但這確實,是她對自己的肯定與祝福!

  「是的!老大!」允兒雙眼發亮地向她敬了個軍禮,雖然內心是感動激昂的,卻還是忍不住耍了個嘴皮子「姊姊也是!祝妳們早生貴子,瓜瓞綿綿!國家未來的生育率就靠妳們了!」

  「……」深吸了幾口氣,她最後決定,在大庭廣眾面前,還是不要隨便開揍好了。

 

  「欸欸欸欸欸那我呢?我也是留下來的人啊!都沒有人要對我說句話嗎?」覺得自己存在感低落的秀英決定出來刷一下,瘦長的身子跳到Sunny面前晃呀晃的,很明顯就是要讓她多關注自己一點。

  「還能說啥?我們之後還會一起住不是嗎?」後者翻了個漂亮的白眼。因為她不打算繼續念大學,只是考了個可以上第一志願的成績就放著不管,之後就是接手家族企業,沒有要離開S市,也講好了之後要和秀英一起搬去和允兒住。這麼做的原因,是為了讓允兒成為她的眼線。

  雙手抱著胸,她一副痞樣地站三七步還抖腳,說話的語調雖輕,卻無時不充滿魄力「雖然以後沒辦法時時刻刻管著妳,但是那頭鵝會定期向我呈報近況,妳自己好自為之吧!」

  崔秀英一眼瞥向林允兒,飛出的眼刀卻被她俐落地接下,只換來一個幼稚的鬼臉。

 

 

  「呀孩子們,我剛剛在外面遇到這兩位,說要找帕妮……」第二顆鈕釦已經消失的孝淵一臉懵逼地回到禮堂中,身後跟著一位高大的中年男子與有了些年紀卻不減其美貌的女子。

  男子面目冷峻,眉目中透出的一板一眼,任誰看都會知道這人不好相處。特別是藏在黑色髮絲之下的左半邊臉龐,更讓人覺得神祕而難以捉摸。

  連略有見識的西卡和Sunny都沒見過這號人物的存在,雖沒有將疑惑表現出來,卻是在心裡猜測了幾千幾百遍這兩人到底是何方神聖。還沒得到個結果,倒是帕妮先認出了對方,吃驚地喊出了稱謂之後,立刻反應過來朝對方鞠躬問好「是、是太妍的爸爸嗎?啊!伯父伯母您好……」

  所有人的心裡都打了一道雷,只見太妍滿臉無奈地就是寫著:為什麼只找帕妮?那我呢?更是證明了帕妮沒有認錯人,紛紛都有禮貌地跟著鞠躬問好。

  但是她們很快就注意到,在這位黑手黨首領的眼中,根本就只有眼前漂亮的小媳婦,連親生女兒晾在一邊,當成了空氣一般的存在。

 

  「對不起。」太妍的父親早一步阻止了美英向他的問候,甚至傾身還給她一個充滿歉意的鞠躬。縱使一個長輩用不著以這種卑微的態度面對晚輩,但,這就是黑手黨做錯事的原則,也是他十年來,唯一能向受害者的女兒道歉,為自己贖罪的時刻「沒有救回妳的母親,是我的過失,我謹代表TK全體同仁,致上最高的歉意。」

  「欸?啊!伯、伯父,不要這樣啦……已經沒關係了……」美英一急便笨拙地扶住了他的肩膀,阻止他彎腰的角度再繼續增加下去,一邊使眼色向太妍求救。被自家父親的舉動嚇到的太妍也過了幾秒才回神,連忙扶起他小聲地說「爸,這裡可不是在總部欸,在這種地方不適合這樣啦……」

  父親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做什麼的行動派,就像顆不定時炸彈一樣,連她自己都不知道下一秒會做出什麼出格的行為,並總是為此懊惱不已。

  「不是你們的錯,所以我不會怪你們的,Dad……我父親也早就原諒這件事了。」想起那件沉重的往事,她心裡仍是會迸發對母親無盡的思念,以及始終捨之不去的一抹悲傷,讓她在溫柔地說出這些話的同時,眼底多了幾分落寞的情緒。

  要說恨也不是沒有,但是,當她知道太妍為了讓她記憶中的創口癒合而日夜奔波,她父親因為愧疚不敢讓當年喪母的小女孩認出他,而長年用頭髮蓋著臉上的疤痕,便明白這件憾事對他們來說也是不小的壓力。如果不給予原諒,雙方都會一直折磨彼此下去。

  而她,不只選擇了原諒,甚至接受了金太妍的愛來彌補不足的那一塊。

  「所以,請不要再感到自責,要過得快快樂樂的,這樣,媽咪也會很開心的……」牽起了太妍的手,美英露出可愛的笑容,此刻在旁人眼裡的她,比誰都幸福。

 

  「我知道了。」太妍的父親閉上雙眼沉澱了幾秒,再次張開眼時,便已經完全消弭了因上個話題而產生的情緒,轉了個風向問道「妳的父親……最近很忙嗎?」

  美英誠實地回答道「Daddy這個月沒辦法回國,所以下個禮拜,太妍會陪我一起去越南。」

  他點了點頭表示理解,正在思考著還有沒有什麼話題可以多關心自家媳婦一點,就被太妍的母親推了一下「不要只顧著帕妮,你也對太妍說說話啊!」

  似是經由了這番提醒,他才想起來自家女兒,同時也是組織的下任繼承人就站在媳婦旁邊。但是就算解除了自動屏蔽功能,他對她說話的意願性仍然不高,只當作是反正人在,就順便問一下。

  「孫女呢?」

  孩子未來的爸很俐落地翻了個白眼,答「還沒生出來……」

  「幾個月了?」

  「還沒受孕啦!」

 

  「帕妮啊,妳別在意孩子的事情,慢慢來就好。」太妍的母親親切地拉過她的手笑著說,雖然是頭一次見到她,這位善良仁慈又有禮貌的女孩卻已經給她留下極好的印象。

  這樣的孩子在太妍身邊,肯定會給她不小的幫助。如此一想,對於她將來要繼位之事便放心了許多。

  「謝謝伯母。」美英也回以一個感激的笑容。

  「好了,妳都嫁進來一段日子了,也是時候該換了稱呼了吧?」

  聽見這句帶著些許暗示的話,美英的表情有些驚慌,得到她點點頭鼓勵後,她既期待又害怕,輕輕地喊了一聲「媽……」

  這個對她來說意義非凡的單詞,從她喉中再一次發出,竟不自覺地哽咽了。

  「乖孩子,這些年來妳吃了不少苦吧。」這位年長的女性毫不吝嗇地給了她一個溫暖的擁抱,安撫似地摸了摸她的後腦勺,只是一個簡單的小動作,便讓失去母愛已久的美英眼淚瞬間潰了堤「雖然我不可能取代妳的媽媽,但是一樣會疼妳的,以後要是太妍欺負妳了就說出來,送妳一個洗衣板給她跪。」

  「嗯……謝謝媽……」

 

  「畢業後的計畫呢?」畫風和那對溫馨的婆媳不同,另一端的父子對談根本生疏得像是在談公事一般。除了他們本身顏值就高,造就每位女性經過後百分之三百的回頭率外,幾乎毫無美感可言。

  「我們兩個都申請了美國的大學,會在入學前一個月飛過去,帶她回老家看看,到處走走散心。」

  「妳二十一歲就得繼位,知道吧?」

  「我不會讓課業影響組織裡的事,放心好了。」在美英哭完,放開太妍的母親之後,太妍頭也不回準確地牽起了美英的手「我想陪她走完所有學程。」

  「咦?繼位?是當首領嗎?為什麼那麼早就要……」哭到鼻子紅通通的美英嚇得止住了眼淚。太妍現在十九歲,也就是說,再兩年後她們就要正式接下這個組織了?

  「我爸的心臟中彈過,近幾年狀況不太好,早點退休讓他養身子,是我的主意。」那般公式般的說話模式到了最後,又插入了一截對於父親的無奈「他怕退休後會很無聊,所以才一直要我們生小孩給他帶。」

  這時可以看到,角落的李Sunny又手賤地摸了帕妮的小腹一下,被她當場抓住那隻使壞的手。

 

  「是說,太妍啊,妳怎麼都沒告訴我們妳有這麼多朋友啊?我都擔心妳是不是太邊緣了都交不到朋友呢,有空就帶回家裡玩啊!」

  「媽,我們家,不是誰都可以帶回去的好嗎……」有時候,母親莫名的呆萌也會讓她很困擾。

  而且因為這樣,旁邊的幾個本來都安安靜靜的損友們,就有話可以講了。

  「欸對啊!金太妍妳真的很不夠意思,家裡那麼大都不揪的!」

  「妳根本就不是邊緣,是一個人排擠所有人吧!」

  「不揪就算了,還趁我們都不知道的時候趁機把帕妮拐回家,嘖嘖嘖。」

  「……」或許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在挑戰金太妍的忍耐極限。

 

 

 

END

 

 

 

 

 

 

 

※   ※   ※

 

 

 

所以知道了嗎

上一集是她們拍的微電影

畢業典禮也是一種大規模的逃脫之意

有人問會不會是夢還是表演,嗯對啊拍電影也是一種形式的表演XD

天啊大家現在都知道我的套路了就是負面的東西都是假的(海濤手勢)

 

既然是高中校園生活當然就要以畢業典禮作結啊

雖然我現在都大一要升大二了(?

主要是想寫出姊姊們交代後事(#)的畫面啦

還有文中她們對未來的規劃

 

至於我對這篇就沒什麼規劃了

番外也都結束惹,還在想下篇要寫什麼(看手感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