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shot_2016-06-16-15-17-18_1  

 

 

 

 

 

 

 

 

〈楔子〉月缺花殘

  『喀喀喀喀喀──』

  藍色鐵捲門被一股作氣地向上推開,明亮的日光強行跨入幽暗的室內,即便不開燈,也能清楚看見右側架上一樣樣陳列的零食餅乾、瓶罐飲料,沒有張張分明的價格卡,只有五百元區、七百元區和九百元區的差別。

  在這座早已被超商掛著二十四小時不打烊的招牌所佔據的城市當中,多年沒清而蒙上了灰塵的『雜貨鋪』三個大字長在門口上方,不僅突兀,更是與對面一排造型前衛的辦公大樓成了相當大的對比。

  老闆娘顯然剛睡醒,紮起金色的捲髮,慵懶地拉著腰。片刻,待她適應了外頭的光線,才發現店門口,也就是這棟透天厝的騎樓,停著一台從沒見過的紅色電動摩托車。

  眉眼一壓,她無奈地嘆了口氣,回頭向店裡喊道「欸,又有人在門口停車了……」

  「什麼?又來?好啊,這次我一定要給那些無照的死小孩一點教訓……」黑暗之中傳出了一道沙啞的聲線,但是那人並沒有出現,而是踩著沉重的步伐『磅磅磅磅磅』地跑上樓梯,估計是直接打電話叫拖吊車來了。

  「沒看過的車,應該不是那些國中生吧……」懶懶散散的老闆娘自言自語地說著,走出店門繞了那台車一圈,目光定在了被隨意塞在飲料格之中的工作證。

  K氏企業。

  她抬頭,望向正對面那棟美輪美奐的摩天大樓,不自覺地望向了最上層的總裁辦公室。

  不知道今天,會不會有人從那裡跳下來呢。

 

  清潔工擦得纖塵不染的大門被來者使勁推開,指紋連同尚未乾涸的紅色指甲油便留在玻璃上。她邁開步伐,高跟鞋與大理石地板合奏出十萬火急的驚魂曲,奔向了直線距離最近也要五公尺的接待櫃台。

  「那個、總裁、總裁來了嗎?有沒有說要什麼?」連招呼都不想打,她急切地問向正在閱覽今日貴賓名單的同事。

  後者不疾不徐地瞥了眼桌上的電子鐘,答道「總裁都固定八點會到的,瑜瑄姊,兩個禮拜來都是如此。」爾後,視線又回到手中的名單上,繼續看「總裁今天沒說什麼,那就是大杯冰美式咖啡,無糖去冰,不用加奶精。」

  「啊啊啊,我馬上去買!如果總裁到的話幫我跟她說,等我一下。」由於接待員的年紀較輕,她壓根就沒要聽對方回話,甚至不顧她已經起身的叫喊,頭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見那人已經消失在公司門口,玻璃門上又多了幾枚從裡面印上的指紋,她嘆了口氣,坐回椅子上,繼續做自己的事情。

 

 

  約莫五分鐘過後,一台黑色的藍寶堅尼在公司門口緩緩停下。

  關了掛在耳上的藍芽耳機,鍘刀式車門鋒利地斬開冰冷的空氣,自那扇門後出現的,是被各大新聞媒體封為『鬼神般的黑色冰山』,年僅二十五歲的K氏企業新任總裁,金太妍。

  那張嚴肅俊逸的面龐被墨鏡遮住了三分之一,底層員工會記得的,就只有自家老闆永遠維持一條水平線的嘴角。

  合身的藍色西裝加上黑色領帶,金色長髮俐落地紮成馬尾,那股桀敖不馴的霸氣任誰一看都會知道,這就是公司的掌權者,這棟建築物裡的所有人都要靠她吃飯。

 

  上任三個月以來,她嚴謹肅穆、要求完美的行事作風讓職員們備感壓力,卻也在短短的時間內就讓公司的營收飆升了一倍之多。

  她的管理才能,無論內外皆有目共睹。但她的個性,就連『可能』瞭解她的少數人都只會用三個詞來形容──冷漠、孤僻、怪異。

  大部分無法接近她的員工,要不是順從上級恭敬地為她辦事,就是看上了她的顏與氣質,將總裁視為理想型,夢想有一天可以得到她的寵幸,嫁入豪門成為少奶奶。以上這兩種員工都可以算是聖上的子民,而將她難以捉摸的個性視為異端,無法理解為何要給予這麼龐大的工作量,甚至厭惡她,說著要不是待遇夠好才不想留在這裡的員工也大有人在,把她定義為一種惡劣的主宰,只會用資本主義壓榨員工。

  簡單來說,職員的兩大陣營,就是用喜歡總裁跟討厭總裁來區分的。

 

  踏著墊高五公分的純手工皮鞋走上階梯,身後的員工已經自動自發地坐上她的車,為她開到專屬的停車位,將會有專人進行每日慣例的檢查與保養。

  而她,在點頭回應了幾位向她道早的員工之後,直直走向櫃檯,摘下墨鏡,面無表情地望著站得筆直、一絲不苟的接待員,冷冷地開口「東西到了嗎?」

  「是的,金總,已經為您送到辦公室去了。」

  總裁輕輕地點了點頭,不帶任何情緒地轉身走開,進到電梯刷卡上樓,纖細的手指按下了最頂端的『39』。

  門關上的瞬間,那人的嘴角也隨之勾起一抹旁人不易察覺的弧度。

 

  壓下門把推門而入,銳利的眸子抬眼一掃,只見辦公桌上放著一個大箱子,角落還貼有特急件的標示。

  她愉快地邁開大步走近,拆開箱子,裡頭全被塞滿了迪士尼的豆筴娃娃,大大小小都有,約莫二十多個左右。拿起最大的那個,她心滿意足地抱在懷裡蹭,用臉頰感受它的柔軟。

  這位冷酷霸道、我行我素的K氏企業總裁,此刻抱著可愛娃娃的模樣,看起來就和她那張軟白稚嫩的童顏一樣,是個童心未泯的少女。

  『叩叩叩!』很不湊巧地,在她與心儀的娃娃溫存之時,辦公室的門被接連敲響好幾下,她甚至還沒開口應允,那人便不假思索地推門進來,手上還端著一杯熱騰騰的拿鐵。

  「抱歉,金總,我……」

  「妳還站在那裡做什麼?」那道寒氣逼人的聲音響起,比起無情的背影更加凍人。

  「對、對不起!我……」

  「比我晚到五分半,該扣妳多少錢?還有,我什麼時候改喝加奶的咖啡了?」連回頭都不用,光憑氣味她就知道對方拿了什麼進來,那他媽還是熱的。

  「我、也才不過五分鐘而已……」秘書弱弱地答道,至於後句她無力辯駁的是,她根本沒記清楚總裁平時都喝什麼。

  「五分半,三百三十秒而已嘛。那要不要算算看這兩個禮拜妳總共遲到了多久?」將豆莢放回箱子中,重新封好,她已經喪失了與娃娃培養感情的興致,全都是因為身後這個小毛病不斷,她連看都不想看的秘書「印錯資料、送錯文件、買錯咖啡、隨隨便便進來、指甲油沒乾、服裝儀容不整、慣性的遲到,請問妳為什麼要進來我的辦公室?妳今天連工作證都沒戴不是嗎?」

  她俯首,頭頂一麻,想起了出門前被自己塞在機車裡的那張證件。

  「別讓我說第二遍,請出去。人事命令五分鐘後生效。」

 

  門板被那充滿委屈與憤恨的力道甩上後,總裁辦公室一片靜默。總裁回頭了約莫十五度,以眼角餘光確認了那人著實已經離開,連咖啡都沒留下,伸手拎起桌上的電話,撥了內線連到總經理辦公室。

  「崔秀英,跟Sunny說,我要一個新秘書。」

  『靠,這是妳上任以來的第八個了,妳他媽是不能省著點用嗎?』正在吃早餐的總經理差點被嗆到,剩下的半個三明治一受驚嚇,就棄掌逃生了。

  「沒別人的話,就叫李Sunny上來。」正大光明地與總經理搶秘書,想必她不服也只能憋著。說完,總裁本想就這麼掛電話,但一想到自己還是沒東西可喝,又舉起來補了句「我要咖啡,老樣子,再給我弄錯妳就從頂樓跳下去。」

 

  對方任性地電話一掛,總經理辦公室也幾乎要被她頭上長出來的黑線給劃滿了。

  「幹嘛?吃東西就閉上嘴巴好好吃啊,噁心死了。」剛進來的秘書長沒聽到總經理與總裁的談話,拿著文件夾就從總經理的頭上巴了下去,因為強大的作用力使然,她口中沒吞下的食物殘渣都噴了出來。

  「順圭,樓上那顆冰塊又炒人了,說沒人就要妳去遞補啊!」總經理很沒骨氣地抱住了秘書長的大腿。

  「哈,小玄剛才說,她擔心這個秘書會不會只做到今天而已,真準。」秘書長喜孜孜地左右歪了歪頭,從抽屜中拿出一份新的履歷表「昨天有新人來應徵,說什麼職位都可以,想要難一點的能給她越多磨練越好,那就丟上去好了。」

  「好狠的心啊,才剛來就要人家當鐵達尼號去撞冰山……」

  「不然妳想看我當第九艘去撞是嗎?」

  「不不不不不妳留在我這邊就好,求妳了……」

 

 

  五分鐘後,一雙粉色細高跟鞋優雅地走出了停在三十九樓的電梯。

  「進來。」再度聽見敲門聲響起,坐在辦公椅中翻閱早報的總裁漫不經心地瞥了眼,映入眼中的身影陌生得令她感到好奇,垂下的眼眸又抬起看了一次,這回,視線停留得竟比她預期得要多了好幾秒。

  輕輕帶上門板的美麗女子穿著簡單樸素的套裝窄裙,裙下的美腿好看到讓人心猿意馬。一席烏亮的黑色長髮盤在腦後,小巧精緻的臉蛋掛著自信美麗的面容,炯炯有神的雙眼透著一股傲氣,似是要證明她比誰都認真,她的能力不會輸給任何人。

  那股衝勁與野心帶著強烈顯著的色彩,落入總裁眼底,在她只有黑白兩色的視野中立起了獨特的標的。

  「您好,我是今天剛上任的新秘書,Tiffany Young Hwang。」禮貌地將冰美式咖啡放到總裁桌上後,她畢恭畢敬地鞠了個躬,低沉而充滿磁性的聲音說起話來,格外地讓人心情愉悅。

  這讓她興味盎然地挑起了眉。

 

 

 

 

 

 

 

 

  

 ※  ※   ※

 

新坑

之前有預告過會是總裁祕書

但是改了妮的屬性

因為不想和前一篇校園文太像,只是從十代變成二十代

為了弄個更不一樣的感情線所以任性地改了

不過相信御姊受應該還是很好ㄘ吧

 

然後金太妍的人設依舊瑪莉蘇啊幹

 

篇名的意義有點深遠我想保留到後面在講

(絕對不是三月一號這麼智障,不然我也取個三月九日)

本來這麼現代的文應該要取國際化一點的名字(英文名)

但是英文詞彙量太少擠不出來,所以還是改用中文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