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h_rB0CIAAW5KW  

 

 

 

 

 

 

 

 

〈第二章〉02:30

 

  傍晚時分,溫橙的暮色沖淡了秋夜的微冷。難得離開公司時天尚未暝,迎面拂來的北風不若以往的寒冷蕭瑟,倒是吹得她神清氣爽了起來。

  站在K氏大門外的黃美英深吸了口氣,不同於公司內壓抑的氣團,清新的冷空氣恣意妄為地灌入她的肺部,格外地令她精神振奮。

  單手撥開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沉穩內斂,而整齊地梳到後頸之下的如瀑長髮,一把烏亮的青絲盤在左肩、踞於胸前,隨著她邁開大步前行,撩人心弦地震盪搖曳。

  夕陽斜斜地映射,使得她的影子被拉得極長,鑲在她鞋底跟著溫順地過了馬路,最終隱沒於雜貨店招牌的陰影,融入了她們和樂的交談聲之中。

 

  「哇,妳今天又來了,呀!不要老是吃那麼沒營養的東西啦!」有別於早上開店時會出現慵懶的金髮老闆娘,此刻坐在櫃內打著手遊的另一名員工身材微胖,紅褐色的及肩短髮綁成了馬尾。在長年的菸癮之下,她的嗓子被燻得沙啞,卻不曾失去她關懷客人的溫度「妳不是在對面的大公司上班嗎?那薪水應該不錯吧?是做什麼的?」

  聞聲,正在麵包架前細細挑選的黃美英抬頭回望,有些疲倦地笑道「也沒什麼,就是總裁的秘書,幫忙處裡些瑣事罷了。」

  儘管忙碌了一天,又接下了本來不屬於自己的翻譯工作,為了不讓他人擔心,她仍是竭盡所能地露出了最有活力的笑容。

  「總、總裁的秘書?」知道這位年輕的小姐才剛來不久,本以為只會聽見在哪個部門實習之類的答案,落入耳中的職位卻比她想像的要高出太多。

  雜貨店的位置就在一間大公司對面,根據她們長久下來的觀察,加上員工們總會在出來採買零食時說三道四,雖不在裡頭工作也會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她明白,他們的總裁或許不像其他家總裁那麼好伺候,但最起碼對員工都是不錯的,那怎麼可能……

  被她的答覆驚得無法再繼續撐起笑容,連進入王關的遊戲都忘了繼續打。她當機立斷地放下手機,趴到櫃檯上靠近點問「當總裁的秘書待遇還不好嗎?還是……妳被妳們家老闆虐待了?」

  那一臉有掛的表情,就像是摸到一個把柄般,語氣跟著起了些微變化。

  「謝謝您的關心,不過總裁並沒有苛待我,是我沒有特別想吃的東西,覺得吃什麼都可以,所以才隨便吃的。」黃美英溫聲地解釋著,纖長的手指滑過幾個單獨包裝的塑膠袋,取下三個圓潤的麵包,又繞到冰箱前拿出一瓶紙盒裝的咖啡牛奶,抱著這些東西到櫃檯結帳。

  「老是吃麵包不會膩嗎?巷口有麵店、有辣炒年糕,對街的土豆排骨湯也好喝。買這些的錢,妳去那邊,可以點碗麵來吃,還可以加點小菜……」作為一個生活了幾十年的當地人,對食物甚有研究,她才剛要開始介紹附近有什麼好吃又平價的美食,卻被突然響起的電話聲給打斷。

  聲音從黃美英背著的包包中傳出來,她低頭翻找了一下,看見亮起的螢幕顯示來電人後,按下忙碌中的按鈕又丟了回去。

  「抱歉,我還有別的事情,下次再向您請教附近有什麼好吃的吧!」語帶抱歉地鞠了個躬,她付了錢後將幾樣食物拿上手,留下一句再見就匆匆離去。

  沒接電話,不代表那件事情不急,只是她覺得打斷人說話的興致,又在對方面前逕自講起電話不太有禮貌,所以選擇先離開再回電。

 

  「怎麼了?幹嘛叫那麼大聲?」在二樓吃飯的店長約莫在她離開後五分鐘,才從後方的樓梯間現身,探出一顆頭,望著正坐在櫃檯中狂按手機的店員。

  「不是有個長得很漂亮,每天都會來買麵包的女孩子嗎?她剛剛來了。」她二話不說地退出了挑戰Boss失敗的遊戲,點進通訊軟體,在聊天頁面尋找某個許久不見的對話,同時有些責怪意味地喃喃自語道「怎麼可以讓一個瘦弱的女孩子吃這麼差嘛,我一定要好好教訓那傢伙……」

 

 

 

  「我回來了!」回到自己租的小公寓,黃美英總習慣喊上一聲,以示自己已經平安地回到家。這聲不止盡顯她一天的疲憊,有時還帶著無可訴說的委屈,心底期待著有人會來摸摸她的頭,安撫地說上一句『辛苦了』。

  雖然屋裡並無他人,沒有告知這點的必要,那樣的盼望終究也只是幻想,她卻能從這句簡單的話中獲得安全感,給精神困乏、回家後仍是孤獨一人的自己一點安慰。

  長年在美國與母親生活時養成的習慣,在隻身來到韓國後,已然成為了一種精神寄託,讓她可以暫時欺騙自己,她走進的是遠在美國的老家,母親正坐在滿是飯菜的桌前,等著她坐下後兩人面對著禱告,然後邊吃飯邊聊著今天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事……

  然而,回憶總會在她脫下高跟鞋,而不是學生時期常穿的帆布鞋時從腦海中剝離。玄關迴盪著指針遊走的滴答聲,殘忍地提醒著,她連沉浸於幻想的時間都沒有的事實。

 

  換下了在家顯得過於拘謹的套裝,她卸了妝,換上一身鬆軟的睡衣,並在隨手一抓後束起了長髮。咬著粉色的髮圈,她走進廚房,經過覆著一層灰的瓦斯爐和餐桌,同時綁好了頭髮,接著打開不久前熄了燈的微波爐,取出加熱過後的咖啡牛奶,捧著熱呼呼的馬克杯走回房間。

  生活過於忙碌,使得她沒有多餘的時間裝飾房間,年幼時總會想辦法將整個空間堆滿粉紅色,若是再穿上粉色的睡衣,就會像變色龍一樣在房間裡整個隱形的那種程度。而在被工作和生活壓力給充實的現在,她只求簡單明瞭、不會在她爆走時成為障礙物就好。

  『兩點半前交稿,妳可以嗎?』

  『要搶在明天凌晨前送印,如果不行的話,可以把後半段給其他人做。』

  乾淨整齊的書桌上,筆記型電腦的螢幕開著數個視窗,右下角不斷地跳出新訊息。她在書桌前坐定,拆了從雜貨店買回家的麵包咬了幾口,邊吃邊簡單地閱過那些消息,然後回覆。

  『我會在期限內全部完成,我保證。』

  確定沒有什麼需要馬上處理的事情後,她打開文書編輯的視窗以及放在桌緣的英文小說,接著上頭密密麻麻的文字,飛快地敲起鍵盤。

 

  靜謐的夜晚,在那如雨點般落下的按鍵聲中,彷彿起了共鳴般,不甘寂寞地自天上降下數量眾多,承載著越來越多重量的水珠。

  玻璃窗面被雨水打出了花,當它開得越繁盛,越容易因為過重而一簇簇地滾落。

  記憶中的她是如此,而現今的她,亦無可避免地走上了相同的道路。

 

 

  「What the fuck,為什麼偏要選我洗衣服的時候下雨……」

  站在落地窗前的金太妍穿著寬鬆的襯衫和四角褲,望著腳邊一籃剛從洗衣機中拿出來的衣服,本來就毫無神采的雙眼頓時如同死魚般,透出一股乾鹹的絕望。

  她明白天有不測風雲,晴朗無雲的夜可以說下雨就下雨,但是,她那些一個禮拜才洗一次的衣服怎麼辦啊?明天沒乾,她就只能穿襯衫跟短褲去上班啊!

  洗衣籃散發的一股溼氣彷彿一隻死不瞑目的水鬼,伸手握住了她的腳踝,含冤地喊著『我好恨啊』,有一下沒一下地試著將她拖入水底。

  而在家本來就不常用大腦的金總裁,在『開車出門把衣服送去烘』和『死活不讓記者拍到自己穿短褲上班的模樣』兩個選擇間猶豫不決。

  她皺著眉,如同身在會議室,決策什麼重要公事般咬著大拇指,站在落地窗邊想了很久。

  最後,她一腳踹開那隻緊抓著她不放的手。

  她,放棄了思考。

  她回到房間,撲到床上抱著她的大豆子滑手機,完全不打算讓自己表現得像個英明睿智的企業家,將廢宅的本性展現得淋漓盡致。

 

  K氏集團不單單只有3C電子業,她上有哥哥下有妹妹,在成年後分別繼承了機械化工與金融保險業,還有一些零碎的中小產業,則是分給了父親那方的親戚去管理。

  生在如此龐大富裕的家族中,父母除了滿足他們的物質所需外,對其生活還是有一定程度的規範,不曾有過責備懲罰,也不會過度的縱容寵溺。

  在繼承公司之前,父母更以獨立為由要求他們各自搬離家,除了房租之外,生活費都得自己賺,藉此培養基礎的工作技能。那段期間,金太妍做過十餘種不同的工作,例如餐飲業、服務業、加工廠、上班族等等,也因為她是設計系出身的去廣告公司待過一陣子。

  她說過,身為站在企業頂端的人,唯有從底層做起,才能真正理解下屬的壓力與想法,也才知道對他們來說,哪些是難言之隱哪些又是藉口。

  但其實,真正驅使她去這麼做的動力,是為了令總是身處『順境』的自己感受到人生的艱難,在面對問題並自行解決的當下,才能獲得生存的實感。尤其對於天資聰穎的她來說,一項遊戲只要五分鐘就能掌握訣竅,一份工作她在一星期內就能快速上手。媒體與大眾眼中的一帆風順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好過,反而相當地單調無趣,她更是過得索然無味、形同嚼蠟。

  因此,管理一間瞬息萬變的大公司,就成了現今最能引起她興趣的事情。而在沒什麼重要事情的空窗期,例如下班回家後,她就只能賴在床上打遊戲了。

 

  五十二吋的液晶螢幕持續播著鬧哄哄的綜藝節目,讓不屬於她的笑聲以及搞笑的配音充斥整個房間,但那名躺在床上玩著農場遊戲的人,卻一眼都沒正視過那台乾笑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視。

  手指滑過一整排的農田,採收數十個成熟的作物,通通收入倉庫中又完成了一個任務。誰知道,在她右手離開螢幕的下一秒,支撐著機殼的左手因摩擦力不足而滑了下來,一言不和就砸在了她臉上。

  「幹。」她痛得摀住了鼻樑,側過身蜷縮成一團,等待痛感過去。

  然而,時隔數分鐘,她都沒有再拿起手機,任由停留在任務頁面的螢幕暗掉,又被傳來訊息的提醒給點亮。這名廢宅只是又從側躺翻成了平躺,望著潔白的天花板,想起了那件讓她很在意的事情。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請她吃飯,又不能讓她回拒自己呢?

  這對金太妍來說絕對不是一個無聊的問題,要知道,以她這張臉和在公司的身分,除了李順圭和崔秀英外,是沒有多少人能拒絕她的。

  偏偏,又無法忘懷那女人第一次走進她的辦公室時,眼中的倔強與不屈。

  已經不是單純地想關心她,而是從中衍生了想挫挫她的銳氣,讓她聽命於自己的想法。

 

  天花板被她這麼意往情深地盯著,似乎也被她腦中的思緒給渲染,暈開了一抹淺淺的粉紅色。

 

 

 

 

 

 

※ ※ ※

 

首圖是死魚般的金總裁

 

我還在思考後面的事件要怎麼安排比較好

所以前面都是鋪陳跟個性講解的部分

會比較無聊是正常的

只好委屈一下金總裁博君一笑了

 

金總表示博妳媽逼老子的形象呢

 

關於妮妮

上次有人猜到她回家之後還要繼續工作

這是一個點

然後這集的字裡行間還有另一個點

 

BTW雜貨店的兩位不是少時,就只是前期用於鋪陳的配角而已,勿驚勿慌勿害怕,感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