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Gd7E1uBEvmD  


 

 

《族長》太妍 - 體型較小的金棕色母虎斑貓,金色眼珠

《副族長》俞利 - 從頭黑到尾的母貓,綠色眼珠

《巫醫》孝淵 - 棕色眼珠的玳瑁貓,腳掌是白色

    徐玄 - 淺棕色的母虎斑貓,棕色眼珠,孝淵的見習生

《戰士》宋茜 - 黃褐色皮毛、綠色眼珠的母貓

    順圭(Sunny) - 非常嬌小的金黃色母貓,腹部以下是白色,金色眼珠

    秀妍(Jessica) - 漂亮的藍眼白色母貓

    美英(Tiffany) - 有一雙美麗笑眼的淡薑黃色母貓,眼珠是藍色

    秀英 - 四肢修長的黑棕色母貓,橘色眼珠

    逸雲(Amber) - 棕色眼珠,金毛,有淺褐色斑紋的母貓

    秀晶(Krystal) - 藍眼,乳白色的母貓

《見習生》允兒 - 淺灰色帶深色條紋,綠色眼珠的母貓,俞利的見習生

     承歡(Wendy) - 銀灰色的母虎斑貓,金色眼珠,太妍的見習生

《貓后》賢敏 - 淺褐色的小型母貓,太妍、Sunny、孝淵以及Amber的母親

    馨 - 長相和西卡相似的白色母貓,Jessica和Tiffany以及Krystal的母親

    茉莉 - 苗條而高挑的深色母貓,俞利、秀英、允兒的母親,徐玄的養母

《長老》寶兒 - 黑白相間的藍眼母貓。因為腿瘸了提早退休,前任副手

    葉英 - 淺灰色帶有深色斑點的母貓,前任巫醫

 

 

  臨近禿葉季,太陽總是特別晚升起,然而早在天色未明之際,部族貓為求生存發展出的各項機制便開始運作,營地雖冷而不清,默默地開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橘紅色晨曦如輕巧的絨羽,片片落入溫暖乾燥的見習生窩,覆上乾苔蘚團中隨著呼嚕聲起伏、熟睡的淺灰色毛球。忽地,一道瘦長的黑影占據了洞穴的入口,也擋住了照在她身上和煦的日光,使得稍有光線而變得明亮的窩再次回到黑暗之中。

  林中的朝鳥時而啁啾,悅耳的鳴叫聲為這美好的早晨帶來一股清新自然的感性,亦讓仍處在夢中的小見習生睡得更為香甜。

 

  伏在巨樹的枝葉間,她深色的皮毛很好地融入了茂密的葉堆中,明亮的綠色眼珠緊盯著枝梢正在整理羽毛的肥班鳩,壓低了身子,試圖再靠近些以取得更容易獵捕的距離,如果抓到的話,她不僅吃得飽,還能和心上的某隻淺金色的小母貓共進晚餐。想著,她的腎上腺素就急遽增加,屈起後腿蓄力準備撲過去……

  『轟隆隆隆──』誰知,彷彿大地動怒似的,伴隨著可怕的巨響,整棵樹突然劇烈搖晃起來,嚇得她從樹枝上跳起,一個重心不穩就掉下了樹,也摔碎了她難得的美夢。

 

  猛地睜開眼,只見一道巨大的黑影矗立在眼前,因背光而看不見他的面容,簡直就把允兒給嚇爛了。

  「哇啊啊啊啊!」她發瘋似的尖叫著,四肢像打滑一樣站都站不穩,幾乎是用爬的逃離自己睡著的小窩,卻在跑到更遠的地方前,就被那隻黑色的巨掌給揪了回來。

  「呀,妳他喵還在做夢啊?」那道黑影──就是一隻黑色的成貓,壓低了聲音向她發出嘶聲嚴厲地警告,並且抬起前肢,有些用力地從她的頭上巴了下去「小聲點,一大早就這麼吵,連星族都要被妳吵醒了!」

  「喵……」允兒吃痛地抱著自己的頭哀鳴,聽見她的聲音,再張眼一看,竟是自己的親生姊姊兼導師。頓時,原有的恐懼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滿腹的怨懟與委屈,微微抬起頭來,同樣是綠色的眼珠中透出些許不滿「哼,妳們戰士窩位置比較遠當然不受影響,我們上面就是族長窩,每晚都會傳來一堆有的沒的……應該問問星族會不會我們大嗓門的族長夫人吵醒吧?」

  面對允兒的抱怨,俞利倒是毫不在意地甩了甩尾巴「我還不是都得在族長窩外等到聲音停止才能進去,習慣就好。」畢竟她可不想看到什麼不該看的,然後被族長大人扒掉一層皮。

  「那不一樣,我還是見習生欸,我需要睡眠才能有良好的發育啊!」還想辯駁的允兒聲音忽地拔高,就被俞利一尾塞住了嘴巴「叫妳小聲點妳是聽不懂喔?妳的室友早早就被挖起來,帶出去巡邏了,已經讓妳睡夠久了好嗎?」

  在她腹黑地閉口咬住自己的尾巴前,俞利迅速地抽了出來,溼答答的尾尖在她身上抹了幾下,拋下一句話就走出了見習生窩「先去吃早餐吧,等巡邏隊回來,就要開始今天的訓練了。」

  「咳咳……」允兒清了清嘴巴吐出滿嘴的黑毛,順便洗把臉整理儀容,這才起身走向外頭。經過另一個昨晚還有貓睡,此時卻空著的窩,她緩下腳步嗅著乾苔蘚上殘留的氣味,果真離開有段時間了。

  「太妍姊姊帶她出去了嗎?不愧是族長,做了整晚的運動體力還這麼好……」她低聲咕噥著,走出窩外,迎面襲來的寒風冷得讓她打了個哆嗦,恨不得再回到窩內睡回籠覺。

 

  還住在育兒室的時候,她最期待有戰士來窩裡,無論是帶來食物抑或對貓后們噓寒問暖,她都會老巴著人家不放,要對方教她幾招戰技才肯罷休。

  她上頭有兩個已經成年的姊姊,出生於她們那一代的貓兒,至今已是族裡的菁英戰士和巫醫。在她們的領導下部族越趨強盛,亦讓SM在森林遭逢重大變故時,擔任重要決策者的角色,凝聚所有貓族的力量抵禦外敵、維護家園的秩序與安全。

  看在小小年紀的她眼中,姊姊們真的好威風,她也好想快點長大,成為戰士,讓那些膽敢小看森林貓的異族知道他們不是好惹的。總有一天,當她成為銀毛星群裡的其中一顆星子,後世會永遠記得她的名字,緬懷她的戰功與榮耀……

  「哈啾!」可是現在,她只想回到媽媽懷裡當整天蹭飯吃的小貓,那種白日夢還是作作就算了。

  「怎麼打噴嚏了?姊姊感冒了嗎?」才剛抬起腳掌要往前走,聽見熟悉的聲音自右後方傳來,她一下子豎直了耳朵,腳步一轉,面向她時便換上了招牌的笑容「沒有啦~一定是有人嫉妒我太帥在說我壞話,我的身體可是好得很呢!」

  唯獨在她面前,即便有再多的怨嘆都要硬逼著自己吞下去,只因為不想讓她覺得自己是如此沒用的貓。何況,從前說著要成為偉大戰士的夢想,大部分都是講給她和另一名玩伴聽的……

  「小玄,那是妳的早餐嗎?」注意到那隻巫醫見習生腳邊躺著一隻頗大的老鼠,她忍不住出聲問道,那種大小她一定吃不完的,說不定可以跟她……

  「我還沒吃,因為有幾個長老感冒了,孝淵姊姊把藥草塞在食物裡面讓我送去給他們。」徐玄有些無奈地說著,即使長老窩裡有葉英和寶兒勸說,年紀大的長老們依舊固執地認為病放著自己就會痊癒,最近天氣轉冷,怕是只會更加惡化。

  不像徐玄心繫著長老們的病情,一聽她還沒吃,允兒的尾巴便豎得老高,腳一溜便跑向獵物堆,只留了一句話給她「我們一起吃吧!等我,我去長老窩找妳!」

  「咦?等、等一下,妳不要過來啦!」徐玄的聲音還來不及傳進她耳裡,那團灰色毛球已經不見蹤影,消失在她擔憂的棕色瞳孔之中「都已經開始打噴嚏了,要是被傳染得更嚴重怎麼辦……」

 

  不過,允兒也沒有進到長老窩去,只在外面等她出來。一旦有像她們這種年紀的見習生進去,長老們就會一個個開始回憶當年、重溫舊夢,光說往事還不夠,連幾百年前雷風河影四大部族分治森林的傳說都會拿出來講,而且每次,講的內容都一樣。

  腳邊躺著兩隻因天冷有些凍僵的山雀,她無聊得抬頭到處看看,數著樹梢還掛著幾枚乾枯的葉子,或許再過幾天就會掉光,進入真正的禿葉季了吧?到時候食物一定會更少的嗚嗚嗚……

  正當她這麼想時,進長老窩送食物的徐玄退了出來,她立刻換上笑容,指了指挑好的食物。

  兩個小見習生在廣場上找了個曬得到太陽的地方,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中共進早餐,邊聊著這兩天族裡發生的事情。即使兩隻小貓分別成為了戰士見習生與巫醫見習生,現今也居住在不同的窩中,兩人的好感情依舊沒有變質。

  「妳今天還是跟之前一樣,和孝淵姊姊出去採集藥草嗎?」允兒迅速吃光了那隻小小的山雀,用舌頭挑著齒縫卡住的絨羽,表情有些扭曲。

  「應該不會,姊姊說,今天會有別族的使者來,她必須留在族裡。」徐玄則是先把羽毛拔光再慢條斯理地咀嚼,回答她的問題時,目光不禁飄向了巫醫窩,望著在裡頭清點藥草數量的孝淵「其實我也都認識得差不多了,姊姊應該會讓我自己去。」

  「妳自己去太危險了,我可以……」允兒自告奮勇,完全沒考慮自己還有訓練的事情,心都被徐玄牽著走。然而,她話還沒說完,就被從族長窩下來的某隻淡薑黃色的母貓給打斷「喵?小玄這麼早就醒了啊?」

  聞聲,徐玄開心地回頭,確定來者後便興奮地跑過去,親暱地蹭著她的脖子「帕妮姊姊!」

  話沒說完就算了貓還跑走,又不敢對族長夫人發脾氣,允兒挫敗地垂下耳朵,尾巴在地上掃了掃,暗自腹誹了幾秒。

 

  徐玄是族長太妍的姪女,因為母親早逝、父親不在族裡,年幼的她還有當時被撿回來的銀毛貓族的小貓,便交由允兒的母親茉莉扶養。三隻小貓雖沒有血緣關係,卻情同手足般親密。

  太妍和帕妮最常到育兒室來看她們,把三隻小貓都帶出去玩,其中,徐玄和她們的感情最好,也最常膩在她們身上撒嬌。

  「姊姊,是妳太晚起來了啦!太妍姊姊出去巡邏都快回來了。」如同此時,她被帕妮寵溺地圈在懷裡整理毛髮,不時發出舒服的呼嚕聲。

  「咦?會嗎?可是我看Jessi也還沒起床啊,俞利不是現在才要去叫她嗎?」帕妮呆萌地望向戰士窩的門口,那隻黑貓才剛走進去,沒過幾秒就被轟了出來。

  「西卡姊姊是睡神吶,她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睡覺的……」徐玄直接告訴她自己觀察到的結果,還曾經問過孝淵她是不是生病了,得到的回答卻是:懶癌末期。

  不遠處的允兒則翻了個白眼,沒記錯的話,帕妮姊姊和西卡姊姊不是手足嗎?怎麼到現在還不曉得這件事啊……

  突然,營地入口傳來一聲聲打鬧似地嚎叫聲,吸引了廣場上部分貓兒的注意,也令這一頭的允兒和徐玄豎起耳朵,紛紛瞥向聲音的源頭──早晨的巡邏隊和狩獵隊回來了。

  再回頭時,徐玄本來靠著的帕妮已經不見了。

 

  「喵的咧!現在食物就已經夠少了,妳還偷吃!」Sunny一腳就把秀英給踢進門口,讓她遠離自己身上背著的兔子。

  「可是順圭……我餓啊!」秀英可憐兮兮地露出了乞食的表情,又想蹭到她身邊「已經回到營地了,可以讓我吃了吧?」

  她一早起床,還沒吃早餐就被興致很好的太妍拖出去巡邏,餓得要命。回來的途中正好遇到領著狩獵隊的Sunny,就蹭到她身邊討拍、控訴族長的惡行,順便吃幾口她的獵物。誰知道被Sunny發現之後,只要她們的距離縮短到兩條尾巴內,就會毫不留情地把她踢開。

  「妳去挑獵物堆裡的啦!這要給育兒室裡的貓后和小貓,妳他喵這麼健康還長這麼高,吃這麼好幹嘛?」

  「難得有兔子嘛,順圭,我就再吃一口……」

  「不要叫我順圭!」

  「喵的,是吵夠了沒?崔秀英妳先滾去旁邊啦!」光是在旁邊聽著,火氣就上來了的太妍大吼一聲,再補一腳把她趕到獵物堆旁邊,齜牙咧嘴地說「聽好,妳要是敢再喵一聲,妳今天就都不用吃了!想吃那隻兔子的話,就給我乖乖等到他們吃完,妳才能進去撿吃剩的!」

  「喵……好、好啦……」最後,她只能服從地從獵物堆裡挑幾隻還算有肉的出來吃,但是對食量大的她來說,要吃飽是絕對不可能的。

  當然,太妍也知道這件事,但因為今年落葉季獵物比往年都少,想必禿葉季一到,族貓們的生活會變得更加嚴峻。她身為族長,要負擔的是整個部族的胃,只好在可看見的範圍內減少戰士的食量,讓貓后、小貓及長老吃飽為主。

 

  確定Sunny將獵物妥善分配之後,她才打算離開,只是剛轉身,某個淡薑黃色的身影就撲了上來,熱情地將她撲倒在地狂蹭。

  「DaeDae,妳今天怎麼沒有叫我就自己跑出來了?害人家都找不到妳……」美英委屈得耳朵都扁了,湛藍的眸子閃著湖水般的光澤,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幾乎要把太妍的心給萌化了。

  「想讓妳睡久一點啊,孝淵說妳暈倒可能是睡不飽,我心疼……」太妍溫聲地說道,又舔了舔美英的臉頰安撫她,卻換來她帶著淚花地搖頭,又立刻道歉「好好好對不起對不起,是我的錯,我以後會把妳叫醒的,我保證……」

  「DaeDae這麼辛苦,我不想要每天就只待在窩裡睡覺……」小爪子小力地踏著她的肩膀像是在幫她按摩,不只垂下了目光,連說話的語氣都極為低落,帶著滿滿的自責與愧疚。

  雖然帕妮的身分也是戰士,卻不擅長狩獵跟打鬥,還因此晚了一季才搬離見習生窩。在她成為戰士之後,出去狩獵往往都空爪而回,大部分都是跟著去巡邏,或是在營地內做些打雜的工作,連一次都沒參與過戰事。再加上,她從小就會不定時的昏厥,醒來後莫名其妙地喊著不認識的貓的名字,最近頻率高了,更不敢放她一隻貓在外面跑來跑去。

  但是對她而言,這種保護會讓她覺得自己是不是比不上別隻貓,尤其當大家都在為了生活而忙碌的時候,她就會開始懷疑自己的存在。所以,她既然沒辦法成為全能的戰士,也不能老是吃飽睡睡飽吃,不然真的會跟Jessi她們說的一樣,變成豬的!

  「我也想要幫DaeDae的忙,想要照顧DaeDae!」她總是說服自己還有別的事可以做,而當她持有這種想法的時候,低落的態度很快就會被這種積極正向的心態給取代,眼神也隨之堅定了起來「DaeDae早上有吃東西嗎?嗯?」

  這麼問是因為她知道,太妍會覺得獵物不夠就乾脆不吃,或是找機會跟別人共享,但是吃沒幾口就推開了。比起自己,她總是在乎部族更多。

  被問到敏感的問題,她的耳朵不受控制地豎直了起來,眼神也不敢對上她而到處亂飄「呃,我……剛剛、欸……有……沒、沒有……」

  「又沒吃了!DaeDae不乖,過來,妳一定、一定要吃點東西才行!不然怎麼管理部族嘛……」美英咕噥著咬著太妍的後頸,把她拖往獵物堆,強迫她從裡面選一隻來吃。

 

  平時氣場最強的族長被這麼對待,族貓們似乎也都習以為常地無視了。距離她們最近的一隻銀白色小母貓從獵物堆中挑出一隻小鼩鼱,咬起獵物,繞過她們快步走到允兒和徐玄身邊,趴在一旁,滿臉的生無可戀。

  「怎麼了?幹嘛這麼悶悶不樂的樣子?」從她金色的眸子中讀不到平時的活潑,作為她的訓練夥伴,允兒直覺地就斷定,大概是和等等的訓練內容有關。

  嚼著多筋的鼠肉,Wendy口齒不清地說「早上巡邏前,我聽太妍姊姊和俞利姊姊討論過了,今天是爬樹訓練,晚點要我們去天青木集合。」

  眼底沉著一抹擔憂的她,對爬樹這項技能相當沒有信心。或許是因為她不具有森林貓的血統,從小看著允兒跟徐玄爬上樹玩時,她永遠都只能當在樹幹上磨爪子的那隻小貓。成為見習生後,她接受正式的訓練,至今雖然已經可以在樹枝間移動,速度卻始終比同齡的貓兒要慢上許多。畏懼高處的她,只要一不小心往下看,就從頭麻到尾巴,接著就是腳掌一滑從樹枝間掉下去。

  「呀,妳怕什麼啊喵?我們向來就擅長從高處落地,就算落不好,太妍姊姊也會在下面接住妳啊!」知道她對於爬樹的恐懼,允兒開玩笑似地安慰著她,還順便婊了一下自己的導師兼姊姊「哪像我,俞利姊姊都不曉得在發什麼呆……要不是現在地上葉子夠多,我都不知道回不回得來!」

  「他喵的!我哪有在發呆啊?」講壞話前不先環顧的後果,就是那隻貓極有可能在下一秒出現,往她頭上巴了一掌「妳小時候在樹上玩得那麼開,都當見習生了還會掉下去,那我看妳也不用當戰士了。」

  「喵嗚、痛、痛啊!」允兒趴到地上,抱著自己灰色的頭顱嗚咽著。張口本想再頂撞個幾句,卻接收到自己可能會被罰去掃長老窩的威脅眼神,乖乖地閉上了嘴。

  「所以都知道等等要幹嘛了吧?我和太妍先過去,妳們吃完等等就過來啊。」俞利晃了晃尾巴提醒著,行經Wendy身邊時,低下頭在她耳邊多喃了兩句「別擔心,不會給妳太大的壓力的,好好做就行了。」

 

 

 

     

 

本來其中一隻是我的角色

可是後來想想真的太中二太智障了,還是換成別人好了XDDD

所以我就讓阿溫進去惹owob

不過說實話我對貝貝沒有特別去了解

只有看新聞報導和一點點的綜藝節目

性格如果抓不準的話,就當作我OOC了吧XD

(題外話,對阿溫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

可以睜很大的眼睛 還有 看到金太妍出現睜更大的眼睛XD

 

妮的戲份應該要在五六集才會多一點

不過我有小埋一個梗,以後就會慢慢揭露了

 

八月中後都沒更

大概是因為暑假要不是在耍廢就是重心都在工作上

連這篇的一半都是四五月時寫好的庫存

簡單來說就是最近沒啥熱忱啦

希望能快點把狀態調回來

 

我還有一個多禮拜的暑假,但是有七天都是要上班的qwq

最近真的要被雞雞歪歪的客人給磨掉耐心了

大學生跟老人什麼都不會只會眼神求助

估計新進的小大一也會有一堆死讀書的生活白痴,厭世能量MAX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