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60515_181033  

 

 

 

 

 

 

 

 

〈第四章〉12:00

 

  身為總裁的秘書,每天幫總裁跑公文是她的工作之一,而幫總裁過濾公文的總經理辦公室也就成了她最常去的地方。只是今天,電梯裡多了那個穿衣風格與場合不太融洽的人,黃美英竟無端地心跳加速起來。

  沒道理會因為這樣就感到陌生,但隨著電梯向下而逐漸減少的樓層數,她內心的躁動與不安確實增加了不少。

  深吸了口氣,她強迫自己的手指別再絞著無辜的裙擺,飛到天際的思緒終於拉回了狹小的電梯內,聚焦在樓層鍵『15』發著光的儀表板上。雖然現在是午休時間,但她仍在老闆面前,可不能因為走神而錯失了她可能會交代給自己的事情。

  視線緩緩地移到了位於電梯中央,那抹穿著襯衫配藍白四角褲、腳踩夾腳拖站著三七步的背影,她有些錯愕地眨了眨眼,如果不說,誰會知道這是大名鼎鼎的K氏企業三總之一?根本就是宿醉忘了換衣服就出來閒晃的小區大叔。

  好吧,雖然今天她真的很沒有老闆的樣子,但這畢竟不是常態,或許是有什麼隱情也說不定。更何況,她是這間公司的主宰,是能夠決定她的去留的人,一個小職員有什麼資格對她的穿著提出意見呢?

 

  閒著沒事,黃美英居然開始在心裡幫金太妍換衣服,依她的時尚天分,在腦中構思她穿上各種衣服的模樣。

  雖然除了襯衫西裝和現在的大叔四角褲外,她壓根沒看過金太妍穿別種樣式的衣服,但那張帥萌帥萌的童顏卻能很好地消化各種風格,無論是率性的日常風、軟萌的可愛風、高冷的龐克風或自由的嘻哈風,甚至還換上了女人味十足的長裙禮服。

  若不是因為她有些行為真的太像男孩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一定也會很美吧……

  想著那些畫面,她的視線不由自主地跟著在金太妍身上打量了幾分,直到電梯抵達十五樓,黃美英目光的焦點依舊黏在她背上,呆呆地看著她踏出電梯門。

  似乎因為穿得隨便,連行為也變得異常隨便的金總裁手插口袋,大搖大擺地走到總經理辦公室門前,也不先敲一下通知裡面的人,豪邁地轉開門把便側身而入。

  黃美英被她過於直接的舉動嚇出一身冷汗,即使她是老闆,突然這麼進去一定也會嚇到人。果不其然,下一秒就響起了李順圭的驚叫聲「Holy shit,呀,金太妍,妳進來是不會……等一下,妳今天穿成這樣是來渡假的嗎?」

  尾隨其後的小秘書還沒來得及聽完秘書長的吐槽,先是恭恭敬敬地鞠了個躬,直起腰來,聚焦在眼前的畫面卻令她目瞪口呆,連本來要對總經理和秘書長的問候都忘了。

  偌大的辦公桌上沒有半份文件或資料,甚至連文書工具都收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撒了滿桌的麵粉和被切成好幾等分的麵團。而稍早正在處理新機上市事宜,忙得焦頭爛額的總經理,此時正站在桌前,用那雙被麵粉染成全白的雙手揉著麵團,抽空瞥了她們衣衫不整的總裁一眼,嫌棄地下了這個結論「什麼渡假?這不就是下班後常常在路邊看到的酒醉大叔嗎?簡直穿得一模一樣呢。」

  誰知道金總裁是不想承認還是不在乎,站在桌子旁冷冷地盯著她手上的麵團,有些不耐地催促道「這麼久?」

  崔秀英沒好氣地翻了個大白眼,一把將麵團甩到桌上,捏出一份的量放到金太妍面前,故作誠摯地說「大叔,想吃就自己動手吧!我可是把妳派的爆肝工作量都完成了才來搞這個,還沒打算跟妳要加班費呢。」

  一雙無神的死魚眼居高臨下地瞪著那坨軟白的澱粉混合物,就像是在看著一堆垃圾般,完全沒有想吃的慾望表現。

  其實也就只是懶得動手而已。

 

  如果驚嚇程度可以定成十分,那麼總經理辦公室活生生地變成了DIY手作教室一景,對於黃美英而言已經有了八分以上的震驚程度,呆站在那失去了思考與行動的能力。某種程度上,此時的她大致和桌上那些麵團無異,只不過,她是粉色的。

  顯然鬥嘴中的崔秀英和金太妍不會發現到這點,於是,這坨發酵完畢的粉色麵團,便被她同一個部門的上司李順圭給接收了。

  「Tiffany還沒看過嗎?唉呀那也沒關係啦……來來來,過來這裡坐,現在我們是客人,她們兩個是專業的,交給她們去做就好。」

  「What?」她有沒有聽錯?這是要讓總經理跟總裁去揉麵團嗎?她們到底要做什麼?

  李順圭握住黃美英的手,大方親切地拖著她到沙發上坐著,摸著她滑嫩的手背還絲毫沒有在吃人家豆腐的知覺,一副誠懇的模樣語重心長地說「帕妮啊……我可以這樣叫妳吧?其實我們是同年的妳知道嗎?都是朋友呀。不在正式場合溝通的話,妳直接叫名字就可以了,包括金太妍那個廢人也是。崔秀英就更不用說了,她還比我們小一歲,只是熟了就沒大沒小不愛叫我們姊姊。」

  「咦?同、同年?」比起她要自己直接稱呼總裁的本名,聽見她說出她們都是同輩的事實,更令她感到震驚,驚訝的表情藏不住地寫在了臉上。

  「欸咿那什麼表情!是不相信我只有二十五歲嗎?我還以為我長得算童顏呢,去超市買酒都還要帶證件的……」為此深受其擾的女子故作受傷地縮成了一團,那張垂下眉尾裝可憐的臉看上去根本就只有十五歲。

  「妳他媽那是矮。」還在和崔秀英對峙的金太妍毫不留情地插了句,接著就被飛來的靠枕一秒打臉「閉嘴啦,我也才矮妳兩公分而已。」

  「不是不是!我是佩服妳們,年紀輕輕就做到這個位置……」黃美英急忙擺擺手解釋,也知道對方是開玩笑的成分居多,鬆了口氣後無奈地笑著說「公司的高層主管大多都四十好幾了,我以為妳們起碼也有三十,只是保養得很好,看不出年紀。」

  「這個啊,其實也沒什麼啦,畢竟『世襲』這件事,不是只有古代才會有的嘛。」李順圭不以為意地聳聳肩,因她一句無心的話,高漲的情緒瞬間消弭了不少,但也沒有消沉到會讓人覺得她心情變差的地步。

  而聽見她的回答,黃美英微微愣了一下,卻仍是順著她的話笑著稱讚了句「想必令尊也是公司的重要支柱吧,替理事長打下了這片江山呢。」

 

  李順圭看著不再與她視線接觸,視線已經轉向金太妍的黃美英,眉毛因詫異而微微挑起。過去有多少人因她年紀輕輕就接下父親工作而心懷鄙夷,即便這條路根本就不是她自己選擇的,但眼前這名笑起來甚是美麗的女子,卻簡單地以讚美結束了這個話題,省去了不必要的沉默與尷尬。

  果然是能與那座大冰山和平共處兩個星期還不沉船的人呢。

  但她也不是沒發現,黃美英的轉移視線是為了避開她的目光,甚至有些刻意地帶開了風向,起身走向辦公桌旁的兩人「她們好像僵得有點久,我去看看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好了。」

  李順圭隨意地嗯了兩聲,雖然好奇她有什麼心事,卻也明白她不會輕易讓自己碰觸那一塊,乾脆就先放著不管。轉而拿起手機,例行登入手遊簽到,順便看一下今天領到的獎品是什麼……

 

 

  「大叔,妳是還要在那裡看多久?再不快點揉它的話會發酵過度的!」崔秀英無奈地邊說著邊把麵糰拉開,在她面前已經出現了兩張和五指張開差不多大的餅皮,手上的第三張也正逐漸成形。

  想當然爾,身為一間大公司的決策者,決定的事是不會輕易改變的。縱然很清楚麵糰的特性,她還是站在那,面不改色地用眼神繼續催促眼前的吃貨。

  而剛從洗手間出來,正擦著手的黃美英興致勃勃地挽好了袖子,走到辦公桌旁捏起了被放在金太妍面前的那團,照著崔秀英的動作捏了起來。

  「捏成圓扁狀的……這樣對嗎?咦?為什麼、為什麼黏住了……」

   沒想到捏沒幾下,黃美英便被麵糰黏得滿手都是,而且越是揉弄,手上沾黏到的面積就越大,導致手中麵糰的面積越來越小。

  「噗!」聽聞她驚慌的聲音而抬頭,崔秀英便被這幅笨拙的畫面給逗笑了「看來黃秘書沒經驗呢……呀這位師傅,妳也教教她啊。」

  手背向左前方使力一碰,裝滿麵粉的塑膠碗滑行了一小段距離,慢慢減速停在金太妍面前。

  「嘖。」金太妍略嫌麻煩地扯了一下唇角,但還是摺起袖子,找出崔秀英抽屜中的瓶裝酒精噴在掌心搓揉,接著熟練地捏起一搓麵粉,均勻灑在桌上並抹開。

  黃美英不明所以地望著她又抓了一把麵粉,像是在洗手般搓著雙手的動作,正想開口問是怎麼回事,下一秒,那雙黏著麵糰不成人形的小手便被握住了。

  「手張開。」金總裁面無表情地說著聽起來像是命令句的祈使句,挖下了黏在小秘書手中的一小坨麵糰,丟到桌上鋪好麵粉的位置後,一手輕柔地抓住她的手腕,另一手握住她的拇指,順著末端的方向將指根上的麵糰拉了下來。

  一根一根地,將散落在她指掌間的澱粉混合物一一回收。

  因沾滿麵粉而顯得乾燥,且略帶冰涼的手指撫過她的掌心的瞬間,眼前那人冷然卻專注的舉動,以及雙手實際感受到的溫柔,讓黃美英的腦子和身體短暫地失聯了。只能呆呆地看著她把散落的小麵糰集合到桌上,還時不時地壓一下,讓這群親兄弟『團聚』。

  而當那些小麵糰聚集得差不多,數量已經多到可以變回原來的大麵糰的時候,這坨粉紅色的超大麵糰也因為色素加得太多,幾乎變成紅色的了。

 

  「好了,妳沾一些麵粉到手上,就可以……」

  『咻。』當金太妍完成了這一階段的動作,準備要叫黃美英弄些麵粉把剩餘的渣屑揉下來時,只剩下雙手還是白色的小秘書便飛也似地奔向了洗手間,完全沒有聽見她即將交代的話「我去洗手!」

  「……」本來是想叫她弄下來然後教她怎麼揉的,但那近乎於逃難的速度加上關門還會震動的力道,天知道現在的場面有多尷尬,又不曉得她要多久才會出來。

  於是乎,總裁只好心不甘情願地自行揉了起來,還要被總經理嘴「妳看,最後還不是得自己捏嗎?呀呀呀妳搓成一條幹嘛?我們今天是要吃披薩不是吃湯圓啊……」

 

 

  此時,洗手間內充斥著水龍頭被開到最大,噴得到處都是的聲音。水龍頭下的那雙手正努力地洗掉殘留的麵屑與莫名的雜念,如果可以,她希望也能順便沖沖自己的頭,或許能讓頭蓋骨裡外的溫度都降下來。

  為什麼、為什麼會在那個時候臉紅了……

  睜大的水眸中,那雙褐色的瞳孔慌張地顫抖著,試圖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因為手突然被總裁抓住很尷尬?因為她搞砸了那坨麵糰感到抱歉?還是因為連捏麵團這種簡單的事也不會而覺得難堪?

  再看看那扇被關起來的門,oh my god,她只是進來洗手又不是上廁所,到底為什麼要關門?甚至還自動自發地鎖上了!她真是越來越不懂自己了……





 

※   ※   ※

 

恭喜金總裁順利吃到小秘書豆腐(恭喜老爺賀喜夫人貌)

 

百年難得一見的發文就當作是跨年禮物了

雖然我很努力地想要發在2017最後一天但最近真的是力不從心

(是力都耗在別的地方上了吧根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讚Top☆ 的頭像
高讚Top☆

黑白、間。情慾、緣

高讚T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